31.【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一)

  時間過的真是好快,再有兩個月,我們與小C認識就滿一年了。這一年裡發生的很多事,都足以令我們重新去審視自己的人生,從而對於人生,對於家庭,對於愛,都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體會。

  過了這個學期,小C將結束他的學生時代,開始步入社會。原來我和妻子曾問過他畢業以後的去向,小C一直滿不在乎地說:「暫時沒想,到時候再說。」

  前兩天,他給妻子發信息說,打算畢業以後來我們的城市發展。他的這種想法曾一度讓我很擔心,倒不是擔心別的,主要是怕他深陷對妻子的情感之中不能自拔,最後弄傷了自己。如果這樣,我和妻子可就真是作孽太深了。

  一天晚上,我打電話給他,再次詢問他畢業後的去向問題。小C說:「現在基本上已經定下來了,回××市(註:我們家所在的城市)。」

  我問他:「怎麼想起來這裡了?」

  小C說:「原來曾有過去北京或上海的打算,但是離父母太遠,父母堅決不同意,再說那種大都市不容易站穩腳跟,所以最後決定回離家不遠的××市。」

  接後,小C又笑嘻嘻地說:「這樣多好啊,離老哥老姐近,隨時能夠見到你們。」

  小C的解釋,令我緊張的心放鬆下來好多。

  接近六月末的一天晚上,和妻子在家吃晚飯的時候,妻子對我說:「小C今天發信息說,因為這是他最後一個暑假了,所以先不準備回家,想直接去峨眉山玩幾天再回來。」

  我說:「哦,這也正常,工作以後就沒有多少寬鬆時間了。」

  妻子沒再說什麼。

  吃過晚飯以後,妻子獨自一人在電腦前鼓搗,往常這個時候,她一般會在游戲室裡下圍棋或者打撲克,偶爾看看電影。中間我去書房裡找書的時候,發現妻子正在瀏覽旅遊風景區的網頁,關於峨眉山景區的概況介紹。我打趣道:「幹嘛呢?也想去峨眉山?」

  妻子說:「嘿嘿,隨便看看罷了。」

  晚上臨睡前,妻子趴在我的懷裡,突然問我:「老爸,如果我想去峨眉山,你會不是生氣?」

  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去峨眉山?我最近忙的要死,哪有閒暇陪你去峨眉山?」

  妻子吞吞吐吐地說:「那,我就自己去唄。」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一把揪住了她的耳朵:「啊?小混蛋,你越玩越大扯了是吧?還想與情人比翼雙飛浪跡天涯啊?你是不是想活活氣死我?」

  聽我這麼說,妻子有點緊張,連忙說:「我就是隨便說說嘛,老燈泡,你急什麼。」

  我想了想,對妻子說:「別緊張,我不是不讓你去,對你,我沒什麼不放心的,我不放心的是他,畢竟他還年輕,你如果讓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不是毀人嘛。」

  妻子說:「好啦好啦,就顯你有理智,我聽你的不去還不成麼。」

  妻子很快睡著了,我卻一直在琢磨這事兒,我不是捨不得讓妻子單獨去陪他玩,正相反,我反倒覺得如果我讓妻子過去,就說明我太自私了。無論怎麼說,小C也都還不算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成年人,社會、人生對他來說都還只是一張白紙,將來,他會有自己的愛人和家庭,如果這件事給他造成了不好的陰影,貽害很可能出乎意料。

  比如斯皮爾伯格的影視作品《拯救大兵瑞恩》和《兄弟連》,在成年人看來這是經典的對戰爭進行反思的強撼之作,但是,那些血腥場面兒童卻不能接受。如果你讓一群孩子來觀看並試圖讓孩子接受這些東西,就太過分了。

  可是一想到妻子內心的期盼,我又心軟的不行。看著安祥睡在身邊的妻子,我回憶我們戀愛時的日子,那時我倆就經常一起憧憬著四處旅遊,但是,由於經濟條件不充許,一切都只能是夢想。現在,經濟條件好了,但好像又找不到當年那種衝動了。臨睡著之前,我朦朧中下定決心:答應妻子的要求,讓她乘坐時空隧道再一次回到從前。至於其他的顧慮,到時候再說吧,俗話說,車到山前必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