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小姐看了我一眼,有看了手裡錢一眼,穿起裙子隨手撿起剛剛用過的避孕套仍在王志剛身上嘴裡罵道:「今天便宜你,要不是這位大哥我他媽非把你的狗雞巴割下來不可。」罵完轉身離去。

  王志剛狐疑的看著我問道:「大哥你是誰呀,我怎麼不認識你啊!你找我有啥事?」我仔細看看王志剛,個子不高,臉色發白,怎麼看都猥褻,不像年青人。我嚴肅的讓他穿好衣服,「我是你舅舅讓我來找你的,有事讓你做,快點跟我去賓館。」他滿臉不相信的說:「我舅舅會管我,我才不信呢!」我說不信拉到,你可別後悔。說完轉身就走。

  這癟三一看我要走,趕緊從床上下來抓住我的胳膊,「大哥我信,我信,我和你去。」看著他這副慫樣,我說那就快點,你這都臭死了。帶著他回到賓館,我讓他先洗了個澡。然後帶他到餐廳。坐好後我問他想吃什麼儘管點,我結賬。他聽後高興的點了八個菜,我心想你是豬啊!我要了瓶白酒,給他倒了一杯,我和他邊喝邊聊,一會他半斤進去了,舌頭有點硬了話也多了。我看時機差不多了,開始給他講我事先想好的話,也是我的計劃開始實施的第一步。

  「小王我知道你對你舅舅和表哥有怨言,尤其你表嫂對嗎?」他聽到這苦笑了一下說:「是的,他們都有本事,我不行,可他們別忘了,是我媽把自己賣給我父親供我舅舅上學的,他出息了根本就沒管過我媽媽,我爸爸比我媽媽大17歲,結婚好幾年才生的我,在我八歲時父親死了,媽媽沒工作,只能帶著我改嫁,我舅舅都沒管過,那時他正是秘書長,我媽媽找他,他滿口都是清正廉潔的屁話,什麼不能照顧親屬,影響不好,哈哈,真有意思,沒過今天就因為操了上司老婆被撤了。大哥你知道嗎,我媽媽帶著我改嫁後受了多少苦嗎,我繼父那個王八蛋每天都打我,媽媽有時護著我他連媽媽一起打,我小學才上二年就不讓上了。說費錢,學成對他也沒用。」聽到這我真有點同情他,不知道讓他趟這渾水會不會對他太不公平呢?

  我和他碰了一下杯說:「兄弟來喝,我知道你不容易,可你也是不思進取,怎麼不找個媳婦,卻找小姐,你不想想,你不花錢玩小姐,你真不怕她們找人廢了你啊!你怎麼愛這口啊?」他醉眼朦朧的看著我說:「大哥你不知道,我就好這口,管不住自己,還不是都怨我繼父那個王八蛋。」

  我說你怨他什麼?他恨恨的說:「我繼父是個畜生,他不管白天還是夜裡,只要起性了,拉過我媽就把褲子,掏出雞巴就操,根本不背著我,開始我媽媽不干說孩子在呢,可他就打我媽,也打我,還說看就看唄,讓他從小就懂得怎麼操女人,你得感謝我才對騷貨。我媽媽沒辦法,只能讓他糟蹋。習慣了也就不在乎了,我也習慣了,習慣了看她們做愛,習慣了聽他們叫床,一直到我長大。後來媽媽死了,他把我趕出來,我回到我以前的家,你見到了,那是我生父留給我的破房子。」

  「成年後,我對女人有特殊愛好,繼父和媽媽做愛的情景總在我眼前晃動,我十六就操過女人了,呵呵真過癮,在那以後我不知到自己操過多少女人了,為這沒少挨打。不怕大哥你笑話,上次在我舅舅家,看見我表嫂後我他媽跟丟魂似的,還有他有個同學長的更有味,那胸那屁股真想捏一把都能出水,要是這兩個娘們讓我操一回死都願意。」聽到這我憤怒的盯著他心裡暗罵你個王八蛋,那有我老婆,剛才心裡的一點不安和愧疚當然無存。

  他沒發覺我的變化,接著說:「我沒管住自己,摸了表嫂屁股一把,沒想到那騷貨翻臉了,還把我趕出來了,我舅舅也罵我,我表哥倒是沒說啥,可臉色難看死了。唉,我就這命啊!」

  我打斷他的話,鄭重的告訴他說:「我這次來是你舅舅的意思,他和你表哥以及表嫂利用關係,搞到一個大的工程,你舅舅覺得虧欠你們母子,所以這次給你那個掙錢的機會,他們不能出面,你更不能聯繫他們,如果被紀委知道了後果你知道,不用我多說。」

  他聽到這眼睛馬上放光,「真的嗎?大哥,可我不識字啊!能幹什麼呢?」

  我告訴他:「你什麼都不用干,一切必須聽我的,你會寫名字吧!會寫同意吧!你的工作就是我需要時你寫名字,寫同意就行了,我給你租房子,每月給你一萬,到工程結束你舅舅給你分紅,其他的你不許問,知道嗎,如果你亂問,你立馬滾蛋,你舅舅也干涉不了懂嗎?」

  他馬上點頭,很怕我不要他。他對我說:「大哥謝謝你,只要你一句話,以後兄弟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我高興的拍拍他肩膀,今天就和我會濱海市,把你身份證帶好就行了。他感激的連連點頭說好的我隨時都可以走。

  我們當晚就趕回濱海,下車後到城南找了個賓館住下,給了他兩千元錢,叫他等我電話,我租好房子來接他。讓他把身份證複印了幾分給我告訴他辦證用,他沒想就給我複印了好幾張,還問我夠不夠。我說夠了,回頭告訴他不要亂花錢,他甜頭答應。看著他回房間後我也離開賓館打車回家。

  到家打開門,眼前一片狼藉,地板上散落著裙子乳罩和小內褲,還有男人的衣服和內褲,我心裡怒氣上升,來的臥室門口,裡面傳來張浩激動的聲音:「媽,我操你逼了,你是我親媽,啊!啊!你是逼好緊啊!」

  段紅顫抖的回答:「別叫我媽,用力操我,我只要你的雞巴,快操我。」接著傳來王萍嬉笑的聲音:「怎麼不能叫媽啊!我爸爸都操你了,你不就是我婆婆嗎,老公快叫媽媽。」

  我心裡咯?一下,他們想改變段紅的意識,以達到讓段紅臣服在他們淫威之下,他們想讓段紅從心裡接受張聞龍,如果段紅心裡真的接受了那就真麻煩了,那才是他想要的,我不能讓他們得逞,我的計劃才開始,我不能失敗,我要讓他們全家付出慘痛的代價,對不起老婆,戲還得演下去。

  想到這我大笑著推開門,大聲說:「怎麼幾天沒回來我多了個兒子和兒媳婦啊!哈哈!」屋裡人都愣了一下,張浩正在後面摟著段紅的胯部用力的操著段紅,王萍仰臥在床上嘴裡含著段紅的乳頭。段紅臉色潮紅,看到我回來,露出不安的神色。還是王萍反應快,「回來的正好,我的逼都癢了,段紅吸引力太大了,我老公都不愛操我了,大哥你塊操我吧!」說完爬過來解開我的腰帶,掏出雞巴一口吞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