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016.◆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我的雞巴在王萍的吮吸舔弄下變得堅硬異常,那邊段紅抬起頭看著我,眼神複雜,張浩每深入的操她一下,她都不覺地呻吟一聲,我的心也跟著緊一下。是無奈還是無助?是痛苦還是憤怒?是興奮還是悲哀?此時我自己都說不清,眼前儘是赤裸的肉體,耳朵聽到的都是淫言浪語。是這個世界變了,還是我變了?是人的情感變了,還是人的慾望本能超出我們自身的控制力呢?

  看著自己的老婆在張浩的胯下呻吟,撅著屁股用最淫蕩的姿勢迎合張浩的操弄,我不能輸給他們!我知道女人如果被雞巴徹底征服是什麼後果,我知道如果我輸了,輸的不僅是老婆,還有尊嚴和家庭。如果我輸了,我將沒有立足之地,甚至他們會致我於死地,我已經知道他們太多的秘密,足以讓他們滅口的秘密。

  我甩掉衣服,拉過王萍的屁股,握著火熱堅硬的雞巴,對準王萍的騷屄一下猛插到底。王萍被我插得大叫一聲:「媽呀!操死我了!咋操這麼深啊?」我保持深入的姿勢,手用力拉王萍的屁股,雞巴向陰道深處挺進再挺進……

  王萍淫叫著高潮了,陰道急劇地收縮擠壓我的雞巴,我把雞巴拔出一大半,然後再猛地插到底,一下一下的狂操著。我的眼睛始終盯著段紅,我想我當時的眼光一定很嚇人,我看到段紅看我的眼光有恐懼的成份。

  我像一匹被激怒的野狼,憤怒的雞巴沒有一點射的感覺,只有征服的慾望。我要讓段紅知道我比他們更能幹,要讓張浩父子知道我比他們更能征服女人,我要讓王萍知道,我能帶給她前所未有的高潮。我首先要用雞巴證明自己,用雞巴征服對手,我要用雞巴重新獲得老婆的傾心。

  在我狂猛的操弄下,王萍已經不知道高潮幾次了,只有無力的哼哼聲,除了屁股被我拉著還在撅起以外,身子已經像沒有骨頭一樣癱軟了。那邊,張浩已經開始向段紅的陰道射精,然後無力地拔出發軟的雞巴,喘息著坐到床上,段紅還是跪趴著,屁股還在高高的撅起,眼睛看著我和王萍的交合處,眼裡充滿渴望。

  我拔出雞巴,鬆開王萍,她像一條死狗一樣癱倒在床上。我走過去拍了段紅屁股一下,說:「怎麼樣,老公厲害嗎?還想讓我操弄嗎?他沒操舒服你對嗎?想的話快求我啊!看,老公的雞巴今天好粗好大,插進去會怎麼樣呢?」段紅紅著臉說:「是的,老公,我還想,操我吧!求你操我吧!」

  我一把將她抱起,她摟住我的脖子,腿勾住我的腰,我雙手抱著她豐滿的大屁股,雞巴對準剛被操過還在滴著張浩精液的騷屄,毫不留情地猛插猛抽。段紅張著嘴,眼光迷離,高昂著頭,挺著胸,腿分得開開的,腳勾得緊緊的,整個人掛在我的雞巴上。

  我抱著段紅邊操邊轉身走到王萍眼前,讓她看我怎麼操自己的老婆,她看著我們起伏,眼裡充滿羨慕。我又走到張浩眼前,讓他看我的雞巴咕嘰、咕嘰的把他剛射入的精液排擠出來,讓他知道這是老子的領地。

  我身體向後仰,胯部向前挺動,段紅緊緊抓住我的胳膊,身子也向後仰,我兩手摟住她的腰,只有陰部連在一起。我向裡尋找盡頭,段紅的子宮口被我的龜頭一點點頂開,我感到我突破了以前的尺度,龜頭達到另一個溫暖的空間。

  段紅的高潮來得像潮水一樣兇猛,她高聲淫叫著:「操死我了!老公,親爹呀!啊啊……啊……」猛地抱住我,陰道猛吸我的雞巴,我憤怒和自豪的精液噴撒在老婆陰道裡的每一個角落。

  我們就這樣抱在一起,我輕輕的坐在沙發上,老婆溫順地騎坐在我身上,雞巴還在裡面插著,我充滿征服者的快慰。張浩和王萍都看傻了,好長時間張浩才乾笑兩聲說:「還是大哥厲害啊!看把我老婆和段紅都操高潮了,還沒軟,真了不起!嘿嘿。」

  我笑了,真的笑了,拍拍段紅的屁股,柔聲說:「舒服嗎?紅。」老婆嬌羞的點點頭,我親了她一下,抱得更緊了。

  還是王萍率先清醒過來,笑罵著道:「你們這對騷貨還沒親熱夠啊?我們還得談正事呢!」張浩馬上附和說:「是的,談完了再玩。嘿嘿!」段紅噘著嘴哼了一聲,說:「討厭,我和老公還沒親熱夠呢!」我吻了她噘著的嘴唇一下,微笑著說:「好老婆,我們談完了,老公再陪你好嗎?」

  段紅嗯了一聲站起來,雞巴拔出陰道的瞬間,我和張浩的精液和段紅的淫水都順著段紅的陰唇流到大腿上,還有的滴落在地板上,段紅沒管也沒清理,就坐在我身邊偎在我的肩窩裡。王萍看到我的雞巴還那麼硬,吞了口口水,張浩恨恨的看了王萍一眼,陰沉的說:「怎麼樣,你準備得怎麼樣了?不能再拖了,得抓緊啊!」

  我認真的回答道:「施工隊已經聯繫好了,隨時都可以開工,我明天先辦執照和稅務登記。現在得準備錢了,註冊要用,租辦公室以及前期購買材料都得用錢,你什麼時候能拿出這筆錢呢?」

  王萍說:「好的,明天我就給你兩百萬前期運作,屋頂材料我已經選好了供應商,後天我介紹一下。」我沒說話,心裡暗道:你們都準備好了,這種材料說到最多,一萬能做,兩萬也能做,這裡的貓膩我太知道了。

  王萍接著說:「還有塗料和護欄我在考慮用什麼牌子的,還沒確定,你有什麼意見嗎?」這哪是在徵求意見,分明是下命令。我堅決的回答:「塗料和護欄必須由我選擇,否則品質和環保出問題我不負責。現在都在提倡環保奧運、綠色奧運,如果被查出問題,那麻煩可就大了。屋頂材料你作主就行了,怎麼樣?」

  王萍和張浩對望一眼,沉默了一會,王萍說:「好吧!你還有什麼問題?」我彎腰伸手撿起扔在地上的上衣,掏出煙,沒等我動,段紅已經掏出火機打著火給我點著煙。這是段紅第一次給我點煙。我吸了口煙,鎮定地說:「現在我們談談最關鍵的,利潤怎麼分配吧!」張浩笑著說:「嗨!你放心,掙錢還能少了你的,咱們這關係還用那麼認真啊?」

  我搖了搖頭說:「親兄弟明算帳,含糊不得,你說呢?」我看了看王萍,我知道當家的是她。王萍想了想,說:「這樣吧!你沒出一分錢,我們不方便出面,相信你才找的你,當然了,有段紅的原因。你多辛苦點,給你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說,這個活下來你最少能拿兩百萬,怎麼樣啊?」說完看了段紅一眼。

  段紅小聲說:「我聽老公的。」說完向我身上靠了靠,溫柔的看著我。王萍臉上露出不滿的表情,瞪了張浩一眼,張浩尷尬的摸了摸腦袋,沒出聲。

  看在眼裡,我心中已經有數了。我說:「是的,我沒出錢,可我知道我擔多大的風險。奧運工程,也是市政府的面子工程,一旦出一點事,我這輩子恐怕都完了。還有,你們這裡恐怕還有讓我洗錢的嫌疑吧?」說完看著他們。

  王萍的臉抽搐了一下,張浩則抖了一下,軟小的雞巴也跟著抖了一下。王萍說:「沒想到你這麼聰明。好,既然都說開了,我也就不隱瞞。是的,我們不僅要賺錢,還要把我們的一些灰色收入洗白。這樣吧!給你三十個點,怎麼樣?」

  我想了想,說:「好吧!就這麼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