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我和妻子的故事】


(四十)

  第二天我要去上班,不得不早起,穿衣服的時候腦袋還在發暈。妻子醒了,要起來給我做早飯,我說:「你先睡一會吧,我自己簡單吃點兒,到單位看看如果沒什麼事,我盡量早點回來。」

  白天在單位忙了一天,中間妻子打來電話,我告訴她抽不開身。

  妻子說:「老公,小C今天想回去了。」

  我問:「怎麼,你捨不得他走嗎?」

  妻子說:「我無所謂啊,怎麼都行。」

  我說:「你把電話交給小C,我和他講。」

  電話裡,我對小C說:「急著回家有事嗎?」

  小C說:「其實沒什麼事兒,就是怕太打擾你們了。」

  我說:「哪有什麼打擾,正好你姐請的假還有幾天才到期,你就在多住幾天吧。」

  小C愉快的同意了。

  第二天下午,妻子去看女兒,我下班回到家的時候,妻子還沒有回來,小C自己在廚房裡笨手笨腳的做飯呢。我打電話給妻子,妻子說:「老公,今晚我想陪女兒住一夜。」

  我說:「天,剩我倆在家啊,多彆扭。」

  妻子想了想,說:「要不然你也過來吧,讓小C自己在家。」

  放下電話,我對小C說:「晚飯你自己吃吧,我去女兒那裡,晚上我和你姐都不回來了。」

  小C誇張地說:「老大,你不怕我找搬家公司把家搬空啊?」

  我說:「大晚上的,費那勁幹嘛,明天我和你姐回來幫你搬。」

  我和妻子在父母家裡陪女兒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去上班,妻子回了家。

  接下來小C又住了幾天,白天我去上班,小C偶爾陪妻子逛逛街,晚上一起吃飯,閒聊天或者一起觀看他們倆在峨眉山錄的DV,包括先前的那盤光碟,看著看著就滾爬到一起去了。一次晚上,妻子躺在床上摟著小C逗他:「小鬼,以後不要結婚了,給我當一輩子西宮娘娘吧,以後小臥室就歸你了。」

  小C說:「好啊好啊,我求之不得呢,以後你也不用上班了,我和老哥一起賺錢養你。」

  我對妻子說:「簡直是胡鬧,你見過哪個娘娘在外面打工?想當皇帝就要能賺錢,以後我倆在家呆著,你出去打工賺錢養我倆。」

  妻子說:「沒有娘娘打工的,那也沒有皇帝去打工的啊?」

  我說:「皇上每天不需要為治理國家忙碌啊?傻瓜。」

  妻子說:「女皇就不用,看看人家伊麗莎白,什麼事兒都不管,工作都交給首相。」

  我一琢磨,也對,這壞東西還挺能狡辯的呢。

  妻子臨上班的前一天,小C走了,我本想中間抽空去送他。但小C說:「誰也不用送我,我自己走就行了,又不是找不到車站。」

  我想想也是,沒必要整的那樣客氣,隨便點倒好。

  隨著小C的離去,我和妻子的生活又恢復了平靜。如以前一樣,妻子除了去看女兒之外,每天下班都會急急的趕回家裡。妻子以前的女伴曾不止一次的在電話抱怨我說:「你把老婆管的也太嚴了吧?多次聚會都被她推掉了,怎麼和我們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啊?」

  我說:「那可不行,老婆必須要嚴管,不能被你們這幫壞女人給帶壞了,我可是個很傳統的正經男人。」

  結果惹來妻子女伴的一頓笑罵。

  我在工作中的日常應酬較多,但是,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提前告訴她一聲。妻子對我是十分放心的。比如當我去娛樂場所時,妻子會說:「你要為我守身如玉,回來我可要檢查的,如有異常,輕則腳踢,重則馬棒侍候。」

  除非去外地出差,無論在外面折騰到多晚,我必須要回家住,多年養成的習慣,在外面無法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