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我幾次想說出實情,但現實逼的我不得不狠下心來,我必須堅持原計劃,為我,也為妻子,更為我們的未來,儘管這犧牲太大了,尤其是岳母,她是事情的始作俑者,也是最後的受害者,我是別無選擇,輸不起啊!輸了,意味著我將失去一切,恐怕還得亡命天涯了。

  早上起來,我要去工地,今天驗收,馬虎不得,看得出,段紅對我戀戀不捨,這好久沒有過的感覺了。

  驗收一切都很順利,當然了,這些早已經在上層搞定的基礎上,才順利過關的。第一時間給王萍打電話,告訴她順利驗收,最後的工程尾款,今天必須到賬,否則,賬上的錢,我不會打給他們,這是先前說好了的。

  王萍回答的並不乾脆:「劉哥,這不是你一句話就辦好的,老張說等等,過了週六在給,還想讓你先把錢打到他賬上,當然,你的那份可以留下。」對此我堅決反對:「王萍,我知道你還在猶豫,這是我的籌碼,你應該明白,過了週六意味什麼,我可以相信你,但是,我怎麼可能相信他們,你相信嗎?你和他們怎麼說,我不管,錢,今天必須到賬,下週一我把錢在打到他的賬上。」

  王萍猶豫的說:「我不一定說服的了他,我盡力吧!不過,劉哥,你真的有把握嗎?一旦失敗,我和你恐怕都要完蛋,你不會是想殺人吧!我心裡非常亂,我……我……」

  我堅定的說:「我不會幹那種傻事的,我交代你的,都準備好了嗎?其他的我暫時不能告訴你,王萍,這是改變你我命運的唯一機會,不要放棄,你也不想魚死網破吧!千萬別逼我,你懂的。」

  王萍緊張的說:「不不,我……我知道,我都準備好了,我……我都聽你的,你還要我做什麼?」我狠了狠心說:「你想辦法,讓老張週六多吃一粒春藥,你就說那樣才能更有征服干,女人才會臣服在他的雞巴下。不,你不要直接和他說,他還不知道你已經知道我岳母的事,讓張浩說,你讓張浩也要吃春藥,你就說,別輸給他爸,他一定會聽你的。」

  王萍疑惑的說:「你到底要幹什麼呀?那可是進口的春藥啊!你就不怕他們把段紅和他媽給,給肏死啊!」我不耐煩的說:「這你就別管了,我心裡有數,記住,隨時告訴我他們的情況。」說完掛斷電話。

  對王萍,我並不完全信任,所以我不得不有點威脅她,按我說的做,我想她不敢不聽我的,同時對她也是最好的機會。下午,工程款真的到賬了,我不得不佩服王萍的辦事能力。

  王力的電話打了過來:「劉哥,都辦好了,都是啥人啊!我可費了好大勁才辦好的,我已經上車了,別忘了有活給我大電話啊!聽見了嗎劉哥?」我滿口答應著掛斷電話,心裡稍感輕鬆,一切都按計劃進行。

  接下來就是等待,焦慮忐忑的等待,週六在等待中來到了,一大早起來,就能感覺到段紅的煩躁和焦慮,過了中午,更加明顯。

  我的電話響了,是王萍的,電話裡只是簡單的說今天想和我一起單獨吃晚飯,共度良宵。我知道她是和張浩父子在一起,假裝充滿期待的說:「好啊!我早就想單獨和你在一起了,讓我好好疼疼你啊!寶貝。」王萍嬌笑著說:「去你的,沒正經,那你到鐵西路咖啡廳等我吧!一會見。」

  段紅看著我幽幽的說:「你去吧!應該好好開心一下了,以前我太顧自己了,你也應該享受一下了,其實王萍挺好的,漂亮又有氣質,老公,玩的開心點,不用回來了。」說完眼裡充滿淚水。

  我的心非常難受,這一刻還想帶著妻子逃離這裡,不行啊!還有岳父岳母,他們怎麼辦,為了明天的幸福和平安,我不得不狠下心來:「紅,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在家等我。」

  段紅撲進我的懷裡:「老公抱抱我,親我,再親我,親我,再親我一口!」

  關上房門的瞬間,段紅蹲在地上哭了,痛苦的哭了。我的眼睛也在流淚,心在滴血,我會回來的,帶著你回來的。

  來到咖啡廳,坐了一會,王萍閃了進來,坐在我的對面,神情緊張的說:「他們怕你礙事,才讓我把你約出來,我該做的都做好了,下一步我們怎麼辦,我,我心裡沒地啊!」

  我鎮定的說:「不要急,我們先等等,等段紅和她媽去了,我們要偷偷進入你的房間,剩下的我來幹,你要確保在你房間能看見他們,他們不能發現我們,電腦都連接好了嗎?能隨時轉換嗎?」

  王萍點頭說:「都沒問題,我都接好,他們沒發現,看得出他們都很興奮,沒有懷疑,張浩也被我搞定,我是和他做愛時和他說的,他還挺感激我的。」

  吃了點東西,我和我王萍把車開到離她家不遠的另一個小區,躲在遠處的角落裡,觀察等待著。電話響了,是岳父的,我的心一驚,他發現了嗎?忐忑不安的接通電話,「小劉啊!你媽去你那了,說和段紅去買衣服,今晚不回來了,手機也不戴,小紅又關機,告訴你媽,別忘了給孩子買件紅裙子,沒別的事了,我掛了。」

  我的心這才放下來,唉!可憐的岳父啊!哪是買衣服啊!是去脫衣服了。遠處一輛出租車停在老張的樓下,段紅和我岳母從裡面出來,在那猶豫了一會,向樓上走去。王萍緊張的說:「他們來了,我們上去吧?」

  我擺手示意等等,過了一會,我和王萍緊張的悄悄的繞過幾棟樓,看看周圍沒人,快速閃進樓道,我們脫下鞋,來到頂樓,先趴在王萍的房門聽了聽,確定裡面沒人,王萍拿出鑰匙,悄悄打開門,我們進去後,輕輕把門帶上,沒發出一點聲音,不覺間,我們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

  進入臥室,王萍打開連接對面的顯示器,把音量調到我們剛剛能聽到。我打開旁邊的電腦,插入早已準備好的優盤,調整好視頻點擊好暫停,緊張的手心都是汗水。

  這時我和王萍才把注意力放在顯示器上,房間裡,老張和張浩端坐在大床上,段紅和母親站在地上,聽見岳母說:「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不放過我呀,小紅是無辜的呀,你怎麼能對她做這種事啊!你,你太卑鄙了。」

  老張大笑一聲,憤怒的說:「過去了?當初你是自願讓我肏的,你家老王八,在我肏你就要射的時候,居然闖進來,給了我一腳,那一腳讓我三年多硬不起來,你他媽知道那對我意味什麼嗎?我老婆被氣死了,我他媽被開除公職了,都怨你這個騷屄。」說完啪的給了我岳母一個耳光。

  段紅哭著把母親擋在身後:「別打我媽,我願承擔一切,你放過我媽吧!求你了!」老張憤恨的說:「我今天就是要肏你,讓你媽看著我肏你,我還要肏你媽,我還讓我兒子肏你,肏你媽,你們要是干反抗,我就把肏你的錄像給你爸爸看,給你單位同事看,放到網上讓所有人看,哈哈,一會就讓你們母女臣服在我們父子的雞巴下,哈哈!」

  段紅和母親絕望了,岳母哭著說:「求你別這樣好嗎,你不能這樣做呀,小紅還年輕啊!」

  老張用毫無商量的口氣說:「別廢話了,當出你不也和你女兒一樣喜歡讓我肏嗎?肏的你高潮不斷,你忘了嗎?今天讓你重溫一下過去,你不喜歡嗎?來,喝乾這杯水,好好洗個澡,我可不想聞你們的汗味,趕緊喝乾了,否則我可不客氣了,現在就給你家老王八打電話。」

  岳母絕望的喝乾一杯水,張浩也逼段紅喝乾一杯水,被張浩推進衛生間。我當然知道那時加了春藥的水,心裡怒火在燃燒,而我能做的還是等待。王萍緊張的注視著我,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老張父子已經脫光衣服,老張吞下一粒藥,坐在床上,張浩也吞下一粒。老張一愣說:「你吃藥幹嘛!你他們才多大呀!我是老了才吃的。」

  張浩嘿嘿的笑著說:「爸,今天可是特殊日子啊!我要是輸給你多丟人啊!再說了,爸你今天可不能掉鏈子,這麼多年不就等待今天嗎?要不把她們肏服了,以後她們能老實嗎?嘿嘿,為今天我們父子的勝利,爸,你在吃一粒。」說完有遞給老張一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