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劍女】第六章◆得償所願(大結局)


第六章◆得償所願(大結局)

銀劍怪客身子微微一轉,低低輕笑,不再壓抑語調,用一種出谷黃鶯般的聲音道:「不錯,本座確實是女子。不過即使如此,各位又該當如何。」

  九爪鬼嘿嘿笑道:「如果閣下真是女子,何不拿下面巾,讓我們兄弟一睹廬山真面目。」

  催心鬼道:「我們兄弟的本事你也看到了,可謂強悍至極,不知閣下是否願意屈就,和我們兄弟來大戰三百回合呢?嘿嘿!」

  無面鬼沒有說話,只是稍稍移動了下腳步,目光緊緊盯著她,不經意的舔了舔嘴唇。

  銀劍怪客嬌笑環顧,道:「各位提的建議不錯,本座……本姑娘對三位的下身功夫也是頗為讚賞,如果能和你們戰個痛快,倒也是一件美事。」

  聞言三鬼精神一振,急急道:「那我們即刻開始吧。」

  銀劍怪客輕笑道:「你們想怎麼開始呢?」

  九爪鬼靠近過去,嘿嘿笑道:「姑娘先把面巾摘了,再把斗篷脫下,讓我們兄弟看看姑娘是何等姿色。」

  催心鬼道:「姑娘的聲音真是悅耳動聽,想必身子一定也是美麗無比,我迫不及待想一睹春色了。」

  無面鬼沉默,但是胯間陽具卻急速挺立,青筋滿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對方,手忍不住在陽具上搓了搓。

  銀劍怪客對逼近的幾人混若無覺,只是淡淡道:「你們的想法,無非就是想脫了本姑娘衣服,看光我的身體,然後對本姑娘上下其手,又摸又舔,摸乳房,舔陰部花樣繁多,等你們興致高昂就一起提槍幹我,把你們巨大的陽具干到我的小穴裡,還有菊門,還有嘴唇,大幹特幹,一直到你們滿意射出為止。是不是這樣?」

  二人一怔,九爪鬼不置可否道:「那正是我們兄弟的期望。」

  銀劍怪客冷哼道:「想法是好,本姑娘原本也不在乎,若是往日,應承你們也無妨,不過今日非比尋常,我要保住驚天幫眾人,沒功夫和你們另起戰圈,下面我不會再留情了,你們先在我手上保住性命再說吧。看招!」

  說完一振長劍,三條銀色光芒疾奔而出,殺向三鬼。三鬼未料到她會驀然生變,說翻臉就翻臉,還突然出手,急促之下慌忙抵擋,「鐺鐺」幾聲皆被震飛出去。

  待得落定站好,催心鬼怒道:「銀劍怪客,說好了的,你怎麼說打就打。」目光慾望大熾。

  九爪鬼道:「閣下先停手,讓我們看一眼再打。」身體不住顫抖。

  無面鬼道:「閣下要言而有信……」一邊說話胸口不住起伏,喘息劇烈。

  銀劍怪客道:「你們還是收起心思吧。乖乖束手就擒。」長劍一展,勁氣飛舞,朝對手殺去,很快劍氣臨體。

  三人也回擊抵擋,不過很顯然銀劍怪客是全力施為,只見勁氣縱橫,人影翻飛,突然傳出幾聲悶哼,三鬼身體飛出,口吐鮮血,盡皆癱倒地上。他們被銀劍怪客掌力擊中,體內血氣翻騰,功力全失。

  銀劍怪客持劍朝他們走了幾步,道:「魔道四鬼,你們始終不肯罷休,本姑娘只好把你們擊敗了。如今你們沒了反抗,還有何話說。」

  九爪鬼叫道:「姑娘先前的提議能否答應!」

  無面鬼喘息,看看仍舊昂揚的下身,道:「閣下要遵守諾言。」

  催心鬼喃喃道:「看來是碰不到你了……」

  銀劍怪客冷哼道:「真是死性不改。不過,本姑娘不會殺你們的。」說完朝著一旁的驚天幫幫主李鴻走了過去。

  李鴻怔怔看著她,不發一言。

  銀劍怪客俯下身,輕聲道:「李幫主。」

  李鴻道:「閣下……姑娘……在下要謝謝姑娘了。謝謝你保住了我們幫中之人。」

  銀劍怪客淡淡道:「不必言謝。不過沒有能保住幫主,真是可惜,幫主你傷勢如此嚴重,又拖沓如此之久,只怕……」

  李鴻搖頭道:「不怕,魔道四鬼我殺了其一,剩下的也都已經失去抵抗,如果能把他們全殲,李某心懷快慰。」

  銀劍怪客輕笑道:「李幫主,不如我把他們三人交由下面幫眾處置如何?」

  李鴻點頭道:「如此甚好。」

  銀劍怪客起身,對廣場幫眾道:「各位,今日你們幫中發生巨大變故,慘禍連連,幫中兄弟死傷無數,這一切全是魔道四鬼所為,以他們的罪行,千刀萬剮都不為過。現在剩餘三鬼已經落敗,任人宰割,雖然打敗他們的是本座,但終究是外人,不方便為大家手刃仇人,你們幫主也發話了,現在他們可以任由你們處置,你們說想怎麼辦!」

  「當然是把他們殺了。」

  「殺了他們!為兄弟報仇!」

  「殺了!」

  銀劍怪客道:「很好!現在你們就去吧。」

  幫眾皆摩拳擦掌上前。

  九爪鬼道:「姑娘,你還沒答應我們的要求,我還沒干你呢。」

  無面鬼道:「我下面好硬!」

  催心鬼喃喃道:「斗篷下面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模樣啊……」

  幫眾卻不理會他們的言語,舉起刀刃,砍了下去,只聽幾聲淒厲慘呼,凶名赫赫的魔道四鬼,盡皆死在眾人手下。

  銀劍怪客滿意的微微點頭,轉頭對李鴻道:「李幫主,仇人都已經死了,這下你可以放心了。」

  李鴻道:「多謝姑娘。」

  銀劍怪客道:「不過,李幫主,以你的情況看,你傷勢過重,只怕撐不下去了。」

  李鴻道:「沒關係,李某大不了一死。魔道四鬼死了,本幫主覺得值的。」

  銀劍怪客道:「話是這麼說,如果李幫主一死,只怕樹倒猢猻散,下面群龍無首,驚天幫也要完了。」

  李鴻沉吟:「姑娘說的不錯。可是李某已經無能為力了。」

  銀劍怪客頓了一下,道:「本姑娘倒是有個主意,可以幫到你。」

  李鴻道:「姑娘請說。」

  銀劍怪客道:「依目前的情況來看,驚天幫很快就會群龍無首,不如推舉一名新幫主,代為管理幫務,這樣幫眾就不會分崩離析,這樣李幫主打下的偌大基業,也不會毀於一旦了。」

  李鴻喃喃道:「新幫主。」

  銀劍怪客道:「不錯,這個人一定要武功夠高,名頭夠響,才能勝任。」

  李鴻沉吟一會,突然眼睛一亮,道:「武功,名頭,姑娘不是正符合這兩樣麼,你武功高強,名頭大盛,如果你當幫主,下面幫眾一定願意聽你號令,這樣驚天幫就不會散了。」

  銀劍怪客推辭道:「我只是閒雲野鶴,就任幫主,這樣是否會不妥。」

  李鴻搖頭道:「不,你正是最好人選。」

  銀劍怪客點頭道:「既然如此,本姑娘答應了。那請幫主對下面幫眾宣佈這個消息吧。」

  李鴻一怔,沒想到她答應這麼快,不過還是勉強振作,對著廣場眾人喊道:「各位!各位兄弟,本幫主力戰群鬼,身受重傷,到如今已經生命垂危,回天乏術,我一死,驚天幫勢必四分五裂,本幫主不忍心看到如此結果,故將幫主之位交於銀劍閣下,盼眾位兄弟能跟隨新幫主,不使我幫基業生生毀滅。」

  下面幫眾沉默了一會,接著竊竊私語起來。

  有人叫道:「為了我們幫會,確實應該如此啊,不過不知道新幫主是否可靠啊。」

  「我認為可以吧,銀劍女俠剛才力鬥魔道四鬼,而且還保護我們周全,有這樣的人做幫主,我們求之不得啊。」

  「也對,新幫主武功高強,有她庇佑,我們以後都能高枕無憂啊。」

  「而且方纔她還讓我們殺了四鬼,替幫裡兄弟報了仇,她做幫主,我服!」

  李鴻見到這個場面,終於舒了口氣,緩緩落坐,身子再也不能動彈了。

  銀劍怪客看著群情激憤的幫眾,輕笑道:「本座受各位抬愛了。如果各位真心想我做幫主,不妨叫聲幫主來聽聽。」

  下面幫眾立刻清清嗓子,齊聲作揖道:「屬下拜見新幫主。」

  銀劍怪客嬌笑道:「好!很好!」驀然伸手,扯下面上紗巾,露出面容,叫道:「幫主了,我終於當上幫主了,哈哈哈……」

  下面幫眾突然噤聲,看著面前站著的新任幫主,只見她吹彈可破的肌膚,精致的五官,散發著最迷人的光彩,一頭漆黑的流雲秀髮,隨風顫抖,幫眾看著她的絕世姿容,不禁深深入迷,懷疑面前的人是仙子下凡。

  終於有人忍不住出聲道:「哇!幫主好美!」

  「是啊,簡直就是畫裡的仙女一樣。」

  一陣陣吞嚥口水的聲音想起。

  銀劍怪客美眸在眾人身上一掃,沒有理會他們的震驚,轉身朝著李鴻走了過去。

  李鴻躺在地上,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看到銀劍怪客的面容,不禁精神一振,居然勉強想爬起來,喃喃道:「真美……比我所有女人加起來都美……」

  銀劍怪客微笑道:「所有見過我的人,都是這麼說的。」

  李鴻緊緊盯著她,不發一言。

  銀劍怪客道:「李幫主覺得可惜嗎,生前沒有碰到過本姑娘這樣的美人,現在要死了,有心無力了。」

  李鴻連連點頭。

  銀劍怪客輕輕靠近他,道:「不如這樣,我可憐你一下,在你死之前,把身體讓你摸,你要是能硬,用陽具插進我的身體也可以,讓你死也死的甘心,好不好?」

  李鴻喘息道:「我很想……沒力了……」

  銀劍怪客搖頭歎息道:「那就可惜了。不過沒關係,還有折中的,李幫主覺得本姑娘這雙手怎麼樣,是不是柔軟嫩滑,混若無骨。」

  見他點頭,又道:「要不要我幫你將陽具撫慰一番,讓你體驗升天的快樂,享受你人生的最後的歡愉。」說著嬌嫩玉手已經虛滑到李鴻胯上,作勢要往下一抓。

  李鴻忙不迭的點頭,道:「求之不得……」

  銀劍怪客卻並沒有立刻動作,只是又靠近了他幾分,微笑瞧著他,輕聲道:「李幫主,你是否覺得有遺憾呢?」

  李鴻茫然道:「遺憾……什麼遺憾……沒有遺憾……」

  銀劍怪客道:「難道你從來沒有想過,你們驚天幫落到如此田地,是什麼原因麼?」

  李鴻道:「因為四鬼……結仇……」

  銀劍怪客淡淡道:「好吧,李鴻,你要死了,就讓你明白這一切好了,免得你還在糊里糊塗的。」

  她一掠秀髮,道:「你們和魔道四鬼結仇不假,但是卻不是你們雙方主動挑起的。你們此次大張旗鼓對付魔道四鬼,無非是因為大頭目沈鈞被殺,不過本姑娘可以告訴你,沈鈞並非魔道四鬼所殺,而是我,是我殺的,嫁禍給魔道四鬼,然後逼你們去對付他們。」

  李鴻呆呆看著她,道:「你為何如此做?」

  銀劍怪客道:「當然是引得你們兩方火並,本姑娘坐收漁人之利了。也罷,本姑娘就從頭跟你說起好了。本姑娘自從學成武藝,獨自行走江湖,見過不少人和事,不過偶然到來雨州,卻發現此地與其他地方不同,這裡,明裡是當官的主持,暗裡卻是牢牢掌握在你們驚天幫的手裡,本姑娘不禁萌生控制你們幫會的念頭,如此一來豈不是整個雨州都要聽我號令。所以我就謀思對策。」

  「而你們幫會與魔道四鬼有些嫌隙,這正好是本姑娘可以入手之處。我可以挑起你們雙方廝殺,然後在你們兩敗俱傷的情況大舉介入,這樣就可以控制驚天幫了。不過想法是好,真的挑起事端也不容易。不過所幸你們有個大頭目沈鈞,地位舉足輕重,以他為頭,事情就會非常順利。」

  「本姑娘先是裝作和他不期而遇,然後大打出手,再故意露出真容給他,讓他淫心大起,隨後提出和本姑娘行雲雨之事,本姑娘就施展勾魂術,將他迷得神魂顛倒,乖乖跟我說出魔道四鬼的行蹤,然後我又在四鬼的必經之地將他殺死,讓你們幫會探子誤以為是魔道四鬼所殺。」

  「本姑娘相信以你和沈鈞的交情,必定怒不可遏,舉全幫之力為他復仇,這樣剛好中了我的圈套,接下來你們打的你死我活,我就在旁邊看好戲,等到你們幫中實力大損,我就出面把四鬼解決,順利成為你們的大恩人,只要你一死,我就順利接位,當上幫主。到現在為止,所有的一切都朝著我預期的發展,而李鴻你也在剛才宣佈了我為新幫主,所以今後在雨州,就是本姑娘說了算的。」

  李鴻目瞪口呆,道:「你,原來是你,你苦心積慮的算計,害我們幫……」

  銀劍怪客道:「怎樣,是不是很憤怒,很驚訝,是不是想殺了我。」說著手指又望他胯下移了一下,道:「李幫主,還需要本姑娘服侍你嗎?」

  李鴻掙扎道:「我要揭穿你,我要你計劃付諸東流……我要告訴幫眾……」

  銀劍怪客輕笑道:「李幫主,你現在還有力氣麼?」

  李鴻喃喃道:「沒想到……沒想到會是這樣……我浴血奮戰,不過是中了別人圈套……我的女人……」

  銀劍怪客在他耳邊輕輕道:「李鴻,以後有再漂亮的女人你也幹不到了,安心去死吧。」

  李鴻掙扎道:「銀劍怪客……你剛才答應我的……用手……用手幫我……」

  銀劍怪客美眸一轉,笑道:「本姑娘突然又改變主意了,決定不幫你了。」

  李鴻哀聲道:「不行……不能反悔……我求你了……可憐我……」

  銀劍怪客道:「你死後我可能會考慮讓你的陽具插進我身體一次,不過現在你就去死吧。」

  李鴻悲鳴:「不甘心,我不甘心……連最後的都不能……」聲息漸漸微弱,終於寂滅無聞,一代驚天幫幫主李鴻就此與世長辭。

  銀劍怪客緩緩起身,掃了李鴻屍體一眼,不作停留,然後走到廣場中央,大聲道:「驚天幫的風波自此已經結束,該死的人都已經死了,不該死的也已經死了,我們接下來只有將死者好好安葬,讓他們瞑目。然後生者繼續將驚天幫發揚光大,將我們的勢力更加壯大。」

  下面幫眾轟然應好。

  「聽幫主的!」

  「跟著幫主走!」

  「我們會越來越好的。」

  銀劍怪客滿意點點頭,道:「很好,大家士氣高昂,本幫主很放心。對了,本幫主姓冷名雨,以後可以在幫主前加上我的姓氏。沒什麼事就散了吧,該干什麼幹什麼去。」

  「是!冷幫主。」

  ***    ***    ***    ***

  雖然銀劍怪客並非幫中人士,但是憑著高強的武功,還有力挽狂瀾的手法,加上為眾人報仇雪恨的恩情,加上前任幫主臨死托付,很快就坐穩了幫主之位,號令所到之處,人人莫敢不從。其實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其如天仙般的姿色,姣好的容貌在很短的時間裡,立刻收服了大部分人的心,只怕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對這位美貌幫主夜夜難寐。

  孫成管事緩緩踱步到了幫主書房,新幫主冷雨正坐在書桌前,查閱著什麼。

  孫成躬身道:「幫主!」

  銀劍怪客抬頭道:「何事?」

  孫成道:「幫中擺飾已經按你的要求,全部換過了,一切布料都是按你喜好的顏色佈置的。」

  冷雨道:「做得很好。還有呢?」

  孫成道:「幫眾的衣飾也正在趕製了,全是按幫主的要求做的。還有幫主提到雨州的錢稅問題,已經知會過官衙了。另外擴大幫中買賣的事情也開始了。最後就是幫主你叮囑的寶座的事,座位已經打造好,還請幫主過目。不過嘛……」

  冷雨正準備起身,聽到他最後一句,眉毛一挑道:「不過什麼?」

  孫成期期艾艾道:「這個……幫主去了就知道了。」

  冷雨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麼?隨我前去。」

  冷雨當先而行。

  來到幫會正堂,最前方中央穩穩安置著一方寶座,寶座由一整塊白玉雕成,上面刻著游龍飛鳳,花鳥蟲魚,遠遠望去,甚為雅觀。

  冷雨微微一笑,只覺此座正合心意,正要上前落座……

  孫成道:「幫主,屬下有一事相告。」

  冷雨道:「何事?」

  孫成道:「本幫自幫主往下,有五劍侍,十刀衛,皆是女子,本來這些都是前任幫主內定的女人,而他不幸身隕,所以這些女子就失勢了,如此一來,她們已經淪為下面幫眾肆意淫樂的對象。」

  冷雨道:「你要說的就是這個?這件事本幫主已經知道了,我還知道有一部分女子是心甘情願的。」

  孫成道:「幫主說的沒錯,不過屬下要說的並不是這件事情。本幫自幫主往下,還有三大護法,八大金剛,皆是男子,他們是下面幫眾的頭目,平時帶領著大家的,這次手下們可以跟幫中女子夜夜笙歌,尋歡作樂,他們卻沒有份,難免心中忿怒。」

  冷雨冷哼道:「還有這事。」

  孫成道:「所以他們要求,請幫主執行一條幫規。」

  冷雨皺眉道:「什麼幫規。」

  孫成道:「這條幫規是前幫主李鴻訂下的,內容是說凡是幫中女子,年滿十六歲以上者,都必須向幫主奉獻自己的身體,供幫主享用,而且不得違背。」

  冷雨道:「既是以前制訂的,本幫主身為女子不需要這條規定,告訴他們不需要執行了。」

  孫成道:「原本是如此,但是下面頭目卻不肯,認為規矩不能廢,既然幫主是女兒身,那自當把執行者放在下面男子身上,他們聯名要求幫主對他們執行幫規。」

  冷雨怔忡莫名,道:「要我對他們執行幫規……如何執行?」

  孫成道:「他們向幫主獻出身體,供幫主……」

  冷雨冷哼道:「真是荒謬,男女有別,此幫規豈可如此而行。恐怕是對本幫主有心思才對吧。」

  孫成歎息一聲,接道:「幫主明白就好。其實本來他們沒打算如此,只因幫主美貌出眾,加上身為頭目,看小的可以享盡艷福,自己落空,紛紛按捺不住,提出這個要求。說白了,就是見到幫主貌美,想親近親近幫主。」

  冷雨憤然道:「本幫主絕對不答應。」

  孫成歎息道:「幫主不答應只怕不容易啊。」

  說完,驀然從正門陸續走進十餘人進來,個個身手敏捷,軀體精悍。待得眾人站定,孫成對冷雨躬身道:「幫主,這些都是我們幫中的精兵強將,高手中的高手。」

  冷雨木然點頭道:「看起來確實不錯。」

  孫成道:「幫主,他們的要求屬下已經全告訴你了,正等著幫主答覆。」

  下面眾人齊齊抱拳道:「請幫主成全!」

  冷雨一揮手道:「本幫主不答應。」

  眾人又齊聲道:「請幫主三思!」

  冷雨還是不應允。

  孫成勸道:「幫主,下面群情激憤,你可要考慮再三啊。」

  冷雨道:「我身為一幫之主絕對不會答應這個要求的,你們全部下去吧。」

  眾人大聲道:「請幫主執行幫規!請幫主執行幫規!」

  冷雨暗道:「我絕對不能答應,好不容易當上幫主,豈能繼續如此。我就跟你們耗著。」冷冷走到一旁坐下。

  護法和金剛們站得筆直,靜待幫主應承,不時喊出幾句口號。

  「請幫主答應。」

  「請執行幫規。」

  「請成全屬下。」

  銀劍怪客冷雨面上一直沒有表情,心裡卻暗叫著道:「快放棄!快放棄!快走!」

  雙方耗了許久,幫眾終於有些騷動,其中一人左右一顧,然後奔出門外,消失不見。

  冷雨以為他打退堂鼓了,微微鬆了口氣,哪知過了一會,那人竟然帶了一大幫人來,竟然就在門外高喊道:「幫主!答應!幫主!答應!」

  冷雨心中閃過一絲漣漪,隨即迅速平靜下來,沉住了氣。

  接著那些頭目一個個離開,然後帶著一隊隊的手下來到正門前,個個開始喊口號,紛紛要求幫主答應。

  很快的,幫中的大部分幫眾到齊了,紛紛喊著口號。

  一隊人喊著:「幫主!」另一隊人接著喊:「執行!」下一隊人就喊:「幫規!」

  人多了,還有些喊出了不一樣的。

  「無規矩不成方圓,請幫主執行幫規。」

  「幫規是幫中鐵律,請幫主遵守。」

  「請幫主答應護法的請求。」

  冷雨開始還冷靜的忍耐,最後終於受不了,飛身到正門,喝道:「本幫主不執行這條幫規,而且宣佈立即將其廢除。」

  幫眾頓時住了口。

  沉默半晌,其中一名頭目惋惜地道:「幫主如此不順應民意,真的為幫主不值。」

  冷雨道:「如此民意,本幫主豈能順從!」

  那頭目道:「既然幫主不答應,在下也不多說了,只怕以後這幫中規矩也會形同虛設,在幫裡呆不呆都無所謂了。在下就領著手下,向幫主告辭了。後會有期!」

  說著真的帶著一隊人朝外行去。

  冷雨眉目閃動,心中掙扎,暗道:「他們用這招來對付我,我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不行,這要求太難,不能應允。」狠心咬咬牙,走回大廳裡。

  接著下面又有一個個頭目帶著手下離去,臨行還不忘對幫主打個招呼,然後一哄而散。

  孫成見此情形,上前勸道:「幫主,如此下去不是辦法,他們再走,驚天幫可就四分五裂了,到時候你連幫主也做不成了。」

  冷雨心中暗道:「不錯。我千辛萬苦,為的就是當上幫主,如今付出了這麼多,怎麼能放棄。不得已了,就算這要求過份,我也只有答應了。」

  終於她點點頭,無奈道:「孫管事,你跟下面說,本幫主答應了。走了的那些人,全數追回來。」

  孫成躬身道:「是!幫主!」

  孫管事走到門口宣佈這個消息,下面幫眾一片歡騰。很快的,三大護法和八大金剛全回來了,魚貫而入走進大廳,筆直排好。

  冷雨看著眾人,有些心灰意冷,淡淡道:「孫管事,你來安排吧。」

  孫成應道:「是!」

  他前去和眾頭目商量了一下,接著回來對冷雨道:「幫主,已經商量好了。不過各位頭目抬愛,把屬下也列為執行者之一。而且還選出一位司儀,負責這次幫規的執行。幫主你需要聽從他的口令。」

  冷雨看了孫成一眼,冷漠道:「我知道了,告訴他們,可以開始了。」

  孫成走了回去,不多時一名壯漢走了出來,行至那張玉石寶座旁,高聲道:「幫規開始執行。請幫主落座。」

  冷雨緩緩過去,坐下。

  眾人紛紛湧到寶座前。

  冷雨看著面前之人,個個慾望大盛,恨不得立即上來。心中哀歎道:「我當上了幫主,還是要受他們的脅迫,今天的事情想拒絕都難了。只是不知他們會玩出哪些花樣。」

  旁邊的壯漢瞧了她一眼,大聲道:「幫主請自撫胸口。」

  冷雨無可奈何,一雙纖纖玉手抬起,在自己胸口搓揉起來。只見形狀姣好的乳峰,被弄成各種形狀,被壓下後又立即彈起,隱約可見顫顫巍巍的抖動。周圍響起一陣吞嚥口水的聲音。那壯漢見她撫弄半晌,又道:「請幫主寬衣。」

  冷雨心不甘情不願地伸手,拉開腰間衣帶,敞開了衣襟,任身上雪白的衣衫滑落,露出內裡粉紅的褻衣。下面眾人不自禁驚歎一聲,目光裡的身體,晶瑩如玉,曲線美好,實在是一幕無比的春色。

  冷雨手不停,接著把上身褻衣也脫下,扔在一旁。一對雪白挺拔的乳房出現在眾人眼裡,其上是兩顆粉嫩的乳頭,嬌俏可愛。

  那擔任司儀的壯漢又道:「下面請幫主摸乳房。」

  冷雨心道:「這恐怕就是這些幫眾的花樣了。嗯……真的很難為情……不過我沒得選擇。」將左乳放到手心,緩緩揉弄起來。

  壯漢司儀又在旁邊叫道:「請幫主撫摸左乳,好!再請幫主撫摸右乳……」

  白玉寶座上,一名姿容絕世的女子,當著眾人的面,撫弄自己美麗的軀體,任是鐵打的漢字也承受不住,不能不動情。

  觀摩良久,眾頭目都騷動起來。

  司儀看了看情況,發話道:「前面進行的不錯。現在幫主可以把褻褲脫下,把雙腿分開放到座上……好了,現在是大家的觀賞時間。」

  冷雨屈辱地分開瑩白修長的雙腿,將下身私密芳園展現在眾人眼中。面對眾人色慾的目光,心中填滿羞憤,微微側開了臉。

  下面頭目瞪大眼睛,口水直流。有人開口道:「幫主真的是好漂亮的小穴。陰唇飽滿,顏色艷麗,裡面看起來相當的緊實,就是不知道插進去是何等滋味,只怕能讓人魂飛九霄。」其他人也附和。

  司儀接道:「請幫主揉弄小穴。」眾目睽睽之下,冷雨將手指劃過芳園黑色毛髮,落在兩瓣粉嫩陰唇上,輕柔捻弄起來,雪白指尖唇間來回,不時駐足在一顆小凸起上面。

  冷雨手指在自己下身最敏感處不停動作,身體蕩漾起一股美妙的快感,心中儘管覺得不忿,仍暗自輕歎道:「好舒服。」不知不覺加快了速度,口中禁不住溢出愉悅的嬌吟。

  下面幫眾期盼道:「揉快點,重一點……手指進去一點……對!就這樣。」

  冷雨終於忍不住低聲呻吟:「啊!好舒服,啊!流……流……流水了……」閉上眼睛,慢慢享受。

  司儀在一旁對進程很滿意,點頭道:「很好!幫主……請幫主准許屬下們活動。」

  冷雨閉著眼睛,勉強點點頭,開口道:「你們活動吧。」

  司儀一揮手,下面的人躍躍欲試,個個心癢難搔,不過秩序井然不搶不亂,其中一人喜滋滋走了上去。他走的近了,才發現玉座上的女子真的是國色天香,外貌美麗的無可附加。

  他站在她面前,屏住呼吸,靜靜觀賞,冷雨柔順的長髮垂落雙肩,傲人雙峰輕輕顫巍,下面是盈盈一握的細腰和平坦的腹部,一隻手在自己芳園揉弄著,另一隻手不時輕撫小腹。只見她下身兩瓣嬌嫩陰唇,不停撥弄下,潺潺流出一絲花蜜,順著陰唇往下滑。那人興奮難當,俯下身去,小心翼翼伸出舌頭,畢恭畢敬舔舐那流下的花蜜。

  冷雨睜眼瞧了他一眼,沒有開口拒絕,手指動作依舊。

  其他頭目見那人將冷雨花蜜舔入口中,紛紛發出驚歎,羨慕之情發於言表。

  冷雨花穴裡不住流出情水,下身那人飢渴地不停吸吮,似乎怎麼都喝不飽似得。終於幫主發出長長一聲歎息,身子頓了一下。

  司儀見狀,立刻道:「好了!下一個。」

  先前那人戀戀不捨的起身,而後眷戀看了冷雨花穴一眼,默默走開。

  後面接著一人也樂顛顛的上去了,也同方纔那人一樣,趴下飽吸幫主陰部淫蜜。冷雨手指連續不停撫弄自己芳園,一絲絲水液不停流出,任下面之人品嚐。

  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貪婪的汲取她下身的花蜜,不心滿意足不罷休。冷雨不知道自己撫慰了多久,似乎第五個人還是第六個的樣子,身體在不斷撫弄下,開始劇烈顫抖,然後一抹抹潮紅飛上雪白的肌膚,接著雙腿止不住的抽搐,手指飛快動作,口中愉悅嬌吟道:「我,我,我要潮飛了……我潮飛了……啊……」身軀繃直,面上似歡愉似痛苦,下身芳園有如洪水決堤般,湧出大股花蜜。

  下面那人見此情景,也顧不得許多,按捺不住,一個虎撲抱住幫主雙腿,然後張開大嘴整個撲上去,吻住她陰部,將高潮水液全數吞下,還不停舔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冷雨只覺身體的快感漸漸消失了,理智也漸漸回來,看了一眼仍在自己陰部貪婪索取的男子,心中複雜,滋味難言,卻不發一言。

  下面其他人不樂意了,立刻上前抓住他要拖走,叫道:「好了,你已經享用夠了,換別人了。」

  那人掙扎,叫道:「不要!還沒夠!沒夠……」被不由分說強行帶走了。

  下面又換其他人。

  心中歎息,冷雨悠悠看著窗外景色,輕輕扭動了一下身體,距離剛才高潮過去有段時間了,接著又有幾人來嘗過她的花蜜了,每個都需要大量才滿足,而且剩下的人還在緊張排隊,看樣子他們是要一個個都嘗遍了才罷手。

  好不容易滿足這一位,又換了一個人,這人也依樣上來,先美滋滋的舔了一口她私處花蜜,然後目不轉睛等著,期望她流出更多的來,好嘗個痛快。冷雨心中哀歎,卻沒有辦法,手指只能繼續。不過很明顯經過這麼多人之後,她的花蜜已經沒有先前之多,只是流出些絲絲細流,他忍不住催促一聲:「幫主,我要很多淫水!」

  冷雨無可奈何,暗暗叫苦:「這麼多人都要,好難滿足……」

  這人卻不理解她的苦處,依舊催促道:「幫主快點……我要水……」

  冷雨身子後仰,痛苦呻吟一聲,手指在陰唇上加快動作。

  這人靠近她陰部,一有水液出來,立刻吞下,有如飢渴餓狼一般。

  冷雨心中叫道:「好痛苦,快沒水了,好難流出水來,這些人真是……」

  接下來的時間冷雨覺得份外難過,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真實,最後的二三人,胃口比前面的人加起來還大,不停向她索取,讓她倍受煎熬,勉強將他們滿足,卻恍如在煉獄裡走了一遭。

  司儀叫道:「好了,第一輪結束了,下面開始新的一輪。」頓了一下,接著道:「有請孫管事。」

  聞言,白髮蒼蒼的管事孫成,緩緩走到寶座前。

  司儀接道:「請管事寬衣。」

  孫成緩緩脫下衣服,露出一身乾癟,枯萎的皮膚,還又老又黃,猶如松樹皮一般。

  後面頭目議論道:「沒看出來,孫管事這麼老了啊。身子都這樣了。」

  「是啊,管事怕是快六十了吧。」

  司儀不管眾人議論,大聲道:「下面正式執行幫規。孫管事帶頭,將陽具插入幫主小穴裡。幫主可有異議?」

  冷雨舒了口氣,暗道:「百般脅迫我,就是為了這個吧……」緩緩看了司儀和眾人一眼,艱難回道:「沒有……異議……」

  司儀道:「下面大家可以開始了。」

  孫成歎了口氣,看著冷雨道:「幫主,可憐我一大把年紀了,還被他們推上來當執行者,所以屬下要幹你的小穴了,把陽具插到你美麗的洞穴裡。」

  冷雨看了他一眼,道:「是嗎?」

  孫成道:「老夫陽具雖然不算偉大,但是堅挺依舊,插進抽出不會困難。我比幫主大了幾十有餘,原本是碰不到幫主如此美人的,且老夫已經二十多年沒有碰過女人了,以我的年歲可以做幫主的祖父了,年老了竟然還有如此一遭。」

  冷雨身子微微顫抖,強忍著心中的冰冷感覺,咬牙道:「不用說了。」

  孫成輕歎一聲,隨即上前,挽住她的左腿,扶著陽具,對準她的芳園洞口,乾癟的身軀一挺,插了進去。

  冷雨痛楚悲鳴一聲,身子繃緊,面露痛苦之色,隨即右手伸出,抓在寶座扶手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龍頭上面,用力握緊。

  孫成心中不忍,只是歎了口氣,稍稍退出又往前一頂,再後退,再前進,如此反覆,陽具在冷雨美穴裡進進出出。冷雨忍不住的口中呻吟:「啊!」身體的屈辱,令痛苦從她聲音裡流瀉而出。

  有那麼一瞬間她幾乎快控制不住自己要出手制止這一切,終究忍了下來,雙手緊緊抓住扶手,力道太大,指節都發白了。

  如此情形一直等到孫成在她身體裡抽插了數十下,才勉強緩過氣來,漸漸放棄抵抗,強忍著心裡忿怒,不甘,厭惡等等情緒,任他在身上起伏。

  孫成在她身上抽插良久,漸漸動作越來越慢,最後幾乎停了下來,口中不住喘息,歎息道:「看來屬下還是老了,幹不動了。元陽未瀉這就結束吧。」

  冷雨木然道:「好!」

  孫成直起身子,退到一旁了。

  司儀道:「孫管事為我們開了頭了,接著請下一位。」

  一個頭目走了上來,道:「幫主,到我了。」

  司儀道:「請寬衣!」那人脫了衣服,露出結實身軀,司儀接道:「然後上前……握住陽具……放到幫主小穴……用力一挺可以進去了……」

  那人依言而行,只聽「吱」的一聲,陽具龜頭撐開兩瓣陰唇,迅速插入。

  冷雨秀眉顰起,身子一弓,手指抓緊。那人扶住她的身體,在她身體裡快速衝刺起來。插了近百下,男子呼吸沉重起來,漸漸開始喘息。

  冷雨終於忍不住脫口呻吟,清晰地感覺到對方龜頭在花徑肉壁上摩擦帶起的快感,身子如觸電一般,隨即輕輕扭動一下。那人見此情景,大受鼓舞,更加賣力。

  不多時那人也堅持不住,噴薄而出。接著司儀又叫下一位。

  冷雨看著身上人影來來去去,心中原本的怒氣,怨恨,隨著他們激烈快速的抽插,擊打的粉碎,心灰意冷坐在玉座上,不把身體當自己的了。

  昏昏然裡,又有數人在身上陽瀉而止,接著,又是壯漢司儀不斷重複的「下一位」。

  這時她感覺有一名身軀最為結實的漢子站在跟前盯著自己,抬眼看了看他。那人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在自己面前有如一座鐵塔一般,他開口說道:「幫主。」

  冷雨勉強抬眼,點點頭。

  這漢字恭敬道:「幫主,我叫徐林,是三大金剛之一。」

  冷雨淡淡道:「哦,是嗎……」

  徐林道:「幫主記不住沒關係,很快就不會忘了的。」說完脫了衣服,捉住她粉腿,挺立一根碩大的陽具,抵在她的洞穴口,狂放道:「你一定會記住我干你的。」雙手和腰部同時發力,陽具用力往冷雨花穴裡頂。

  冷雨驟逢變故,驚呼一聲,只覺此次比之前任何的都要巨大,強撐開自己小穴,蠻橫往裡衝撞,她驚呼:「不!」身子一振,就想將徐林推開。

  徐林抱緊她,道:「幫主,現在執行幫規,不能拒絕。」冷雨聽得此話,只能強自忍耐,任由對方碩大無比的陽具,狠狠插入自己身體,直至沒頂。

  接著徐林二話不說,挽起她的雙腿,前後抽插起來。

  冷雨緊緊咬著下唇,苦苦忍受,緊實的小穴裡容納如此巨物,被緊緊繃著,每次進出都帶起難言的感覺,讓她感覺似痛楚,又似歡愉,更多的是不堪承受。

  徐林看著她顰眉忍受的模樣,插了良久,又換了花樣,將她抱起,放到自己腿上,然後面對眾人,陽具在她小穴裡飛快插了起來。

  冷雨有心拒絕,可是身體一陣陣虛軟,失去力道了。

  下面人看到此景,紛紛睜大眼睛,目不斜視。

  只見那大漢徐林,抽插半晌,也承受不住,射出精華,黯然退下。

  接著一個個頭目上前,受了前面的啟發,都玩出了新花樣,有要求正面抽送的,有要求躺臥插干,還有的把幫主抱在懷裡,不停干弄,花樣百出。

  冷雨只是逆來順受,讓他們盡興。心中默念道:「快了……快了……就快輪完了……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終於,底下所有頭目都幹過一遍了,接著卻又商量了一會,又大聲道:「幫主!鑒於我們對你忠心耿耿,萬死不辭,所以我們決定再執行幫規一次。請幫主成全!」

  冷雨只覺已經沒力氣分辨了,軟軟躺著不動。下面眾人便說幫主默許了,接著一個個又摩拳擦掌上來了……

  在人影幢幢裡,銀劍怪客冷雨心中哀歎,心中暗道:「我苦心積慮,萬般謀劃,好不容易能挑起驚天幫和魔道四鬼的恩怨,然後引得他們自相殘殺,最後我收拾殘局,一舉奪得幫主之位,我一心想做了幫主威風至極,能夠號令全幫,統領雨州,一呼百應,叱吒風雲,卻沒想到做了幫主後還有如此多的苦難,處處受制於人,就連我想反抗都無果,原來幫主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