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啊,好舒服,好興奮,段紅把我整根雞巴吃進嘴裡,發出『嗯嗯』的呻吟聲,分開我的雙腿,把雙腿推起來,我的屁股高高的對著段紅,段紅吐出雞巴,把我的蛋含進嘴裡,吮吸親吻,火熱的嘴唇,柔弱的舌頭在我的蛋上遊走,一會,段紅的舌頭輕柔的在我的肛門舔弄,我興奮的一哆嗦,原來我的屁眼是這麼敏感。

  不知道段紅反覆在我的雞巴上,蛋上和屁眼上,親吻吮吸舔弄了多久,我只記得自己被刺激的一直呻吟。段紅起來,握著濕淋淋的雞巴,對準水汪汪的陰道,慢慢在坐下來,溫暖的肉洞慢慢的吞噬著我不雞巴,慢慢的搖動,慢慢的起落,雙手握著豐滿的雙乳,輕聲的呻吟。

  我開始癡迷了,陶醉了,妻子曼妙的舞動,充滿甜蜜幸福的表情,是如此動人美麗。我飄飄欲醉的呻吟著,激動著。沒有狂野的慾望發洩,有的只是溫情幸福的流露。段紅放下手,輕輕捧起我的臉,緊緊盯著我的眼睛「老公,我好幸福,你咋這麼帥這麼好看呀,我好舒服,心都快飛了,老公你喜歡嗎?喜歡我嗎?喜歡和我做愛嗎?

  無需過多的語言,我用力挺了幾下雞巴,這就是最好的語言了,段紅大聲的呻吟幾聲「啊,我感覺到了老公,你用力愛我了,啊,老公你愛的好深,我好高興啊」趴下了深深的吻上我的唇,屁股開始用力起伏,這次性愛,是那麼溫柔多情,一種輕鬆自然的快感,使我忘情投入。

  段紅的高潮並不強烈,只是輕微的嬌吟,輕微的顫抖,卻別有一番風味,最後在我即將射精的瞬間,段紅迅速握著雞巴,張開嘴深深的吞進雞巴,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進嘴裡,嚥了下去。

  這次性愛充滿濃濃的愛意,沒有了淫亂的激情和刺激,摟著妻子柔弱的嬌軀,甜美的幸福讓我沉醉。接下來的幾天,我和段紅彷彿又回到了戀愛的時光,每天接送妻子上下班,回家做飯哄孩子,夜裡夫妻纏綿做愛,那是多美好的家呀。

  我一直沒有和王萍聯繫,現在我突然明白,我們和王萍不是一個層面生活的人,說實話,我真的打算放棄王萍了,我也在聯繫工作。

  這天突然接到王萍的電話,告訴我晚上來家裡,讓我和段紅等她,沒有說其他的,就掛斷了電話。我給岳母打電話,讓她接孩子。等到段紅下班,我在回家的路上告訴段紅,王萍今晚來,段紅眼睛閃過一絲不快,沒有說什麼。

  回到家裡,段紅還是精心準備了豐盛的一桌飯菜,大約七點左右,王萍來了,一套灰色的職業裝,顯得高貴優雅,臉色也恢復了光彩。進來先擁抱了段紅,然後對我笑了笑,逕直坐在餐桌旁「小紅做的菜最好吃了,我今天可要盡情享受了,你們看我幹嘛,還不坐下一起吃飯啊」

  這頓飯我始終感覺有點彆扭,幾次想開口說話,都被王萍示意不要說話,段紅也是悶頭吃了一點,就放下碗筷,看著我們吃,眼裡充滿了不安。

  總算吃完了,段紅收拾好,沏了壺茶,我們三個人做在一起,王萍喝了口茶,放下茶杯,開始笑,笑的很勉強,然後搖頭,搖頭後再笑。我和段紅都被王萍的舉動搞蒙了,段紅「王萍,你有病啊,傻笑什麼呀?

  王萍接著又流下眼淚「這世道,太現實了,劉哥,小紅,你們恨我嗎?你們還把我當朋友嗎?如果你們也不理我了,我真的就一無所有了」說完低下頭。

  段紅幽幽的說:王萍,我恨過你,恨你把我拉進那可怕的旋窩,你差點毀了我的家,我想了好長時間,都過去了,我也知道,有些事是他們逼你做的,不想在追究了,還有什麼意義,可你知道嗎?我付出的有多大嗎?你要是不來,我有勇氣告訴我老公嗎?你,你們差點害死我呀。說完顯得很激動。

  王萍低著頭不敢看我,小聲說:小紅,你就都說出來吧,我今天是來請罪的,我不能在失去你們了。

  段紅看了我一眼,羞愧的低下頭小聲說:老公,對不起,我,我沒敢告訴你,我,我媽也被拉下水了,我,我還答應他們離開你,給他們生孩子,老張就是當年和媽媽通姦的那個人,我,我對不起你。說完默默的流淚。

  儘管有些事我是知道的,可聽段紅親自對我說出來,我還是非常憤怒惱火,我沒想到的是,段紅居然答應離開我,而且給他們生孩子。不僅一聲怒哼『彭』的一聲,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嚇的王萍和段紅一哆嗦。

  段紅驚恐的低著頭說:老公,我不想離開你,可他們用錄像威脅我,要拿給爸爸看,我,我也沒辦法呀,不過老公,他們都完蛋了,我也不會離開你了,當然,你要是不要我,我,我會離開的,我也不會在活著,別不要我好嗎,求你了老公。

  我憤怒的說:你是怎麼答應給他們生孩子的,給我說實話。段紅怨恨的看了王萍一眼,長出了口氣說:就是去北京那次,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喝了王萍給我的水後,我,我就非常想要,就像萬隻螞蟻在我的裡面爬,在裡面咬一樣,我無法控制自己,可他們把握捆上,讓我看著他們做。

  那種感覺我實在是無法忍受,只有他們肯肏我,我做什麼都願意,他們羞辱我,玩弄我,就是不給我,是王萍問的我,我,我實在說不出口,對不起老公。

  我冷漠的看著王萍和段紅,冷冰冰的說:你們做都做了,別他媽假惺惺的,告訴我。王萍緊張的看著我,段紅身體顫抖,恐懼的接著說:你別激動好嗎,我說還不行嗎?

  是王萍對我說的,她,她問我想讓他們肏我嗎,想就得答應給他們生孩子,我當時真的不能控制自己,就說,只要能肏我,我答應給他們生孩子,王萍還問我,想生誰的種,想怎麼生,讓我自己說,讓我淫蕩的說,否則不讓他們肏我。

  老公,對不起,我說了,很淫蕩的說了,我真的受不了啊,我說我要懷他們父子兩個的種,讓他們輪流肏我,我說我是大騷屄,喜歡讓他們肏大肚子,我的騷屄就是讓他們肏的,回家就摘避孕環,讓他們天天肏,我是他們的騷婊子。

  王萍還問我說,你媽是騷逼嗎?也讓他們肏行嗎?我都答應了,我說我媽是騷屄,也讓他們肏,我,我控制不住自己呀,段紅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清楚那春藥的厲害,我沒想到的是,這是王萍問的段紅,我一把抓住王萍的頭髮「肏你媽的,原來這都是你的主意,我還他媽對你動情呢,你這個十足的賤屄,告訴我,為什麼?

  王萍驚恐的抓住我的手「你鬆手啊,你鬆開我告訴你,我都告訴你,求你放手啊」我用力把王萍推到在地上「肏你媽的,你要是在騙我,我把屄給你縫上你信嗎?

  王萍爬起來,跪在我的面前,給了自己兩個耳光,低聲說:是的,都是我的主意,我利用了你們,是我發現老張和段紅媽媽以前的事後,我就開始計劃這一切了,是我先和段紅聯繫的,並引誘她到我家,讓老張看見的,段紅長的像她媽媽,這勾起了老張報復的心裡,是我慫恿他們幹的,也是我想讓段紅給他們生孩子的,我想這樣我就會逃脫他們的控制。

  後來我發覺他們沒有放過我的意思,最主要的是,我發覺我愛上你了,我想過段紅嫁給老張後,我嫁給你。可一切都變了,變得我無法控制,後來我找你,刺激你報復他們,我就會自由了,可我錯了,真的錯了,我現在才明白,你和段紅對我是多麼重要,只有和你們我才感覺到我還活著,這些天我被自己的良心煎熬著,我不得不來請罪,請你們原諒我。

  我欠你們的太多了,太多了,我無法原諒自己,你知道嗎劉哥,小紅,我是聽到有人要除掉你們,才和他們攤牌的,為了擬補我的錯,我對他們妥協了,目的就是讓他們放過你們,我是真的愛上劉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