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有關嗎?」我苦笑了一下,心中說:「是太有關了,傻老婆啊!你太天真了。」沒再說話,輕拍著段紅慢慢睡著了。

  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了,段紅做好了早飯,坐在床邊微笑的看著我,我疑惑的問道:「看嘛呢?」

  段紅說:「老公,我以前怎麼沒注意看你,原來你這麼帥啊!」說完過來親了我一下。我拍了段紅屁股一下,說:「才注意,你老公一直都很優秀。」段紅笑著轉身跑開,邊叫我快起床吃早點。

  吃完早點,來到租好的辦公室,坐下後開始想工程該如何安排,從頭到尾琢磨了好幾遍,覺得沒問題了,便拿起電話先給工程隊的幾個頭確定好開工時間,又給王萍打了個電話,問她什麼時間能把款打過來。王萍問了一下準備情況,我把思路和運作模式大概說了一下,她說:「好吧!等下午就把款給你打過去。」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就掛了。

  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了地。說實話,我最擔心的就是錢不到位,一旦資金有問題,那可麻煩了。同時我對王萍的工作作風還是很認同的,這女人真的很幹練。放下電話,趕緊到建材租賃店聯繫膠手架和各種工具,談好價位並說好使用時間後,已經11點了,打電話給王志剛,叫他到門口餐館等我。

  十分鐘後到了那家餐館,見王志剛已經在那等我了,看到我,他馬上跑過來接過我的包,恭敬的叫聲:「大哥,裡面坐。」我笑著看看他,覺得這小子現在對我真的挺尊敬的,這感覺還真他媽不錯。

  坐下後,點了兩個菜,要了兩瓶啤酒,王志剛給我倒了一杯,看看我,我示意他自己也倒酒,他自己倒了一杯,舉起杯對我說:「大哥,我敬你一杯,謝謝你!以後我就跟大哥你混了。」說完把酒乾了,我也干了。

  我對他說:「怎麼樣,這兩天還好吧?」

  王志剛連忙點頭:「好,好,好,我都一年多沒這麼好過了,還不是托大哥你的福啊!」

  我禁不住笑了:「你小子怎麼老是拍馬屁啊?我也是受你舅舅之托,只要你好好的聽我的話,你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如果哪天你不聽我的,那可就不好說了。」

  王志剛騰地站起來,喘著粗氣:「大哥,你這是對我不信任嗎?如果我王志剛做對不起你的事,我他媽不得好死!」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來,坐下,喝酒。」我對王志剛說:「你一定要注意,這事關係到你舅舅的身家性命,一旦出事,你我都擔不起,知道了嗎?」王志剛連忙點頭。

  吃完飯,我對王志剛說:「從今天開始,你必須24小時開機,我會隨時有事找你,別光顧著泡妞。」王志剛嘿嘿的笑著說:「沒問題,保證隨叫隨到。」

  從飯店出來,先給段紅打了個電話,問她晚上去她媽媽家嗎?段紅說好的,晚上6點準時到她媽媽家會合。剛掛斷電話,王萍就打了進來,約我到上島咖啡見面。

  我如約來到上島咖啡,看到王萍一身職業套裙,顯得高貴脫俗,微笑著和我打招呼,坐下後,她點了咖啡,我們就工程的細節問題進一步交換了意見並達成一致共識。她把一張卡交到我手裡說:「這是兩百萬,你先做前期運作,工程款到時她會想辦法盡快打過來。」然後對我說:「外面那輛別克君威你先用著,也方便一些。」說完把鑰匙交給我,向我打聽一下段紅怎麼樣。

  我說:「挺好的,今天我們去他媽媽家。」王萍哦了一聲,詭異的笑了笑,走過來親我一下,轉身走了。看著她的背影,我有種錯覺,這是淫蕩的女人嗎?她好深的城府啊!我不知道能否鬥得過她呢?無奈地搖了搖頭。

  開著王萍給我的新別克,心裡酸酸的,這他媽算怎麼回事啊!是老婆和人上床換來的嗎?不敢想下去啊!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先把工程做完再說吧!總之會查出真相的。

  到了岳父家,岳母開的門,段紅還沒到,剛進屋就看到女兒正騎在姥爺背上在地下玩呢!見到我,女兒高興的喊:「爸爸,我在騎馬呢!」

  我沉下臉對女兒說:「快下來,怎麼這麼不懂事?」女兒立即噘起小嘴不高興。

  岳父哈哈笑著說:「沒事,就喜歡她騎著我,我們爺倆玩得好著呢,不許說我們公主。」

  女兒大聲說:「還是姥爺好。」邊說嘴裡便喊:「駕!駕!」

  岳母愛憐的看著外孫女對我說:「別管他們,讓他們玩吧!」

  我無奈地搖搖頭,坐在沙發上看著這爺倆,感受天倫之樂,心裡有種難以言明的幸福感。

  沒一會,段紅也來了,看到女兒和姥爺,趕緊過去把女兒抱起來:「這孩子真不懂事。」轉過頭瞪我一眼:「你也是,不知道管管孩子,坐在那笑啥呢?」全家人都笑了。

  吃過晚飯,我和岳父邊喝茶邊聊天,岳母和段紅收拾完帶著孩子到臥室聊天去了。我對岳父說:「爸,看你和媽多幸福啊!真羨慕你們啊!」

  岳父說:「是啊!這麼多年風風雨雨的過來了,到這年齡了,一切都看得淡了,名利對我們都不重要了,看到你們家庭和睦,我和你媽就知足了。每天習慣了你媽的嘮叨,要是一天不嘮叨啊!還覺得缺點什麼似的,呵呵,人啊!就這麼回事。你和段紅還好吧?聽她說你現在做工程了,怎麼樣啊?別太貪心了,爸爸只要你們平安快樂。」

  我點了點頭:「爸,你放心吧!我心裡有數。現在的社會,沒辦法,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我也想讓段紅和孩子過得好一些,畢竟我們還年輕。」

  岳父嗯了一聲,慈祥的看著我說:「你能這麼想就好,如果你們有什麼事,一定告訴爸爸一聲。段紅被我慣壞了,你要多擔待點啊!」

  這時女兒跑出來對我說:「爸爸,媽媽說今天不回家了,住姥姥家。」說完撲到姥爺身上開始撒嬌。真沒辦法,孩子和姥姥、姥爺比和我們親。段紅和岳母也出來,大家坐在一起嘮著家常,不覺到了10點了,岳母說:「好了,你們先洗洗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呢!」

  我先洗完回到臥室,靠在床上,仔細想岳父的話,覺得這才是真的幸福,盡管岳母也曾經出過軌,可看他們現在真的好幸福。現在段紅也出軌了,而且我們是那麼荒唐,我和段紅以後會像他們一樣幸福嗎?以後的路應該怎麼走下去呢?我能掌控事態的發展嗎?我不知道答案,不覺間出了一身冷汗。

  段紅裹著浴巾,抓著女兒的手走進來,邊走邊對女兒說:「今天和爸爸媽媽睡。」女兒用力掙著,嘴裡不停地喊:「不嘛!就和姥姥睡,就和姥姥睡……」隔壁傳來岳母的聲音:「就讓她和我們睡吧!別惹孩子。」我和段紅相互看了一眼,無奈地鬆開女兒的手。

  女兒跑到我面前悄聲說:「爸爸、媽媽,告訴你們個小秘密,姥爺前天欺負姥姥,我得看著點,要是姥爺欺負姥姥,我就打姥爺屁股。」

  我和段紅都吃了一驚,問:「怎麼回事?」

  女兒說:「告訴你們可以,但是不許告訴別人,姥姥不讓說呢,否則姥姥就不喜歡我了。」說完,小鬼頭摟過我和段紅的脖子小聲說:「我看到姥爺夜裡騎著姥姥,還光著屁股呢!把姥姥騎得直叫。」

  聽完我不禁笑出聲來。段紅滿臉通紅,連忙抱起女兒:「別亂說,知道嗎?和誰都不許說,否則我們都不要你了。」女兒說知道了,說完跑了出去。

  段紅關好門,回過身來看我還在笑,撲過來揪住我的耳朵惡狠狠地說:「不許笑,再笑把你耳朵揪下來!」

  我摟過段紅,翻身把她壓在身下,看著段紅羞紅的嫵媚的臉,小聲說:「你爸騎你媽,我騎你。」說完扒開浴巾把段紅的乳頭吸進嘴裡,段紅輕吟了一聲,打了我一下:「等會,他們還沒睡呢,討厭。」

  我並沒有停下來,反而更用力吮吸,段紅的手也從推變成了摟,咬著嘴唇,面色變得紅潤,呼吸變得急促。我扯掉段紅身上的浴巾,迅速脫掉光自己,架起段紅的雙腿,陰戶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看著老婆淫靡的陰戶,慢慢地把嘴印了上去,嘴唇包裹住老婆的陰唇,舌頭輕輕的舔弄。段紅已經開始迷離,喉嚨裡發出帶顫音的嗯嗯聲,一隻手抓住我的頭髮向下按,一隻手抓著床單。

  我抬起頭,嘴裡和臉上都是段紅的淫水,堅挺的雞巴對著段紅。段紅注視著我的雞巴,把雙腿抱在胸前,對我說:「來,老公,來肏我,我要你的雞巴。」

  我握著雞巴,對準段紅的陰道慢慢地插了進去,好溫暖,好舒服。段紅悠長的呻吟了一聲。我慢慢地抽動,看著段紅的臉,體味著陰道帶給雞巴的快感。我溫柔的問段紅:「紅,你看到過你爸肏你媽嗎?」

  段紅顫抖了一下,陰道收縮了一下,明顯感動段紅已經高潮了。我繼續慢慢地插、慢慢地抽,溫柔的問段紅看到過沒有,段紅緊閉雙眼,我猛地插了幾下,說:「看到過沒有?」

  段紅已經受不了了,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說:「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