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快感充斥著大腦,伸手撫摸王萍豐滿的大屁股,指尖劃過臀縫,王萍嗯了一聲,更加賣力地吮吸我的雞巴。

  銀幕上段紅已經跪趴在老張的兩腿中間,屁股正對著鏡頭,陰道口已經水光閃現,淫液已經流到陰毛上。

  王萍一隻手又按了一下遙控器,老張和段紅淫蕩的呻吟聲清晰的傳入我的耳中。我的大腦已經混亂了,看著自己的老婆忘情地吮吸別人的雞巴,自己的雞巴也被別人吮吸,感官的刺激和肉體的興奮早已控制了自己的理智,情和愛早已經拋在腦後,只有慾望在燃燒身體的每個細胞。

  王萍示意我平躺在床上,嘴巴一直沒離開我的雞巴,她跨過我的頭,散發著熱氣的屄就在我的眼前,小陰唇已經張開。我已經沒有思考的餘地了,伸出舌頭舔弄著陰道口,張開嘴含住陰蒂忘我地深吸,王萍的身體開始顫抖,淫水一滴滴流入我的嘴裡。

  那邊傳來段紅的聲音:「好硬的雞巴!我不行了,快點肏我,我的屄受不了了,它需要你的雞巴插滿,快點肏我呀!」

  老張激動的說:「就喜歡你這騷樣,自己掰開屄我好肏你。」就聽段紅一聲長吟,接著就是肉體撞擊的啪啪聲。

  王萍吐出我的雞巴,爬起來背對著我,握著我的雞巴對準陰道口慢慢地坐了下去,然後再抬起屁股上下起伏,對著螢屏大聲說:「紅紅,我爸肏你,我肏你老公,你老公的雞巴好硬好大呀!」

  我無法忍受王萍說肏我的言論,「啪」的一聲打了王萍屁股一巴掌,憤怒的說:「騷屄趴下,把屁股撅起來,看我怎麼肏你。」說完坐起來拉過王萍的大白屁股,對準她的騷屄深深的插了進去,王萍低沉的嗯了一聲,陰道急劇地收縮,居然高潮了。

  保持著深入的姿勢,感受著王萍高潮帶給我的感覺,眼睛盯著老張的雞巴正在自己老婆的陰道中快速地抽插,耳朵裡聽著王萍高潮的呻吟和段紅的淫叫,我的神經已經高度興奮,忘了自己是誰,好像一切都不存在卻又那麼清晰。

  段紅的雙膝壓在雙乳上,陰戶大大的敞開接納老張的一次次進攻,淫水隨著老張的抽插濺落在屁眼上,是那麼的淫靡。我低頭看著自己和王萍的結合處,王萍的陰道像小嘴一樣緊緊地吸著堅硬的雞巴。

  我緩緩地抽出再猛地插入,每一次插入,王萍就大聲淫叫,回過頭對我說:「看你老婆被我爸肏得過癮吧?喜歡看嗎?喜歡看你老婆被肏嗎?」我憤怒地打了王萍的大白屁股一巴掌:「住嘴!你個騷婊子,再把屁股厥高點,我他媽的肏死你!」

  我分開腿半站著,幾乎是騎在王萍的屁股上瘋狂地肏弄著,不知為什麼,眼睛真的不聽大腦的指揮,死死地盯著自己老婆被老張姦淫。這他媽的是怎麼了?真的說不清楚。

  那邊老張已經爆發了,低吼著把精液注入段紅的陰道,慢慢地把萎縮的雞巴退出來,一股乳白的精液流出段紅的陰道口。他喘息著不無沮喪的說:「看來我真的老了,滿足不了你了。去吧!讓他們滿足你去吧!」

  段紅坐起來,臉色嬌紅,撫摸著老張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嬌聲說:「它挺厲害的呀,我已經高潮一次了。」

  老張歎了口氣,說:「不用安慰我,我知道你還想要。過去吧!讓我欣賞你們。」指了指螢光屏,接著說:「看小劉把我兒媳婦肏得嗷嗷直叫,我兒子一定很難受了,讓他肏你吧!」段紅嗯了一聲,下了床在地上找衣服,老張笑著說:「別穿了,剛才都撕爛了。這是頂樓,沒人的。」段紅轉過身親了老張一口,向外走去,從螢幕上消失。

  看到老張惆悵的臉,我不覺感到悲哀,什麼是情?什麼是欲?迷茫的我放慢了抽插的頻率,雞巴居然有點變軟。王萍感覺到了,脫離我的身體,轉過身抱住我,深情地和我接吻。我仰臥在大床上,王萍再一次把我的雞巴吞入口中。

  這時傳來開門聲,我知道是段紅回來了,我看不到客廳的情景,但聽到段紅嬌羞的說話聲:「討厭了,輕點。啊……插進來了……」接著是呻吟聲,而且越來越近。

  一會後段紅的頭先進了臥室,接著是前傾的玉體,雙手像飛機翅膀一樣被張浩抓著手腕,屁股向後挺著,張浩的腹部貼著段紅的屁股聳動一下,段紅就向前邁一小步——我老婆是被張浩肏進來的。看到這,我的雞巴又堅挺起來。我真他媽賤,我好恨自己。

  「王萍,快像母狗一樣趴著,我要肏你。快點!」我的意識告訴我:你肏我老婆,我也肏你老婆!就這樣,王萍在床上跪趴著撅起屁股,我從後面猛烈地肏著。段紅雙手拄著床,同樣撅著大屁股讓張浩從後面肏她。

  時間彷彿凝固了,只有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和「咕嘰、咕嘰」的抽插聲,以及我們四個人的喘息聲。

  還是王萍抬起頭,斷斷續續的對著張浩說:「老公啊!是大王八,你老婆的屄正在讓劉哥肏,你個活王八,啊啊……屄好舒服!」聽著王萍淫蕩的話語,我突然有一種征服感,抽插得更加賣力了。

  張浩淫笑著說:「劉哥肏得你舒服嗎?我是王八,我他媽的就喜歡當王八。哈哈!」王萍顯得格外興奮,向後挺動著屁股迎合我的深入,接著又對段紅說:「紅啊!你也給劉哥戴綠帽子了,你老公也是活王八了。說你老公是大王八。」

  段紅緊咬著牙關,臉色緋紅看著我,喉嚨裡發出嗯嗯聲。我也看著她,從她的表情我知道她要高潮了。她無法抵擋高潮到來的快感,幾乎用哭音對著我說:「對不起,老公,我讓你當王八了,我的屄被肏了!啊啊啊……」段紅渾身顫抖,她又一次高潮了。

  張浩也大吼一聲,把精液深深的射入我老婆的屄裡。我居然沒有憤怒,反而快感更加強烈,使盡渾身的力量衝刺著,就聽王萍「媽呀」一聲,陰道深處一股液體衝擊在我的龜頭上,我的精液也像岩漿一樣噴發,向最深處噴射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