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快感過後是沉寂,只有四個人不同的喘息聲。我挨靠在床頭,王萍側臥在床上,蜷曲著雙腿,屁股正對著我,陰道口微微的張開,含著一滴我的精液。段紅也已經側臥在床上,背對著王萍,同樣蜷曲著雙腿,整個下陰一片狼藉,漿糊一樣的精液把陰毛都染成乳白色。張浩則坐在段紅的身前。

  隨著快感的消逝,我內心又開始感到莫名的孤獨和悲哀,這是我理想的生活嗎?這是我經歷的事實嗎?第一次感到自己好無助、好寂寞。

  還是王萍率先打破沉默:「今天真高興,謝謝你們。好累呀!床有點擠,老公你去那屋睡吧!我和小紅不想動了,就和劉哥在這睡了。」張浩不情願的站起來說:「好吧!都累了,早點休息,明天還有事呢!」說完在段紅的屁股上親了一口轉身離開。

  我一直沉默,沒說一句話,仰頭看著天花板,大腦一片混亂。王萍轉過身躺在我的身邊頭靠著我的髖部,一隻手放在我的腹部。段紅也躺在我的另一邊,手則握住我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嘴裡呢喃著不知說了幾句什麼就睡著了。我看看身邊兩個女人,平時在別人眼裡一個是高傲的國家幹部,一個是我賢慧的妻子,可現在卻如此淫蕩,誰能相信呢?

  走出這一步,我不知道對我意味著什麼,對妻子意味著什麼,更不知道王萍一家意味著什麼,他們到底要幹什麼,我到底在幹什麼,都是未知數。也想不明白,難道僅僅是相信我或者利用我嗎?也不完全像啊!那我又為什麼呢?發現妻子出軌後反被拉入這淫亂的漩渦,當聽到讓我做工程,自己不也是怦然心動而把他們肏自己老婆的事放在腦後嗎?我自己又算什麼東西呢?

  越想越亂,兩個女人肉體的烘烤和淫靡的氣息,我感到自己快窒息了,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滿身汗水了。王萍也沒睡,感覺到我的汗水後,抬起頭看看我說:「怎麼睡不著啊!是熱嗎?心事咋這麼重啊?」

  我小聲說:「沒事,覺得有點悶。你們休息,我到客廳陽台去透透氣。」王萍嗯了一聲,起來到大衣櫃拿出兩件睡衣,自己披上一件給我一件:「我也睡不著,我陪陪你好嗎?」我點點頭,拿開段紅的手,看著已經熟睡的妻子又搖了搖頭。

  就這樣我們都沒穿鞋,赤身裸體的披著睡衣輕輕的來到客廳陽台,王萍把窗戶打開,一股清涼的風吹了進來,感到一陣愜意。王萍背對著我靠在我的懷裡,拉過我的雙手,一隻手放在乳房上,一隻手放在小腹上,頭靠在我的肩上,一副陶醉的眼睛看著外面的夜景,溫柔的說:「好喜歡這種感覺,好長時間沒有了,劉哥抱緊我。」我不禁對王萍充滿愛憐的緊緊抱住,靜靜地享受著女人的溫存和清爽的夜風。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王萍輕輕的說:「劉哥,你喜歡孩子嗎?」我一愣,怎麼突然問這個話題呢?「喜歡,沒次看到女兒我都感覺非常幸福。對了,你怎麼不要孩子呢?」

  王萍身體顫抖了一下,語音變得很傷感,幽怨的說:「結婚後懷過一次,那是我一生最美好最幸福的時光。」然後又充滿怨恨的說:「可惜我沒能保住我的孩子,三個月的時候被老畜生給弄掉了,從此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

  我感到很震驚也很納悶,「老畜生是老張嗎?他們發生過什麼事情呢?」我疑惑的問王萍:「你們太多秘密了,能告訴我怎麼回事嗎?」

  王萍閉上眼睛,好像在回憶很久以前的事情,剛要開口,聽到張浩的聲音:「好啊!你們又跑到這溫存來了,讓我一個守空房,太不公平了吧!」光著身子走了出來。

  我感到有點尷尬,鬆開摟著王萍的手,轉過身對張浩笑了笑說:「有點熱,出來涼快一下。你怎麼沒睡呀?」

  王萍懊惱的瞪了張浩一眼,突然又變得嫵媚妖艷的對張浩說:「怎麼?你們父子兩個把人家老婆肏了,我就不能和劉哥多溫存一會嗎?一會我還讓劉哥肏我呢!你不是喜歡看嗎?死王八。」

  張浩乾笑了幾聲:「到時我打擾你們了,劉哥,我可要摟著你老婆睡去了。嘿嘿!」我突然感到張浩很噁心,沒搭理他,他轉過身悻悻的往段紅睡的臥室走去。我感到很不自在,看到他又找段紅去了,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王萍看出我情緒變化後顯得很平靜,只是又靠在我的懷裡,屁股輕輕摩擦我的下體,我剛想說話,王萍卻示意我不要說話。

  臥室傳來段紅的驚呼:「幹嘛呀?人家好累,你又想要啊?嗯……嗯……輕點……」我知道張浩又要肏段紅了,段紅雖然不太願意,也沒拒絕的意思,我的心不禁一陣抽搐。

  王萍的睡衣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飄落在地上,我的睡衣也被王萍拉掉,在我耳邊小聲說:「我今天說得夠多的了,哪天我們再聊,現在你不要想別的,就是肏我。」說完,故意對著臥室嗲聲嗲氣的說:「劉哥呀,我的屄好癢啊!快點肏我吧!」說完彎下腰,手扶著沙發,大白屁股對著我晃動。我的雞巴不自覺的已經堅硬無比,對準還有精液的屄眼插了進去。

  王萍啊的一聲,開始淫叫:「劉哥雞巴真硬,肏得騷屄好舒服啊!劉哥肏我,肏我……」聽著王萍的淫叫,刺激得我猛烈地抽插。那邊也傳來段紅的淫叫聲和肉體啪啪的撞擊聲。

  淫性大發的我啪啪的拍著王萍的大白屁股,嘴裡發出低沉的吼聲:「騷屄,肏死你!」那邊傳來張浩激動的聲音:「你老公要肏死我老婆,我肏死你。你是不是騷屄?是不是?」段紅「嗯嗯啊啊」的說:「是,我是騷屄,我喜歡讓大雞巴肏我的騷屄呀!快點操我。」

  我們就像競賽一樣,由於剛射完精,這次都很長時間,王萍高潮了兩次,段紅也一定高潮幾次了,可我們都沒射的跡像。王萍跪在地上撅著屁股,我們邊肏王萍邊向臥室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