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八章


◆第八章

  正當我想的時候,身後的張浩拔出雞巴,波的一聲,一陣空虛從陰道傳來,我不僅啊的一聲,精液和淫水湧了出來,陰毛和大腿上都是,好多啊!我看著自己淫靡的陰部,覺得好刺激。我無力的躺下,看張浩胯下的雞巴還半硬著,好難看又好喜歡。

  聽到這,我已經說不清自己是什麼感覺了,苦惱憤恨還是其他我說不清,當聽老婆講到被操的多舒服時,可恨的雞巴居然硬了,龜頭馬眼流出的水把內褲都濕透了,黏黏的。王萍看著我的襠部,眼裡流出奇怪的眼神,像是鄙夷還有期待並向段紅努努嘴。

  段紅舔了舔嘴唇,眼光迷離的看著我的襠部,聲音變得柔柔的:「老公,我知道那一刻我已經失去了自我,徹底背叛了你,我和你同床向來都很被動,甚至和你做愛連衣服都沒脫光過,最多內褲脫到膝蓋,始終一個姿勢,我沒高潮過,每次都當做妻子的義務。我在你面前沒說過一句髒話,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賢妻良母。可就在那天,我徹底墮落了,當我脫光衣服撅起屁股,讓張浩的雞巴插進那一刻,我已經變成實足的蕩婦,我第一次真正被操高潮了,那種快感我忘不了,我是多麼渴望那種高潮。」

  我的呼吸開始急促,王萍靠過來,手伸到我襠部的隆起,輕輕的撫摸。我身體一震,去推王萍的手,本該憤怒卻無力的說:「幹什麼?別碰我。」王萍固執的隔著褲子我住我的雞巴,盯著我的眼睛說:「你硬了,聽到老婆讓人操你硬了,這很正常,我們每個人都一樣,只是沒激發出來而以,別控制,讓你的慾望發洩吧!為什麼不讓它自由呢?」說著開始解開我的腰帶。

  我像被催眠了一樣抬起屁股任由她褪下我的褲子和內褲,雞巴暴露在空氣中,是那麼自由和輕鬆,無拘無束的跳動,妻子和王萍迅速脫光衣服,妻子偎依在我的懷裡,手輕輕的撫摸我的雞巴,王萍摟著我的頭,傲人的雙乳挨著我的臉,用充滿誘惑的聲音說:「這不是你的錯,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我會補償你的,現在我就在你面前,我知道你也需要,看,我的乳房多柔軟,乳頭多鮮艷,想吃嗎?吃吧!它會讓你忘記煩惱。」

  妻子也抬起頭,一隻手托著王萍的一支乳房把乳頭對著我的嘴。幽幽的說:「吃吧老公,我對不起你,我讓她老公操了,今天我把她叫來,就是要讓你操她,原諒我老公,我不知道怎麼才能擬補我帶給你的傷害,不知道怎麼才能減輕我的愧疚感,我只能和王萍用女人的柔情安慰你,更想讓你在我們身上享受快樂,我要讓你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樂,好老公原諒我,接受老婆給你的快樂好嗎?」

  我已經無話可說,眼前的肉香充斥我的大腦,張開嘴,妻子拖著王萍的乳房將乳頭推入我的嘴裡,是那麼柔軟,那麼甜蜜,那麼溫暖。我輕吸慢舔,發出呢喃的聲音。王萍輕撫著我的頭,老婆蹲下去,把我的雞巴含進嘴裡,舌頭在龜頭舔弄時而把整個雞巴吸進嘴裡,我不敢相信,老婆會給我口交而且技術會這麼好,我現在還恨得起來嗎?

  王萍從我嘴裡拿出乳頭,上面滿是我的口水。轉身跪在沙發上,屁股對著我,清楚的看到陰戶微微發黑,陰道口淫水欲滴,陰毛濃黑彎曲,好迷人啊!我有點癡了。老婆吐出我的雞巴,用手握著根部,使龜頭更加充血堅硬。用淫靡的聲音說:「走,老公操她騷逼。看當初我就是這樣讓他老公操的,你要操回來。」

  我站起來扶著王萍的屁股,老婆牽引著我的雞巴對準王萍的陰道口插了進去,好多水,好溫暖,好舒服,輕輕拔出一半,再猛地插入,咕嘰一聲,王萍大聲呻吟,老婆臉色紅紅的,看著我和王萍的交合處,跟著我的進出而急促的呼吸。

  我覺得我的雞巴越來越硬,絲毫沒有射精的感覺。王萍癮不住開始大聲說:「操的我好舒服,你的雞巴好厲害啊!操的好深啊!我不行了,啊!」隨著一聲呻吟,王萍的陰道像小嘴吃奶一樣收縮著,把我的雞巴往裡吸,真舒服。

  老婆看著我用驚奇的語音說:「老公你這麼厲害啊!把她操高潮了還沒射,一起操我怎麼那麼快,我不幹,快操我,把老婆也操高潮。」說完也把屁股撅起,我從王萍逼裡拔出雞巴,插進段紅的逼裡,我像一個騎士一樣馳騁著,不知疲憊,痛快淋漓,老婆的淫水順著雞巴流到我的睪丸在我的大力抽插下一滴滴的滴落,腹部撞擊屁股發出啪啪聲,雞巴進出陰道的咕嘰聲,老婆淫蕩的叫床聲,王萍推波助瀾的淫叫聲,像催促戰士奮勇殺敵的號角,我發出低沉的吼聲,向妻子的最深處探尋。嘴裡發出怒吼:「騷貨,我操死你!」舉手啪的一聲打了老婆屁股一巴掌。

  老婆興奮的嗷嗷叫:「對,老公我是騷貨,欠操的騷貨,操死我吧!老公操騷逼過癮嗎?舒服嗎?以前你為什麼不這麼操我,用力啊!啊!」陰道猛烈的吸吮我的雞巴,我用力向深處狂射著,一波又一波,足足射了八波。精液隨著雞巴的拔出,整個陰戶和陰毛都是精液和老婆的淫水。

  ,老婆無力的癱倒在沙發上,臉色潮紅,眼光迷離。我還沒從高潮中回過神來,王萍用手輕彈了雞巴一下,笑著說:「滿意了嗎?沒想到你這麼能幹啊!真懷疑你們以前是怎麼過的。」說完親了龜頭一口。

  我無力的坐下,看著兩個美女苦笑了一下,輕歎了一聲。老婆急忙爬過來摟著我的脖子。頭靠在我的肩窩顫聲說道:「老公你原諒我了嗎?抱緊我,我好怕。」我伸手摟住老婆的腰,無奈的說:「老婆,我還能怎麼樣呢?你永遠是我的老婆。」老婆驚喜的抬起頭熱烈的親吻我,我張開嘴接納老婆的香舌吮吸著。

  王萍笑著打了妻子屁股一下,「行了,還有人呢!還不快擦擦。」老婆回過頭,嬌嬌的說:「就不擦,我老公射給我的,我喜歡,饞死你。」

  我笑著說:「別掙了,都有份。」妻子顛怒的捶打我的胸,撒著嬌,王萍也笑出聲了。就這樣我們三個人赤身裸體的在一起閒聊著天,沒有了尷尬的氣氛,都很隨和。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妻子說困了,就和王萍一邊一個挎著我的胳膊進了臥室。本來想一邊一個,可老婆不讓,非讓我在邊上她在中間,王萍在她那邊。王萍擰了老婆屁股一下,大家笑著躺下,我摟著老婆,王萍也摟著老婆。我想來想,還是問老婆和王萍,「那天以後發生了什麼呢?」

  老婆羞紅著臉說,:「告訴你可不許打我屁股哦!」王萍欠起身子,看著我說:「你也想聽老婆被操啊?」老婆回手抓住王萍的陰毛,笑罵道:「你以為象你家張浩啊!我今天毫不隱瞞的告訴我老公,我老公會原諒我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