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章


◆第十章

  我苦笑了一下說:「想,不想是假話,可我不敢,我怕會陷下去不能自拔,我想和老婆平安的度過一生。放過我們好嗎?」

  王萍沒說什麼,看看我們,尤其是段紅,對我們說:「你們別控制慾望,性愛帶給你們的應該是快樂和享受,這樣你們考慮一下,週六回答我,另外我還是不相信愛情,從我被老公送到他們主任床上那一刻,我不相信愛情。」

  我和段紅都驚的說不出話來。王萍說:「想知道就去我家。」我又問王萍,「你公公叫啥,幹什麼的?」王萍說:「想知道就去我家。」說完詭異的笑了笑,「好了,我該走了,你們好好相想吧!我不強求你們。」說完起身優雅的走了出去,在門外回頭看了我一眼,居然充滿深情和期待含淚而去。

  段紅靠在我的肩上沒說話,過了好吃時間他打破沉默:「紅,我們把女兒接回來吧!我好想女兒。」老婆嗯了一聲,站起來拉著我的手柔聲說:「走,我們現在就去我媽那接女兒。」

  我們到岳母家,女兒高興的喊著媽媽撲到老婆的懷裡,老婆摟著女兒,輕撫女兒的頭,好溫馨啊!我走過去蹲下逗女兒:「小壞蛋,就知道想媽媽,就不想爸爸嗎?」女兒回頭露出天真的笑容,「就不想爸爸,爸爸才壞呢!」沒說完就摟著我的脖子撒嬌了。

  岳母笑著過來說:「正好你爸爸買了條魚,今天都在這吃飯吧!」我們一起坐下,老婆和岳母聊著家常,我和岳父聊著奧運快到了,火炬開始傳遞的事。岳母對岳父說,「傳遞也輪不到你嗎,瞎操心。快去準備做飯吧!」岳父沒好氣的說:「知道了,一天到晚和我沒個好臉。」說完起來去廚房了。段紅也起來對岳母說:「媽你也是的總和爸爸槍火,看在過幾年誰照顧你?」說完也去幫他爸爸做飯去了。我笑了笑心裡想這才是生活。

  飯菜很豐盛,我和岳父喝了半瓶白酒,岳母說啥也不讓喝了,說怕岳父高血壓范了。我也勸岳父少喝點。段紅在旁擰了我一下,「還說呢,你也少喝點,對身體不好。」那一刻我好感動,嗯,不喝了,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吃完飯,嘮這家常很溫暖,到回家的時候了,女兒說啥也不回去。就是要和姥姥在一起,沒辦法只好和老婆回家了。

  到家後,段紅先去洗澡,我在看電視,段紅喊我進去幫她搓背,我站起來打開衛生間的門。老婆的裸體在水汽中是那麼潔白性感,我有點癡了。老婆回頭看見我的癡樣說:「看啥呢,這麼多年還沒看夠啊!還不快脫衣服進來幫我搓背。」我臉微紅,趕緊脫光進了衛生間。

  關上門,仔細看老婆的身體,雖然35歲了,更加有韻味了,高聳的雙如依然堅挺,絲毫沒有下垂,乳頭鮮紅突起,真想馬上含在嘴裡慢慢融化它,平坦的小腹沒一點贅肉,肚臍蕩漾著春情,陰毛濃密捲曲,柔柔的覆蓋著陰部,臀部圓潤豐滿,雙腿修長,以前沒感覺老婆這麼美,這麼迷人啊!

  我輕揉著老婆的肩膀,慢慢往下從腰部到臀部,到大腿再到小腿,雙腳洗的很仔細,在轉過來從小腿到大腿,從大腿到腹部,從腹部到雙乳,再到乳頭,去輕輕的清洗著,在洗乳頭的時候,妻子的身體開始輕輕的顫抖,鼻子了發出低低的呻吟,在往上洗到賴皮的脖子,耳朵,臉頰,老婆微張性感的紅唇,嬌滴滴的說:「還有一處沒洗呢?幫我洗洗好嗎?老公。」

  我蹲下身,老婆把一條腿抬起,踩在馬桶上,迷人的私處展現在我眼前,老婆的陰部微微有點紅褐色,陰唇微張露出粉紅色的嫩肉,陰蒂突起,嫩肉滲出一滴蜜珠晶瑩閃亮,我癡迷的湊過去伸出舌頭輕輕的像蜜蜂採食花蜜一樣吮吸陰道口,我的唇覆蓋整個陰部,舌頭向陰道內壁舔刮蜜珠,不讓一滴滴落。老婆發出誘人的呻吟,陰道輕輕的收縮,花蜜滴滴入口,是那麼香甜。我以前從沒給老婆口交過,總覺得騷,可今天才發現老婆的淫水是如此美味,想催情劑一樣,我的雞巴硬的發脹。

  老婆撫摸我的頭髮是那麼溫柔。動情的說:「老公舔我陰蒂,對就是那啊!舒服啊!老公我好喜歡你舔我的逼啊!我要高潮了啊!啊!」淫水一股股的流進我的嘴裡,我趕緊吞嚥老婆陰部緊抵住我的唇,手用力把我的頭往裡按。高潮過後我仍然不放嘴,老婆激動的說:「謝謝你老公,我好幸福,好快樂啊!老公我又有感覺了,啊!啊!舒服啊!老公操我吧!我想你操我,用你的雞巴操我,啊!啊!」

  老婆轉過身,手拄著馬桶屁股掘起來,我挺著硬的發痛的雞巴一下插到底,又頂到裡面的小嘴了,老婆大叫:「老公頂住那,啊!啊!」高潮有一次爆發了,陰道夾的雞巴發疼,我拔出一大半後停在那,老婆淫叫著:「老公別停操我,今天雞巴好大好硬操到子宮口了,我就喜歡操那,操我。」

  我加大力度狠狠的操弄著老婆,邊操邊問:「騷貨怎麼這麼喜歡從後面操你啊!你以前從不讓我從後面操你,倒是讓張浩父子給操了,被操上癮了是嗎?我操的沒他們舒服過癮是嗎?」

  老婆顫抖的回答我:「老公我不知道從後面操我會這麼舒服過癮,老公你比他們操的舒服,要知道這種姿勢這麼舒服,高潮這麼強烈我早就讓你操了,以後老公就從後面操我啊!啊!舒服,用力操我啊!啊!」

  我兇猛的抽插著,啪啪的撞擊聲,咕嘰,咕嘰的抽插聲,老婆淫蕩的歡叫聲使我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瘋狂的馳騁,終於在老婆高潮的淫叫聲中我的龜頭抵住陰道裡的小嘴狂灌我的精液。當一切都平靜下來以後,我拔出已經發軟的雞巴,摟過老婆親吻她發燙的臉頰,老婆眼光充滿愛意。我們沖洗了一下抱起老婆回到臥室,輕輕的放下老婆。老婆嬌聲說:「老公抱著我,別放手。」我倒下摟著妻子,妻子的頭靠在我的胸前,我輕撫著老婆的後背默默無語。

  老婆輕歎了一聲打破沉默,「老公我知道你還沒完全原諒我,還在恨我,我沒有資格怪你,我知道你愛我,我也一樣深愛著你,我是一個出軌的女人,一個淫蕩的女人,可你知道嗎,我和他們兩個月的瘋狂始終沒讓他們抱我,我覺得只有愛人才能抱我,我也只愛抱我的人,和他們完事後他們都想摟我入睡,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因為這麼多年來,老公給我的愛夠了,我和他們需要的只是……」說到這老婆抬頭看著我有點猶豫。

  我柔聲說:「你說吧!今天就我們夫妻兩個,把你真實的想法都說出來,我真的想知道自己老婆到底想到是什麼,以前可能我忽略了你,覺得我們生活的很幸福了,其實我們內心都有股不安分的慾望對嗎?也許是因為道德倫理惑法律等因素讓我們把真實的自我包裹的很嚴,而不敢面對而以。」

  老婆驚喜的說:「老公你真是這麼想的嗎?謝謝你老公,我真的像你說的一樣,我的內心非常不安分,我剛才說只想讓他們,老婆又看看我,紅著臉說讓他們操我。」說完像放下很大負擔一樣。

  我苦澀的笑了,笑的多心酸啊!老婆感覺到我的變化愧疚的說:「對不起老公,也許我骨子裡就是淫蕩的,我們結婚九年來從沒說過這種淫蕩的話語,那天看到王萍和她公公交合的一幕,聽到他們淫言穢語我居然高潮了,那種感覺是和你從沒有過的,我知道那一刻起我的慾望之火已經點燃了,他們就是不下藥,我也會讓他們操的。也是從那一刻起我喜歡聽操,雞巴和逼這些粗俗的話語,聽到操這個字,我的逼就好想雞巴,我的心就會癢。對不起老公,我知道這對你不公平,可我真的無法忘記那種感覺。」

  聽著老婆淫蕩而真誠表白,我摟緊她,心裡不覺感到很輕鬆,一種放下包袱的輕鬆,我難道不是和老婆一樣嗎?當聽到老婆說操我的時候,雞巴不是更硬嗎?當聽到老婆講述挨操的經過時自己不也很激動嗎,當王萍來家裡時自己不也期待操她嗎?我拍拍老婆的後背,柔聲說:「老婆我不怪你了,這不是原諒,是理解你更理解我自己了。我對你的愛不會變的。」老婆感動的輕聲哭泣,淚水打濕了我的胸膛。

  我捧起老婆的臉,看著她的眼睛問她:「週六想去王萍家嗎?說實話。」老婆害羞的嗯了一聲,臉變得通紅。我說:「那我們去吧!只要我們別傷害別人,只要我們快樂,我們一起面對吧!」老婆激動的只知道嗯,嗯,嗯。

  我突然想起王萍說過的話,不相信愛情。就問老婆:你對王萍他們家瞭解多少呢?老婆沉思了一會說:「他們家好像有很多秘密,我也不知道。哦,那到周六我們去她家也許會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