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九章


◆第九章

  「對,我會原諒你的老婆,嘿嘿,嘿嘿!」老婆驚恐的看著我,「怎麼了?老公你笑的好可怕啊!」我趕緊說:「沒有,我只是有點彆扭而以,我已經原諒你了,但你要如實的說哦,否則我可會生氣的。」老婆在我懷裡撒著嬌,臉紅紅的,小聲說:「人家怕你受不了嗎,我都和你說,你真的會原諒我嗎?」我點點頭。老婆慢慢的講了那天以後發生的一切。

  那天我雖然被操了不知幾次高潮,可說實話,我還想要,慾火還沒熄滅,說到這,回頭又抓了王萍陰毛一把罵道:「都是你這個騷貨,下了多少春藥啊?」王萍哎呀一聲,也罵道:「你才騷呢,我只是下了一點點而以,是你被我老公操上癮了吧!哈哈!」說完眼睛閃著光,死死的盯著我看。

  我也罵道:「你們兩個都夠騷的,快說,不然我生氣了。」老婆摟住我的脖子,「好老公,我說行了吧!」

  我閉著眼睛回味剛才的感覺,真的太爽了,張浩的精液還在我陰道裡流淌,熱熱的很舒服,正當我沉醉在快感的時候,一雙手悄悄的伸過來撫摸我的屁股,從腿根部慢慢的向上撫摸,兩個拇子輕輕的從腿內側劃過陰部和肛門再向上到腰部,然後重複撫摸,渾身又開始燥熱。

  我把腿奮鬥開開的,方便拇指觸摸我的陰部,慾望的大門再次被打開,對不起老公,我又把屁股翹起來了,我又想讓張浩操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我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來了,那雙手還在不停的撫摸,我始終閉著眼睛在享受那雙手帶給我的快感,我受不了,大聲的叫他別摸了,快操我,用大雞巴操我的逼,我的逼都為你流水了,用力操它。

  一顆火熱的雞巴穿過我早已開啟的陰門,在淫水和精液的潤滑下插入我的深處,我的呼吸快要停止了,快感傳遍我的全身。說到這,老婆看著我,眼裡閃爍著慾火,身體有點僵硬,顫抖的聲音說:「對不起老公,我又讓人操了,操的我好舒服。」同時手我住我的雞巴,我聽到老婆又讓人操了,雞巴也不爭氣的變硬了。

  王萍這時也過來一隻手撫摸我的睪丸,一隻手撫摸段紅的屁股,嘴裡還說:「段紅你看啊!他聽說老婆讓人操了,雞巴又硬了。男人都一樣沒錯吧?快告訴你老公,是誰操了你,咋操的?」

  老婆顫抖的說:「那雞巴插在我逼深處一跳一跳的,陰道感覺滿滿的,漲漲的。我讓他動起來,我需要不停的抽插,我大聲喊,操啊!別停,用力操我。」這時電視也傳來王萍的淫叫聲:「老公操我,老公你雞巴好硬啊!」聽到這我一驚,張浩不是在操我嗎?我抬起頭,睜開眼睛,看到電視畫面裡王萍對著鏡頭,屁股也像我一樣撅著。後面是張浩在操她,我驚奇的回過頭看到操我的是王萍的公公。

  我張大嘴巴沒等我出聲,她公公猛地插入我的深處,快感再一次襲來。我張大的嘴巴發出來的是快感的呻吟。老公,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一個矜持高傲的女人,一個自以為是賢妻良母的女人,一個視貞潔為生命的女人,就在不到一個小時被兩個男人操了,而且還是父子用同一個我以前反感的姿勢操的,我知道我給我最愛的老公戴了頂大綠帽子,可我沒停下來,我喜歡被他們操的感覺。

  王萍的公公越操越用力,根本不像老人,我和王萍在對視著,我在看她被張浩操,我不知她是否也看的見我被他公公操,那種被偷窺的感覺讓我更瘋狂。張萍的生意傳入我的耳朵,「老公我們轉過來,讓段紅看看你是怎麼操我的,哈哈哈,哈哈!」他們淫笑著轉過來,張浩握著雞巴插如王萍的陰道。隨著張浩雞巴的抽插,王萍的淫水順著張浩雞巴流到睪丸和王萍的陰毛上,每次碰撞都淫水四射。

  王萍的公公大笑著說:「怎麼樣,我兒子會操吧!哈哈,你老公這麼操過你沒有?」我毫不思索是回答:「沒有,我老公從沒這樣操過我!」

  「哈哈,這樣操你舒服嗎?你是不是騷貨?」我大聲回答:「舒服!操的舒服,我是騷貨,是騷逼,操我的騷逼吧!我需要操我啊!啊!」高潮像潮水一樣湧如大腦,再擴散到全身。逼裡的雞巴在向更深處探尋,他低吼著把精液射如我的深處,更深處。

  電視裡王萍和張浩也達到了高潮,精液順著王萍的陰毛一滴滴的滴到床上。王萍的公公慢慢的把雞巴一點點的往外拔,精液在龜頭和陰道間流動,啵的一聲拔出雞巴,精液滴滴答答的順著我的陰毛滴到床上,濕了一大片。

  說到這,老婆握著我雞巴的手更用力了,眼裡的慾火更高漲,突然爬起來。撅起屁股回頭用變了調的聲音高聲叫我:「老公操我,像他們一樣操我,我需要像狗一樣讓你操我。」我起來瘋了一樣從後面插了進去,快速的抽插,王萍也起來在我後面握著我的睪丸,每次深入都幫我向裡推。「怎麼樣?你老婆騷吧!她就是這樣被我老公和公公操的,舒服吧!哈哈!」

  王萍無恥的話語讓我更加堅挺,段紅屁股覺得更高了,我插入的更深。「對就是那,用力操那我好舒服啊!」那是段紅陰道最深處,沒想到她的敏感帶在最裡面。難怪只有這樣操她她才如此瘋狂。我加大馬力每次都插到最深處,段紅嚎叫著滿嘴都是下流淫蕩的話語,她的高潮來的異常兇猛,就像吸奶一樣把我的精液吸的乾乾淨淨。

  我虛脫一樣倒在床上,段紅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在我身旁。王萍則幸災樂禍的看著我們,捏段紅乳頭一下,捏我龜頭一下,笑罵我們:「你們兩個誰都是騷貨,快活了吧!還不謝謝我和我老公還有我公公。」說完趴在我身邊。我一手摟一個,疲憊的閉上眼睛,沉沉的睡著了。

  當我醒來時已經十點了,兩個女人都不在臥室。睡的好香啊!我伸了個懶腰,起來打開門,看見她們兩個正在客廳爭論什麼,看我出來都不說話了。我狐疑的問:「你們幹什麼呢?神神秘秘的。」老婆說:「沒事,老公你睡醒了。」看見我還光著身子,不僅笑了,像個小女孩一樣蹦蹦跳跳的跑過來,摟著我就是一陣熱吻。

  王萍哼了一聲說:「注意影響,有人呢呵呵。」老婆嬌羞的看看我的雞巴說:「王萍快看我老公的雞巴這麼好看,以前我怎麼沒注意呢!」說完在龜頭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我心想這他媽是我老婆嗎,怎麼變的這麼淫蕩,我趕緊跑到衛生間痛快的尿了一大泡,打開淋浴沖了沖,出來看見她們孩子爭論什麼,見我出來又閉嘴了。沒等我開口,老婆就催我快穿衣服好吃飯,我進臥室穿好衣服出來。看到早點已經擺在桌子上了,她們兩個在等我,過去坐下狼吞虎嚥的開吃。

  老婆溫柔的看著我的吃相嘴裡說:「慢點,又沒人和你搶。」王萍的眼光有點傲慢和鄙夷,回復了她領導幹部的儀表,還真他媽很有氣質。

  吃完飯老婆進廚房收拾,我和王萍在客廳沙發坐下,王萍首先問我:「你還恨我嗎?」我迷茫的點點頭,又搖搖頭沒說話。王萍又說:「我知道你還恨我,我也看出來你並沒有完全原諒段紅。」我心裡一驚,她怎麼看出來的。她接著說:「其實段紅很單純,你也很單純,只是你們最原始的慾望被我們激發出來而已,你們不是很享受嗎?不要否認,看你昨天夜裡的表現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無言以對,是啊!我無法否認當我聽老婆講她被操的經過時,我的確由憤怒慢慢變得興奮,雞巴會不自覺的堅挺。王萍看了看我,接著說:「我把段紅和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真的。也許你不相信,但也請你也把我當最好的朋友,好嗎?」說完眼睛渴望的看著我。

  我也很誠懇的說:「如果沒發生這麼多事,我肯定會把你當最好的朋友的,可這些事我還無法釋懷,我很愛段紅,她早以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以前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回家看段紅為我做飯忙碌的身影,晚上在我懷裡喋喋不休的嘮叨生活瑣事,雖然平凡但很充實很幸福,現在段紅變得是如此淫蕩,雖然現在她帶給我性愛是如此瘋狂快樂,可你知道嗎?當我射精後感到多麼空虛和恐懼嗎,我好怕會失去她,失去她就意味著失去家,你懂嗎?我們只是平民百姓,和你們這些吃黃糧的沒法比,我不知道段紅是否還像以前一樣愛我,可我真的不想失去她,我女兒也不想失去媽媽,昨晚你也讓我操了,就算扯平了好嗎?」

  王萍沒說話,淚水卻無聲的流淌,抓住我的手哽噎著說:「沒想到在你身上我又看到了真情,我以為在也人世間在也不會有真情了,我不相信愛情,可你們讓我又看到了什麼是情。」

  我很詫異,「你們不是很快樂嗎?張浩和他爸爸不是很愛你嗎?」王萍淒慘的說:「愛我,嘿嘿,是操我更確切。」我不覺一愣,「怎麼你們?」這時老婆收拾完進來了,眼睛紅紅的,淚痕還沒幹。坐在我身邊,頭靠在我肩上說:「老公我都聽到了,你相信我,我永遠是你的紅。」

  王萍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們常出了口氣,「行了,今天去我家怎麼樣?」我的心一沉,段紅的身體一緊。我回答:「不行,我們下午姐女兒,不能出去。」妻子頭靠的更緊了。王萍湊到我們面前說:「難得你們不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愛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