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六)

  第二天早上臨上班之前,我交待妻子,讓他聯繫小C一下,問清他具體離校時間,然後算好日期兩人在成都會合。妻子猶猶豫豫地對我說:「要不,這事兒算了吧,是不是有點太離譜了?」

  我半開玩笑的說:「你不用多想了,沒什麼離譜的,很多著名軍事家都不按既有的套路出牌,咱們也這樣,你就聽我的安排吧。」

  上午在單位,妻子打電話告訴我,小C到達成都的日期為五天以後,放下電話,我在網上為妻子訂好了五天以後去成都的機票。

  接下來的幾天裡,妻子起初經常惴惴不安,時不時這樣對我說:「老爸,我不想去了。」

  我決然地說:「乖,你放心,既然決定了就往前走了,開弓沒有回頭箭。反正也沒幾天,一周就回來了,和出一次差的時間差不多,你只管放心玩,全當你替咱倆去重圓過去的夢想了。」

  隨著行程的臨近,妻子時而焦慮,時而興奮。我一面安慰她,一面幫她收拾外出旅遊用的必需品:洗漱用具、小藥品、換洗的衣服、DV,還有那雙去年在張家界買的鞋子,等等。妻子跟在我身後轉來轉去,看著我替她準備這些東西。妻子不安地問我:「老公,我不在家你怎麼辦?」

  我說:「我想回父母家住幾天,正好可以陪陪女兒,最近小東西已經多次向我提出抗議了。」

  出發那天,我把妻子送到機場,登機前,妻子一直緊緊抱著我。我逗她說:「幹嘛呀這是,你又不是去火星。」

  妻子說:「老公,說真心話,我現在十分後悔,突然覺得這樣很沒意思,沒有你在,一切好像沒什麼意義了,我怎麼感覺像是去應付一個無奈的應酬呢。」

  我說:「你如果這樣想,我才真正的擔心呢,別忘了我的本意,你要完全放松自己,開開心心的去玩,什麼都別想,所有話等回來再說。」

  妻子趴在我的肩上,柔柔地說了一聲:「謝謝你……」

  站在候機大廳裡,看著波音747載著妻子騰空而起,我的眼睛有點模糊。獨自一人在候機樓的椅子上坐了一會兒,腦子裡很亂。雖然我一直當著妻子的面說我不會按傳統規則出牌,但隨著妻子真的離開,我對於這副牌局的輸贏卻突然間失去了把握,對與錯的糾纏又開始困擾我。

  從機場回到單位,坐在辦公室裡發了一會呆,開始忙工作上的事情,暫時忘掉了這些。下午,妻子從成都打來了電話,告訴我她已平安到達雙流機場,並見到了早已等候在那裡的小C.我再一次囑咐她,既然去了,就開心地玩,家裡的一切都不用牽掛。妻子在電話那邊很聽話的答應著。

  晚上,我回到了父母家,聽說我要在家裡住幾天,父母都非常高興。吃過晚飯以後,女兒寫作業,我陪在旁邊隨意的翻著女兒的作業本和她的課本。這時,妻子再一次打來電話,告訴我他們已經在酒店住下了,明早坐高快去樂山,只需兩個小時。我再一次簡單的交待了一下旅遊時的注意事項,包括不要把手放口袋裡,以免猴子上來搶東西。

  然後把電話交給了女兒,女兒喋喋不休地和她媽媽講了半個多小時不肯掛斷。我對女兒說:「乖,聽話,媽媽出差很累,讓她早點休息吧。」

  聽我這麼說,她才極不情願地和媽媽說了再見。

  當晚,妻子給我發了好多短信,我知道她此刻真的很思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