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劍女】第一章◆密林淫曲


第一章◆密林淫曲

  雨州城外三十里,迷蹤林。

  漆黑的天,無星無月,天空下方的密樹林有如被一塊巨大黑幕蒙住。

  在這樹林裡,卻突然閃起一道銀色亮光,去如流星,疾似飛矢,仿似一條銀色長蛇般。

  銀蛇閃動,滿天飛舞,同時一道弧形亮光亮起,斬在銀蛇上,「叮」的一聲響。

  兩物相擊,原來是一把通體銀色的長劍,和一把厚背大刀。

  持大刀的是個身形魁梧的大漢,一身白色勁裝,腳踩黑色長靴,胸口袒露,身上肌肉虯結。

  持長劍的是名身披黑色斗篷的蒙面人,全身朦朧,只餘一頭青絲露在外,表明此人年紀不大。

  大漢抵住對方長劍,喝到:「銀劍怪客,你的陰謀休想得逞,妄想挑起我幫會和武林糾紛,今日我就讓你走不出這樹林。」

  蒙面的銀劍怪客哈哈一笑,道:「雷刀沈鈞,就憑你也敢對本座如此狂妄,就算你們幫主來,也要對本座客客氣氣的。」

  沈鈞道:「對付你,有我手中的轟雷刀就足夠了,哪需要我家幫主出手。」

  銀劍怪客冷哼一聲道:「大言不慚,現在若是肯跪地求饒,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大漢一刀撩開對方長劍,連劈三刀過去,叫道:「大爺先將你大卸八塊!」

  銀劍怪客身子如狂風中的落葉,連閃幾閃,未傷分毫,沈鈞大喝一聲,手中刀脫手飛出,直擊敵人面門。

  銀劍怪客怪叫一聲:「好!」腦袋一歪,橫劍於頂,將長刀封擋開去。接著銀蛇再現,喝一聲:「枯籐盤根!」向沈鈞纏去。

  沈鈞「哼」了一聲,那擲出的長刀轉了一圈,又飛了回來,他握刀在手大喝道:「長虹落日!」

  此招正好克制銀劍怪客的纏招,後者劍勢一滯,隨機不再強攻,飛身而起,又是一招「倒掛金鐘」。

  大漢沈鈞見招拆招,將對方招數擋下。一時間,兩人鬥得塵土四起,碎屑亂飛。兩人來來回回,打了十幾回合。

  銀劍怪客每次都無功而返,嘿嘿笑了,道:「驚天幫頭號猛將,還有兩把刷子。看來本座要來點真功夫了。」

  說著,只見他手中的銀劍似乎化成了兩把,兩把又變成了四把,把把皆化為銀蛇,向沈鈞絞去。

  沈鈞駭然大驚,一時間左支右絀,險象環生。突然一道裂帛之聲想起,沈鈞胸口衣裳被劍鋒劃過,裂開一道長長口子,差之毫釐險些傷及身體。

  銀劍怪客道:「雷刀,本座銀蛇劍不錯吧。」

  沈鈞道:「沈某小小失利,你不必得意。」

  銀劍怪客道了句:「不知死活!」繼續攻擊。

  形勢突然對雷刀沈鈞十分不利,對方的銀劍進攻刁鑽,而且奇快無比,非他的厚背大刀能及,除了封擋招架外,完全無還手餘地。身上的衣衫更是又破了幾處。

  銀劍怪客道:「雷刀,你還要把我大卸八塊麼?」

  那道環繞沈鈞的銀蛇越來越緊,讓他施展的範圍越來越小,銀劍怪客又道:「怎麼樣,是不是考慮向本座跪地求饒!」

  沈鈞沉默不語,不過頹勢漸長。銀劍怪客一個欺身上前,銀劍一絞,對方手中的轟雷刀已脫手飛出。沈鈞一驚,剛要出手搶回,脖子上一涼,銀劍已經架在他咽喉,稍有妄動,便是人首分家之時。

  沈鈞暗道:「這就是銀劍怪客的真正實力麼,果然厲害!今日恐怕難以善了了。」

  銀劍怪客道:「沈鈞,手下敗將,本座現在殺了你,你可心服?」

  沈鈞道:「沈某技不如人,無話可說。」

  銀劍怪客銀劍一沉,逼的沈鈞不由自主的跪坐於地,道:「你發現了本座的秘密,本該殺你,不過看在你是員猛將,在江湖也算一號人物的份上,你若叛出幫會,我可免你一死。」

  沈鈞道:「叛出幫會,那是不可能的,閣下不用白費心思了。多說無益,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沈某悉聽尊便。」

  銀劍怪客喝了一聲:「好!」將銀劍從沈鈞脖子上收回,反手插在地上道:「好!你有膽魄,我現在棄劍不用,你若能贏了我一雙肉掌,我便放你離去。」

  沈鈞緩緩站起身,注視著對方道:「閣下此話當真?」

  銀劍怪客負手怪聲道:「自然當真。」

  沈鈞已經到了鬼門關前又轉了回來,信心大增,摩拳擦掌道:「好,沈某和閣下再來打過。」

  銀劍怪客放下雙手,脆聲道:「請出招。」

  沈鈞緩緩幾步,看準機會,突然一拳搗出,直擊銀劍怪客胸膛。

  銀劍怪客一甩斗篷,出掌在沈鈞拳鋒一劃,輕輕引向一旁,接著連消帶打,揮掌一輪快攻,喝道:「落英繽紛!」

  沈鈞一拳攻出不過是試探,接著也是一招「霸王舉鼎」,大開大合,冀望以力降巧。

  兩人拳腳相交,砰砰有聲,沈鈞身形猶如磐石般紋絲不動,而銀劍怪客身子猶如受驚蝴蝶一般,翩翩飛出,瞬即又飛回,開始新一輪搶攻。

  沈鈞卻始終沉穩如山,不管銀劍怪客手法如何精彩紛呈,都被他以沉穩泰山般的拳勢一一接下,防禦的滴水不漏。他越打越是心潮澎湃,剛才所受的挫折,一下恢復了過來,哈哈大笑道:「銀劍怪客,你只是仗著劍法犀利,若論拳腳功夫,恐怕遠遠不及你的銀劍。」

  銀劍怪客冷笑一聲,卻沒開口。他以修習劍法為主,而且走的是輕靈路線,沈鈞練的厚背刀,最講究外功紮實,拳腳功夫算是他的長處,以已之弱,攻彼之強,久攻不下也屬正常。

  兩人拳腳往來,打的難分難解,很快數十回合過去了。沈鈞漸漸佔了上風,手舞足蹈,得意道:「銀劍怪客,你剛才說的話還算數麼,若然是的,沈某讓你幾拳,就此離去了。」

  銀劍怪客冷冷道:「現在說這些,不嫌太早了麼!」一招雙鋒貫耳擊出。沈鈞以靜制動,先將對方攻勢封住,卻突然出奇招,趁對方招式空隙,以頭代拳,向銀劍怪客面門撞去。

  銀劍怪客被打一個措手不及,身子一閃,險險避過對方這一擊,然而勁風拂過,卻吹落了他的蒙面巾,露出了本來面目。

  沈鈞也怔了一下,隨即哈哈笑道:「江湖傳聞銀劍怪客來無聲去無影,從來沒人見過閣下真容,想不到倒讓沈某今日得以一見……」

  他話還沒說完,露出本來面貌的銀劍怪客轉過頭來,他瞬間說不出話來了,吱吱唔唔地道:「你……你……銀劍……怪客……」

  江湖上幾乎沒人見過銀劍怪客的真容,甚至連「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流傳此人手持銀劍,武功奇高,素來黑巾和斗篷遮掩身容。而此時站在沈鈞面前的人,雖然梳著男子髮髻,但是柳眉,星眸,挺翹的瑤鼻,薄薄的櫻唇,和一幅吹彈可破的姣好面容。

  沈鈞是驚天幫自幫主以下最大頭目,江湖見識也不少,無論男女,可謂閱人多矣,可也沒見過此等清新脫俗的女子,只覺面前此女姿色只在畫中見過,凡間難得一回相見,有如仙女下凡,令凡人心生慚愧,生怕褻瀆了對方。當下他吞吞吐吐地道:「你是銀劍怪客……美……好美……」

  銀劍怪客冷冷地打量著他,說道:「不料一個不查,竟然讓你看到真容了,本……本姑娘失算了。」

  沈鈞哈哈笑道:「沈某能一睹如此花容月貌,就算即刻死了也值了。」

  露出真容的銀劍怪客冷哼一聲道:「本姑娘成全你,這就送你去死。反正目睹過本姑娘真容的人,也不打算再放任他活在世上。」

  俏美人似乎來真格的,掌指齊出攻向沈鈞,攻勢狠辣無比,招招直指要害。

  沈鈞盯著對方姣好的面容,看的目眩神搖,此時也不能再欣賞,有美女可看固然是好,但是保住性命可以繼續享受也很重要。他施展拳腳進行招架。

  不曉得是不是佳人氣怒之下,大意出招,兩人對拼了幾十回合後,銀劍怪客露出個破綻,被沈鈞逮住機會,扯住罩身的斗篷,一聲裂帛響起,斗篷被沈鈞大手抓下,露出斗篷下一身白色勁裝。

  這一下,兩人又怔住了。沈鈞眼睛發亮地看著對方緊身勁裝下的窈窕嬌軀,只覺凹凸有致,嬌嫩豐盈。不禁口乾舌燥,嚥了嚥口水。低頭看看手裡的斗篷,放到鼻子聞聞,有股淡淡的女子馨香,嘴裡發出一聲滿意的歎息。

  對面的美人冷冷地看著他的姿態,道:「想不到驚天幫的大頭目,美色當前也和平常男人一個德行,簡直辱沒你們幫會的聲譽。」

  沈鈞道:「碰到姑娘如此美人,我相信天下每個男人都是一樣德行。不過姑娘你有傾國傾城之資,卻一直深藏不露,想必有所圖謀,而且還不小。」

  銀劍怪客道:「不管本姑娘圖謀什麼,對你來說都不重要了。」她說著拔起地上銀劍指向沈鈞:「本姑娘不會再手下留情,受死吧。」

  沈鈞一邊出招,一邊不住往對面那美好身段上偷瞄。銀劍怪客面無表情,劍化銀蛇,已經纏住了沈鈞手中大刀,突然嬌喝一聲:「撒手!」對方手中刀脫手飛出,沈鈞拳腳相向,銀劍怪客長劍再一刺,已經刺穿對方右手腕。

  沈鈞痛呼一聲連連後退,幾乎一跤坐倒。銀劍怪客對他冷冷道:「你選個死法吧。」

  沈鈞道:「你不守諾言,說好拳腳上我贏了,你就放過我的。」

  銀劍怪客道:「如今你還妄想以拳腳打贏我麼!」

  沈鈞道:「我手受傷了,但是我還有利器,此利器一出,我保證你絕對會大輸特輸。」

  銀劍怪客道:「好啊,本姑娘倒要見識見識。你拿出來!」

  沈鈞張開左拳,一把抓向對面美人兒胸口,銀劍怪客身子一側閃開了,長劍抵住沈鈞胸膛,沈鈞胸膛一挺,迎向劍鋒,「嘶拉」一聲,腰帶被割斷,露出了結實長了黑毛的胸脯肌肉。

  銀劍怪客玉足飛起將沈鈞踢倒在地,道:「你所謂的利器就是不知道死活,拿胸口撞我的銀蛇劍,讓我幫你開膛破肚麼!」

  沈鈞搖頭道:「利器在我的褲子裡,只要我脫了,你自然能看到了。」

  美女道:「不用脫了,我幫你。」手中連揮幾下,幾下裂帛聲,沈鈞的褲子已成碎片。碎片下是一條垂著的陽具陰莖,陽物上黑鬚虯結,陽物下是兩顆碩大的丸子。

  沈鈞道:「這就是我的利器,用它戰鬥,一向是無往不利。」

  銀劍怪客冷笑道:「死蛇一條也能無往不利麼!」

  沈鈞爬著到她面前道:「只要你肯幫我一點點,相信它的厲害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銀劍怪客冷笑道:「你不覺得你的要求很過分麼,在我手上討命,還妄想本姑娘幫你。」

  沈鈞道:「你放心,只是一點點就可以了。」

  銀劍怪客沉思後,道:「好!我答應你。不過本姑娘的忍耐是有限的,你最好識相點。」

  沈鈞趴在美人跟前,伸出手緩緩脫下她的一隻靴子,露出那秀氣的玉足,只見肌膚白皙,小巧玲瓏,有如冰雕玉琢一般,他把玉足湊到鼻邊,深深吸了一口氣,滿臉迷醉。緩緩躺下,把那只完美無暇的足兒放到自己黑漆的下身,緩緩磨動。

  沈鈞「嗚啊」一聲,臉上滿佈迷醉滿意的神情,甩垂的陽具疾速挺立而起,長度險險達至一尺。他看了看坐於石上的美人,又將她另外一隻玉足的靴子脫下來,露出那只同樣雪白,完美的小足,然後將自己殺氣騰騰的陽具放到兩隻玉足柔軟的足心,不住摩擦起來。

  玉足美人冷冷地看著他的動作,他陽具的火熱,從腳心傳到心上,虯結的黑須扎的她痕癢痕癢的,借助她雙足的擦弄,他的陽具越加怒發賁張,青筋滿佈,猙獰兇惡。

  沈鈞「嗷嗷」大叫,道:「舒服……爽……好爽……」他突然躺倒在地上,「再幫我一下,再幫我……用腳踩我,踩我。」

  銀劍怪客皺眉道:「踩這裡麼?」腳在他陽具點了一下。

  沈鈞忙不迭的點頭應是。

  美人的玉足在挺立陽具上踩著,陽具被踩倒又馬上起立,百折不饒,寧折不彎。其實她力道用到恰到好處,沈鈞被刺激的舒爽無比,只覺魂魄似乎飛上天去了。爽了會又叫道:「踩踩別的地方……」

  銀劍怪客跨在他頭上,腳在他的臉上磨來磨去,沈鈞從下看上,兩條大腿修長,曲線迷人,還隱約可以看見雙腿之間的峽谷,興奮的直怪叫,渾身像要爆炸一般,恨不得發射。

  銀劍怪客瞥了他一眼,冷笑一聲,突然重重踩了他一腳。沈鈞怪叫一聲,坐了起來。而始做俑者卻淡淡然走到一旁坐下,道:「你很爽吧。」

  沈鈞跪坐她身前,撫摸著她的雙腿道:「你可以再多幫我一點的。」

  銀劍怪客道:「怎麼幫你?」

  沈鈞急火火的伸手解開她的腰帶,褪下她的緊身褲子,把她的粉嫩大腿暴露在空氣中,呈現在他充滿慾望的眼下。他聞了聞對方的體香,道:「好腿,好美肉。」便在大腿上親吻起來。

  小腿,大腿,正面,側面,貪婪的唇舌不肯放過任何一寸,而如玉美人的大腿,寸寸都是極致誘惑。銀劍怪客斜著身子,任他施為,凌亂的鬍鬚,使她感覺痕癢,扎肉。

  沈鈞品嚐美味,食髓知味,抬起美女大腿,低下頭,親吻她大腿內側。銀劍怪客身子一僵,神情複雜,似是被擊中要害,臉上旋即閃過一絲愉悅。

  沈鈞感覺她掙動了一下,道:「你會舒服的。」孜孜不倦的辛勤勞作著,仿佛不知疲倦一般。

  銀劍怪客淡淡然斜靠在石上,看著他忙的熱火朝天,不聞不問。

  沈鈞埋首一會,突然眼睛血紅抬起頭看著面前的俏佳人,道:「我想要你那裡,可以不可以給我?我……」

  銀劍怪客緩緩起身,道:「你想要,很簡單,先過我一關再說。」她將沈鈞推倒在地,用雙腿夾住他昂揚的分身,上下摩弄。

  沈鈞瞪大眼睛,吼道:「啊!」他眼睜睜看著自己陽具在銀蛇怪客雙腿間上下起落,快感如潮湧來,不多時便喘氣如牛。

  突然淒慘的大吼一聲,白色的濃稠精華從對方雙腿中間噴發而出,噴了三尺高,十波有餘,他最後抽搐著無力癱在地上。

  銀劍怪客淡淡地看了眼腿上的精液,道:「本姑娘豈能隨便讓人得到,你想的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說完就往地上一坐。

  沈鈞剛剛射了那麼猛烈一發,現在仍然半死不活的,喘著氣看著旁邊的誘人嬌軀,她雙腿弓起,形成一道美麗曲線,上身衣裳稍稍散亂,胸口的裹胸似乎承受不住乳峰的嬌挺,欲要掙脫束縛,呼之欲出。

  沈鈞傻傻地看著,重新振作了一下,又向那雲淡風輕的女人伸出手去。他伸手捉住她胸口柔軟的雙峰,大力揉捏了起來。銀劍怪客胸口被襲,快感升起,不禁吟哦出聲,沈鈞受到鼓舞,更加放肆地玩弄兩隻雪球,後來乾脆一把扯下對方裹胸,手嘴齊上,弄得雪乳上手印纍纍,津液淋淋。

  銀劍怪客的兩隻鮮紅乳頭一隻被對方捏在手中揉動,另外一隻被他用唇齒侍弄,她似乎受不了似的,嘴裡輕輕呻吟,帶著些微抗拒,而又欲拒還迎,不知不覺,臉頰上浮現一抹紅。她終於忍不住呻吟道:「哦……哎喲……好舒服……大力些……用力……再大力些都可以!」

  沈鈞猛地發力,一把將舒爽女身上衣物全部除下,再將她按倒在地,俯在她胸口,在大山之間耕耘起來,換來的是銀劍怪客更大大聲放浪的叫聲:「爽!好爽……左邊那隻,再大力點……啊!舒服……手上再用力點……哦!對,對……大力……嗚嗚……好爽……」

  沈鈞含糊不清道:「大饅頭,好吃……好大饅頭……生平僅見……大……」不知過了多久又喃喃道:「飽了,換口味。」唇舌順著她身體往下移,輕舔少女平坦的小腹和圓潤的肚臍。

  銀劍怪客身體一陣戰慄,口中舒爽的呻吟不斷:「輕輕舔更有感覺啊……輕輕……」

  沈鈞揉了揉她渾圓的屁股,將她的下身褻褲脫下,武功高強的銀劍怪客便全身一絲不掛了。她感覺到他虎視眈眈自己下身的芳草地,不禁心生抗拒,閉合雙腿,環抱身前。

  沈鈞道:「勝負未分,你想避戰?」

  銀劍怪客道:「勝負都是未知之數,我為何要避戰。只是為了此場戰鬥,本姑娘把身子給你褻玩,心有惆悵。」她重又躺下。

  沈鈞分開她白嫩雙腿,露出那片迷人芳草地,和下面銷魂的桃源洞,銀劍怪客的陰毛顯然精心梳理修剪過,倒三角的形狀猶如肌膚上精美的黑色紋飾。陰毛下的桃源洞口,顏色粉紅,柔嫩的兩瓣小陰唇看起來鮮艷欲滴,如同水蜜桃般誘人可口。肥厚的大陰唇上有稀疏的毛髮,散發水淋淋的光澤。

  沈鈞道:「能得一親如此銷魂蜜洞,就算做鬼也值了。」

  銀劍怪客淡淡道:「你的心願,我一定幫你達成。」

  沈鈞拿食中二指在對方蜜穴上沾點淫水,分開小陰唇,找到她的陰蒂,輕柔揉動著,銀劍怪客被他撫弄陰蒂,弄得心潮澎湃,淫水直流,發出一聲聲蕩人心魄的呻吟。沈鈞更近一步,手指輕輕插入她陰道裡,緩緩抽插。銀劍怪客隨著他的節奏呻吟:「啊……你插……進去了……哇……插的好,嗯,恰到好處……舒服……」

  沈鈞俯頭,伸出舌頭,品嚐她小穴的味道,涔涔淫水帶點清香,他貪婪地吮吸。銀劍怪客道:「啊!不要,不要親那裡,不要……不要……」

  沈鈞道:「真是好味道啊,人間絕品。」

  銀劍怪客越發大聲道:「啊!爽……哦……不……不能……不能親本姑娘那裡……你停下……不要啊……」

  沈鈞不停止,反而雙手抬高她大腿,俯首在她陰部猛吸,飽吸她淫露花蜜。

  銀劍怪客:「啊……啊……啊……不要……啊……」

  沈鈞將大舌探入她桃源洞內,來回舔動。

  「我要……要……我要……狠命舔……我要……要……舔……」

  銀劍怪客淫亂大叫道:「啊……本姑娘是仙女……啊……我成仙了……本姑娘上天了……繼續……繼續讓本姑娘升天……啊!啊!啊……」終於她渾身一陣抽搐,伴隨著極致的呼喊,桃源洞湧出大量淫水,浸濕了沈鈞面部,陰道洩出的水花達到近四尺高,而且一浪接一浪,沈鈞喝了個飽,還打了個飽嗝。

  銀蛇怪客終於噴潮完畢,瞪大美麗雙眼望著天空,不住喘氣,全身因為高潮帶來一身粉紅,身體溫度燙的嚇人。

  沈鈞手握下身重新昂揚,青筋畢露的陽具,道:「銀劍怪客,真正的戰鬥開始了。我會向你證明我利器的厲害。」他將陽具伸到對方陰部,用紅黑色的大龜頭摩擦著對方柔嫩的桃源洞口。

  銀劍怪客剛剛高潮過的身子一陣戰慄,默默不語,她實在沒有力氣說話了,沈鈞要插她的小穴,她也不想也不能拒絕了。

  而沈鈞卻不急著插入,只是不停在她敏感的洞口研磨,讓她感覺被吊在半空一樣,不上不下,難受極了。沈鈞看著她難受扭曲的身體道:「想要麼,想要就開口,開口求我。」

  銀劍怪客哀叫道:「啊……你快插……插吧……快插進來……」

  沈鈞道:「你不開口求我,我是不會滿足你的。只要你開口求我插你,插你的小嫩穴,馬上讓你享受天堂般的快樂。」

  「不……不……我不求……」

  沈鈞道:「我知道你很想要了的。」

  銀劍怪客道:「本姑娘不能求你,那樣太沒自尊了。」

  沈鈞用龜頭在洞口畫圈圈道:「只差一步了。」

  終於她被研磨的失去最後防線:「啊!我求了……求你了……求你插我……我很想被插……求你了……插吧……插吧……」

  沈鈞滿意地應了一聲道:「好,我就來插你嫩嫩的騷穴,把腿張大點,方便我好插。」

  他把陽具對準銀劍怪客粉嫩的小穴口,腰部一發力,將那根醜陋猙獰的大陽具插入了對方美麗的穴裡,有著大量淫水潤滑,這一插幾乎是直沒陽具根部。

  結合的一瞬間,兩人都痛叫了一聲,驚喜交加。

  沈鈞發現武功高強的銀劍怪客非但姿色傾國傾城,小穴更是讓人欲仙欲死,溫軟緊致的小穴,陽具插入好比跌入溫柔鄉里,一抽一插之間,快活無比。

  銀劍怪客只覺先前的吊半空的感覺完全不在了,身體的空虛被完全填滿,讓她心裡非常充實,而沈鈞的抽插讓她靈魂飄蕩,銷魂入骨。

  沈鈞擺好姿勢,將她大腿分的開開的,俯在她身上有節奏的抽插起來。銀劍怪客一邊迎合著他一邊叫道:「哦,插得好爽,好舒服,哦,啊!你這一下頂的真重,啊好深,好爽!」

  沈鈞邊插邊道:「叫你見識見識大爺的利器,干死你,干死你,干到賤人你開口求饒!」

  銀劍怪客放浪叫道:「是,本姑娘是賤人,你用力插吧,插的越凶越好,本賤人喜歡。」

  「我插……我插……插死你……」沈鈞看著陽具在美麗洞穴裡出出進進,越發賣力。

  兩人盤腸大戰了良久,沈鈞突然將陽具拔出,在銀劍怪客屁股上拍了一記,道:「來,換個姿勢,到大爺身上來。大爺要干的你高潮迭起。」

  銀劍怪客依言坐到他身上,配合著他上下起伏。她碩大的乳房在胸前一蕩一甩,沈鈞一把抓住,用力揉捏著。她幾乎要以為對方捏爆了她的乳房,痛呼道:「痛!要破了。用力插啊,插,向上頂,對用力頂,嗚嗚,我好舒服。」

  沈鈞道:「啊!我插的爽啊,真是美妙的小穴,啊爽。我插,插穿你,插破你,插透你!」

  銀劍怪客浪叫道:「哇!女上位好爽,本姑娘爽死了……哦哦哦……你的陽具插的我實在太舒服了……加油……繼續插……插……插……別停……插……狠命插……我不要命了……插……狠插……猛插我……我要升天……我要極樂……哦……哦……哦……好爽……太爽了……插的好!」

  沈鈞被她淫聲浪語激得狠插不斷,陽具在對方小穴如打樁般進進出出,淫水飛濺,道:「你的騷穴又緊了,插的好爽!」

  銀劍怪客叫道:「哦!哦!哦!你的也變大了好不好……嗚嗚嗚……爽死我了……要插死我了……啊……啊……」

  沈鈞突然大吼一聲:「啊!本大爺忍不住了,要射了,要射進你的穴裡。」

  銀劍怪客道:「好啊!射吧!射到我裡面!射吧!我喜歡你射到我裡面!」

  就在這瞬間,沈鈞連續怒吼,雙拳握緊,下身在對方身上瘋狂抽動,直撞得對方「嗷嗷」直叫,最後龜頭一陣顫動,一股股精液在對方桃源洞內激射而出,帶起對方身子一陣陣抽搐。

  銀劍怪客淫叫:「哦!哦!哦!你高潮射精了,射的我好爽……嗚嗚嗚……我簡直死了……哇哇哇……啊!本姑娘也要高潮了……啊……加油……高潮……高潮來了……啊……本姑娘又升天了……」她感覺陰道中的陽具一陣脹大抽搐,又多又濃稠精液噴發而出,混合她的淫液,小穴漲得滿滿的,漲得她爽翻天了,嬌軀如風中落花一般抖動不已,攀上愉悅的巔峰。

  ***    ***    ***    ***

  銀劍怪客將衣裳穿好,理順髮髻,瞥著對方道:「沈鈞,你比本姑娘登頂在先,按道理你輸了,所以去死吧。」一劍刺進對方心窩。

  沈鈞摀住胸口掙扎一會,倒在地上,一命嗚呼了。

  銀劍怪客淡淡瞥了眼屍體,不作停留,身影翩翩,向林外飛去,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