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七)

  接下來的兩天,一切正常,妻子經常發信息或者打電話通告我她的位置,從妻子在電話裡的聲音可以判斷出,她很快樂,並一邊傻笑一邊給我講她被猴子搶劫的過程,她說:「老公,你說我多沒記性吧,你多次提醒我說在峨眉山不要把手放兜裡,可上山的時候,我還是忘了,把手插進了褲子口袋裡,結果被猴子搶了,幸虧只是一包紙巾。」

  妻子走後的第三天深夜,我的手機突然響了,從睡夢中驚醒的我氣憤的拿過電話,一看來電顯示,是妻子的,我馬上心裡一驚,精神了。我接起電話急切地問:「怎麼了寶貝兒?」

  妻子說:「沒什麼,就是想你。」

  我問:「他呢?」

  妻子說:「早就睡了。」

  我這才放下了突然懸起的心,說:「別淘氣,這都幾點啦,快睡吧,乖。」

  妻子說:「不嘛,你陪我說會兒話。」

  我心裡一軟,說:「好吧親愛的,我陪你。」

  妻子說:「前兩天玩的還可以,現在我只想回家,我快想死你了。」

  我說:「沒事兒的,可能就是太累的緣故,好好睡一覺明天就好了。」

  沒想到妻子在那邊卻小聲哭了,說:「老公,我真的好後悔不該獨自出來,我現在只想回家。」

  我說:「家裡一切都好,我也蠻好的,你別惦記了,聽話,如果你實在想回來就回來吧。」

  妻子說:「我不是惦記你,就是突然非常想家。」

  第二天臨近中午時,妻子發信息給我:「老公,我們正在去機場呢,晚上到家。」

  我回復問道:「小C呢?他也回家?」

  妻子復:「他要跟我一起回咱們家,因為我把真相告訴他了。」

  這突如其來的結果把我弄得一驚,心想,妻子發此信息的時候很可能小C就在旁邊看著呢,所以我沒再回復。不一會,小C給我手機裡發了一條信息,內容是:「哥,你不會怪我吧?我是不是太對不起你了?」

  我想,既然妻子已經告訴他真相,我就沒有必要再隱瞞了。於是我回復說:「傻小子,為什麼要怪你,感謝你還來不及,路上小心,照顧好你姐,晚上我去機場接你們。」

  小C說:「哥,我心裡一直在狂跳,有點不敢見你。」

  我回復:「兄弟,只要你不怪我就行了,不是你騙我,是我一直在騙你。」

  小C說:「可是我心裡還是非常自責。」

  我回復道:「傻小子,有些事情你不懂,但起碼你要明白是:多一個人真心呵護和寵愛,對女人來說絕對是好事,這就夠了。」

  過後,妻子向我講述了那天發生的事情:第三天晚上,倆個人回到酒店後,都累得不行,每次妻子在走遠路或者太累的時候,臨睡前都要讓我給她進行長時間的按摩。那天,倆人洗完澡之後,妻子趴在床上讓小C給揉肩膀,小C草草揉了幾下,就急著ML,看著小C在自己身上氣喘吁吁的樣子,妻子突然覺得那樣陌生,頓時興趣索然。小C在滿足以後,翻身躺下,卻很快獨自睡著了。

  ——其實這也正常,畢竟累了一天了,而且如以前一樣,所有的東西都小C一個人背著,再年輕也受不了啊。但妻子卻一直睡不著,獨自清醒著。開始刻骨銘心地想我。對此,我曾和妻子解釋說:「傻丫頭,我像他那麼大時,比他還粗心呢,你不記得我曾趴在你身上睡著了嗎?有些東西,是需要慢慢培養的。」

  妻子說:「是的,可是我已經習慣了你的體貼了,每次咱倆ML之後,你都會抱著我說會話,直到我睡了你才肯睡。」

  第二天一早,妻子很早就起來了,獨自坐在窗前發呆,小C醒來之後,還不知道自己惹了禍,仍然張羅著今天去哪裡玩。妻子從窗前回過頭來,平靜地看著他的眼睛說:「今天上午我們不出去了好嗎?我想和你好好談談。」

  小C嚇了一跳,馬上乖乖地坐在了妻子身邊,接下來,妻子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真相都向他講了。看著小C由起初的驚訝到漸漸平靜,妻子問他:「弟弟,你會責怪我們麼?」

  小C走過去摟住了妻子,說道:「怎麼會啊,老哥老姐,你們對我真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該怎樣報答你們。」

  妻子說:「我倆其實就怕這事對你將來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所以一直不敢告訴你真相。」

  小C說:「姐,接下來怎麼辦,我聽你的,咱們還去玩兒嗎?」

  妻子說:「我想回家了,這幾天我越來越想你哥。」

  小C說:「好,那我也回家吧。」

  妻子說:「你先一起跟我回我家吧,你總得見見你哥,免得你以後尷尬。」

  於是,兩人馬上打電話給酒店前台定了機票。

  當天傍晚,我開車去機場把他倆接回,出了機場的小C看見我,表情極不自然,小聲地叫了一聲「哥」,我笑著對他說:「你小子這幾天沒欺負你姐吧?」

  沒等小C回答,妻子早撲到了我的懷裡,緊緊抱著我。當時我心裡那種甜蜜的感覺啊,絕對無法用言語形容。

  開車回家的路上,倆人並排坐在後面,妻子一直通過後視鏡深情的看著我,我說:「你幹嘛這樣死盯著我看?我變樣了?」

  妻子說:「是的,變樣了。」

  我說:「哥們,沒那麼誇張吧,這才四天啊。」

  妻子說:「這四天我好像與你分開了四十年一樣。」

  我逗她說:「你注意點,這還有孩子呢,肉麻死了。」

  妻子說:「樂意,我老公,誰會笑話?」

  說完轉頭問小C:「弟弟,你說是不是?」

  小C說:「唉,我真羨慕死你倆的感情了。」

  途中經過飯店,我建議晚飯在外面吃,妻子說:「還是回家吃吧,哪裡都不如家裡好。」

  於是我停車進去買了幾樣菜,打包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