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如果整個陰謀段紅也在其中,我該怎麼面對呢?他們到底為什麼呢?腦袋亂糟糟的想不明白,稀里糊塗的睡著了。夢裡我看見段紅被張浩和他爸爸輪番姦淫,王萍邪惡的笑著,段紅無助地哭叫著:「老公救我啊!救我!」我猛地驚醒,冷汗已經打濕我的襯衣。

  我坐起來看看錶,才7點多,洗了個澡換過衣服,到餐廳吃了點飯,回到房間打開電視,正在上演《包青天》,裡面展召飛簷走避的功夫好生了得。突然我靈機一動,張浩家有天窗,我怎麼就不能偷看他們都幹些什麼呢?對這些人,我裝什麼正人君子呢?

  想到這,我精神為之一振,趕緊準備,先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讓她別擔心,我一切都好,然後出去偷偷向王萍家的方向走去。走到小區門口突然覺得不妥,我沒機會失敗,不能這麼冒失,還是先等調查公司的消息以後再作打算為好。於是返回賓館,焦急的等待調查公司的消息。

  無聊的等待讓我好想家,好想段紅。一個不忠的女人為什麼會讓我牽腸掛肚呢?老婆啊!你可知道我是多麼愛你嗎?不知你現在在幹什麼?

  手機響起來,我一看是段紅,心裡好高興,接通電話傳來老婆熟悉的聲音:「老公,我好想你,你自己在外面要注意身體啊!女兒才睡,一直找爸爸。」我激動的說:「老婆,我也好想你。照顧好女兒,再有三天我就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別擔心我。」

  說了一會話,掛斷以後我才想起,我們結婚九年來還是第一次分開,我和段紅這些年已經習慣每天在一起,我也許真的離不開段紅。心裡想著老婆,不知不覺睡著了。

  早晨醒來已經八點了,洗漱完畢,吃過早點九點不到,我回到房間,大約九點半響起敲門聲,打開門,調查公司的哥們到了,我既緊張又興奮。進屋坐下以後,他打開筆記本電腦,鼠標點開一個文件夾,裡面出現王萍家的資料。

  首先是王萍:「女,34歲,某財經大學畢業,現任城北區財政局常務副局長,工作能力強,政治前途非常好,不過有傳聞她和市裡領導關係曖昧,但無證據。無子女。」然後是張浩:「男,34歲,大專畢業,現任建委辦公室主任,平時很低調,工作能力一般。」

  看到這我有點懷疑,這沒什麼不對啊!調查公司的人看我一臉狐疑,嚴肅的說:「你接著看下去,他爸爸可不簡單啊!我們動用了所有關係才調查清楚。」

  聽他說完,我認真看下去:「張文龍,男,58歲,現在家無業。該人原先任市委秘書長,因把副書記的老婆給睡了,遭到撤職處理,後調到環衛局任小科長,在職期間淫性不改,把下屬的老婆睡了,被捉姦在床,然後被開除公職。」

  真是他媽的淫棍,我抬頭看看調查公司的哥們:「這說明什麼呢?」他說:「哥們,我們熟悉好幾年了,有些事我沒寫,這恐怕涉及你,可我是幹這行的,出於職責我必須告訴你,當年他的屬下叫段有根,也就是說他把段有根的老婆操了,被段有根捉姦在床後告發的。」

  我聽到這,腦袋嗡的一聲,驚出一身冷汗,天啊!是我岳父和岳母!怎麼會是這樣?太出人意料了,我一時接受不了,呆呆的坐在那,不知說什麼好。

  這老王八蛋是在報復我岳父,為什麼把你們之間的恩怨強加給我和段紅的身上?我可憐的老婆啊!這對我們太不公平了,有我,你別想得逞。我的心開始緊縮,冷冷的問:「還有什麼?都告訴我。」

  他沉默一會,說:「還有張文龍有個外甥叫王志剛,住在秦皇島,小學都沒畢業,是個飯桶,前年來他家呆了一段時間,讓張浩給找工作,後來和王萍鬧矛盾生氣走了,具體什麼原因不清。目前就這些。」

  我大腦靈光一閃,一個大膽的計劃浮現在我的腦海裡。趕緊追問一句:「那個飯桶具體住哪?怎麼找到他?趕快聯繫。」他拿起電話給他同事打聽王志剛的具體地址和電話,一會就搞定了,我不得不佩服他們辦事的效率。

  我記好地址後,調查公司的哥們告辭離去。我馬上辦理退房,打車到火車站買票去秦皇島。坐了兩個小時的火車,到秦皇島下車先找了家賓館辦了好入住,到房間休息一會,再出來打車直奔王志剛的住處。

  那是快到郊區的一個破爛地方,都是平房,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那是兩間破平房,有個小院,地上到處是垃圾,大門沒鎖,我輕輕推門進到院子裡,走到窗前就聽見裡面有女人的呻吟聲和男人的喘息聲。操!這個飯桶怎麼連門都他媽不鎖就幹這事呢?

  我輕輕推開房門,屋裡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氣味,淫叫聲更大了。我來到臥室門口,把門推開條縫,裡面兩具赤裸的肉體重疊在一起起伏著,女人兩腿勾著男人的腰,男人挺著雞巴猛操著女人,啪啪的撞擊聲和叫床聲充斥整個房間。

  我退出房間,到外面點了支煙,慢慢的吸了一口,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就他了,對不起,只能讓這飯桶當替罪羊了。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我重新走進破屋,裡面在吵架,女人叫罵道:「操你媽的!沒錢還找小姐,你他媽操完我說沒錢就他媽完事了?信不信我叫人把你的雞巴割下來?」聽到這我明白了,這小子叫雞不給錢啊!哈哈!

  我推開門走進去,看到那小子萎縮在床裡面,嬉皮笑臉的在向小姐賠禮。女人光著屁股站在床前,叉著腰、瞪著眼,氣勢洶洶的。看我進屋兩個都愣一下,我沒說話,掏出三百元塞進小姐手裡,揮揮手示意她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