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七章


◆第七章

  說完張浩神秘的笑著對我說:「你先歇會,再喝點飲料,我去趟洗手間。」說完轉身走開,我這時感到身體有點發熱,把剩下的半杯飲料一口氣全喝了,坐在床上想他們搞什麼鬼呢?身體怎麼越來越燥熱,心跳也快了,下體好像有憋尿的感覺。我站起來剛要出去,張浩圍著浴巾進來了,我感到很尷尬。張浩笑著說:「怎麼了?是不是有點熱啊?你去沖個淋浴吧!」

  我答應著快步走進衛生間,褪下內褲坐在馬桶上想撒尿,可只是斷斷續續的尿出幾滴而以,憋尿的感覺卻絲毫沒減退,陰道不覺有收縮的感覺,渾身更加燥熱,乳房漲漲的,乳頭變得又紅又大,好想讓人吮吸。眼前浮現出王萍和她公公交合的情景,我趕緊起來脫掉衣服,打開淋浴,想讓水沖掉身上的燥熱,可當我的手碰到乳房的時候,癮不住揉捏自己的乳房和乳頭,感覺越來越漲。

  這時聽道張浩在外面叫我:「段紅快看,王萍開始享受了!」我一驚,趕忙擦擦身體,穿上裙子,拿起內褲剛要穿,看到已經濕透了,我嚇了一跳,心想怎麼會這樣呢!自己好不要臉啊!還是穿上吧!

  我出來想去客廳,張浩在臥室喊我進去,我猶豫著慢慢的還是走進了臥室。我說:「王萍在哪呢?你們兩口子深圳秘秘的。」張浩看著我,眼睛直直的,用一種怪怪的聲音說:「你先坐下,馬上你就看到了。」

  我坐在床上,兩腿緊緊的交疊在一起,想減輕陰部的抽動,可越想減輕越難受,我臉紅紅的,等張浩打開電腦和電視的開關,經過調試畫面清晰的展現出來,是一間臥室,臥室擺設很簡單,只是床好大,上面鋪著暗紅的床單,有一種迷茫的氛圍,正當我困惑的時候,看見走進一個人,是王萍,她居然是赤身裸體的,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她回頭在和誰說著什麼,還扭動屁股臉上顯出放蕩的表情。

  張浩把電腦生意打開,傳來王萍的聲音:「爸爸快來啊!我都等急了,看我的逼都出水了。」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我盼望的情景真的又出現了,我既期待又害怕,更震驚,張浩就在我身邊看著呢,而且好像沒生氣的樣子,臉上還是那種笑容。

  再看畫面,王萍的公公,張浩的爸爸出現在畫面中,他的臉色微紅,眼睛閃動著淫慾的光芒,胯下的陰莖已經高高的豎起,龜頭又黑有紅,陰毛濃濃的又黑又長。我不僅嚥了一下口水,眼睛盯著他的陰莖,呼吸開始急促,我應該逃走的,可我的腿好像不聽我的使喚,張浩還是微笑著看看我看看電視。

  這時傳來張萍和她公公說話的聲音:「小騷貨想爸爸雞巴了沒有,看它多硬啊,喜歡嗎?」王萍說:「喜歡啊!爸爸你的雞巴真好,每次都這麼硬,哪像老頭啊,哈哈看它在想我敬禮呢!」

  「那你還不親親它,否則它生氣了不操你,哈哈!」聽著他們翁媳淫蕩的對話,我的身體更加燥熱,下面感到好空虛,我的肌肉緊繃著,眼睛看著畫面,好像忘記張浩在身邊。

  只見王萍靠著床頭坐在長上,兩腿分的大大的,陰部完全暴露在她公公面前,嗲聲嗲氣的說:「上來啊!騷爸爸,我要你的雞巴嘛!」他公公淫笑著,站到床上,雙手拄著牆,兩腿叉開雙腳分別站在王萍屁股兩側,雞巴對這王萍的嘴。我不敢相信,王萍用一隻手握著她公公的雞巴,張開性感的嘴慢慢的把她公公的雞巴含進嘴裡,由於她公公背對著鏡頭,看不清她怎麼吃她公公雞巴的,只看到她公公的睪丸在王萍的下巴處晃蕩,她公公嘴裡發出低低的呻吟聲,和喃喃的話語:「啊!真舒服,我的騷萍啊!爸爸雞巴好吃嗎?」

  王萍吐出雞巴嬌嬌的說:「好吃,爸爸雞巴最好了,操我吧!我逼好癢!」她公公臉色紅紅的,呼吸急促,興奮的說:「把屁股掘起來,我要操你。」王萍怪順的把身子翻了過去,把屁股高高的撅起,她的陰部已經氾濫了,水光閃閃的,陰道口微張著。

  她公公握著雞巴對準王萍的陰道口,一下插了進去。我感動自己的陰道也隨著收縮了一下,好像操的是我。王萍發出歡快的叫聲,她公公的雞巴在她的陰道一下一下的猛插著,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公公的雞巴閃著黑亮的水光。我的心在隨著他們的抽插跳動著。

  我感到有一雙手在撫摸著我的肩頭,是張浩,我想起來了張浩在我身邊呢!我聽到他呼吸的聲音,他在輕輕的撫摸我的肩頭,溫柔的輕聲說:「看到他們多快樂,多享受啊!你想了嗎?想像他們一樣嗎?要是想了,就把衣服脫掉,為什麼不把你嬌美的身體展現出來呢?我知道你需要,女人只不過矜持,想了就告訴我,我不會強迫你的,我能帶給你前所未有的快樂,想嗎?」

  聽著張浩的挑逗和撫摸,我本應該反駁,可我內心深處卻渴望他繼續挑逗我,我就像中毒一樣慢慢脫掉裙子,乳罩一打開,我的雙乳歡快的彈了出來,乳頭癢癢的,深體不自覺的向張浩靠過去,他已經把浴巾拿開,身體赤裸著,我的手顫抖著伸向他的雞巴,啊!好熱,好硬,好大啊!張浩輕輕的吻著我的耳後,我開始迷離了,他的手伸過來輕輕的揉著我的乳房,食指和中指夾著我的乳頭,快感通過乳頭向大腦。

  耳邊傳來張浩柔柔的聲音:「舒服嗎?告訴我喜歡嗎?想了嗎?你看王萍多舒服啊!為什麼不把內褲脫掉呢?」我就像一個服從命令的士兵一樣,脫下內褲,顫抖的回答他的提問:「舒服,喜歡,想了。」

  「喜歡什麼?哪舒服?哪想了?說出來,我要你像王萍那樣說出來。」他邊說邊揉捏我的乳房,力度加大了,我的快感也在加大。「你看我爸爸和我老婆在幹什麼?說出來。」

  「喜歡你摸我乳房,乳頭舒服,下面想了。」我不顧羞愧的說出來,感覺很興奮,很激動。可他卻壞笑著說:「不對,下面是什麼,我老婆和我爸爸在干什麼還沒說出來呢!看他們現在多舒服啊!說出來吧!把你虛偽的外衣脫掉吧!我知道你其實很淫蕩的對嗎?回答我。」

  我的身體像火一樣在燃燒,我的大腦已經不聽我的指揮,他在聽張浩的指揮。我下賤的說:「是逼,是逼想雞巴了,你爸爸在操你老婆。」張浩興奮的對我說:「想讓我像我爸爸那樣操你嗎?想的話把你的屁股撅起來,像我老婆一樣。」我充滿渴望的慢慢的撅起了屁股,我知道我徹底完了,我神聖的私處暴露給了別人,而且是自願的。難道我真的如此淫蕩嗎?

  他的手輕輕的撫摸我的屁股,很舒服,他是那麼溫柔,我知道下面要發生什麼,那是我害怕的,也是我渴望的。張浩癡癡的說:「好白的屁股,好迷人的逼啊!段紅,快看王萍他們換姿勢了。」我抬頭看電視裡,王萍已經騎在他公公的身上上下起伏,淫叫著:「爸爸操的我好舒服啊!爸你雞巴太好了,愛死兒媳婦了。」他公公說:「誰叫你逼這麼騷呢,越騷越愛操。」

  張浩說:「你的逼水都往下滴了,你是不是也發騷了,想讓我操你的騷逼嗎?」我受不了了,回過頭對張浩大聲說:「操我,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了操我,快啊!」說完我把屁股厥的更高,他用手扶著我的腰,我感到了他的雞巴在我的陰戶輕輕的一點一點的,我歇斯底里的大喊:「快操我,我要雞巴插進來。」

  他猛地一下插了進來。從沒有過的深度和角度,天啊!快感像潮水一樣湧上我的大腦。我高潮了,淫蕩和子宮收縮著,我的身體顫抖著,我真的很淫蕩,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只是插入就高潮了,和老公這麼多年,幾乎沒有過高潮,這次好強烈啊!我大聲的呻吟,他一下一下的操著我,我不知自己多少次高潮,好像高潮就沒停過。

  電視傳來王萍的聲音:「老公,你把段紅操了嗎?段紅騷嗎?」張浩一邊用力操我一邊大聲說:「操了,謝謝老婆送我這麼好的騷逼,真舒服。」說完狠狠的往我的深處猛插。大聲問我,「段紅,你是不是騷貨?」

  我已經沒有廉恥可言了,我願意沉淪,我大聲說:「我是騷貨,欠操的騷貨,啊!」我又一次強烈的高潮,同時感到他也在向我深處狂射著,我不知過來多長時間,抬頭看見王萍正對著鏡頭看著我。「段紅,我老公把你操舒服了嗎?你還真騷啊!呵呵。」她怎麼知道的呢,她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