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劍女】第五章◆力挽狂瀾


第五章◆力挽狂瀾

  驚天幫幫眾隨著無面鬼,九爪鬼和催心鬼對美女劍侍們的蹂躪結束,懸著的心也漸漸放了下來,有些人只覺身子酸軟,滿身是汗。有些人發現下身昂揚,渾身燥熱。更有些人發現褲襠盡濕,氣味四溢,不由滿面通紅,尷尬無語。

  期期艾艾的眾人見到三鬼向李鴻走去,想必是要對他下手,知道幫主深受重傷,無力反抗,只怕難逃毒手。個個心中憤怒莫名,卻無能為力。不料他們走到半路,似是改變主意又折了回去,面露淫笑,對著地上鶯鶯燕燕的幾女。幫眾立刻明白他們想幹什麼,齊齊心中哀歎:「又來了!這魔道四鬼的行徑,還真是非比尋常。」

  只見三鬼商量一下,九爪鬼上前一把將小玉抱在懷裡,嘿嘿笑道:「小妞,本大爺要玩你!」說完湊上枯瘦的嘴巴,親在姑娘柔軟的紅唇上。美人在他懷裡拚命掙扎,嘴裡發出「唔唔」的聲響,玲瓏浮凸的身體,不停扭動,始終無法掙開那對鬼爪。九爪鬼親了一會,雙手扯下她的抹胸,露出一對白皙光滑,狀如石筍的乳房,在她高聲尖叫中,把醜陋的臉龐埋在上面,不停親吻。

  一個幫眾目瞪口呆道:「啊!魔道四鬼還真是色中惡鬼,剛幹完三個,還不放過。」

  旁邊一個人接口道:「是啊!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多女子的身體。今天一下全看到了,而且個個這麼美。」

  又有一個人也插話道:「這些女人,都是幫主內定的,平時我們肯定是碰不到,連想都不用想。托魔道四鬼的福,將她們身子都看光了,雖然能看不能摸,連續的看她們演活春宮也不錯的。」

  「幫主只怕氣死了吧,自己女人,被人這麼當著眾人面搞,我看不用別人殺他,自己就因為氣憤先死了。」

  另外兩人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可憐的幫主。」說完又關心場上情況。

  小玉不停捶打九爪鬼胸膛,哭叫道:「臭鬼,死鬼,放開我!不要……不要親我……嗚嗚……」九爪鬼含住她的奶頭,用唇舌不住吸吮,咂咂有聲,兩隻手不停揉弄著她圓潤光滑的屁股。小玉呼喚道:「救命!幫主……救我……」得不到回應。

  九爪鬼在她身上弄了半晌,又換新花樣,嘴巴吸住她的奶頭,奮力向後扯,奶頭被拉長,然後「啵」的一聲又彈回去,然後又含住繼續。雙手不停搓揉她臀部兩團美肉,緩緩蔓延,撫摸她的大腿內側。

  小玉漸漸感覺身上湧起異樣的感覺,不由更加拚命掙動,叫嚷道:「不要!不要這樣玩我身體!」

  九爪鬼嘿嘿笑道:「身子好軟,肉多多的,摸起來真舒服。小妞,很有感覺吧。」

  小玉哀叫,九爪鬼道:「讓本大爺摸摸你的小穴,看看你們幫主幫你開發的如何了。」說著分開她的雙腿,讓私密的芳園暴露在他眼底,只見毛髮叢生,小穴鮮紅,穴口閉合。

  九爪鬼笑道:「果然是好熟穴,就讓大爺嘗嘗其中美妙滋味。」一把扯下小玉身上褻衣,讓她完全赤裸,接著腰身一挺,讓聳立的陽具蓄勢待發,而後雙臂用力,將小玉攀附著他的身子往下壓。

  小玉明白他的意圖,尖叫著:「不要!」拚命往上爬。

  九爪鬼不讓她得逞,嘿嘿笑著,用巨大無比的力道將她按下去,小玉只覺身軀緩緩下滑,下身小穴觸到一個堅硬火熱之物,抵在洞口,心中明白那是什麼,想要抗拒,卻有心無力,只得眼睜睜感覺這碩大陽具緩緩撐開陰唇,插入她的小穴裡,龜頭在陰道肉壁上劃過,由身體裡湧現一股難言的感覺,脫口呻吟。

  九爪鬼滿意道:「嗯!雖然不是處子,但還是相當緊密的,不錯的貨色。小妞,想必沒有玩過站立式吧,讓大爺好好幹干你。」說著身形一上一下起伏,帶動著小玉的身體一起晃動,陽具就在小穴裡一進一出。

  兩人身體的動作,小玉忍不住「啊」的一聲呻吟,接著拚命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來。九爪鬼陽具在她小穴裡漸漸加快速度,火熱的摩擦讓她身體裡止不住的開始流出淫蜜,結果只讓對方抽插的更爽快。

  小玉眼睛餘光瞟著對面的幫眾和坐臥地上的李鴻,心中不停告訴自己不可以叫出來,要抗拒身體的快感,卻在九爪鬼猛烈插送下,防線漸失,終於忍不住叫道:「啊……啊……我有感覺了!受不了……想叫……啊!」

  九爪鬼笑道:「小妞,舒服就大聲的叫吧!叫的大聲點,好讓你們的幫眾知道,幫主的女人被人插是什麼樣子的。」

  小玉完全失控,哀叫道:「很舒服!啊……不能叫……不能對你有感覺……不要……」

  九爪鬼抱著她又抽插良久,忽然將她身體轉了過去,讓她背對著自己,然後陽具以背入式,插入她的身體,笑道:「如此美景,真應該讓更多人觀賞,來來來,大家盡情地觀看。」

  這下廣場上的幫眾看得更清晰了,眼看九爪鬼粗大陽具,在小玉美好的小穴裡飛快進出,帶起一股股淫水飛濺,兩人身體撞擊,引發臀浪肉波,不住蕩漾。

  九爪鬼又一邊插著小穴,一邊走到李鴻身前,哈哈笑道:「李鴻,這就是你的女人,現在被本大爺幹著,她的小穴幹起來真爽,怎麼樣,幹你的女人你開心不開心!」

  小玉在哀聲叫喚著,看到面前的李鴻,口齒不清勉強叫道:「幫主啊……」隨即被九爪鬼的抽插給打斷。殘存的羞恥,讓她避開了李鴻的目光,雙手掩面。

  李鴻怒道:「我殺了你!殺了你們!」身體卻不能動彈。

  九爪鬼道:「快來殺我吧,不過很可惜,現在你是沒那個本事了,就看著我幹你的女人吧。保證干的她比你幹的爽!哈哈!」他雙手挽住小玉嫩白大腿,向後收緊,讓她雙腿張開更大,隨即聳動腰身,在她小穴裡狠命抽插起來。

  小玉如遭雷擊,身體不自主顫抖起來,顫聲道:「啊……不!」小手亂舞,似乎想抓住什麼,兩人身體快速分分合合,??啪啪的肉體相撞聲音,夾雜著小玉不知道痛苦還是歡愉的叫聲,猶如一曲狂風暴雨樂章,不知道進行多久,最後她身子往後一仰,口中大叫,全身抽搐,小穴流出一股股淫水,被九爪鬼插的飛上高潮了。

  無面鬼和催心鬼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滿意地咂著舌頭。

  催心鬼道:「大哥……看來熟女也蠻夠味的,容易高潮,而且經得起狂風暴雨。不如我們一起來玩一個吧。」

  無面鬼道:「好主意。這裡還有兩個,你說玩哪個好?」

  催心鬼打量兩女,沉吟道:「就玩這個奶子大點的吧,她看起來要討人喜歡點,性慾應該也強些。」說的是綠雲。

  無面鬼贊同。兩人將她拖了過來,綠雲聽得他們的意思,身體顫抖道:「不要,求你們不要。」

  催心鬼道:「小妞,現在可不是你說了算的。」撫摸著她光滑的臀部,道:「真是好大的屁股。」

  無面鬼抓住綠雲秀髮,將她扭到自己雙腿間,道:「給我舔!」綠雲連連搖頭,不肯就範,最後迫於對方淫威,只得將他陽具放入口中,吸吮起來。

  催心鬼緩緩撫摸她的身體,手指按揉著她芳園的陰唇,不停挑逗她的陰蒂,使得她身體不住顫動。小穴裡漸漸流出淫水,打濕了他的手指,他將水液塗抹她的陰部,很快整個陰部全濕了。

  綠雲替無面鬼吹簫弄玉良久,終於聽到他歎息道:「弄的不錯,很舒服。」

  催心鬼笑道:「大哥,這回就你干前面,我弄後面,玩死這李鴻的女人。」無面鬼嗯了一聲,接著以更舒服的姿勢站好,享受著綠雲的唇舌服侍。

  催心鬼將陽具對準綠雲的小穴,腰身一挺插了進去,幾乎全根而入。綠雲嬌哼一聲,身體掙扎起來,欲要擺脫身體的入侵。催心鬼牢牢制住她,在她身後快速抽插起來。綠雲掙脫不得,只能承受兩人的前後夾攻。

  三鬼就以各種姿勢玩弄著二女,甚至故意對著李鴻,讓他將眾人的激情戰況盡收眼底,在殺他之前,給他最大的欺辱。

  三男二女激戰了許久,小玉和綠雲都連連高潮,身軀癱軟,而三鬼卻興發如潮,未曾盡興,他們放下兩女的身體,對視一眼,又把目光轉到不遠處的藍冰身上,頓時各自一笑,心知肚明。

  藍冰正惶恐地蜷縮在地上,突然發現三鬼注意到自己,心中大驚,雙腿在地上摩挲,不住後退,連聲道:「別過來……」

  催心鬼俯下身,輕撫她的臉龐柔聲道:「別怕,我們兄弟不會對你怎麼樣。你生的這麼美,我看這裡就數你最好看了。」

  藍冰道:「拿開你的手!別碰我!」

  催心鬼道:「來……小妹妹,幫哥哥一個忙,我這裡有些難受,你幫忙弄一下。」說著將陽具湊到她嘴邊。

  藍冰拚命搖頭,道:「不……我不幫……」

  催心鬼強行啟開她的朱唇,將陽具塞入她口中,藍冰「嗚嗚」連聲,卻無法拒絕。無面鬼站到藍冰身後,摸了摸她的身體,然後將陽具龜頭抵在她的花園洞口,緩緩研磨起來。九爪鬼一把捉住她的雙乳,然後捏住乳頭,用力一扭。

  如此三番夾擊之下,藍冰身軀嬌顫,柔弱的她承受不住,大呼出聲,卻只發出半響,硬生生被催心鬼用陽具頂了回去。她在催心鬼胯間拚命掙扎,後方禁地正被人窺探,伺機而入,口中被大陽具塞得滿滿的,呼吸困難,而身上還有一雙大手,專找她身上敏感地帶,大肆刺激,此時的她,感覺自己就如一朵風中小花般,飽受辣手摧殘。

  無面鬼在她小穴研磨良久,見弄得差不多了,便抱住她的屁股,在她悲聲哀鳴中,將陽具狠狠插入她的身體裡,聳動屁股著在她身體裡進進出出。

  無面鬼感受著她小穴的緊致,和美好臀部的觸感,催心鬼將陽具往藍冰嘴中塞入更深,享受著她香舌的軟滑,九爪鬼卻並不著急,在一旁不慌不忙撫摸著她的身體。

  無面鬼在藍冰小穴裡抽插半晌,見火候差不多了,道:「二弟,該你了。」說完「啵」的一聲從藍冰身體裡抽出陽具,讓開了身子。

  九爪鬼嘿嘿乾笑兩聲。

  藍冰只覺下體的入侵已經停止,而催心鬼也暫時放下攻勢,陽具在自己口中停滯不前,剛自認為會輕鬆點鬆了口氣,卻發現不知怎的,躺在九爪鬼身上,而他瘦骨嶙峋的爪子一下抱住自己大腿,然後身體拉的一沉,小穴又被插入一根陽具,尺寸稍小,不是方纔那根了,接著在她身體裡橫衝直撞起來。

  藍冰含糊道:「不!別!你們怎麼可以這樣……輪流幹我……」雙手一揮,欲要掙扎,卻被催心鬼重新制住,讓她乖乖就範。

  儘管被三鬼弄得翻天覆地裡,藍冰心中還存了一絲僥倖,慶幸自己只被兩人褻玩,還有一人落了空。正如此想著,突然感到後方菊門癢癢的,似乎被人用手指玩弄著,她驚慌著使勁扭屁股想甩開,卻無法擺脫那只可惡的手,然後更可怕的是,一個火熱巨大的物件,抵在了菊花洞口,並且開始用力往裡鑽,只覺自己那小小的洞口,要被強行撐開,達至想像不到的開闊,容納那巨大之物。

  藍冰頓時身子緊繃,悲鳴道:「不!不可以是那裡!那裡怎麼能進去……求你們饒了我吧!」

  無面鬼默默地看著陽具,上面還沾染著藍冰小穴裡的淫蜜,而前面藍冰的菊門,顏色粉嫩嫩的,洞口緊閉,周圍是一圈細密的皺褶,他將龜頭對準洞口,腰部發力,陽具開始一點點的進入她的菊門裡,此番動作使得她身體緊繃,微微顫抖著,菊門裡拚命收縮,阻礙他的前進,無面鬼一巴掌拍在藍冰豐滿的屁股上,在她吃痛之下一聲痛哼,身子一軟,他趁機往裡面猛地一頂,陽具插進去大半。

  「啊!」藍冰奮力推開催心鬼,口中不住嗚嚎,止不住的喘息,道:「你們為什麼這樣對我……就連那麼髒的地方也要……好痛……我讓你們插,干,弄,不要碰那裡。」

  催心鬼笑瞇瞇看著她掙扎,道:「對待美人,我們兄弟一向是這樣的。不過小妹妹你就不知道了,你後面那個地方,可是一個好妙處呢,很多人求之而不得呢。」

  藍冰哭道:「放開我……救我……誰來救我……」

  催心鬼道:「沒人會救你的,你們幫會從幫主往下,全都是快死的人了,你就乖乖挨干吧。」說著又將陽具塞入她口中。

  一大片雲彩自天邊飄了過來,遮住了艷麗的陽光。

  李鴻以受傷之軀,頹然坐於地上,對面三鬼惡行,儘管悲憤交加,卻莫可奈何。

  眼見身為驚天幫五劍侍之一的藍冰,平時身份崇高,此時卻被三鬼在廣場當著所有人的面,暢酣褻玩,不光玩弄她的小穴,還讓她為人品簫,最後甚至被強行開了菊門,一同遭受屈辱的女子,苦難以她為最。

  三鬼在藍冰身上玩樂良久,弄得她死去活來,直到覺得滿意了才放開她,不料又想出了新花樣,分別抓起藍冰,小玉,綠雲圍在李鴻身側,用背入式插弄著她們小穴,趾高氣昂之時,還不停輪流轉換,分幹著三女。此時此景,李鴻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沒有被氣暈過去。

  終於三鬼在女子身體裡射出慾望,而後相視大笑。

  九爪鬼道:「這一通搞可真是爽快。」

  催心鬼道:「驚天幫所有的好女人,都讓我們兄弟享用過了。」

  無面鬼道:「可惜還有些未能盡興。」

  催心鬼嘿嘿笑著,緩緩走了幾步,看了李鴻一眼,對廣場上的幫眾道:「各位,你們看到了,這就是得罪我們兄弟的下場,一旦惹上就性命不保,就連自己的女人也跟著遭殃,在我們兄弟手下受盡凌辱。本來,你們是驚天幫的人,是我們兄弟的敵人,不過畢竟你們也是聽命於人,身不由己,和我們作對也是迫不得已,所以只要我們兄弟報了仇,還是會放過你們的,因為畢竟你們是無辜的。」

  幫眾默默無語,聽著他的發言。

  催心鬼接著道:「話雖是這麼說,你們不做點什麼也說不過去,這樣,你們幫裡不是還有十刀衛嗎,也可說得上是比較清秀的女子了,今天本大爺們幹得很爽了,剩下的就送給你們了,你們現在就可以上去幹她們,想怎麼樣都可以。」

  幫眾一怔,面面相覷。終於有人大膽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催心鬼點頭道:「自然是真的。我不光要你們干她們,還要你們狠狠地幹,誰幹的好,我還馬上饒了他放他走。」

  幫眾們又沉默片刻,終於有人叫道:「我干!我去幹!」一人長身而起。

  有人帶頭之後,馬上有響應者,有人大叫道:「干,干女人去!干了就能活命,誰不幹啊。」

  「是啊!十刀衛長得那麼好看,我早就想幹了。」

  「我去……我干……我也干……」聲音此起彼伏。一大群人潮朝那些癱坐地上的女子湧去。

  那些女子一見此景,頓時嚇得尖聲哭叫,卻抵擋不住如狼似虎的眾人,很快被淹沒了。只見一陣陣裂帛之聲頻響,漫天飛舞著碎裂的衣衫,有男的,也有女的。煙塵散去,只見數十個裸體男女迅速糾纏在一起,有的吸唇,有的摸奶,有的弄穴,有的抓臀,可謂各施手段。一時間場面繽紛凌亂,人聲鼎沸。

  人群中有人高聲叫道:「小花!我想你好久了,今天終於可以來干你了。」

  「這個女的是我的,我要干她下面,你們別搶。」

  「哇!你們那麼快,哪裡還有位置啊,留個地方給我幹啊……啊!終於找到了,這裡還有個地方可以搞!」

  一時間男子淫笑聲,女子哭叫聲,響作一團。

  無面鬼、九爪鬼、催心鬼看著眾人的百樣姿態,忍不住高聲大笑,連聲道:「妙!妙!妙!」

  夕陽更斜了,晚霞也更多了,紅通通整整燒遍了半個天際。

  廣場上男男女女赤身裸體激戰正酣之時……

  突然一陣長笑傳來,「哈哈哈哈」聲不絕於耳。眾人紛紛舉頭望去,只見廣場外樹梢站立著一名身罩黑色斗篷,面蒙黑巾,腰間掛著一把長劍,身形欣長的蒙面黑衣人。他仰天大笑,腳尖點在細如手指的大樹枝條上,微風拂過,身形竟然紋絲不動。他大笑道:「好個驚天幫,平日道貌岸然,滿嘴俠義,如今竟然藐視人倫綱常,不顧修為品德,在此露天赤身露體,群體交媾,若是傳了出去,想必人人稱讚真是雨州好一大幫,真是好作為!」

  眾人聽到他連諷帶刺的話語,盡皆愕然。

  黑衣蒙面人掃視一眼廣場,又道:「魔道四鬼,你們一向無惡不作,殘殺無辜,兼之淫邪好色,如今的傑作,想必是你們所為吧!」

  魔道四鬼剩下三人皆一怔,此人莫名其妙的詭異現身,又說出一番大話,但是又看不出他的立場,想要幫哪方。催心鬼道:「閣下是誰?我們兄弟的事情,在雨州還沒人敢管。」

  蒙面人道:「本座不是雨州的人,但是今天的事情,我倒是要管上一管。」

  九爪鬼道:「好大口氣,你叫什麼名字?」

  蒙面人哈哈一笑,倏得拔出身上佩劍,道:「你們可認得這把劍?」

  三鬼細細一瞧,無面鬼沉聲道:「閣下莫非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銀劍怪客,傳聞中的那位高人,身上佩戴的就是這麼一把銀光燦燦的長劍。」

  催心鬼沉吟道:「閣下真的是銀劍怪客?我兄弟雖然臭名昭著,但是閣下似乎也不是行俠仗義的大俠,為何要插手今日之事?」

  銀劍怪客道:「誰說不是大俠就不能做好事,本座莫非做了助人之事,還需要宣揚整個雨州知道麼?」

  催心鬼冷哼道:「閣下這麼說,就是今天一定要動手,和我們兄弟為敵了。雖然你盛名纍纍,但是我們兄弟也絲毫不懼。」

  九爪鬼道:「想要救下驚天幫的人,還要看看我的爪子答應不答應!」

  銀劍怪客身子一蕩,輕飄飄從樹上飛起落在地上,小心翼翼不讓地上的污穢弄到自己,掃了三鬼一眼道:「各位,收手吧,驚天幫已經被重創,元氣大傷,再這麼下去就要分崩解體了。」

  無面鬼沉聲道:「此事不行,若是我四弟還健在,說不定會放過他們,如今與他們有血海深仇,此仇不得不報。」

  催心鬼和九爪鬼齊聲道:「不錯!」

  銀劍怪客道:「看來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了,也好,本座就來會一會凶名赫赫的魔道四鬼。」長劍指著對方喝道:「三位,出手吧!」

  三鬼對視一眼,齊皆擺好架勢,衝了上去。無面鬼掌風呼呼,碩大的手掌拍向對方。九爪鬼手指帶起尖銳風聲,直指對方胸前要害。催心鬼手中鞭子一揮,向對方的腰部纏去。

  銀劍怪客一聲輕笑,左掌拍出,和無面鬼對了一掌,身子借力輕輕飛起,右手長劍一擺,和九爪鬼手爪相撞,發出「叮」的一聲輕響,然後劍柄一掃,正好擊在催心鬼鞭子的「七寸」處,鞭子變得軟弱無力,攻勢盡阻。她輕輕向後一個翻身,落在地上,脫出對方三人攻擊範圍。隨即喝道:「銀河倒掛!」手中長劍發出三道銀色劍氣,朝三人兜頭而下。

  三人或擋或閃挨過劍氣,大喝一聲飛身而起,三股攻勢齊齊而出。銀劍怪客身形迎著對方一衝,喝道:「下去!」手中銀劍發出璀璨光芒,生生抵消對方攻擊,將他們震得身體下墜。

  四人重新落地正面對視。催心鬼道:「銀劍怪客!你是決心要站在驚天幫一方,和我們過不去了!」

  九爪鬼道:「你不要逼得我們兄弟全力出手對付你,到時候恐怕就死傷難免了。」

  銀劍怪客淡淡道:「本座心已定,今日和各位要打個分曉。來吧!」

  三人齊齊哼了一聲,九爪鬼運功於掌,猛地一爪抓出,只聽空中,無半分聲響,卻有一道道勁道襲向對方全身。

  無面鬼手掌拍出,掌心瀰漫若有若無的霧氣,一道強猛的力道向對方身體罩去。

  催心鬼身形一矮,手中鞭子化成無數黑色圈子,向對方雙腿纏去。如此兇猛的攻勢,三鬼都開始動真格的了。

  銀劍怪客身上斗篷被勁風舞動地獵獵作響,身形依然紋風不動,她身前身後盡皆被封死,三鬼是要以合圍之力擊敗她。

  銀劍怪客驀然出劍,一道劍光飛起,行至半途,而又一分為三,一道撞在九爪鬼的手爪上,將對方攻勢消弭。一道舞起劍花抵消無面鬼的掌力,最後一道也學催心鬼,畫了個圈,卻是反的,只見勁氣四溢,三人攻勢撞在一起,全都無功而返。不過銀劍怪客以一敵三明顯處在下風,身軀不穩,後退了幾步。

  三鬼趁機又展開攻勢,鞭掌爪合做一處,疾風驟雨般向對方灑下。

  銀劍怪客一劍遞出,卻被催心鬼辮子纏住,而後九爪鬼欺上前去,攻她的下盤,無面鬼正面一掌直擊胸膛。銀劍怪客奮力回撤,抽回長劍,左掌一揮和無面鬼對了一掌,步法一變,險險避開九爪鬼的攻擊,而身體終於受不了勁道,一個倒縱,飛出兩丈外。

  三鬼站定。催心鬼道:「傳聞的銀劍怪客武功極高,難逢對手,今日一見,也不過如此,真是讓人失望。」

  無面鬼道:「閣下莫非只是虛名。」

  銀劍怪客銀鈴般一笑,道:「看來你們是真要逼我出真本事,也罷!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本座成名絕技,銀蛇劍!」說完長劍一引,似慢實快,舞起一道璀璨亮光,猶如一條疾行銀蛇般,向對面三鬼衝去。

  三鬼連忙抵擋,卻發現銀蛇刁鑽古怪,專挑他們攻勢中的弱點相擊,九爪鬼被她將手爪引開攻向一旁,無面鬼的掌力被生生抵消,而催心鬼的鞭子被勁氣牢牢纏住,動彈不得,最後銀劍怪客嬌叱一聲:「退!」將三鬼震得身形後退,而後趁勝追擊,奇招連出,只聽勁風呼呼,力道纏身,殺得三人手忙腳亂,左支右絀。

  九爪鬼怪叫道:「哇!好厲害!」一抓將從身側攻來的勁道抵消,而週身又有更多襲來,只能勉強抵擋。無面鬼和催心鬼皆苦苦承受敵方暴雨般的攻擊。

  激鬥半晌,三鬼漸漸不支,敗像畢露。催心鬼目光閃動,謀思對策,突然發一聲喊道:「銀劍怪客,你當真要管今天這事,無非想保這些人周全,我就把驚天幫裡的人殺個精光,看你還如何得意。先從李鴻開始。」縱身躍出戰鬥圈子,一鞭朝不遠處的李鴻抽去。

  銀劍怪客冷哼道:「本座說了要管今天的事情,你們就一個人都別想動。」手中銀蛇劍一分為二,其中之一朝催心鬼追擊而去。

  催心鬼聽得身後風聲,劍光朝著背心要害而來,若是他對李鴻這一鞭抽實的話,只怕自己也要身受重傷。當下只得回身,抵消攻勢再說,經此一阻,身形頓住,落於地上。

  銀劍怪客以綿雨般攻勢纏住他,不讓他對沒有反抗之力的李鴻下手。催心鬼左衝右突,始終得不到機會。

  九爪鬼見狀,道:「哼!銀劍怪客,我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想憑你一人之力在我們兄弟手下保存這麼多人,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他脫出對手攻擊范圍,對那邊幫眾大喝道:「一幫小輩,本大爺和人拚命,你們還在干的歡,我決定不放過你們了,將你們全殺光!」爪子帶起厲嘯,攻向那邊正在起伏不定,抽插正歡的眾人。

  銀劍怪客道:「哼!做好人的是你們,做壞人的也是你們。誰都別想碰。」身軀驀然飛起,朝九爪鬼追擊而去。

  九爪鬼稍稍抵擋,而後身子一滾,朝兩個正在火熱交合的身軀攻去。銀劍怪客欺上前,手中劍險險擋在他爪子前面,差之毫釐將要碰到那二人。

  九爪鬼嘿嘿一笑,又閃身去尋找其他人下手。無面鬼和催心鬼見狀,也有樣學樣,放棄李鴻單一的目標,開始攻擊那些正情慾沖天的人。

  方纔那對男女剛從鬼門關回來,嚇得魂不附體,身如篩糠,不住抖動,那男的抱著女子臀部,忘記了原本的動作。

  銀劍怪客瞧他一眼,哼道:「停什麼,繼續你們的去,放心,本座絕對保你們不死。」說著飛身而出,手中劍化為三把,形如銀蛇夭矯,朝三鬼追擊而去。

  無面鬼揮掌朝一對交媾中的男女拍下,銀劍怪客不及阻擋,足尖輕輕一點,點在男子背脊,男子猛地虎撲而下,重重壓在女子身上,那名女子嬌聲呼喚,只覺男子陽具朝自己身體深處狠狠插入,帶給她無上快感。

  九爪鬼手爪向身前男女的頭顱抓去,要讓他們血濺五步,橫屍當場,眼見就要得手,卻橫裡飛來一股勁道,將那兩人一推,身形變換,成了女上男下,剛好避開攻擊。九爪鬼一擊落空,有些發怔。

  催心鬼手中鞭子亂舞,見場中有幾人矗立不動,顯然激烈的動作累了,便攻了過去。銀劍怪客又及時趕到,阻下攻擊,只讓鞭子輕輕抽在那些男子身後。幾人挨了一鞭,頓時身子一抖,腰身又動作起來,熱烈程度大勝從前。

  四人身在一片白花花的肉林之中,週身是男子的喘息和女子的呻吟,而中間又是無盡的殺意。

  九爪鬼轉頭四顧,道:「驚天幫的人真是色鬼投胎,我們打成這樣,他們還在肆意淫樂。」

  催心鬼附和道:「是啊,都是些無膽鼠輩,一打架,就成軟蛋,有女人可搞就生龍活虎。」

  九爪鬼道:「看看那人,傢伙又大,身體又壯,在那個女人身上,干了老久了。」

  催心鬼道:「那邊那個小子也不錯,要是我沒記錯,他已經幫三個女的開了後門了。」

  無面鬼沒有管身旁的人,對銀劍怪客沉聲道:「閣下,這些人的作為,已經有違正道,背離俠義,本就不是好人,你何苦要保全他們。」

  銀劍怪客道:「就算是這樣,也比你們濫殺無辜,無惡不作的好。而且他們如此做法,還不是你們所迫。」

  無面鬼沉聲道:「我就不信這個邪,你能完全阻攔我們兄弟。」說著驀然出手,抓住身旁一名正趴在女子身上的男的小腿,欲要將他掄起。

  銀劍怪客上前一把按住那男的雙肩,強行壓住。無面鬼冷哼一聲,手腕向左一撥,男子身體便扭曲起來,他痛的大叫。銀劍怪客鬆開手,也輕輕一撥,男子頓時在女子身上轉了半圈,首腳倒轉。無面鬼一把抓住那男的頭顱,發力向右一撥,銀劍怪客及時出手,依樣施為,男子身軀又轉了回去。

  如此動作,那男子固然是嚇得頭暈腦脹,膽顫心驚,卻苦了下面那女子,身上之人的陽具火熱巨大,經旁邊兩人來回一撥,在她身體裡如研墨般轉來轉去,帶給她難言的快感。

  無面鬼幾次出手都無功而返,不禁有些怔忡。

  催心鬼左右一顧,抓起身旁一名女子,向銀劍怪客扔去,大喝道:「接接這個!」

  銀劍怪客足尖一挑,勾起身旁一個男的,朝對方扔來之人撞去,一男一女在半空撞在一起,「啪」的一聲,貼在一起,無巧不巧,那男的堅硬陽具對準女子下身秘處,瞬間插入,帶起她一連串婉轉的悅耳嬌啼。

  催心鬼道:「大哥二哥,我們一起上。」一把抓住那女子一條大腿,運功於掌。九爪鬼也抓住女子另外一條。

  無面鬼一掌拍在那女子後心,然後推著一對男女身形向銀劍怪客逼去。銀劍怪客見得此景,冷哼一聲,劍交左手,手掌拍在男子背後,運起勁道還擊。

  只聽中間那女子「啊」的一聲慘叫,和男子貼合的更緊密,而體內陽具插入更深,彷彿將她貫穿一般。男子也是一聲喊,陽具插入一個緊窄溫暖的所在,明顯是因為過於舒爽才發聲的。

  三鬼和銀劍怪客就以此二人身體為戰場,比拚內力。只見男女二人身軀不住來回晃動,一會左一會右,內力激盪下,身體分分合合,而男子陽具也在女的身體裡飛快抽插,那男的固然是一幅舒服的神情,而女的卻已經快樂的神魂顛倒,下身小穴不停流出淫液,順著臀部流下,除了兩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還帶起一陣陣水流的滋滋聲。

  無面鬼注視著對面的銀劍怪客,緩緩道:「閣下真真是好本事,連這樣都能跟我們兄弟周旋,我們闖蕩江湖多年,碰到最厲害的對手,就是閣下了。不過今天的事情我們兄弟不會那麼輕易的就罷手的。除非……」

  銀劍怪客道:「本座說了今天的事情管到底了,如果你們執迷不悟的話,本座也只有不手下留情了。」

  三鬼齊聲道:「拼了!」手上勁道愈發大了。

  銀劍怪客冷冷地抵擋。

  中間兩人身體交合地越來越快了,女子忍不住連聲大叫:「啊!啊!啊!」接著歡叫道:「啊!好深!死了……我要被撞死了……好舒服……嗯……我想猛點……再猛一點……啊啊啊……」數百下插送後,她身體一陣抽搐,翻翻白眼,在四人聯手下,噴著淫水到達高潮了。不多時那男的也受不了女子小穴的火熱夾縮,在對方身體深處痛痛快快的發射了。

  銀劍怪客冷冷看著中間兩人情迷潮飛,道:「這兩人這麼快高潮了,功力太低。」

  催心鬼冷笑道:「莫非你以為你功力很深,能堅持很長時間麼。我們兄弟床底功夫雖然不干說是一流的,但是也是相當了得。」

  銀劍怪客道:「看出來,你們前前後後干了六名女子,時間是夠長的了。」

  九爪鬼打量了她斗篷下的身體,突然不懷好意道:「銀劍怪客,你身在此地此景,周圍儘是活色生香,卻無動於衷,莫非你不好女色?」

  銀劍怪客瞧他一眼,冷冷道:「不好,怎麼了?」

  催心鬼道:「我們兄弟曾聽到一個傳聞,說閣下可能是女兒身,依今日你的表現來看,還真有可能。」

  無面鬼不發一言,目光卻緊緊盯著她。

  銀劍怪客面對三人質疑的目光,突然輕輕一笑,道:「是又如何,莫非你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