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王萍和張浩對看了一眼說:「就這麼定了,明天開始運作,辦好證照以後准備好投標書,過程還是要走的。」我點頭答應,心中對王萍辦事能力和風格非常佩服,一點都不拖泥帶水,難怪人家能當局長。

  張浩站起來笑著說:「沒想到大哥這麼厲害,兄弟甘拜下風了,我得收兵回城了,哈哈!」我爽快的說著說:「還說呢,我不在家你們居然跑到我家裡操我老婆,怎麼離不開段紅了嗎?哈哈!」王萍也笑了,笑的很撫媚,和剛才女強人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個女人真的不簡單。段紅和她比,簡直就是啥子,被賣了還要幫人家數錢,我可憐的老婆呀。

  王萍也起來,和張浩穿好衣服準備回家,到門口王萍回頭看了我還半硬的雞巴一眼,歎了口氣,沒說什麼轉身走了。

  他們走後,我回到臥室,段紅還呆坐在沙發上,看我回來趕忙起來撲到我的懷裡,小聲說:「老公對不起!」說完眼淚流下來,我無奈的拍拍她後背溫柔的說:「好了,別說了,收拾一下休息吧!」她嗯了一聲開始收拾。

  剛坐過的沙發上一大攤精液,看著她撅著屁股收拾凌亂的床和沙發,陰部的精液還沒幹,白花花的充滿淫靡的氣息,我眼前有浮現張浩操她的情景,雞巴又憤怒的豎起了旗幟,我的眼睛發出可怕的光芒,以命令的口氣大聲說:「過來,騷逼,我要操你。」段紅驚恐的看著我的眼睛,露出恐懼的表情,又看看我堅挺的大雞巴,又露出迷茫的眼神。

  我過去啪的打了她屁股一下說:「沒聽見嗎?騷貨,剛才張浩怎麼操你的,我也怎麼操你,看是誰操的過癮,你不是喜歡挨操嗎?快點!」段紅微微顫抖的就起屁股,我怒吼一聲把雞巴查到段紅的最深處,我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大力的狂操著,段紅已經開始迷亂了,嘴裡發出快感的呻吟,陰道分泌出大量淫水,我揮起手啪啪的打著她白白的大屁股,「賤逼,才兩天就發情讓人操,還偷腥不?說,騷逼。」

  段紅用幾乎哭泣的聲音回答:「不了老公,我在也不了,我就讓你操我,你的雞巴最好,操的我最舒服,還是老公厲害,你以前怎麼不這麼厲害啊!你快把我操死了,啊啊!」啊的淫叫著達到高潮,我再一次把精液注入段紅體內。

  我無力的倒在床上,段紅爬過來趴在我身上,失聲痛哭,淚水打濕了我的前胸,我輕撫她的後背,過了會,她停止了抽泣,紅著眼睛怯生的說:「老公我好害怕,你今天的樣子好嚇人,我知道錯了,不該在你不知在的時候和他們偷情,更不應該不聽你的勸告沒和女兒在一起,我真的知道錯了。」

  我歎了口氣,無奈的說:「傻老婆啊!你是天真呢,還是無知啊!你現在只知道性帶給你的歡愛,可你知道性還會帶給你傷害的你知道嗎?你不是小孩子了,是的,以前我沒給你性快樂,這是我的錯,是我忽略了你。你從看見王萍和她公公通姦到被下藥被姦淫,再到沉迷性快感,我無奈的接受了事實,我以為你們只是為了性愛,我之所以和王萍主要是不想你有心裡壓力,同時我不隱瞞,我也激動刺激,而且享受了性愛的樂趣。這件事讓我知道了自己老婆需要什麼,以前我不知道也不理解,現在我懂了。可是傻老婆,當我覺察到他們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隱瞞,太多的對你佔有,你還沒感覺出什麼嗎?」

  段紅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我說:「他們難道還有什麼目的嗎?沒必要啊!咱們只是老百姓啊!他們都是幹部,他們能有什麼目的呢?」我坐起來靠在床頭,段紅也起來坐在我的身邊,靠在我的肩窩,我摟著她的肩,耐心的說:「你告訴我他們和你在一起時都說什麼,或者想讓你說或做什麼?你告訴我,別隱瞞,也別掩飾,實話實說。」

  段紅靠著我沉默了一會,小聲說:「老公我說了你可別生氣啊!我覺得只是……只是他們尋刺激,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感覺有點問題,他們每次……每次……」說到這段紅的臉微微發紅,嬌羞的看看我,我說:「什麼每次?每次怎麼你說清楚好嗎,怎麼吞吞吐吐的?」段紅小聲說:「我怕說出來你會生氣。」我說:「不會的,你說吧!」

  段紅低著頭說:「每次他們操我時都讓我當王萍的婆婆,張浩和王萍還叫我媽,不過老公你別生氣,我沒答應過,真的老公。我沒答應過一回,你信我好嗎?」說完摟著我的脖子,看著我。我說:「不會,這點我相信你,只要你說實話,我不會怪你的。」說完親了她一口。段紅接著說:「他們答應我,只要和他們保持這種關係,聽他們話,他們會讓你掙大錢的,還能買大房子,買好車呢?」

  聽到這我的心更加憤怒,也為段紅感到悲哀,也更加確定我報復他們的決心。我如果把張文龍和我岳母的事現在告訴段紅,她能接受的了嗎?如果她知道這些會怎麼樣呢,以她的性格非跳樓不可,如果我岳父知道自己老婆女兒都被張文龍操了會氣死的,如果岳母知道張文龍把自己女兒操了會怎麼樣,我真他媽不敢想下去。我的找個什麼機會什麼條件下說呢?

  眼下還不能說,不能說啊!看著可憐的老婆,我緊緊的摟住她,放心吧!我不會在讓他們傷害你的。我對段紅說:「你以後不要在和他們一起了知道嗎?要是想了和老公說,老公一定滿足你行嗎?」段紅嬌羞的點頭嗯了一聲,看了我雞巴一眼,說:「我聽你的老公。我會做一個好老婆的。」

  第二天我早早來,沒叫醒段紅,自己出去吃的早點。先到中介租了兩套房子,一套大的做辦公室,小的給王志剛。辦完以後我到賓館把王志剛接了出來,送他到房子,把鑰匙給他叫他等我,然後我來到工商局,寫好申請,法人代表是王志剛,把身份證複印件和相關手續給工商局以後,告訴我三天取執照。

  從工商局出來,我又給作假證的朋友打電話,讓他幫我做執照和稅務登記證。用我的名字,要讓王萍他們看。這麼做我也是被逼無奈。都辦好以後,我給王萍打了個電話,約好和屋頂材料供貨商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