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房間裡段紅正撅著屁股跪在床上,張浩從後面操著她。扭頭看到我把王萍操進屋裡,老婆的臉顯得有點難為情,張浩則興奮地叫我:「哥,嫂子可真騷啊!屄緊水多,操著真舒服。」我也異常興奮,拔出雞巴,對張浩說:「看,你家王萍騷水也好多。」說完一下插進王萍的屄裡,發出咕嘰一聲,我和張浩都大笑著開始抽插。

  王萍瘋狂地淫叫著:「老公,我讓人操了,操得我好舒服啊!你是大王八,哈哈!」張浩回答說:「是的,我喜歡當王八,喜歡看你讓大哥操。我也操大哥的老婆呢!哈哈,嫂子,我操得你舒服嗎?」段紅也狂亂地回答:「舒服,張浩操得我舒服……我也給老公戴綠帽子了,我的屄讓張浩操了……哎呀!你又操到我的花心了,用力啊……」

  淫蕩而又刺激的話語、淫靡放浪的氛圍,讓我更加血脈賁張。我們四個人就像是在比賽一樣,誰都不肯認輸,我和張浩就像兩個騎士,跨坐在自己的戰馬上廝殺,王萍和段紅則像兩匹發情的母馬,任由我和張浩蹂躪踐踏。整個房間都是啪啪的撞擊聲、咕嘰、咕嘰的抽插聲、男人興奮的喘息聲、女人淫蕩的嚎叫聲,每種聲音都充斥著我的大腦,胯下女人被征服的快感分外強烈。

  無所謂誰是誰的老婆,只有男人和女人,只有將火熱的雞巴向女人最深處插入,抽出再插入,只要讓女人在抽插下快樂地歡叫,只有讓女人臣服在雞巴下懇求我們操她。去他媽倫理道德吧!我們只要性交的快感。

  終於張浩首先大吼著將精液射入我老婆陰道深處,段紅渾身顫抖著,嘴角流著口水,清楚地看到她陰道收縮著擠壓張浩的雞巴。看到這,我也大吼一聲將精液向王萍騷洞的最深處噴射,王萍發出亢奮的歡叫,陰道同時吸住雞巴,直到把最後一滴精液吸乾。

  我和張浩射精後拔出雞巴喘息著,兩個女人癱倒在床上,精液和淫水混合著流淌到床單上,濕了一大片。段紅率先清醒過來,嬌羞地喊我:「老公,過來抱我!」張浩趕緊說:「嫂子,我今晚摟著你睡吧?」段紅堅決的說:「不,我只讓我老公摟,只讓我老公抱。」張浩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我過去把段紅緊緊摟著懷裡,老婆像害羞的少女一樣把頭埋在我的肩窩裡。王萍拍了段紅屁股一巴掌,笑罵道:「裝啥純情!忘了剛才讓我老公操得流口水了?」段紅回罵道:「你也好不了多少,不也讓我老公操得翻白眼?」

  張浩摟過他老婆笑著說:「你們就別鬧了,我真羨慕大哥和嫂子。」王萍瞪了他一眼:「怎麼,我對你不好嗎?」張浩趕緊陪著笑臉說:「好,你對我當然好了。親一個,呵呵!」

  看著他們相互調笑著,我的心卻說不出的煩躁。不可否認,我剛才享受了從沒有過的快感,可高潮過後看著被他人操過的老婆,一種空虛感油然而生。我還愛段紅嗎?段紅還愛我嗎?我和段紅、王萍和張浩,到底是什麼關係呢?這是我想要的嗎?是段紅想要的嗎?還是……我不知道,我的神經有點麻木了。

  為什麼他們會找我做這麼肥油水的工程,僅僅是王萍對我和段紅的愧疚和補償嗎?我不是也把她給操了嗎?我不是和他們一起淫亂了嗎?那她還補償我什麼呢?還有,怎麼沒見張浩的爸爸呢?

  這些疑問在我的腦海裡快速的運轉著,憑著多年的經驗和直覺,我感到這裡肯定有情況。他們一個是建委辦公室主任,一個是財政付局長,可以說是前途無量,怎麼就相信我和段紅呢?如果說開始是怕段紅說出他們的醜事而要拉段紅下水,好像有理由,那麼現在呢?我突然感到好像被一張無形的網罩住一樣,不覺驚出一身冷汗。

  段紅抬起頭問我:「怎麼了,老公,是太累了嗎?」摟著天真的老婆,我心亂如麻,仍裝作無事一樣說:「沒事,你老公身體好著呢!你是不是累了?」老婆害羞的搖搖頭,又點點頭。

  這時老婆突然顫抖一下,呼吸又有點急促,我抬頭一看,原來張浩的手又伸到段紅的陰部撫摸。我感到很酸楚,雞巴再一次不爭氣的開始點頭,一點點地變硬。老婆的身體變得更加敏感,同時傳來王萍吃吃的笑聲:「段紅,我老公又想操你了。大哥,過來我這裡啊!看你雞巴也硬了。哈哈哈哈!」

  段紅小聲說:「老公,我想讓你操我。」說完深情地吻上我的唇,我熱烈地回應著老婆。張浩還在撫摸老婆的陰部,王萍在撫摸張浩的睪丸,段紅突然爬起來,屁股對著我,回過頭叫道:「老公,操我,我讓老公操,快操你的紅吧!用你的大雞巴征服你的紅吧!操我……」

  我握著堅挺的雞巴一插到底,張浩的精液在我的抽插下不斷溢出陰道外,我突然有種強烈的征服感和佔有欲,想讓自己的精液灌滿老婆的小穴,把張浩的精液排擠出段紅的身體。

  那邊王萍仰臥在床上,雙腿抬起,張浩伏在王萍身上,雞巴不斷抽插著她的陰道,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老婆始終回過頭看著我操她,我也看著她,用低沉的聲音說:「我操得舒服嗎?喜歡我操你嗎?」段紅顫抖著說:「舒服,還是老公操得好……我愛你,老公,愛你,愛你愛你……操我,操我操我……」陰道收縮著吮吸我的雞巴。在我奮力抽插下,老婆的嘴角又流口水了,只有歡快地淫叫著、高潮著……

  那邊張浩也在大力地操弄著王萍,奇怪的是王萍一直看著我,彷彿操她的是我而不是她老公一樣:「張浩你個活王八,用力操我,不然我以後不讓你操!讓我高潮,快點操我!」張浩大笑著:「騷貨,我操死你!哈哈哈!」

  我記不清老婆有幾次高潮了,到後來她只有屁股還在晃動,只有屁股還在撅起,只有陰道還在收縮。我大聲說:「老婆,我要把你的浪屄操爛,看你還發騷不發騷!」精液向老婆深處狂灌。那邊,張浩也已結束戰鬥倒在床上喘息。

  我把段紅抱起來,緊緊地摟在懷裡,就行抱著孩子一樣,老婆靠在我身上,臉上還有高潮的餘韻。我向段紅的嘴唇吻了下去,然後抱起老婆,邊吻邊走向衛生間,打開淋浴,溫暖的水沖洗著我們的身體。沖洗完,段紅摟著我的脖子說:「老公,我還要你抱我。」

  我抱起老婆走出衛生間,老婆沒讓我回去臥室,而是到另一間臥室。老婆始終摟著我不撒手,我也緊緊抱著老婆躺在床上,我們沒說什麼,但我感覺出老婆有心事。

  就這樣慢慢地老婆呼吸勻稱,進入夢鄉。而我的思緒又回到這段日子發生的事上來,不對,不對,越想越不對,怎麼那麼巧,怎麼就讓我替小王的班,怎麼就讓我看到老婆偷情。這些難道都是巧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