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我和妻子的故事】


(三十八)

  事情發展到現在,遠出乎我的意料,因為我沒有預料到會有如此好的結果。到現在為止,我先前的擔心和焦慮,已經完全不存在了。

  在這裡,我還想再提一次無為而治:無為而無不為。在答應妻子獨自去峨眉山之前,我曾一度擔心她越滑越遠。但是,最終我這種放任的行為,卻讓她自己意識到了什麼是最珍貴的,什麼是最值得珍惜的。這種涉身處地的自發的覺醒,比任何說教都要有效一萬倍。

  回到家裡,先抱住妻子親熱一翻,我倆互相連吻帶咬,此時,這種行為已經沒有必要背著小C了,但是,小C還是自己躲到廚房裡擺放碗筷去了。

  我把妻子放到沙發上,把她壓在身底下,問她:「小淘氣,轉了一圈還是家裡好,對吧?」

  妻子目光迷離地看著我,說:「嗯。」

  晚飯的時候,三個人共同推杯換盞,我的心情快樂到了極點。一起回憶去年的此時,我們在張家界等地旅遊的事情。我故意折磨小C:「還記得你寒假開學之前,我去車站把你接回來,你裝作第一次來我家時的樣子嗎?你當時是怎麼想的?」

  酒精的作用,並沒有令小C臉紅,這句話卻令他面紅耳赤,說:「老大,您老人家就饒了我吧,我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

  聽了這話,妻子也跟著一起傻樂。我又說:「你小子絕對天生就是色狼的材料,瞧你這一年之中干的壞事兒吧,而且當著我的面竟然也能裝作若無其事。」

  小C到這時才有點恢復自然,說道:「我現在怎麼感覺我一直就是羊入虎口啊。」

  為了避免小C更深度的尷尬,妻子試圖制止我的話題,對我說:「老傢伙,你有點當哥的樣子吧,怎麼一點正形都沒有。」

  我以酒蓋臉,對妻子說:「嗯,你有正形,明目張膽地和情人私奔。明天我把這些事告訴你媽,看她會不會呸死你。」

  妻子不理我,衝著小C說:「弟弟,你說老姐多慘啊,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變態的老公。」

  後來,小C有點喝高了,動情地說:「哥,姐和我在一起的時候,談論最多的話題就是你倆之間的故事。有時本來我倆正說另外一件事情呢,但是,不知怎麼的,就突然談到你了,一旦談到你,姐的故事就講不完了。而且,她多次下意識的把我當成了你。原來我很不理解,為什麼兩個人這樣相愛,她還會和我在一起,現在我終於明白了。」

  我說:「傻小子,你明白的還很淺顯,不過暫時這就已經足夠了,兩口子之間怎樣相處,僅靠別人的說教還遠遠不夠,有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去親自體驗,偉人說過,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必須親自去嘗。」

  喝酒的時候,最怕煽情了,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就是這個道理,最後我們三個人都喝得暈乎乎的。而且我感覺妻子多多少少有點故意喝多的意思,因為對於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我倆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曖昧著,卻誰都不點破。

  吃過晚飯,時間還早,妻子命令小C:「乖,把碗筷洗好,廚房收拾乾淨,我去給你們泡茶。」

  小C很爽快地答應著。

  我抱著妻子坐到沙發上,看著妻子喝得紅撲撲的小臉,我說:「親愛的,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好累吧,先去洗個澡吧。」

  妻子說:「我不,先讓你抱一會再說。」

  我趴在妻子耳邊小聲問她:「想ML嗎?」

  妻子說:「想,好想好想。」

  我問她:「想我還是他?」

  妻子一邊吻我一邊說:「想老公。」

  我對她說:「親愛的,聽話,去洗澡吧,一會早點睡。」

  妻子很聽話的答應了一聲,去了浴室。

  不一會兒,小C收拾好了碗筷,我招呼他過來,小C答應著,自己去冰箱裡取了一桶可樂,來到沙發上坐下。他問:「老大,你和我姐關係怎麼處的這麼好啊。」

  我說:「別抒情了,什麼好不好的,將來你結婚以後會比我們更好。對了,你的工作落實沒有?」

  小C說:「正在努力去電視台,基本上差不多了,但還需要老爸幫忙找找門路。」

  我說:「這也正常,現在社會就這樣。」

  我倆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閒話。不久,妻子洗完澡出來了,沒想到這壞東西竟然又只套了一件我的襯衫。

  我往沙發邊上挪了挪身體,對妻子說:「乖,過來坐。」

  妻子說:「老公,我的腳趾甲長啦,你要給我剪。」

  我說:「行,去把指甲刀取來吧。」

  在接下來的講述之前,我要先聲明,下面這段,百分之百是我虛構的,因為根據現行法律,下面這個故事的三位主人公,說不定會涉嫌違反法律的規定。所以我只能說,這是虛構的。

  故事開始:妻子很快找來了指甲刀,非常自然地坐在沙發上,並把身體歪靠在小C身上,然後把腳伸了過來。我抱起她可愛的小腳丫親了親,一邊繼續閒聊一邊幫她剪趾甲,妻子仍舊兩眼迷離含情脈脈的看著我,後來,妻子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態,整個上半身都躺在了小C腿上。

  此時的小C,明顯拘謹到了極點,兩隻手放在沙發上不是,放到妻子身上也不是,不是一般的不知所措。

  此情此情讓我非常興奮,放下指甲刀抓起她的兩隻小腳丫,溫柔的愛撫著,在我的刺激之下,妻子一把抓過小C的手,另一隻手伸到他的身後摟住了他的脖子,很自然的,小C彎下身子,兩個人吻到了一處。

  我伸出手在妻子的私處摸了一下,愛液已經氾濫了。我分開她的雙腿,開始用舌頭親吻著她,此時,這個可愛的女人一邊幸福的嚶嚶呻吟著,一邊扭動著身體,同時摟住小C狂吻,我甚至能看到她倆在一起攪動的舌頭。

  這種另類的愛撫實在太讓人興奮了,不久,妻子的身體突然變得十分僵直,並微微的哆嗦著。我知道她已經達到了第一次的顛峰。我碰了一下小C的胳膊,對他說:「你去洗洗吧。」

  小C用有點發啞的聲調答應著,移回正在妻子MM上愛撫的手,起身去了浴室。

  我橫抱起妻子,把她放到臥室的床上。妻子摟住我的脖子,喃喃地說:「老公,我感覺自己像個女皇。」

  我說:「寶貝兒,你一直就是我的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