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二)

  看到這裡,可能會有人質疑:你把自己描繪的也太高大了吧?要說處處為自己的妻子著想,這還情有可原,但還能做到處處替妻子的情人著想,是不是有點太離譜了?

  別急,聽我解釋一下,關於小C,與其說我是在替他著想,其實從根源上還是為了我們自己,我要確保這個遊戲的主動權抓在我的手裡。但是,如果小C陷得太深到欲罷不能的程度,最終很可能會傷害到妻子,甚至危害到我們的家庭,這是我絕對不能允許的。

  第二天早上起來,望著窗外射進來的陽光,我突然又後悔了。說實話,我還沒能達到徹底無私的境界,對此,我還需要時間考慮。想想很後怕,幸虧我昨晚沒在曖昧的氣氛中一時昏頭草率答應妻子。

  接下來的幾天,妻子沒再提這事,我也沒再提,不過,內心裡還是有一種隱隱的衝動,很多次差一點答應妻子。有一天晚上,我裝作很隨意地問妻子:「你真的很想去峨眉山嗎?」

  妻子沒猶豫,很乾脆地說:「真的不想了,那天我只是隨便提一句,你別往心裡去。」

  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從你的角度考慮,我很想讓你去,但是,這件事情卻讓我非常不安。說實話,我還是捨不得你。」

  妻子湊過來摟住我的胳膊,說:「親愛的,我能理解,是我太過份了,你千萬別往心裡去,否則我會自責死。」

  我親了妻子一下:「乖,那你別怪我。」

  妻子刮了我的鼻子:「行啦,解釋什麼啊,我知道這是因為你在乎我。我說過多次了嘛,是我太過份了。」

  我呆呆地望著對面白色的牆壁,欲言又止。良久,妻子靠在我的肩膀上,幽幽地說:「老公,我是不是太得寸進尺了?」

  我抱了抱她:「別瞎說,哪有那麼嚴重。」

  晚上,躺在床上的我再一次失眠。重新審視妻子欲與情人單獨去旅遊這事,越想越覺得有點發冷,我一次次地這樣問自己:我是不是真的有點兒對妻子寵過頭了?

  事情發展到現在,經歷了如下過程:第一步:妻子僅僅是對小C有好感,結果在我的慫恿和策劃之下,她倆發生了實質上的關係,這時,妻子的態度還處於拒絕或者半推半就狀態;第二步:我主動離家,把整個家都留給了妻子和情人,對此,妻子欣然接受;第三步,當我在家的時候,也同樣給妻子提供機會讓在我明知的情況下偷偷胡鬧,這時,妻子已經興高采烈了。

  那麼現在呢?妻子竟然主動提出要和情人單獨旅遊了,刺激的程度一步步加深,這與吸毒有什麼兩樣?這樣下去的結果呢?有結果還是沒結果?在經歷了程度不斷加深的刺激之後,她還能不能回到原來平淡的生活?

  我相信,當一個人對自己的愛人愛到一定的程度時,可以進入完全忘我的狀態,我對妻子就已經這樣了,我想,起碼在當下的中國,能做到像我這樣無原則寵著妻子的男人,不多。但是,雖然我確信自己不會失去妻子,雖然我確信這個家不會毀掉,但如果我這樣做的結果是致使她像吸毒一樣越陷越深,這是不是不但害了她,同時也害了我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