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我的心很矛盾,去意味著什麼,我最清楚,不去,又有太多疑問,而且我看的出來,老婆是期待去的,說實話我某種意義上講也有點期待,我暗罵自己真變態,真窩囊。居然期待自己老婆被人操。帶著複雜的心情進入夢鄉。

  轉眼就到了週六,早上老婆給王萍打電話,兩個不知說點啥,老婆神神秘秘的不告訴我,說到晚上就知道了。我無奈的遙遙頭。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晚上五點我和老婆準時來到王萍家,看著兩個門,我的心開始憤怒,緊張和激動,我的手緊握著,那天的一幕幕又出現在我眼前。我問自己真的想開了嗎?

  按了門鈴,王萍打開門高興的拉住段紅的手說:「快進來,我都做好飯了,就等你們了。」我們進屋看到張浩從廚房出來,笑著和我打招呼:「大哥來了,快坐。」我們寒暄著我來握手,這個人長的很普通,眼睛很有神,身體很結實,和王萍有點不般配。大家說著一些家常話,他看段紅時眼睛格外發光,我心裡很難受。王萍可能看出我的不快,故意挨著我坐而且很親熱,張浩好像一點不在乎,段紅也有點不好意思,顯的很彆扭。

  還是王萍感到氣氛不好,就招呼我到餐廳就餐。坐下後,張浩打開紅酒,沒人斟滿一杯,率先舉起酒杯,「來大哥,嫂子我敬你們一杯,能不記恨小弟我很感激,今天我們能坐在一起那就是緣份,干。」說完一口乾掉。我們也一起干了。氣氛顯得好多了,大家都打開話匣子,天南地北的胡侃著,不知不覺三瓶紅酒都喝了。

  我和張浩微微有點醉意,老婆和王萍已經有點多了,臉色紅紅的,你抓我一把,我推你一下的打鬧著,吃完飯我和張浩在客廳聊著天,段紅和王萍收拾殘局。張浩看著我說:「大哥你是好人,段紅也是好人,說心裡話,我和王萍愧對你,你比我強啊!你們是被我們拉下水的,你們是恩愛的,大哥你知道我嗎?我為了提干,把老婆送到我們主任床上,還得求他操我老婆,我和你比起來,我才不是人呢,也是那次以後,王萍變了,我也變了,我們變得玩世不恭,就當我要學壞的時候,是我爸爸挽救了我們,你也許會笑我們,是我爸爸讓我們懂得了性的快樂,讓我們懂得了性是享受而不是負擔。我們除了你和段紅以外,沒傷害任何人,大哥你覺得兄弟能成為朋友。」就和我握握手。

  我不知道他們曾經發生過什麼,但我相信張浩說的是真誠的,我們已經來了,不就意味著我接受這個事實了嗎?我伸出手,張浩緊緊握著我的手激動的說:「大哥,謝謝你。」段紅和王萍出來看到我們這樣驚奇的說:「你們幹嘛呢?張浩說我和大哥很投緣,聊的很好。」王萍說:「那就好,我們先洗澡去了,你們聊吧!」說完和段紅進衛生間了。

  張浩對我說:「大哥,我聽段紅說你搞售後和安裝的,怎麼樣,工作還好吧?」我說:「和你比差遠了,我是幹活的命,熱水器安裝,售後,屋頂防水都是累活,不過掙錢還可以,養家沒問題,大錢不敢想了。」

  張浩眼睛一亮說:「大哥你屋頂防水也會做嗎?」我回答當然了,而且絕對是好手。張浩說:「那太好了,你知道奧運火炬傳遞吧!」我笑了,「中國人都知道啊!你問這幹嘛?」張浩說:「哥你誤會了,我是說咱們這也傳遞,沿途樓房店舖都得改造,所有老樓都加仿古的尖頂,每個預算三萬八,還有牆面刷塗料,更換所有陽台護欄。你要是能幹,為什麼咱們不干呢?」

  我聽完腦子立馬開始運轉,多年從事安裝和售後是我知道這是肥活,我知道舊樓平頂改尖頂成本最多兩萬五千元,市裡迎賓大道都是老樓,大概三百多棟,塗料和護欄就更多了,加起來利潤不會低於八百萬,這麼大的利潤怎麼可能不動心呢?

  我激動的說:「兄弟,你說是真的嗎?你有多大把我拿下來,你是辦公室主任,好像拿不到吧!這活得有多少人惦記啊!我們能有戲嗎?」張浩自信的說:「哥只要你能找到工人,工程質量別出事,我有把握,和你說實話哥,這也是王萍的意思。我們建委主任和市裡財政局長王萍都能擺平。之所以選你是經過慎重考慮的,你人好,而且沒背景,又和我們這個關係,我和王萍對你和段紅是真心的。」

  我沉思了一會,「好的,我干。」張浩開心的說:「那你明天就開始準備,談妥以後工期要控制好,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懂嗎?」不愧是建委的,這種市政工程該怎麼幹都很清楚。我點點頭說知道了。

  這時王萍和段紅洗完澡出來了,頓時眼前一亮,兩人都圍著浴巾,半個胸部露在外面,大腿裸露在外,浴巾只到屁股下面一點點,一走路隱約看到陰毛,我和張浩的眼睛都直了,我的雞巴開始抬頭。兩人扭動腰肢來到我們面前,王萍面對我輕聲說:「怎麼樣,喜歡嗎?雞巴硬了嗎?」那邊張浩已經把手伸進段紅的浴巾撫摸段紅的屁股,段紅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臉紅紅的有點害羞。

  王萍笑著說:「你們兩個就別在忸怩了,今晚我們好好享受享受。怎麼不好意思啊!呵呵,那好,老公和段紅去臥室,我和大哥在客廳。」說完脈脈含情的看著我,那邊張浩抱起段紅快步向臥室跑去,還笑著說:「大哥不好意思,我可等不急了,嫂子太迷人了呵呵。」

  我看著他們進去,心裡酸酸的,王萍捧著我的臉。深情的說:「怎麼捨不得老婆了?你真是好人,我會給你快樂的,同時你也看看你老婆有多騷,呵呵。」我臉色一沉,沒等我說話,王萍嗲聲說:「你老婆不騷,是我騷行了吧!」說完摟著我撅著嘴索吻。

  我張開嘴,王萍的唇已經和外地唇親吻在一起,小象舌伸進我嘴裡攪動著,我吸吮著香捨,扯落浴巾,王萍傲人的嬌軀展現在我面前,王萍溫柔的解開我的衣扣,一件一件幫我脫光,我的雞巴閃閃發光,高高的豎起,龜頭紅黑紅黑的,王萍我住我的雞巴跪下,張開嘴輕輕的把雞巴含進嘴裡嘴唇火熱的吮吸我的龜頭,舌頭輕舔我的馬眼,馬眼的分泌物被她舔舐,一點點把雞巴全部含進去。

  我真不敢相信,這麼大的雞巴她居然都含進去了,我的龜頭插進她的喉嚨,這感覺太爽了。跟著她吮吸的節奏,我的屁股前後聳動,雞巴在王萍的口腔裡進出,馬眼的分泌物和口水順著嘴角流淌,好淫靡的景象啊!

  王萍站起來,把我推坐在沙發上,扶著堅硬的雞巴跨坐在我身上,把雞巴對准陰道口一下就吞沒在陰道裡,我們同時發出快感的呻吟,王萍在我身上上下起伏,我雙手揉捏傲人的雙乳,不時把乳頭含進嘴裡吮吸。王萍喘息著動情的說:「你雞巴真大,操的好舒服,把我抱起來,邊走邊操我。」

  我站起來摟著她豐滿的大屁股,她摟著我的脖子,腿夾著我的腰,我每走一步雞巴就深入一次,王萍就淫叫一聲,就這樣我抱著王萍在客廳裡走了兩圈,操了她兩圈。看到我有點累了,王萍讓我拔出雞巴,她轉過身,撅起屁股我從後面插了進去,我操一下,她向前走一步。

  慢慢走到臥室門口,裡面傳來段紅淫蕩的叫聲:「張浩操我!我好喜歡你的雞巴操我,你操的我好舒服啊!」張浩大聲的說:「我雞巴大嗎?操你舒服吧?你是我的母馬,發情的母馬,我要把你的騷逼操爛。」聽到老婆和張浩的淫叫和淫蕩的對話,我的心有點酸楚,同時雞巴更加堅挺,一種報復的心裡作用下我更加用力操王萍,王萍被我操的嗷嗷叫:「操死我了,舒服啊!操我。」說著打開臥室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