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扭曲的環境造就扭曲的心裡,我心裡也開始扭曲,那就陪你們玩吧!我已經沒有什麼怕失去的了,拼了,如果成功,不僅搶回屬於我的一切,我還要掠奪你們的一切,哈哈!我笑了,笑的沒有一絲感情,天又黑了,我把該留下的,拷貝的電腦裡,加了密碼並隱藏起來。把光盤包放回原處。仔細檢查確認無誤後,悄悄離開。

  回到家裡,給岳父岳母打了電話,又和女兒說了幾句,掛斷電話,坐了一會,我得主動出擊了,讓他們放鬆警惕。撥通段紅的電話:「喂,紅,你在幹嘛呢,哼哼什麼,一定在淘氣,要如實回報哦!」

  段紅:「嗯嗯,我……我……輕點,我老公打電話呢!」

  我裝出輕鬆的聲音說:「一定有人肏你呢,誰幹的?」

  那頭傳來張浩的聲音:「劉哥,是我,哈哈,你老婆真騷!」我笑著說:「你老婆不騷嗎,你爸肏你老婆沒有啊!讓我聽聽,哈哈……」接著傳來王萍的叫床聲:「啊……啊!我哪有?哪有你老婆騷啊!啊……啊,你擼雞巴沒有啊!」

  我淫笑著說:「擼呢,你叫,我想聽你叫,聽你叫我雞巴好硬啊!」

  王萍:「啊……啊!啊是真的嗎?啊……啊!我也想你雞巴了,啊……啊!我來了,啊!」那邊掛斷電話。我心在滴血,上帝讓你毀滅之前,先讓你們瘋狂。胯下不爭氣的雞巴真的硬了。

  段紅回來時,天已經黑了,疲憊中帶著興奮的喜悅,和我擁抱接吻後,跑進衛生間洗澡去了,我心中對妻子真是不知怎麼形容。這個沉浸在性慾的女人真是個傻屄。被人利用的如此忘情,被人肏的服服帖帖。越想越氣。

  夜裡,看著身邊熟睡的妻子,種種溫情恍如昨日,今天的妻子啊!我能否把你拋棄,我又如何挽救你呢?知道真相的你。能否承受的起。不,不能拋棄你,我們有女兒。哎!

  工程已經快接近尾聲了,我知道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最後的幾天裡,我能否翻身,關鍵的時候到了,幾次約王萍,都沒能如願,我的心有點涼了。

  這天早上突然接到王萍的短信:「老地方見,你自己。」我的希望之火又點燃了。急沖沖趕到那家咖啡廳,王萍在上次那個座位擺手,我過去坐下,早上咖啡廳幾乎沒人,顯得有點冷清。

  點了咖啡,王萍說:「劉哥,我不是不見你,他們開始有點懷疑我了,今天我本來要去開會的,市裡領導有事取消了,我們局裡,他們的人今天出差,我這才趕來。」

  我激動的說:「你好像怕他們,能告訴我為什麼嗎?我能幫你,相信我。」

  王萍搖搖頭說:「你怎麼幫我?你不知道,你不懂,我……我……唉!」

  我已經豁出去了,接著說:「我看見了那些光盤,也看見裡面有你,我能幫你,也幫我自己。」

  王萍驚呆了:「你怎麼看見的,我一直沒找到,你……你……」我簡要的把經過說了一遍,當然沒把光盤存放的地點告訴她。王萍象洩氣的皮球一樣,張大了嘴。

  「劉哥,你,你不會真的把那些交給紀委吧!那樣我就完了,不僅是醜聞,我這幾年也偷偷收了許多好處,你……你千萬別交出去呀!我……我可以給你錢,你要多少?劉哥,求你了。」

  我抓住王萍的手,堅定的說:「王萍,我不會交出去,但你要和我說實話,只有把他們扳倒,我們才能翻身,相信我,我知道你不愛張浩,你難道喜歡過這種生活嗎?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完事我們和段紅一起離開這裡,離開這鬼地方不好嗎?你說過你對我是真心的,你還會留戀官場嗎?」

  王萍猶豫了一下說:「我不愛張浩,這是真心話,我對你確實是真心的,我也想有個可以信賴的依靠,這些年我太累了,我已經麻木了,都是交易和利用,我唯一愧疚的是對你和段紅做的一切,那都是老張指使的,我也沒辦法。劉哥,我後悔當初,為了評先進,我和我們科長上床了,有一次被老張捉到了,我那時才結婚一年,我,我很害怕,我們科長更害怕,跪著求老張原諒,並承諾給他錢,給我提干,也就是那次以後,他開始威逼我和更大的領導上床,用各種手腕斂財,手越伸越長,控制了好多幹部,也收羅了一些心腹,其中有一個最可怕……」說到這,王萍一激靈,明顯很恐懼。

  我疑惑的問:「誰呀,他是幹什麼的,你好像怕他。」

  王萍驚恐的說:「這個人是金太陽洗浴的老闆,殺人不眨眼,那些女人都是他提供的,我親眼看見過他把一個女人活活折磨死。你能鬥得過他嗎?」

  說實話,我沒想到老張和這個人有關係,這是有名的黑社會老大。開弓沒有回頭箭,我沉默了一會說:「我有辦法了,你必須告訴我,張浩是什麼角色?他知道多少?」

  王萍肯定的說:「他知道的沒有我多,他確實不行,遇到事就慫,他爸為此沒少發火,他要是有本事,我也不會像今天這樣了,他也早成大老闆了,沒辦法才給他找了個吃皇糧的單位。」

  我說:「那就好辦了,你只要聽我的就行了,我想他們就這幾天就會有行動了,你隨時告訴我老張的動作,我知道你臥室和老張臥室是連著攝像頭和數據線的,我需要你這邊給我把電腦連接他那邊的電視上,我們能遙控轉換視頻畫面,其他的你就別管了,你一定要慫恿老張在做愛時放以前的錄像,你能做到嗎?」

  王萍疑惑的說:「這我能做到,你打算怎麼幹,如果失敗了,我們可就完了,包括你家段紅,你有把握嗎?」

  我真誠的說:「你放心,我已經準備好了,沒有人能把我們怎麼樣,我有證據,我是為了段紅、岳父岳母,也為你,才沒有把證據交出去,是老張把握逼上絕路了,時間不多了,我還要準備一下,今天就到這,別忘了我說的。」

  告別王萍,先回到公司,把所有賬務處理好後,叫王力過來,本來是怕老張做手腳,找的替罪羊,現在沒用了,不忍心就這樣把他甩了,拿出十五萬交給他「工程就要結束了,下面還沒有活,這錢你拿著,回家開個小超市夠用了,別在胡扯了,也不小了,好好做生意,找個媳婦。」

  王力感激的差點跪下,「劉哥,從來沒人對我這樣好過,你要有活,我還跟著你幹。」我說:「要是有活了,我一定找你,你最後幫我幹件事。」說完,我拿出幾個信封,告訴他一定親手交到制定的人的手裡,用什麼方法我不管……

  王力接過信,「劉哥,這是我辦不好,我讓車撞死。」我笑著說:「別起誓發願的,我相信你能做到,完事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一聲,然後你就回家,記住不要說是我讓你幹的,好了,你去吧!」

  晚上回到家,岳母也在,看見我回來後,和段紅神情都很緊張。我心裡清楚,是老張開始行動了,他一定在威逼段紅和岳母就範,我就當什麼也不知道,和岳母打聽了岳父和女兒,隨便嘮了點家常,岳母起身告辭,段紅送媽媽到樓下,有過窗戶,看見岳母和段紅不知說了些什麼,明顯哭了。我長歎一聲「唉」孽緣啊!

  段紅回來後,很不自然,看了會電視,就先睡了,我過了會也躺下,我知道段紅根本是在裝睡,我也假裝睡著了,半夜段紅悄悄起來,看了我一會,確認我睡著了,溜出臥室,進入衛生間。

  我悄悄起來,輕輕把耳朵貼在衛生間的門上,裡面段紅在打電話:「你千萬不能讓我爸知道,你……你怎麼這樣做,我媽答應週六和我一起去了,你說話要算話,然後就把那些東西銷毀,什麼?你滿意再說,你……你……你太卑鄙了,不不,別別,我去……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就饒了我媽吧!我……我……」明顯對方掛斷了電話,裡面傳來段紅的哭聲。

  我回到床上,接著裝睡。段紅進來躺在我身邊,摟著我,慢慢親吻我,越來越熱烈。我假裝醒來:「你不睡覺幹嘛呢?」

  段紅:「老公我想你,我讓你要我!」說完扒光我的睡衣,把我的雞巴吞進嘴裡。這是段紅和我最激烈的一次,不停的索取:「老公肏我,肏你老婆的騷屄,狠狠的肏你老婆,肏死我吧!這幾天我讓你天天肏我,肏你老婆,用力呀!」

  我開足馬力,大力抽插:「肏死你,今天這麼騷啊!屄都動力。」

  段紅突然說:「老公等等。」說完翻過身,撅起大屁股,「老公肏我屁眼,這乾淨的,我洗過了,這沒讓別人肏過,這就讓你一個人肏,過來肏我屁眼。」我從沒肛交過,一種異樣的興奮讓我握著雞巴,慢慢的插進段紅的肛門,「啊……好緊,好熱啊!」段紅可能有點疼痛,嗯了一聲:「別管我,老公肏吧!啊……啊!肏我了,老公肏我屁眼了,肏吧!肏你老婆乾淨的屁眼吧!啊……啊!」

  快感讓我大聲呻吟著:「啊……啊!我要射了,啊……啊!」火熱的精液射如段紅的屁眼。退出雞巴,段紅的肛門佈滿我的精液夾雜著一些血絲。段紅無力的依偎在我的懷裡,緊緊摟著我,眼角流下淚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