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六章


◆第六章

  我無言的看看妻子和王萍,大腦已經麻木了,只是機械的點點頭。王萍把妻子扶起來,妻子捲縮在沙發上,低著頭,用小的不能在小的聲音講述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還得從那次在王萍家吃飯講起,那次喝多了,在臥室睡著了,不知睡了多長時間,我隱約聽到一種聲音斷斷續續的,好像呻吟聲,我好奇的起來,慢慢把門大開一條縫,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映入眼簾的是兩個赤裸的身體,我看到王萍撅著屁股昂這頭在叫。她身後是她公公正抱著她挺動著,臉上顯示出興奮的表情,我趕緊退回來,心狂跳著,我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由於門開了一條縫,他們的聲音更大了,我第一次看到別人性交,而且就在我眼前,還是公公和兒媳婦。還用我以前沒見過的姿勢。

  他們一聲高過一聲淫蕩的叫聲,衝擊著我的大腦,我不知到為什麼又回到門邊,偷偷的向他們看去,看到王萍的公公雙手從後面伸過來握著王萍的雙乳,身體前傾,雙腿微曲半騎在王萍的屁股,我看到了一顆大陰莖在王萍的陰道抽插。我突然有眩暈的感覺,陰部感覺好空虛,身體發熱,好激動!我不知到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眼睛盯著他們交合的地方,不想離開,手不知不覺伸進裙子和內褲撫摸自己的陰部,快感迅速傳遍全身。

  這時聽到王萍說:「騷公公又操媳婦了,好舒服啊!」我身體猛的顫抖,陰道急劇收縮。對不起老公,我居然高潮了,以前和你我幾乎沒高潮過,可看到他們性交的姿勢和淫蕩的話語我自慰了,聽到王萍說到操的時候,我高潮了。我從沒說過髒話,可今天不知為什麼,一個操字就讓我高潮了,這種感覺一前肯本沒有過,難道我內心是淫蕩的?

  我很害怕,可這時已經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我看著他們交合處,看公公的雞巴在王萍的陰道進進出出,幻想他身下的是我,我興奮的渾身顫抖,聽到公公大聲喊:「騷貨操死你,屁股在厥高點,老子好把精液射深點,快!騷貨。」王萍把屁股厥的更高,公公一下比一下用力,終於大吼一聲,大雞巴猛的向裡插抵住王萍陰部開始射精。對不起老公,我又高潮了,手上都是我的淫水,內褲早濕透了。

  我無力的回到床上,陰道還在動,我真的這麼淫蕩嗎?我好害怕,不敢想下去。過了一會我聽王萍叫我,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她,她跪下求我不要說出去,我怎麼會說出去呢?我逃跑似的離開她家,回到家我突然覺得對不起你,老公。雖然我沒和任何除了老公以外的男人發生肉體關係,可我畢竟背著老公高潮了。我開始努力做家務,想通過做家務來減輕心裡對你的愧疚感。

  聽到這我才明白段紅這段時間為啥這樣又洗衣服又打掃衛生的,還做好吃的。我面表情的看著她和王萍,冷冷的說:「後來呢?你都坦白的告訴我,你們給我戴了這麼大的綠帽子!我要知道全部真相。」

  段紅經過剛才的講述,心裡好像輕鬆了不少,表情也自然了很多,王萍坐過來,拉著我的手,誠懇的說:「這件事都是我的錯,如果事情到此為止就什麼都不會發生了。是我太多疑了,才想出這個壞主意。」

  段紅打斷王萍的話說,不全怨你,我想了很長時間,也許我骨子裡真的很淫蕩,平時偽裝的太嚴了,我自己都沒發現吧!老公,我愛你,這點到永遠都不會變,我知道你是那麼疼我,愛我關心我,我不開心時你就像哄孩子一樣哄我開心,在這之前我很滿足,很幸福。可那次之後,我的心有種不安分的衝動。

  我總忘不了那一幕,每當想起就莫名的興奮,王萍打電話叫我去他家吃飯,我不敢去,總找借口推掉。可我有是那麼期待去她家,更期待還能看到那一幕,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偷窺狂。我不敢去,卻盼著去,在矛盾中度過了幾天。對不起老公我還是癮不住去了。我為我的行為感到羞愧,可我內心卻渴望發生點什麼。

  那天天氣很好,我們在他家吃的午餐,王萍的老公張浩也在,看到他們很恩愛,我真的懷疑那天的事。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感到眼睛都睜不開了,他們把我扶進臥室,我躺在床上,努力不讓自己睡著,期待點什麼,可實在是困的不行,不知不覺睡著了。說到這老婆看了看王萍,罵到原來是你們給我下了安眠藥,死王萍。雖然實在罵,可我已經感覺到老婆已經沒有多大怒意了。

  當我醒來時已經晚上了,第一感覺好怕,是不是在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了,趕緊起來看看沒啥不對,才放心。這時張浩開門進來,手裡端著飲料,很禮貌的遞給我,我毫不猶豫的喝了,我發現王萍不在,就問張浩王萍呢?張浩看著我,微笑著說王萍去享受快樂去了。我沒聽明白,享受快樂?我的心好像想到了什麼,臉不覺有點發燙。張浩說對我說:「想知道她是怎麼享受的嗎?等會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