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週五剛下班,段紅就被王萍接走了,她們晚上開車去北京,要到週日晚上才回來。我的心開始狂跳,焦急的等到天黑,我打車來到老張家的小區,在確定沒被發現的情況下,悄悄上樓,打開房門,心跳得快要窒息了。

  平復了一下心緒,摸進臥室,打開燈,環顧四周,這裡我並不陌生,首先打開床頭櫃,裡面除了相冊和幾瓶藥外,沒有其它東西,電視櫃、衣櫃都沒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我感到很失望,也很失落。

  不對,不可能沒有啊!會在哪呢?百思不得其解。我鬱悶的坐在床上苦苦思索,不經意的一抬頭,突然發現陽台怎麼有點彆扭?這是幹過安裝和裝修的人才能注意到的,對,陽台和臥室的寬度不一樣。

  趕緊走過去,自信觀察,沒錯,陽台靠臥室的牆厚了許多,用手一敲,是空的,是暗櫃。我一陣驚喜,櫃門在哪呢?怎麼也找不到,暗暗生氣,真想撬開,不行,那樣就會被發現的。他媽的,我重新走進臥室,打量陽台和臥室。

  陽台和臥室之間是用黑胡桃面板包的口,裡面的口線是帶花紋的實木線條,這不多見啊!離地一米多高的地方,有一處花紋的紋路有點深,不仔細根本發現不了。我蹲下用力一按,啪的一聲輕響,陽台牆面彈出一條縫,暗門開了。

  我激動的過去,輕輕打開暗門,裡面有三個格子,上面一層有幾個帳本,中間一層整齊的碼放著大量的現金,有美元、港幣,起碼有二百多萬,說實話,面對這麼多現金,我真動過心。現金邊上有一個光碟包,這也許是我真正想要的,把光碟包小心的拿出來,放進我的挎包。

  下面一層有幾個文件袋,我拿出來,打開一看,都是房產證,有本市的、有北京的、上海的,居然還有香港的,他媽的,難怪現在房子這麼貴,都被這群混蛋給搞的。最裡面有個小包,裡面有在各大城市的存摺,加起來有一千多萬啊!他靠什麼掙這麼多錢啊!一定有鬼。這些暫時不是我要的,我最關心的還是光碟裡面的東西。

  按原樣把東西放回原處,關上暗門,關好燈,走出老張的家,打車回到自己的家,關上門,長出了口氣,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掏出光碟包,激動的打開,裡面有八張,每張都有一個標籤,抽出一張,放進電腦。

  點開光碟,裡面有兩個文件夾,一個是視頻的,另一個是文檔,我先點開視頻。畫面裡,一個大肚子男人光著身子,正騎在一個女人身上,清晰的聽見女人淫蕩的叫聲。男人的臉露出來了,「是他!」電視上經常看見他,副市長,女人我沒見過,三十來歲,長得漂亮豐滿。

  從視頻的角度能說明這是偷拍的,大約二十分鐘的視頻看完了,我感覺很噁心,對此毫無興趣。點開文檔,裡面記錄著某產業園擴建改造項目,已搞定,交某人辦理,某公司承辦,應得回扣兩百萬已到帳。

  光碟一張一張的看完,越看越驚心,這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原來他們是利用權色交易,收取好處。裡面也有王萍的,看著她在不同領導的胯下呻吟,我感到非常憤恨,權色交易下的工具而已,悲哀呀!

  最後一張看完了,怎麼沒有他們自己的?這不太可能啊!老張那麼喜歡看,怎麼會沒有呢?我把光碟包打開,這才發現裡面有一個優盤。

  儘管做了充份的心理準備,但那淫靡的畫面還是超出了我的想像,老張惡狠狠的自白,更讓我害怕和憤怒。這都是在幾天前發生的,我沒想到段紅偷偷去了好幾次,都是在我忙工程的日子,更沒想到,自己的老婆完全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

  這是個危險的遊戲,我能做什麼呢?該怎麼做呢?一夜沒合眼也沒想出什麼辦法來。早上到工地看了看,交代好後,獨自一人回到家中。

  閉上眼睛,視頻裡的畫面出現在眼前:老張從床頭櫃拿出藥瓶,倒出一粒,溶化在水杯裡,又從另一個瓶子倒出一粒吞下去,臉上露出陰險的笑。段紅進來了,似乎走得很急,氣喘吁吁的,老張笑著把水遞給段紅,段紅一口氣喝乾杯裡的水說:「幹嘛這麼急著催人家,你就這麼想我呀?」老張嘿嘿的笑著說:「當然了。我的小寶貝,快先洗洗。」

  段紅去洗澡,老張脫光衣服,靠在床頭半躺在床上,手握著雞巴擼動,臉上露出淫笑。段紅進來了,臉色潮紅、眼光迷離,嬌喘著撲到老張身上:「啊……我好想要,給我,我受不了了!」

  老張卻把段紅推開了:「想要什麼?你哪裡受不了了?乖乖的告訴我,否則我可不給你哦!」

  段紅喘息著說:「要……要你肏我,屄……屄受不了了!給我吧!求你肏我吧!我……我的屄好癢啊!」

  老張並不急,慢悠悠的說:「那你告訴我,你是騷屄嗎?摸給我看,你要夠騷才行啊!」

  段紅扭動腰肢,一隻手揉捏乳房一隻手按在陰蒂上,極盡所能的賣弄風騷:「我是騷屄,我夠騷嗎?我要雞巴肏我,快給我吧!求你了。」

  老張:「把屁股撅起來,你這個母狗,欠肏的母狗!」段紅撅起屁股:「我是母狗,欠肏的母狗,肏我……」

  「噗哧!」一聲,老張插入段紅的陰道,兩個人大叫著劇烈交合……

  我的心已經跌進深谷:老張給段紅下藥了,我的妻子已經迷失了自己!段紅不止一次和他們淫亂,我也一起參加過,我是對老張卑鄙的手段感到憤怒,更為妻子盲目的和他約會感到可悲,是什麼力量讓她如此放蕩,真的就是欠肏嗎?

  後面發生的才是更可怕的、更讓我憤怒的,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瘋狂迷亂的段紅被肏得意亂情迷,老張也開始瘋狂了:「騷屄,水真他媽的多!叫,大聲叫!騷屄,叫啊!你老公是不是王八?告訴你老公你在幹什麼,快說!」

  段紅早已忘記尊嚴,早已失去思維,只要肏她,她此刻幹什麼都願意:「是是,我老公是王八,大王八!老公啊!我讓人肏了,你老婆的屄讓人肏了,肏得好舒服啊!」

  老張哈哈大笑,扭曲的臉,變態的淫叫:「我還要肏你媽騷屄,說,你爸也是王八,讓我肏你媽不?說,不說不肏你!」

  段紅崩潰的神經讓她忘乎所以的附和著老張:「別停啊!別停……我爸是王八,我媽是騷屄,我讓你肏我媽……我的媽呀,肏死我了!不要停啊……」

  醜陋的嘴臉、罪惡的靈魂,我的心揪了起來,完了,徹底完了!面對這不可思議的一切,崩潰的是我。

  老張射了,段紅還在要,扭動屁股哀嚎著。這時張浩走進畫面,騎在段紅身上猛插……段紅最後反著白眼,在張浩射入的一剎那高潮中昏厥過去,像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躺在床上。

  張浩退了出去,老張惡毒的把段紅的屁股對著鏡頭,掰開陰唇對著鏡頭說:「看見了嗎?這是你女兒的屄,被我和兒子肏過的屄。看見了嗎?你女兒多騷,和你老婆當年一樣騷!你他媽讓我三年多硬不起來,我現在好了,我不僅肏了你老婆,還肏了你女兒!哈哈,你等著,我還要肏你老婆,還要讓我兒子也肏你老婆,我為這一天付出太多了,我的仕途、我做男人的資本,都毀在你手裡,今天我終於等到了。哈哈!別急,這才開始,過幾天我讓你老婆和女兒一起,一起讓我們父子肏,到時候我把這個給你,讓你好好欣賞。哈哈,姓劉的小子算什麼?我讓他掙點錢後就滾蛋,那小王八是無辜,誰讓他娶你女兒了。哈哈,我有的是錢,我現在最想的就是報復你,為你,我把兒媳都搭上了。我可以讓你消失,但我不會的,我要折磨你,我還要把你女兒的肚子肏大,生下我的種,哈哈!哈哈……」

  噩夢一樣的畫面不停在我腦海裡閃動,我算什麼,揪心的痛。岳父要是看到這些,後果可想而知。我能改變什麼?我不知道。我的希望在哪裡呢?把那些光碟交給紀委?發到網上?對,這是好辦法。不,等等,這還不夠,我的目的已經開始轉變,我不會這麼放棄的,不會,為我失去的,也為岳父,還有我的女兒。不,還不到時候。

  能讓我達到目的的,只有王萍,對,只有她能夠幫我完成,一定要爭取到王萍,這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一個邪惡的計劃開始在我的心中醞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