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惑慾惑:◆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我聽王萍說完,心裡一驚,他們想除掉我們,這超出了我的意料了,段紅緊張的扶起跪在地上的王萍「你說什麼,誰要除掉我們,這是怎麼回事,你說呀」

  王萍搖搖頭,苦笑著說:我是偶然在山莊聽到的,就是我們上次談工程的地方,那裡的人都是高官,一般人是進不去的,我是和市委書記的兒子去的。說到這臉色一紅,看了我一眼接著說:對不起劉哥,我,我還行利用他來著,就在他和我做完後,我出來喝咖啡,發現公安局長和一個人人進來了,他們沒發現我。

  我就偷偷跟著他們,他們進了一個包間裡,你也知道,那裡是會員制的,裡面很安全,也就沒人注意我,我在隔壁衛生間排風口那裡,那裡是和他們房間通著的。隱約聽見他們說已經查到你了,公安局長還說這個人不能留,得想辦法除掉。

  當我聽到這些話時,我才深深感覺到我不能失去你們,那一刻我才明白你們對我有多重要,我回來後就給所有和我有關係的人打電話,求他們放過你們,後來在我的威逼和懇求下,他們答應放過你,條件是你們離開這裡,我離開辭去局長,安排我去進修。我都答應他們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考慮考慮吧,劉哥,小紅,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們原諒我好嗎?

  黑暗,太黑暗,都他媽是騙子無賴,我真的好累,長歎一聲「我們去哪啊,這是我們的家,我怎麼沒留備份啊,這群垃圾。

  王萍抓住我和段紅的手說:你們原諒我了嗎?你們不嫌棄我了嗎?小紅,好妹妹,你能容納我嗎?我是真心悔過了,相信我好嗎?

  段紅幽幽的歎口氣說:不原諒你又能怎麼樣呢,我們連窩都快沒了,我也有錯,你真的能放下你的前途嗎?真的能過我們這種平凡的日子嗎?我們去哪啊,我爸媽怎麼辦?別問我,我不知道,你問我老公,我聽他的。

  看著王萍渴望的眼睛,我的心好亂,這個女人太可怕了,她會和我們一起生活嗎?她真的愛我嗎?我不敢相信。我也知道,我是鬥不過他們的,我真的要逃亡嗎?心裡突然一亮,現在恐怕只有王萍能幫我們了,不管她是不是真心的,我別無選擇。

  我看著王萍和段紅說:原諒不原諒的,都已經發生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你跟著我們流浪嗎?你會情願做我的小老婆嗎?

  王萍激動的說:只要你們同意,我願意,願意做你的小老婆,願意和段紅一起陪你到老。我想好了,我們去深圳,那我有房子,老張還在那有一套別墅,我們不缺錢,到那以後,我們開一個服裝店,不在和任何人聯繫,段紅的爸媽我們也接過去,住我的房子,那裡的氣候條件都比這裡好。

  我和段紅的眼裡都放出希望的光,這一切都太離奇了,說實話,我對王萍還是不太相信的,可目前的情況,我還有別的選擇嗎?只有點頭表示同意。

  那邊段紅突然嚴肅的對王萍說:我老公答應了,我也沒意見,但你要清楚,我是被逼的,是先前和你們淫亂過,我老公也肏過你,但不代表我真的相信你,要看你以後的表現,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必須記住,我是原配,你是小老婆,你必須尊敬我,在家裡必須聽我的,否則,我寧願和老公要飯去,你明白沒有。

  王萍的臉紅了,羞澀的說:好,都聽你的還不行嗎,這輩子的債我這輩子還,我可不想留到下輩子,夫人,請用茶。說完居然恭恭敬敬端起茶杯。段紅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理所當然的接過茶杯,輕輕喝了一口。

  這就像做夢一樣發生在我的面前,氣氛變得輕鬆起來,我們談了許多對未來的嚮往。我突然向到張浩「王萍,張浩你怎麼解決的,他現在怎麼樣了」王萍長歎一聲說:昨天送精神病院了,我給他留下足夠的錢了,也算是對得起他了,以後別在提他了好嗎?」

  我們又說了會話,段紅站起來對王萍說:都半夜了,還不伺候老公就寢。王萍羞紅了臉「是,夫人」說完兩個女人都笑了,給我寬衣沐浴,我還真是有點暈乎乎的。纏綿的夜,纏綿的情,讓我筋疲力盡。

  我只記得,在我射精後,我仰躺在兩個女人中間,段紅和王萍都斜靠在床頭半躺半臥,段紅把一個乳頭塞進我的嘴裡,就像奶孩子一樣,王萍輕柔的撫摸我的胸膛,兩個人咬著耳朵說悄悄話,我是一句也沒聽進去,閉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天亮了,我醒來時,段紅和王萍已經起來了,一個忙著做早點,一個在打掃衛生,我突然感覺自己是多麼幸福啊,不僅笑出聲來。

  一夜之間,我們三個人的關係轉變了,段紅變得更加溫柔賢惠,王萍也沒有了高高在上的姿態,就像一個多情的少婦一樣,含情脈脈。

  吃完早點,王萍嬌羞的說:老公,一會你去我那,把我和老張的房間整理一下,沒用的東西都仍了,我再也不想回那裡了,我需要的都裝在兩個皮箱裡了,你回來給我帶過來就可以了,我已經委託一家地產中介,把我的那套賣掉,老張的就留給張浩了,他要是能好過來,也有個住的地方『唉』段紅插話說:老公,你就先在那住幾天哈,我一會就去辭職,順便把孩子的轉學手續辦了,王萍也去辦理交接手續,下午我們出去有事,你先將就幾天,不許回來。說完兩個女人相互笑了。我有點疑惑,但沒有說什麼,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我這兩個女人就夠我受的了。

  接過王萍遞給我的鑰匙,搖搖頭走出家門,清楚的聽見兩個女人哈哈的笑聲。

  不知她們搞什麼鬼。

  收拾好一切,我把沒用的東西都送給收廢品的了,回到房間,看著空曠的房間,心裡一陣感慨,就在前些天,這還是那麼淫靡,如今卻是人去摟空,真實人生變壞無常啊,來到老張的臥室,打開暗門,裡面的現金還在那裡,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先不告訴王萍吧,萬一她變心,我也好有活命錢。

  第二天,我把現金分別存入不同的銀行,把王萍的兩個大皮箱放進車後備箱,也許是我本能的反應吧,我把車開到郊區我以前租的平房,沒有回王萍的家,給王萍和段紅打了幾次電話後,我在那過了幾天清閒的日子,每天都去和老頭釣魚。

  一個星期過去了,這天王萍給我打電話,有點緊張的說:老公,你在哪,你沒事吧,他們催了,我和紅姐沒事,你不要擔心,家裡都安排好了,我想我們今天就走,我感覺有人在樓下看著我們,我怕他們反悔。

  我趕緊說:我沒事,我在郊區呢,就是我和你前幾天呆的那裡,東西也帶著呢,你們別怕,沉住氣,我去接你們。

  王萍趕緊說:你別過來,一會你打車到帝豪大廈底下停車場,那有一輛北京牌子的Q5車鑰匙在我的褐色皮箱裡,你的車他們認識,我和紅姐一會裝作帶孩子出去逛街,你在老地方等我們,確定沒人跟蹤我後,你在出來,裡面又傳來段紅焦急的聲音「老公我好害怕,你可等我和女兒啊」王萍的聲音「沒事的紅姐,相信老公,他愛我們」

  掛斷電話,我驚出一身冷汗,肏他媽的,他們真想弄死我們啊,趕緊換了件衣服,掏出車鑰匙,跑到大街上,半天才攔了一輛黑出租,駛進市區,特意在王萍家那經過,沒錯,明顯看見幾個地痞在那附近轉悠,我低下頭怕被發現,在帝豪大廈,我下車走進地下停車場,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那輛車,按下電子遙控,車燈一閃,我打開車門,坐進駕駛位,這還是一輛頂陪的車。不僅暗暗佩服王萍。

  我把車停在離咖啡廳較遠的一個地方,焦急的等待他們出現,過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才發現他們從出租車下來,站在那張望,我觀察一會,沒有發現有人跟蹤,這才按了下車喇叭,王萍和段紅拉著我女兒,飛快的跑過來,坐進車裡,氣喘吁吁。沒等我說話,王萍一揮手「快開車,不能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