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趁著救護車沒到,我把那幾瓶藥裝進口袋,又和王萍清理一下現場,我看見老張開始抽搐,我知道春藥又發效力了,還該,這是報應。

  救護車拉著老張向醫院疾馳,車上有我,張浩和王萍,剛到醫院,老張已經停止了呼吸,張浩木然的看著父親的屍體發呆,王萍哭的跟真事似的。

  死亡報告出來了,清楚的記錄死於突發性心臟病並伴有輕度腦出血。其他的,家屬不過問,醫生才懶得管呢,這也是中國特色的醫療環境,要是在歐美,恐怕我也很難矇混過關了。

  屍體停放進太平間,我們回到張浩家時,天已經亮了,段紅捲縮在王萍的沙發裡,眼光混亂的問:「怎麼樣了,他死了嗎?」我過去把妻子摟在懷裡溫柔的說:「老張走了,一切都結束了,別怕,有我呢,一會你先回家,哪都別去,就在家等我。」

  段紅也舒了口氣:「嗯……嗯,我回家等你我聽你的。」

  那邊的張浩茫然的呆坐在那裡,抓住王萍的手就是不放,嘴裡不知嘟囔些什麼,我和王萍開始張羅喪事,把注意事項都交代清楚後,我悄悄對王萍說:「一會來人了,你就說張浩悲傷過度,不能和大家多說話,千萬記住,不能讓他清醒,他現在就聽你的,一會段紅以你同學身份和你招呼客人,我不方便在出頭,我就和張浩在一起,一定要明天就火化,你以局長的身份要求喪失從簡,記住,不要通知老張的朋友。」

  王萍辦事確實利落,安撫好張浩,讓他不要離開我身邊,這小子乖乖的緊挨著我,一步也不離開。

  沒一會,王萍和張浩工會的和同事以及領導,都來了,都虛情假意的表示慰問,忙活一天後,由王萍工會出面安排明天火葬,我的心終於落了下來,這一天太緊張了,晚上我和段紅沒有走,本來想讓段紅回家的,王萍非要段紅留下,說剛死過人,有點害怕。

  我偷偷遞給王萍一粒春藥,告訴她,一會睡前,給張浩吃了。

  王萍驚恐的看著我說:「還給他吃,你還想讓他繼續肏我和段紅啊!」我趕緊說:「他硬不起來了,我是讓你在刺激他一下他大腦,這東西副作用很大,你不想他清醒過來吧!」王萍雖然有點於心不忍,想了想還是按我說的做了。

  夜裡,我獨自一人住在老張的房間裡,我沒有開燈,悄悄把窗簾打開條縫觀察外面,看到有幾個人悄悄向小區居民打聽老張家的情況,一看,這些人不是秘書就是司機,我的嘴角露出了笑容。看來王力把事辦的還可以。

  我掐斷床頭櫃後面所有的數據線,等到後半夜,大家都睡著的時候,悄悄打開暗門,除了現金以外,通通裝進一個提包,我一定得先把這些轉移走,錢以後在說。

  我就像小偷一樣,輕輕打開門,悄悄走出小區,好不容易攔到一輛出租車,多給了二十塊錢,才把我送回家,把提包藏在床底下,又趕緊回到出租車,又把我送回王萍家。進入臥室,躺在床上,都兩天沒休息了,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長時間,段紅把我推醒了,關切的說:「天都亮了起來吃飯吧!一會還要去火葬場呢!你怎麼連衣服都不脫呀?」

  我揉了揉眼睛:「好的,這就起來,王萍和張浩起來沒有?」段紅歎息一聲說:「別提了,張浩夜裡又發神經了,我們兩個基本沒怎麼睡。」我說不出心裡什麼滋味,這人廢了。

  一切進行的都很順利,老張的喪事辦完了,我也輕鬆了許多,段紅回到家裡,非常溫順,同時也輕鬆了許多,我把提包偷偷拿出來,放到一個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等過幾天在處理,我得看看各方面的反應。

  工程結束後,我也成了無業者了,看似輕鬆的我,心裡還是很緊張的,王萍接下來會怎麼做,我還不清楚,最可怕的是那個黑老大,一直沒有動靜,我有種不詳的預感,王萍居然沒有聯繫我,我越發感覺不妙,我必須有所動作了。

  閒逛了半天,我回到家裡,一進屋就發現房間裡亂七八糟的,不好,有人來過。自信看了看,沒有丟失任何東西,我明白了,一定是有人在找那包光盤和賬本,還好,我事先藏好了,會是誰呢?

  我心裡異常緊張起來,趕緊先給段紅打電話,告訴她這幾天不要回家,先去岳母家住幾天,不要和任何人聯繫,包括王萍。段紅很緊張的問我:「老公,出什麼事了?」我沒告訴她家裡進來人了,只是讓她聽我的,不要問。

  夜幕降臨,我悄悄來到王萍家,看見老張的房間亮著燈,我猶豫了一會,從另一個單元,上到頂樓,以前安裝的工作此時派上了用場,上到樓頂,小心翼翼的來到天窗,這也是我發現段紅姦情的地方,心裡不覺有些怨恨。

  我趴在樓頂,臉靠近天窗向裡面望去,房間裡,張浩赤裸的蹲在地上,手捂著軟軟的雞巴,目光呆滯不知在嘟囔什麼,沙發上,王萍被一個渾身刺青的中年男人壓在身下,粗大的雞巴正用力肏著王萍,王萍嘴裡塞著內褲,臉上充滿恐懼。是他,那個黑老大,正在強姦王萍。

  性交的場面我無心觀看,我小心的把耳朵貼在微開的天窗縫上,裡面傳來:「肏死你個騷屄,媽了個屄的,老張活著我沒動你,今天我肏你了,肏局長了,哈哈……你他媽嘴硬,不把賬本交出來,我弄死你,死屄,給老子動一動。」王萍嗚嗚的搖頭。原來他是在找賬本,我以為沒什麼,看來那賬本對他很重要了。

  射進王萍的老大,給了王萍一個耳光:「死屄,浪費老張精液,我給你三天時間,找出賬本,否則我他媽把屄給你縫上!」說完轉過身對著張浩撒尿:「肏你媽的窩囊廢,天生的王八樣!」說完穿好衣服,轉身離開。這才發現,裡面還有兩個大漢從臥室出來。

  房間裡靜了下來,只有張浩孩子木然的念叨:「雞巴丟了,雞巴丟了。」王萍這才起來,吐出嘴裡的內褲,抬手給了張浩一個耳光:「廢物,看在老婆讓人強姦,你他們就知道雞巴丟了,你爸幹的好事,為什麼報應我,嗚嗚……」

  我起來,剛回到樓下,王萍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你在哪呢?過來一趟,我有事找你。」我答應著在樓下等了一會,上到樓上敲門,王萍打開房門,已經穿好衣服,眼睛紅紅的。張浩也穿了條睡褲,依舊捲縮在沙發裡嘟囔著。

  王萍坐下說:「劉哥,事情已經辦完了,你把那些東西給我吧!他們來了幾次了,我受不了了,他們要賬本,我知道一定知道在哪,你就拿出來吧!他們可啥事都趕出來了啊!」說完嗚嗚的哭了。

  我把王萍摟在懷裡溫柔的說:「你以為你交給他就沒事了嗎?他還會威脅你,利用你,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只有把他除掉才能平安,相信我。」

  王萍搖搖頭說:「我們鬥不過他的,還是交出來吧!我受夠了。」我心裡燃燒著一股抗爭的火焰,是的,我連自己的妻子,親人都保護不了,我還是男人嗎?是時候了,我不能在沉默了,不能在讓他們受到傷害了,我的情再也經不起摧殘了。

  「走,馬上和我走,我們一定能打敗他,相信我!」我說完拉著王萍,丟下張浩,開車快速向郊區駛去。一路上王萍茫然的注視前方,我知道,她的心有點麻木了,光鮮外表下的王萍,其實也是一個柔弱的女人而以。

  在一處偏僻的平房裡,我和王萍仔細的翻看賬本,裡面記載著黑老大的犯罪記錄和證據的存放地,看來老張也是利用他了,這個老狐狸真狡猾。

  王萍看完對我說:「劉哥,下一步你怎麼做,你打算交出去還是?」

  我沉思了一會說:「你有市委副書記電話吧?就是和你上床那個,主管政法的,告訴我。」

  王萍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電話告訴了我,我撥通電話。「是李書記嗎?啊!你收到信了吧!我沒有威脅你的意思,不過我告訴你,我掌握了碧海洗浴的犯罪證據,我只要你把他除掉,我就把光盤交給你,我不想當官,也不想發財,所以以後也不會在找你,但我警告你,三天之內,他還對我構成威脅,你就等著在網上欣賞你的激情表演吧!」說完不等對方回答,掛斷電話。

  接著我有給公安局長打電話,同樣的說辭,只是加了一句:「我知道你和他有關係,你怕他說出來,我想你有辦法讓他張不開嘴。」

  我又對王萍說:「你明天不要上班,就呆在這,現在老張死了,那些和你有染的官員還會信任你嗎?他們比黑社會更可怕,他們是在暗處,你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