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瑤傳:第633章◆南巡(7)H


第633章◆南巡(7)H

  她明明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可究竟是什麼讓她瞬間就沈淪進淫亂的慾望裡了?她咬住紅唇有一種想哭的衝動。是因為長年的寂寞讓她深藏在肉體裡的情慾不堪忍受?還是因為整日生活在壓抑之中,而忽然間聽到可以離開王府,才讓那壓在心頭裡的委屈突然發洩出來,才會這般大膽?但無論如何,她已經被玷污了!而且玷污自己的還是她的公公!自己是不是瘋了?

  不管樊瑩此時的心情多麼複雜,趙徹卻正是最舒爽的時刻,女孩的媚穴就像她的性格一般’內秀’,小巧而又緊致的蜜道竟有著出奇淫媚的容納力!竟然可以’吞噬’掉他大部分的巨物!他知道,身下的女人不是個放蕩的女人,她是個極端保守,又極端純淨的女孩兒,可她現在卻如此瘋狂地需要他,雖然還有著少女的羞澀,可整個神聖的蜜地都熱情地為他打開,而且沒有任何前戲就這麼濕滑,「你現在的樣子和你內秀的性格很不一樣!告訴朕,你身上發生了什麼?」

  「我……我從來沒有被男人這麼弄過!只在新婚那天和謹王做過一次,他……他弄得我很疼!沒有這麼舒服……」滿腔的委屈似乎是找到了發洩口,樊瑩的眼角有些濕潤。

  「一次都沒做過嗎?」趙徹顯然有些吃驚,想不到他的兒子會這般絕情,難怪她會提出和離的請求,「真是太過份了!」趙徹對他的這個大兒子又失望又憤怒,他就算不喜歡這個女孩兒,也應當看在樊楓的面子上對她好一些吧?這樣子待人家,讓他怎麼向樊楓交代?「你也別傷心了!」他勾起她的小下巴,認真地承諾道:「朕會給你自由的!現在,朕就讓你享受做女人的快樂!」

  說完便大力挺動起來,「啪啪啪!」的撞擊聲從兩人的交合處傳出來,巨大的男性慾望深深地燙進那長久未曾被侵犯的花心裡,也許是壓抑得過於長久,樊瑩的媚肉異常敏感,每每被重插進來的時候都會全力顫縮著緊緊纏綿上男人的巨物,陌生的快感隨著異性肉體的磨擦一波波地湧進心田,將她帶入美妙的仙境。

  當人生第一次真正的高潮來臨時,樊瑩激動得難以抑制,高聲淫叫著繃緊嬌軀,媚穴裡全力收緊,將媚穴深處的香計蜜液噴灑在男人的巨物上,雖著巨物的出入,被抽帶出來,濕潤著彼此的肉體,令那遊蕩在蜜道裡的巨物愈發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