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老張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來,吞了下去,「小兔崽子,今天才懂事,你給王萍打個電話,看看這賤貨在哪呢?別攪亂我們的好事,另外你注意,她官做大了,這騷娘們一直想脫離我們的控制,過了今天,我就把控制她的東西交給你,這樣就不怕她不聽你的,我畢竟老了,我的心願也完成了,你他媽也得爭點氣,一旦發現她不對,你就去香港,錢老子都給你預備好了。」

  張浩點頭答應著拿起手機,我趕緊拉著王萍,躲進衛生間,示意她怎麼做,手機響了起來,我讓王萍等了一會才接,王萍裝作正在和我親熱的說:「啊!啊,老公有事嗎?啊!輕點。」

  張浩淫笑著說:「騷老婆,在哪玩呢?他在肏你呀,你叫的真騷。」王萍說:「是啊!他肏的好舒服,我們在碧海酒店,你來嗎,我想你們兩個一起肏我,啊,啊!」張浩嘿嘿笑著說:「不了,你好好享受吧!」說完掛斷電話。

  出來回到臥室,王萍的眼裡流露出怨恨的眼光。畫面裡,段紅和媽媽已經赤裸的進入房間,臉色潮紅,在春藥的作用下,眼睛發出慾望的光芒,岳母呼吸急促,身體顫抖,段紅嬌喘噓噓,神情淫蕩。

  一對母女在一對父子面前,淫聲浪語,張浩挺著堅硬的雞巴,跳下床,陰險的大聲說:「爸,我放你肏段紅的錄像,給我們助興,哈哈!」

  老張興奮的邊扣弄兩個女兒的屄邊淫笑著說:「好兒子,讓他們也欣賞一下老子多厲害,哈哈!」

  這正是我想要的,剛才還在擔心,激動的在王萍臉色親了一口:「萍,你太牛屄了,你真厲害!」王萍臉色一紅,示意不要出聲。

  畫面淫亂不堪,激烈的程度可想而知,岳母豐滿的乳房被老張用力的揉捏著,張開大腿迎合老張的抽插,沒想到平時端莊的岳母此刻如此淫蕩:「肏我大屄……肏我,我讓你肏,雞巴……雞巴……我一你雞巴肏我!」

  老張瘋狂的大叫:「又肏你了,肏你騷屄了,真他媽過癮啊!你……你想我雞巴沒有啊?騷屄,我比你家王八會肏吧!哈哈,老屄水還這麼多,這騷屄本來就是我的,今天肏死你,哈哈!」

  段紅騎坐在張浩身上,上下起伏,大聲淫叫:「舒服,屄舒服,大雞巴好硬,啊……啊……肏我!」

  張浩淫叫著:「肏死你個騷屄,看我爸肏你媽呢!你媽真騷,叫啊!叫給你媽聽,告訴你媽你在幹嘛呢?哈哈!」

  老張也大聲淫叫著說:「對,老屄,你也給我叫,告訴你女兒你在幹嘛呢,看我兒子肏你女兒,叫,聽見沒有?」

  被春藥控制的母女,早已忘記一切,只有不停的索取,不停的迎合才能滿足肉體的需要,這需要的慾火,在春藥的作用下,把母女的心智化成灰燼。我的眼裡充滿怒火,緊緊咬著嘴唇。

  段紅:「媽呀!他在肏我我……我……我要雞巴肏我,我要騷……不騷不行啊……我的屄呀!」

  岳母赤紅的眼睛看著女兒:「啊啊……媽……媽也讓他肏呢,我……我也舒服啊!肏死我吧!」

  張浩對爸爸說:「爸,我想肏老屄,讓他們撅起屁股,我們邊肏他們邊看你以前肏段紅,真他們過癮啊!」老張狂笑一聲:「好,今天太他媽過癮了,哈哈,騷屄,撅起屁股,哈哈!」

  兩個女人撅著大白屁股,臉埋在床上,嘴裡嗚嗚的淫叫著,身後的父子輪流姦淫她們,老張渾身赤紅,我知道春藥的效力已經讓他瘋狂了,超長時間的性交,老張父子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了,這一刻就要到了,我的手緊緊按著鼠標,王萍拿著遙控器。

  兩個男人大口喘息,肏著身下的女人,眼睛死死盯著電視老張姦淫段紅的畫面,淫叫一聲即將射精。

  我和王萍的手同時按下,在淫叫聲中,畫面一轉:「喪屍出籠最恐怖的一幕出現在他們眼裡。」射精高潮的淫叫變成恐懼的哀嚎。我和王萍又同時把畫面切換到原來。關上顯示器,快速扒下優盤,關上電腦,以最快的數度,拎著鞋,悄悄的跑出家門,還好,已經半夜了,沒有遇到任何人。

  回到車上,王萍氣喘吁吁的說:「劉哥,他們會怎麼樣了,沒想到你用這手段,你太絕了,我的媽呀!可嚇死我了。下面怎麼辦?」

  我也平復了一下心跳說:「別急,一會他們就會給你我打電話,到時候我們就當啥也不知道就行了,剩下的我來辦。」

  話音剛落,我的手機急促的響起,我接通電話,裡面傳來段紅慌亂緊張的聲音:「老公,可不好了,出大事了,你……你……你快來吧!他……他……他們不行了,我……我……我好害怕,你快來呀老公。」

  我問:「怎麼了?誰不行了?你在哪呢?快說呀!」

  段紅帶著哭音說:「在老張這,別問了,快點來吧!我媽她……哎呀,你就快來吧!」

  我趕緊說:「我就來,媽不是在家嗎?媽在家。」說完我掛斷電話,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想裡默默的祈禱,祈禱段紅能反應過來,我不想撞破岳母的姦情,看造化了,唉!

  王萍注視著我看了一會說:「你很了不起,我佩服你,你做的並不絕,我代表女人謝謝你。」說完親吻了額頭一下。

  大約過了五分鐘,看見岳母慌慌張張的走了出來,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出租車,轉身快消失在馬路上。我的心終於放下了,對王萍說:「我們該登場了,走吧!」

  打開房門,不等我和王萍開口,段紅哆哆嗦嗦的對我和王萍說:「快看看他們,在……在臥室呢!」說完把我們帶到臥室。大床上,老張赤裸著橫躺在床上,嘴裡流著白沫,一動不動,張浩捲縮在一邊,握著萎縮的雞巴,眼睛呆呆的看著父親,嘴裡不停的念叨:「鬼……鬼……肏死了,鬼……鬼,雞巴丟了……」

  我趕緊過去,老張的脈搏很微弱,那邊王萍喊著張浩的名字,張浩神志恍惚的說:「鬼……鬼,我爸……我爸死了,咋辦啊……咋辦啊?我……我雞巴哪去了?」趁著混亂,我偷偷把床邊的藥倒出一粒,放進水杯,接了一杯水。

  「你爸沒死,快扶他起來。」王萍和段紅扶起老張,我把水灌進老張嘴裡,老張發出微微的哼哼聲,眼睛緊閉。我大聲說:「趕緊給他穿好衣服,張浩,你還不把衣服穿好,叫救護車。」大家七手八腳給老張穿好衣服,張浩還是渾渾噩噩的不知所以,王萍狠狠的給了他一個耳光,他才聽話的穿衣服。

  段紅拿起手機就要打120,我急忙搶過手機小聲說:「等會,你還不把衣服穿好,我們得先把現場處理好,一會救護車就來了,怎麼和人家說,大家不要慌。」

  王萍當然知道該怎麼做,對張浩和段紅說:「劉哥說的對,一會怎麼說,你們考慮了嗎?要是讓人知道你們是幹這事,以後還怎麼活呀,張浩,你說該怎麼說。」

  張浩根本沒恢復過來,結結巴巴的說:「不……不知道,我啥都不……不知道,鬼……鬼,雞巴丟了……」段紅早已嚇得只有聽話的份了。

  我說:「這樣一會就說老張這幾天就心臟不好,本來說好週一去檢查的,今晚突然叫張浩過來,說心跳的厲害,沒一會就不行了,都聽清楚沒有,張浩,你記住沒有。」

  張浩六神無主的依靠在王萍身邊慌亂的說:「記……記住了,我爸心跳,我過來就,就不行了,鬼……雞巴丟了。」王萍又給了張浩一個耳光,「哪來的鬼?雞巴丟你媽個屄,記住了,不許說鬼和雞巴,聽見沒有,否則就等著警察來抓你吧!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爸死屄上了,你們父子和人淫亂,記住沒有?」

  張浩含糊的回答:「記……記住了,不說鬼……不說雞巴。」我又說:「今天是段紅和王萍同學聚會,碰巧趕上的,都清楚了嗎?另外,這消息一定要封鎖幾天,不能讓外人知道。」說完示意王萍打急救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