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五章


◆第五章

  轉眼到了星期六,我的心說不出啥滋味,上班也心事重重的,差點出錯。下午2點多我就請假回家了。想到今天會發生的事,我即期待又害怕。

  好不容易等到4點多,門口傳來說笑聲,聽到老婆大聲喊我:「老公快出來接我們。」我過去打開房門,看到老婆和一個女人手裡拎著好多大小包笑吟吟的看著我,我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女人,好美,好有氣質,穿著一身職業套裝,高高的胸部,纖細的腰身,渾圓的屁股勾勒出完美的曲線,簡直是女神降臨。

  老婆介紹說:「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王萍。」我趕緊笑著說:「快請進!」說著接過兩人手中的東西,進到屋裡。大家坐下後,老婆說:「你們先聊,我做飯去。」說完就進了廚房忙著做飯了。

  我尷尬的看著王萍不知道說什麼好,倒是王萍落落大方的問我的工作怎麼樣,累不累啊等等家常,慢慢的我也放鬆了很多,對王萍說:「聽段紅說你是局長,不知是在哪個局啊?」王萍笑笑說:「別聽你們家段紅的,我不過是啊城北區財政局一個副局長,混日子的地方。」我笑著說:「你才多大啊!就是副局長了,前途無量啊!你老公呢?」她說:「他啊沒出息,在市建委上班,辦公室主任,到時清閒的很。」我心裡說,是他們清閒,清閒到搞我老婆。

  想到這,我的臉色不覺有點變化,王萍說:「怎麼了,你不舒服嗎?」我說沒事。她看看我,對我說:「你有心事吧?」我說:「哪有,對了,你家住哪啊?」她說在朗月園三棟一門五零二。我說:「週二我去501修熱水器了,上面有天窗。」說完我看這王萍的眼睛。

  她的眼睛瞬間變換好幾種眼神,對我說:「你知道了是嗎?」我逼視著她冷冷的說:「知道的不多,還要請你幫忙指點啊!」這時傳來老婆的聲音,叫我過去幫忙。王萍站起來大聲說:「還是我幫你吧!」回頭小聲對我說,「好,我今天就告訴你。」

  兩個人在廚房一邊忙著做飯一邊小聲說著什麼,我心裡說,看你們今天怎麼說。不一會做好飯,叫我過去吃飯。飯菜很豐盛,王萍從她拿來的包裡取出兩瓶紅酒,我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啥牌子的,都是洋文。王萍說這是法國紅酒。打開酒我們開始邊喝邊吃邊聊。各懷心事,東一句,西一句的胡聊著,不知不覺中兩瓶酒全喝光了。

  老婆和王萍都有點醉意,我讓他們去客廳,我收拾好後也到客廳,坐在沙發上,他們兩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起看看我,老婆臉紅了,頭慢慢的低下了,兩隻手不停的交叉,非常緊張,倒是王萍略顯平靜一些。喝了口水,對我說:「我對不起你,這都是我的錯,如果我不讓段紅去我家,一切就不會發生了,段紅是無辜的,你要恨要怪都對我好了,是我害了段紅。」說完手捂著臉哭了,段紅也開始落淚。

  我看看他們,對她們說:「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為什麼背叛我,為什麼?」我越說越激動,段紅驚恐的看著我,王萍趕緊過來拉著我說:「別激動,冷靜點,我會告訴你真相的,一點都不保留。」

  我說:「好的,我他媽願聞其祥。」王萍對我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我和段紅在上高中時是最要好的朋友,畢業後我到西安上大學,段紅上職專,從此就沒聯繫了,直到兩個月前偶然見到段紅,我感到好親切,我們聊的好開心,我就天天約段紅出去逛街,聊天。別看我在別人面前是局長,滿臉嚴肅,那都是偽裝而以,我們家的性觀念很開放,在家了我們很隨便的。那次我約段紅到我家吃飯,我們吃的很開心,也喝了不少酒,我讓段紅到臥室休息,自己在客廳也不知不覺睡著了,不知啥時我公公進來了,他不知家裡有人,我和公公通姦已經三年了。

  我瞪大眼睛驚奇的問:「你和公公通姦,三年了,你老公不知道嗎?」王萍坦然的說:「知道,我就是在他的慫恿下才和公公通姦的。」我看著王萍,怎麼會這樣啊呢?太不可思意了。

  王萍苦笑了一下,接著說:「也許是隨便慣了,公公看我在沙發上睡著了,過去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撫摸我的屁股和陰部,在公公的撫摸下,我醒了過來,當時我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我真的忘了段紅在臥室裡,就在客廳和公公接吻,任由他把我的衣服扒光,和我在客廳瘋狂做愛,當我跪在地板上,公公在後面用力操我的時候,我不經意的看到臥室的門有道縫,才猛然想起段紅在家裡。可一切都晚了,我知道段紅看到了,我完全沒反應,驚呆了,直到公公把精液射進陰道,我才驚醒。趕緊轟走公公,我好害怕呀,怕段紅說出去,我怎麼做人啊!我才36歲就是去副局長了,明年換屆我會調到市裡當副局長,如果段紅說出去,我的前途就徹底完了。」

  我穿好衣服,段紅走了出來,我給段紅跪下求她別說出去,段紅說她不會說出去,讓我放心。可她走後,我怎麼能放心呢!給老公打了個電話,讓他回來,把經過和他說了,問他怎麼辦,我們都嚇壞了,沒敢告訴公公。最後我們商量唯一的辦法就是拉段紅下水。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王萍,老婆也看這王萍,我憤怒的說:「為了你們的奸情你們就要陷害我老婆,你們是怎麼做的?」老婆的臉色蒼白,對王萍說:「你怎麼這樣對我?怎麼這樣對我?」越說聲越小,後來好像自言自語似的。

  王萍哭著說對不起段紅。我憤怒的站了起來,抓住王萍的衣領一把把她拎起來,怒吼著說:「你們是怎麼害段紅的?說。」王萍大聲說:「放開我,你弄疼我了,我說還不行嗎!」我把她推倒在沙發上。

  她坐起來,常出了口氣,緩慢的說:「在那以後的幾天裡,我總找借口找段紅聊天,約她去家裡,段紅總是找借口躲著我,好不容易把段紅越到家裡吃午飯,我老公也在,我們現在酒了下了安眠藥,吃完飯段紅就困的不行了,我們就扶她去臥室休息,等到下午4點她快醒的時候,在果汁裡下了春藥,我老公端著送給段紅,我到隔壁公公的房間和公公調情,忘了告訴你,我們房間是挨著的,臥室牆面有數據線和網線連著的,我老公喜歡看完和公公做愛,只要代開電源,電腦打開,畫面就會在我家電視上顯示出來,就想現場直播一樣。」

  「等段紅醒來,我老公把果汁遞給段紅,她沒懷疑就喝了,過了會,看到段紅有了反應,段紅問我在哪?我老公說你想知道嗎,她正快樂呢,說完打開電腦和電視,看我和公公正在調情,我們都脫光了,公公在舔我陰部,我在大聲呻吟。」

  段紅聽到這撲過去抓著王萍的頭發怒罵到:「原來你們下藥了,你發騷為什麼要害我,你個賤貨。」我也憤怒到極點,他們給我老婆下藥,我也過去狠狠的給了王萍一個耳光,王萍也急眼了,對這我老婆哭喊著:「你不發騷,是的,是我們下了藥,可第二天呢!你可是自己跑去找的我老公,是你自己主動讓我老公操你的。」

  我震驚了。段紅捂著臉做在地上哭著說:「別說了,別說了,我不是人,我對不起老公,老公你打我吧!」我看著眼前兩個女人,憤恨和屈辱讓我臉色發白,我緊握拳頭,對老婆說:「告訴我怎麼回事?」段紅哭泣著對我說:「老公,對不起,我背叛了你,我把一切都告訴你,你別不要我,原諒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