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昏暗的燈光下,段紅無力地趴在床上,只有屁股還在向上撅著配合張浩一下一下的插入,她已經無力大聲淫叫了,嘴裡「嗚嗚、呀呀」的哼著。自己胯下的王萍也停止了淫叫,只有急促的呼吸聲,倒是我和張浩同樣的大起大落地猛烈抽插,「咕嘰……咕嘰……」的抽插聲和「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不絕於耳。

  兩個女人不知高潮幾次了,最後的衝刺下,兩個女人同時發出不同的叫聲。王萍「媽……」的一聲,段紅則爆出粗口:「肏你媽,張浩,你肏死我了……」我和張浩也同時射出最後的子彈。

  我不知自己是怎麼睡著的,只知道睡得很沉很沉,什麼也沒想,也不知道應該想什麼。當第二天醒來時已經是八點多了,陽光透過窗紗灑落在大床上,暖暖的,我睜開眼睛,屋裡只有我和段紅赤裸的躺在床上,看著熟睡的妻子,一股莫名的惆悵,無奈地歎了口氣。

  段紅這時也醒了,看著我,有點羞澀的趴到我的胸前,臉深深的埋在我的肩上,我們沒有說話,空氣彷彿凝固了一樣。

  房門被打開,王萍探頭往我們看了一眼,說:「快起床了,你們兩個懶貓快去洗洗,吃完飯還要上班呢!」

  段紅哦了一聲,爬起來親了我一下:「老公,我們快點洗洗。」說完下床,就這樣光著身子走出臥室,顯得那麼自然。我倒覺得很尷尬,衣服都在客廳呢,沒辦法,只能也光著身子出去了。

  王萍和張浩在廚房忙著做早點,王萍看我們這樣子,抿嘴笑了笑,沒說話,我則趕緊逃進衛生間。段紅已經打開水龍頭,趕緊洗漱完畢,才發現我們沒帶衣服進來,還是段紅打開門先出去對王萍說:「把你的衣服給我找一件。」我才看到老張也過來了,他正坐在沙發上欣賞段紅的裸體呢!

  穿好衣服,坐在一起吃早點,期間我再一次提到工程款的事,王萍回答今天就辦好。老張嘴角微微動了一下卻沒出聲,但這個細節我還是看到了,心裡不免有些不悅,誰都沒再說話。

  吃完飯,我和段紅先走一步,臉色始終不太好看,段紅發覺以後挎住我的胳膊,故意靠得很近:「怎麼了?老公,不高興了嗎?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我轉過頭看著段紅,突然感到竟那麼陌生,難道段紅現在真的是……性慾發達,頭腦簡單嗎?那個賢慧溫柔的段紅哪去了?我歎了口氣沒說什麼,也說不出什麼,就這樣開車先把她送回家,自己馬上回公司。

  剛進門就看到王力正盯著電腦不知在看什麼,連我進屋都沒察覺。我悄悄走過去,看到電腦畫面顯示著一個廢棄的城堡,灰濛濛的,突然一個血淋淋的怪物一下從地面冒了出來,嚇得我大叫一聲,差點坐到地下。

  王力看到我被嚇,趕緊給我賠禮鞠躬。我大發脾氣:「幹嘛?王力,你他媽一大早上看什麼鬼東西,想嚇死老子嗎?」王力又是倒水又是給我捶背,這小子溜鬚拍馬還真有一套:「哥,這可是歐美都禁播的超恐怖禁片,絕對刺激,沒嚇壞你吧?」

  我瞪了王力一眼,道:「你真是混蛋,真那麼好看嗎?給我下下來,我他媽也看看。」說完掏出U盤遞給他,懶得再理他,轉身進了裡面我的辦公室。

  坐下靜了靜心,給王萍打電話,王萍半天才接,我有點不高興,我問了工程款什麼時候打過來?王萍猶豫了一會說:「現在資金有點緊張,能不能過幾天再打過來?」

  我一聽就火了:「你們什麼意思啊!說好的今天打款,現在又說自己緊張,你知道現在民工的工資是絕對不能拖欠的,原材料也不能拖欠的,前期的錢馬上就要用完了,今天必須打過來。我告訴你王萍,你是想讓我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嗎?今天12點錢不到我馬上停工,沒得商量。」

  王萍馬上說:「你先別急嘛!幹嘛這麼激動?千萬別停工,我想想辦法,你先別急啊!過會我和你聯繫。」說完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我才發覺自己已經滿頭大汗,確切的說是冷汗,比剛才的恐怖大片還可怕。我暗罵自己怎麼那麼蠢,老婆讓人給肏了,工作也沒了,錢沒掙著再欠一屁股債,工程沒幹好還被追查責任。

  我的手開始發抖,心裡亂得不行。我不能這樣被他們擺佈下去,絕不能了,沒有退路了,必須主動出擊。可從哪下手呢?自以為很鎮定的我真的慌了,現在才知道自己多麼無助,多麼渺小。而現在能做的就是等王萍的電話,中午以前不答覆匯錢,必須停工。正胡思亂想,王力開門進來拿著U盤高聲說:「哥,下好了,您回去慢慢欣賞吧!」

  我怒氣正沒處發呢,對王力大聲吼:「怎麼不敲門?出去!別打擾我。」王力被我吼得不知怎麼回答,放下U盤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盯著電話,自己心跳的聲音都能聽到,空氣好像凝固了一樣,壓抑懊惱痛恨在心裡翻騰。都快到十一點了,怎麼還不回話?我的心涼了,正準備給各工長打電話時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王萍的,馬上接聽:「錢打過來沒有?怎麼這麼長時間才來電話?」

  電話傳來王萍的聲音:「錢打過去了。你幹嘛那麼激動?」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來,語氣也緩和了不少,對王萍說:「我能不激動嗎?我現在的處境你比誰都清楚,你不會讓我雞飛蛋打吧?」

  王萍:「你怎麼這麼想啊?多心了,錢不會少給你的,我們啥關係啊!不要亂想,我是不會坑你的,放心好了。明天我們見面談,到時我給你電話,我還有事,先掛了。」說完就掛斷電話。

  我放下電話,愣愣的出神,難道我是他們手中的棋子嗎?自己連悔棋的資格都沒有了,為什麼會這樣?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下午召集各工長開會,佈置下一步工作,然後我決定工資每七天結算一次,以減少風險。當然他們都很高興,直說我夠意思,可是他們哪裡知道我心裡的顧慮啊?從現在開始,我帳上必須保留十天以上開支的資金,以免被動。明天和王萍見面看她怎麼說吧!但願能瞭解點什麼。

  晚上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家,段紅已經做好飯在等我,我沒說什麼,吃完飯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

  段紅收拾完坐到我身邊看著我說:「怎麼了?老公,好像有心事啊!是不是昨天晚上的事你生我氣了?你要不高興,以後我不去了好嗎?是我對不起你。」

  看了一眼段紅,我真不知道怎麼和她說,也不敢和她說。說心裡話,我還敢相信她嗎?她已經走了多遠,我還能掌控嗎?想到昨晚段紅在他們父子身下享受的樣子,還能回到從前嗎?一切都是未知數,我只能柔聲說:「沒事,有點累了,洗洗早點休息吧!」

  我先洗完,自己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出神。不知道段紅什麼時候進來的,而且赤身裸體坐在梳妝桌前化妝。我真想不明白,才幾天時間她就這麼習慣裸體了嗎?唉,女人啊!我搖了搖頭。

  段紅上床偎依在我的懷裡,撫摸著我的胸膛溫柔的說:「老公,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想換工作。」

  我:「什麼?換工作?現在不是挺好的嗎?找工作多難啊!」

  段紅:「今天王萍給我打電話了,想讓我去張浩他們下屬一個單位管檔案,不僅清閒,工資還比現在高,待遇也好,算事業單位呢!」

  我騰的一下坐起來:「不行,沒得商量!」把段紅嚇了一跳,段紅:「幹嘛呀……這麼大聲,這不是徵求你的意見嗎,不同意也用不著這麼激動吧?」

  我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了,掀開被子,對著段紅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段紅驚叫了一聲:「你幹嘛打我?」我:「打你這沒心沒肺的東西!」把段紅粗魯的翻過來按在床上,用膝蓋壓住段紅的腰,「啪!啪!」的又打了段紅屁股幾巴掌。

  段紅拚命反抗,看到段紅屁股上的手印,昨晚那一幕又浮現在眼前,憤怒的已經不止是大腦,還有憤怒的雞巴已經無比堅硬。不但打你,我還他媽要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