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我抱起段紅走進臥室,把她輕輕的放在床上,為她脫去衣服,在柔和的燈光下,段紅的身體顯得格外迷人。段紅的皮膚嬌嫩無比,身材豐滿勻稱,最大的特點是特別有女人味。我輕柔地撫摸她每一寸肌膚,在我的愛撫下,段紅的身體自然舒展放鬆。

  我開始親吻段紅的額頭、眼睛、嘴、脖子、乳房……最後停在芳草萋萋的陰戶上,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弄陰蒂,段紅身體開始反應,嘴裡發出輕柔的呻吟聲,迷人的穴口開始濕潤,散發出誘人的氣息。

  我脫掉衣服輕輕的壓在段紅身上,嘴對嘴緊緊地親吻在一起,我們相互吮吸對方的舌頭,堅硬的雞巴急切的尋找洞口,段紅打開雙腿,終於找到洞口,我溫柔的輕輕的一點一點進入段紅的身體,陰道溫暖地包裹著我的雞巴,段紅摟著我溫柔的扭動身體配合我溫柔的抽插,一切是那麼溫柔,充滿柔情蜜意。

  段紅輕聲對我說:「老公,我好幸福,好愛你,我也要你愛我好嗎?」

  「我愛你,紅,你是我的老婆,我當然愛你。」

  段紅的眼睛又濕潤了:「對不起,老公,我好後悔背叛你,只有你才是真心愛我的,我要給你最大的快樂,我要把最真實的一面展現給老公,我要讓你瞭解你老婆到底是怎樣的女人。」

  我停止動作,疑惑的看著段紅,段紅笑了,笑得好淫蕩好風騷。我頭一次這麼近地看段紅淫蕩的笑容,是那麼讓人遐想,讓人慾火燃燒,我呼吸開始急促,氧氣嚴重缺乏。

  段紅撫媚的捧著我的臉嬌聲說:「老公,我不僅要你愛我,就像現在,我們是做愛,你給我的溫柔和愛意讓我很幸福,可這不夠,我還要,還要你操我,像畜生一樣操我,給我高潮,讓我滿足。」說完把我推開,段紅翻過身,把屁股撅起,將迷人的陰部對著我。

  她回過頭說:「老公,紅現在讓你操我,我撅起屁股就是想讓你操我,操我時不要溫柔。來啊!老公,操我,操你淫蕩的老婆,看,我的屄都流水了,想雞巴了。來啊!看你老婆多騷,操我!」

  我的雞巴像鋼炮一樣堅硬,我的慾望像脫韁的野馬,我的眼睛發出可怕的光芒,握著雞巴對準騷屄一下插了進去,段紅興奮的叫道:「好舒服啊!太棒了!老公。」

  我加大力度狂抽猛插,咕嘰、咕嘰的抽插聲充斥我的大腦,我的征服欲開始爆發,髒話從牙縫裡蹦出來:「我操死你!騷貨。」段紅馬上顫抖了一下,說:「是的,我是騷貨,欠操的騷貨。」

  我揮手打了她屁股一巴掌,嘴裡罵道:「你這發情的母狗,離不開雞巴了是嗎?你他媽的騷婊子。」段紅興奮的大叫:「是的,我是婊子,是母狗,我背著老公偷情,給你戴綠帽子。肏死我吧!我不是人,是母狗,老公,肏死我吧!我需要雞巴插滿我的陰道,這就是你老婆陰暗的一面,用力地肏我吧!」

  聽著段紅淫蕩的告白,我心中的怒火在燃燒,胯下不再是賢慧的妻子,只是一個欠肏的淫賤女人。堅硬無比的雞巴憤怒地向最深處探尋,段紅的淫叫聲已經沙啞了,高潮從沒停止,每次抽插都帶出白沫。我極度亢奮,用力猛插,龜頭每次都插到子宮口,只有這種姿勢才能插到子宮口,每插一下,段紅就不自覺的抽搐一下、淫叫一聲。

  我最後衝刺,把精液狂噴入段紅的子宮,段紅被射得大叫道:「親爹呀,肏死我了!啊……啊……」

  結束了瘋狂的性交,我仰躺在床上,腦袋裡混亂得很。段紅已經無力爬起來了,偎依在我的身旁,嬌羞的喘息著。

  過了會,段紅爬到我身上,看著我小聲說:「老公,我是不是很淫蕩、很淫賤?你不用否認,我知道自己的行為。對不起,老公,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自從我撅著屁股被張浩插進那一刻開始,我知道我完了,那種高潮我忘不了,只有那種深度才讓我感覺自己是女人。說實話,老公,那感覺來的時候,任何人肏我我都會讓的,等離開我身體以後我好害怕,好羞愧,好不安。我對不起老公,我不敢面對女兒,可我管不住自己,在那以後我和張浩父子又做了很多次,而且大多是我主動的。我越怕就越想要,我以為我需要的你永遠也給不了我,可這兩次你讓我徹底臣服。老公原來這麼強,這麼能幹,為什麼以前沒這麼強呢?」

  我聽到這不覺深思起來,是啊!自己以前也沒這種感覺,和老婆性生活只是敷衍了事,自從發現老婆偷情以後,自己的慾望好像突然爆發一樣,性交的快感也很強烈,難道自己的真正慾望是在發現老婆出軌才迸發出來的嗎?

  不能否認的是,當看到自己老婆撅著屁股讓張浩父子肏的時候,除了憤怒以外還有某種潛在的東西想湧動,當插進王萍陰道的瞬間,一種征服感不也讓我熱血沸騰嗎?當以一種佔有和征服的心理再次插入老婆的瞬間,不也感到自己強大嗎?我不覺有些茫然。

  段紅接著說:「當我知道自己的姦情敗露以後,感到自己是那麼對不起老公和女兒,我已經無法改變自己被肏的事實,也無法改變自己喜歡說髒話的事實。我以前和你做愛從沒說過髒話,現在不說「肏」、「屄」、「雞巴」,我會很難受,現在更無法改變自己喜歡被肏的事實,我當時只有把你拉下水,加入我們淫蕩的行列,我才會安心。我對你的愛從沒改變過,我沒讓他們摟我睡一次,我只讓老公摟我睡,可我還是覺得對不起老公,虧欠你太多了。張浩他爸爸說有工程我就爭取讓你做,他們馬上答應了,可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老是沒底,總是怕失去你和女兒,這種感覺好強烈啊!」說完緊緊摟住我。

  我也緊摟住段紅,最近發生的變故讓我變得異常敏感,張文龍老謀深算、王萍聰明能幹、張浩煽風點火,他們到底要幹什麼?如果單純的為了報復我岳父,似乎不必費這麼大事啊!還讓王萍和我上床,又玩3P的,一旦傳出去,對他們更不利。說到工程肯定是有洗錢的嫌疑,這我懂,我也作了相應的準備。要解開謎團還真得仔細調查。

  我拍了拍段紅後背,柔聲說:「紅,我想問你,在十八年前,爸和媽的感情怎麼樣?有沒有過什麼事發生,比如鬧過離婚什麼的。」

  段紅疑惑的看著我說:「你突然問這幹什麼?」

  我認真的說:「紅,有些事我必須搞清楚,我覺得有個大陰謀正在把我們拉往地獄,我必須知道這陰謀,我要從頭調查,我不想你受到傷害。」

  段紅驚恐的說:「你的意思是王萍和張浩想陷害我們?這是真的嗎?和我爸媽有什麼關係?老公你別嚇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輕撫著段紅的頭髮,溫柔地說:「紅,憑直覺我發現他們確實有陰謀,具體等我掌握以後再告訴你,你現在別露出聲色。是的,和爸媽有關,把我問你的告訴我,我好有準備。」

  段紅想了想,說:「我剛上初中的時候,有段時間爸媽經常夜裡吵架,後來有一次爸爸把媽媽打了一頓,那是爸爸第一次打媽媽。媽媽好幾天都沒下床,把我嚇壞了,後來媽媽從環保局調走了,他們也不再吵架,為什麼我不太清楚。怎麼,和張浩、王萍他們有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