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五)

  過了一會兒,妻子為劉富貴洗完了澡,打開門放劉富貴自己出去撒歡兒去了(這個季節,估計狗也在戀愛,經常整夜不回家)。我半躺在沙發上,看著妻子穿著我的大襯衫在屋裡走來走去,我叫她:「寶貝兒,過來陪我說會兒話。」

  妻子很聽話的過來,摟著我的脖子問:「老東西,是不是又想給我上課?」

  我坐直了身子,對她說:「乖,不胡鬧,我和你說正經事。」

  妻子點了點頭:「嗯,你說吧。」

  看著她由襯衫領口露出的光滑肌膚,我知道裡襯衫面是赤裸的,這讓我隱隱產生了原始的衝動。——當家裡只有我倆的時候,妻子經常會拿我的棉襯衫當睡衣穿。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過歐美電影的一個情節:女人們經常在家裡穿著丈夫的大襯衫,看起來性感到了極點。妻子也一直有這個愛好,經常洗過澡後,直接把我的某件棉襯衣隨意的套在身上。

  我站起身來,把妻子橫抱在懷裡,走向臥室,妻子在我懷裡誇張的小聲喊:「救命啊,有流氓……」

  把妻子放在床上,我也快速脫了衣服,躺在床上把她輕輕攬在懷裡,妻子一邊吻我,一邊把手向我的下面伸去。我用手撫摸著她的耳朵,說:「寶寶,先別忙著淘氣,和你說點嚴肅的事情。」

  妻子很聽話的停上了動作,看著我。我說:「寶寶,我想了好多天了,你去峨眉山吧。」

  妻子一下子警惕了起來,說:「不去了、不去了,我捨不得把你自己扔在家裡……除非你也一起去。」

  我說:「我說的是真心話,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這事兒,讓你去,我難受;不讓你去,我更難受,兩害相權取其輕,你還是去吧。」

  妻子用手摀住了我的嘴,說:「老公,快別這麼說,我真的不去了,我知道你這些天一直在想這件事情,但我卻沒辦法主動跟你解釋,是我不好,我不該提這種無理要求。」

  我說:「不行,你還是去吧,這回是我要求你去,你就不用自責了,我要求你去和我答應你去,這是兩個概念。」

  妻子說:「可是我真的不想去了。」

  我親了她一下,說:「也行,如果你發自內心的不想去了,隨你。我只是不想讓你遺憾,而且,這個機會也實在是難得,以後,小C終究要結婚,你以為你倆能永遠這樣胡鬧下去啊。」

  沉默了一會,妻子說:「你就不怕我把對你的愛分給他太多了嗎?」

  我說:「傻丫頭,你現在跟我說說,你的愛具體有多少?我告訴你,愛是需要不斷開發的,就像人的大腦,開發後的潛能是無限的,人腦如果總不使用,會越來越笨,愛也一樣,如果開發好了,潛能也是無限的。」

  妻子沒接茬,把軟軟的嘴唇貼了上來……

  當熱情漸漸平息,妻子摟著我問:「老爸,你為什麼對我這樣好?」

  我說:「不清楚,我好像徹底毀在你手裡了,面對你的時候,我就像是個狂熱的宗教分子,你能理解為什麼很多巴勒期坦父母會鼓勵自己的孩子去當人體炸彈嗎?。」

  妻子不講理地說:「能理解,我現在就是人體炸彈。」

  我輕輕打了一下這個小壞蛋,說:「算你聰明,我現在先給你洗腦,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讓你替我衝鋒陷陣不惜獻出生命。」

  話音剛落,妻子一把掐住我的小弟弟,故意用惡狠狠的口氣說:「我——要——閹——了——你!」

  我說:「嘁,如果你捨得,隨你便。」

  妻子用小手握著我的小弟弟,輕柔的捏著,說:「那,下輩子我做男人,你給我當老婆,讓我疼你。」

  我說:「行,算你狠,果然沒白在銀行工作一回,一桿子支到3000年去了。」

  妻子說:「我只是說這個意思嘛。」

  決心下了,話也說出去了,我的心裡變得輕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