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再強的女強人,也是脆弱的,王萍感到自己很孤單,很無靠,現在只有聽我的話了。說實話,我更害怕,我沒有背景,沒有靠山,我的妻子也是普通工人,一旦有誤,我恐怕將一無所有了。

  人有時就是奇怪,當被逼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都會有一種強烈的求生欲,我是真的沒有退路了,我唯一擔心的是,這群官老爺能否採取行動,對抗黑社會,必須依靠他們,這也是我寫信給他們的原因。

  想來想去最不放心的還是段紅和岳母,他們萬一找到他們,後果就嚴重了,我不僅驚出一身冷汗,趕緊給段紅打電話,告訴她馬上請假,帶著孩子和父母,去外地呆幾天,就和岳父說單位放假,去旅遊幾天,一切都安排好後,我也散架一樣倒在王萍懷裡。

  閉上眼睛,在王萍溫柔的愛撫下,慢慢等待。兩天過去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我和王萍都變得焦慮起來,這可是最後一天了,難道他們真的不怕我公開他們的視頻嗎?不可能,絕不可能。

  心裡沒底的我,最後一次給他們發了條短信『今晚不動,明天上網』發完後,焦急的坐下,看見王萍憔悴了許多,不僅心裡一軟「萍,一切都會好的,相信我」

  說完把王萍輕輕的摟在懷裡。

  也已經深了,我和王萍再也無法平靜了,不知何時,王萍開始吸煙,散亂的頭髮,焦慮的眼神,看著老舊的電視,不停的歎氣。

  突然,電視傳來播音員清脆的聲音「各位觀眾,本台剛剛收到的消息,在市委市公安局統一部署下,經過縝密偵查,一舉端掉了以碧海洗浴為為窩點的,黑社會性質的黑惡勢力,該團伙有組織的販毒,收容包庇和強迫婦女賣淫,利用暴力手段非法殘害同行,據查,已經使三人致死。其中,在警方實施抓捕過程中,該團伙主犯和隨從,利用自製火藥槍抗拒執法,被警方當場擊斃,目前,警方已經封鎖現場,進一步查找證據,有關情況我們將進一步關注」

  我『噗通』一聲坐在地上,王萍則癱倒在破沙發上,我們兩個不約而同的喊「成功了,我們成功了」王萍哭出了聲,我爬過去,和王萍緊緊擁抱在一起。那種解脫後的輕鬆,積壓心裡的負擔,隨著新聞播報,讓我們喜極而涕。

  王萍突然推了我一把,臉通紅,手摀住下身。我一看,王萍的褲襠濕了一大片,王萍居然尿褲子了,不覺笑出聲來「大局長居然緊張的尿褲子了,羞不羞啊,哈哈」王萍惱怒嬌羞的給了我一巴掌「不許胡說,你要是敢說出去,我把你雞巴揪下來」說完也笑了。

  沒過幾分鐘,我就接到了那幾個人的電話,我告訴他們,在不同地點,明天夜裡拿他們想要的東西。然後,有一次和王萍緊緊擁抱在一起,那份喜悅是空前的,輕鬆的。

  在回去的路上,王萍有點幽怨的說:不知道這幾天,張浩怎麼樣了『唉』造孽呀!我也皺起了眉,是啊,把他給忘了,這個人得怎麼處理呢?王萍的歎息,我不但沒有反感,反而覺得王萍還是有情義的,怨恨歸怨恨,畢竟那是她丈夫啊。

  回到王萍家裡,打開門,裡面一片狼藉,張浩赤裸著身體,捲縮在角落裡,身上滿是污垢和傷痕,手抓著軟塌塌的雞巴,驚恐的看著我們「別,別割我雞巴,我,我不知道在哪,別,別打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王萍看見張浩這副模樣,不覺哭了,走過去拉張浩的手,被張浩驚恐的甩掉。

  我知道,他是真的完了,瘋了,看來這兩天,那幫人沒少折磨他,心裡不僅有點過意不去,過去和王萍一起把他拉到衛生間,沖洗乾淨,穿上衣服。

  王萍一臉的惆悵和茫然,自言自語的說:都是你們自己做的孽,報應來了『唉』這可咋辦啊?

  我鎮定的說:看來他是瘋了,只能送精神病院了,你也別太難過了,這也是他自作自受,不過還得好好想想,如何才能把事處理的圓滿一些。

  王萍沉默了一會說:我知道這都是他們的錯,我還是有點於心不忍,先過幾天在說吧,你先回去吧,還有許多事沒解決呢,我想靜一靜。

  我沒有在說話,默默的回到車上,把給準備的東西準備好後,開著車在郊區不同的地方藏好後,回到家裡,倒在床上,實在是太累太疲憊了,一覺睡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才醒。起來隨便吃了點東西,給段紅打了個電話,告訴她都解決了,可以放心回來了。

  我不得不開始考慮以後的生活,是自己幹,還是找個工作,王萍該怎麼辦,段紅會怎麼想,該如何收場,現在成了最大難題,我承認,我對段紅還是有感情的,這幾天她不在身邊,感覺卻點什麼似得,這是多年來相互依賴,相互關愛的結果。對王萍,我是愛上她了,她的能力,她的氣質,包括她的肉體,但我也清醒的意識到,她能放棄現在的地位嗎?她真的愛我嗎?真的會和我在一起嗎?都是未知數。

  這天夜裡,在郊區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鬼鬼祟祟的,或在莊稼地裡,或在橋洞下,每個人都找到一個小包,然後都高興的,迫不及待的看過後,通通燒掉。我沒有失信,我也不想利用那些東西威脅他們,即便把他們搞下台,新上來的也未必好哪去。

  第二天段紅回來了,我沒有和她說太多,有些事還是不告訴她的好,岳父岳母也一起過來了,女兒高興的和我談論旅遊的趣聞,我也好長時間沒和女兒親近了,一家人久違的笑聲又響起在家裡,讓我感覺很溫馨幸福。

  岳母看我的時候,表情難免有些尷尬,我也不想捅破那層紙,就當我不知道好了,何必在打破這和諧的氣氛呢?過去的就讓她過去吧。

  和岳父喝了點酒,看著岳父幸福慈祥的笑,我的心也嗯高興,我們說了很多話,都是生活瑣事,今天看來都是那麼可貴,那麼充滿生活氣息。

  本來想送岳父岳母回家的,因為我喝了酒,段紅和岳母都極力反對,也就只好讓他們打車回家了。

  女兒玩累了,早早就睡了,我和妻子坐在女兒的床邊,幸福的看著熟睡的女兒,段紅的眼睛濕了「老公你看,女兒都像你呀,以後我再也不離開你們父女了,謝謝你,老公,我太感謝你了,每到關鍵時刻,都是你陪在我身邊,給我遮風擋雨,我對不起你和女兒。說完輕聲抽泣。

  我溫柔的擁著段紅,回到自己的臥室,段紅依靠在我的懷裡,輕輕的說:老公,我們一起洗洗吧,身上都有味了。

  衛生間裡,我和妻子赤身裸體的站在一起,花灑噴發著溫暖的水流,段紅溫柔的為我擦拭每一處,非常仔細,當清洗到我的下體時,我的雞巴不由得硬了,段紅羞澀的跪在地上,認真的沖洗我的雞巴,包皮和睪丸的每一處褶皺,都仔細的清洗乾淨,就連我的屁眼都仔細情理,我不僅興奮的呻吟出聲,這是一種空前的享受。

  我們洗好後,段紅和我回到臥室,段紅拿過電吹風,在床頭插上電源,開始為我和自己吹乾頭髮。我溫柔的說:紅,好了,來,坐我懷裡,讓我好好疼疼你。

  段紅羞澀的搖搖頭,輕輕的握住我的雞巴,電吹風溫暖的氣流,吹拂在我的陰毛上,我不覺一陣欣喜,這感覺太美了。

  段紅感覺滿意後,放好電吹風,跪在我的雙腿間,握著我堅硬的雞巴,深情的說:老公,以後我就這樣侍奉你好嗎?只有我的老公喜歡,我幹什麼都可以,我今天才發現,老公你好帥呀,我好喜歡好愛你。

  說完張開誘人的小嘴,輕柔的把我的雞巴含進嘴裡,舌頭慢慢的在龜頭和肉楞上舔弄,嘴唇輕柔的吮吸,手在我的卵子和屁股上撫摸。我呻吟了一聲,閉上眼睛,感受著妻子溫暖的口腔,一股暖流從心裡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