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二章◆地牢


第二章◆地牢

  「滴…答…滴…答…」水滴聲在這個陰暗潮濕的地牢中隨處可聞。即便在這酷熱的月份中,這裡也透著一股寒氣,陰冷陰冷的。這個地牢是城管部門堆放雜物的地方,也是他們私設的刑堂所在。

  蘇童和曉薇剛剛被綁來這裡。蘇童被拷在角落的鐵柵欄上,而曉薇雙手被繩索綁縛,靠坐在一堵矮牆前。

  趙傑和十幾個城管,正站在曉薇面前,獰笑著打量著她,就像看著獵物的狼群,享受著獵物從心底發出的恐懼和無助。蘇童的怒罵,曉薇的抽泣和哀求,都成了這群人淫慾的催化劑。

  趙傑心裡又是喜悅又是懊悔。喜的是,眼前這麼美麗的女人即將成為今天的玩物。趙傑玩過的女人不少,但像曉薇這樣容貌和身材具是極品的女人,還是鳳毛麟角。而悔的是,自己沒能早一點發現這極品人妻,而讓「那位大人」捷足先登,自己花費的所有功夫都只是為他人做嫁衣。

  趙傑搖搖頭,把這些雜亂的念頭驅出腦外,不管怎麼說,今天先好好享受一番才是正事,至於以後是不是能在「那位大人」吃肉之餘揀點湯喝,那是以後才要考慮的事情。

  曉薇不知道趙傑想的心思,也沒空去揣摩。她現在想的只是如何能令眼前的這些人放過丈夫和自己。通過之前他們的談話,曉薇知道這次得罪的這個胖子,竟然是城管局的局長,這種官雖然只是芝麻小官,可在這些沒權沒勢的普通百姓跟前,就是能掌握他們生殺大權的人物了。

  「趙局長,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不知道是您,失手打傷了您,我們會賠償的,您要多少錢?只要我們付得起,我們…」

  「別傻了!」趙傑打斷了曉薇的哀求,「我要的不是錢,我要的是你的人!」

  曉薇雖然知道這件事不太可能善了,但聽到趙傑如此直接的拒絕和赤裸裸的要求,不由心如死灰,不知如何是好,一時呆住了。

  趙傑已經走得足夠近了,他在曉薇面前蹲了下來,伸手撫上了她的臉蛋。

  曉薇猛然掙扎起來,但早已有兩個人從背後抱住了她,一個箍住了她的手臂,一個箍住了她的小腿,讓她的掙扎被限制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變得無濟於事,只能任由趙傑在她臉上摩挲。

  「好滑啊!」不知道其它地方是不是也這麼滑呢?趙傑自言自語的說著,突然雙手拉住曉薇的衣領,幾把扯爛了她的T恤。

  曉薇一聲驚呼,但已無力阻止乳房暴露在一群男人面前,雖然還有著胸罩的包裹,但已讓曉薇羞憤欲死。

  趙傑和一眾城管,呼吸都變得粗重急促起來。女人的乳房天生對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特別是美麗女人的乳房。

  「你們這群畜生!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有種衝我來!」蘇童不住掙扎著,想要掙脫手上的束縛,去解救自己的妻子,但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

  趙傑冷冷的對蘇童說:「我摸了你老婆一下,你不是很生氣嗎?你不是要打我嗎?現在慫了?我對你沒興趣,我只對你老婆有興趣,現在你就看著我怎麼搞你老婆吧!」

  城管隊員知道好戲就要開始了,紛紛往前擠著,圍的更緊了,生怕離得遠了看不清。一個城管顫著聲音說:「趙…趙局…」

  趙傑沒有遲疑,在曉薇的尖叫聲中,一把扯斷了胸罩的扣帶,甩在一邊。

  「哇~」城管們集體發出一陣感歎。眼前女人的乳房實在是太完美了。碩大,飽滿,鼓漲漲的肉球無視地心引力,驕傲的挺立在胸前。

  曉薇的眼淚終於流了下來,她清楚的感覺到一對只能屬於丈夫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暴露在這群狼一樣的城管眼中。曉薇能清楚的看到這些人眼裡噴出的欲火,也清楚的知道這慾火的源頭正是自己視為驕傲的乳房。

  「嘿嘿嘿,想不到這麼秀氣的女人,居然有這麼大的奶子,不用來勾引男人真是可惜了。」趙傑調笑著說。

  「是啊,你們看,她的奶頭居然還是粉紅色的,真不像是生過孩子的人啊!」其餘的城管也紛紛附和。

  聽著這群男人如此赤裸裸的評價自己的身體,曉薇恨不得能暈過去才好。城管們圍的太緊,蘇童的視線已經全部被遮住了,他看不見妻子那邊發生了什麼,但從這群人無恥的話中,他能想像到妻子所受到的羞辱。他再次拚命掙扎起來,手腕上的皮膚已經被手銬磨得血肉模糊,但他似乎一點也感覺不到疼,他心裡的苦早已超過了身體的疼。如果他有一把刀,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砍斷自己的手腕,讓自己能掙脫出來,去到妻子身邊。

  「嘖嘖嘖,真滑,手感真好!」趙傑雙手抓住了曉薇的乳球,用力抓捏著,細細感受著滑嫩的乳肉在手中的變化。

  曉薇的乳房圓潤飽滿,絕不是男人能「一手掌握」的,趙傑盡力張大的手掌也只能覆蓋住乳峰,乳根位置的滑膩全從指縫中溜了出去,形成一個個的突起,在趙傑不斷揉弄中,變幻著形狀。

  「哈哈,她的乳頭居然硬了,是不是被摸出感覺了啊?」趙傑感受到曉薇乳頭的變化,出聲調笑著。

  曉薇恨不得能昏過去,這胖胖的男人碰到自己就覺得噁心,怎麼可能被摸出感覺?只是乳頭突然暴露在略帶寒意的空氣中,出於生理反應而硬起,居然被這男人誤解。

  曉薇冷冷的說:「不是!」不過趙傑可不管她到底回答什麼,只是自顧自的用一隻手繼續揉搓乳房,另一隻手則專攻曉薇的乳頭。揉、捏、撮、拉、彈,各種手法都使了出來。

  「媽的,這女人身材真好,哪裡像生過娃的人?你們看她的肚子,一點皺紋都沒有!」圍觀的城管一邊看著,一邊品頭論足。

  「老李,這生過孩子的女人,確實很容易在肚子上留下皺紋,但有一個地方受到的影響更大,你知不知道是哪裡呀?」另一個城管問道。

  周圍的城管明知故的附和,「哪裡呀?」

  「就是女人的小屄啦,生孩子會把那裡撐大的,再插就不夠緊了!我賭她那裡一定不緊了!」

  「趙局,試試這小妞的屄緊不緊啊,咱們兄弟想賭上一把。」

  「是啊是啊,趙局試試!」所有的城管都開始起哄。

  趙傑知道這幫人無非想看他幹了這女人,他們好飽飽眼福。但「那位大人」可吩咐過了,現在還不能真動了這女人。而且這次的人,是大庭廣眾之下抓的,把事情鬧的太大不好收拾。但這些情況肯定不能和下面的人明說,這分寸的拿捏把握,就是一個上位者是否靈活的表現。

  趙傑無疑是官場的老油條,他微微一笑,說道:「你們這幫兔崽子只管下注,老子來幫你們驗驗!」

  一眾城管興奮起來,紛紛下注。

  趙傑吩咐旁邊的城管:「把她的褲子扒下來!」

  那人應了一聲,就動手扯曉薇的褲子。曉薇哭泣著掙扎,可哪裡是強壯男人的對手,一會的功夫就耗光了所有的體力,被男人抓住機會,將長褲連著貼身的棉質內褲全被脫了下來。

  趙傑抓起曉薇的內褲,想從上面找出點水跡,以便證明她動了情。但趙傑失望了,內褲上乾乾淨淨的,只有一點女人身體的幽香。

  趙傑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女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見手下的人都已下完注,於是大聲宣佈道:「現在我就來試試這女人下面緊不緊!」

  曉薇驚恐的搖著頭,早已無力掙扎的她不知又從哪裡借來一股力量,像一尾離水的魚一樣在地上胡亂的撲騰。可兩雙有力的手壓在了她的身上,像兩顆釘子,將她牢牢釘在了地面。

  曉薇知道後面的事情無可避免,只得認命的閉上了眼睛。蘇童也早已喊啞了喉嚨,只能大張著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趙傑用力掰開了曉薇的大腿,甚至都來不及感受一下滑膩的手感,就被微微綻開的肉花吸引了視線。

  曉薇的私處並沒有茂盛的毛髮,只是在陰阜上覆蓋著稀疏而柔順的陰毛,肉唇處乾乾淨淨,沒有一絲的雜亂。

  飽滿的唇瓣呈現淡淡的粉紅色,微微展露的陰道入口則是更漂亮的粉紅色,嫩嫩的軟肉縮在一起,覆蓋住洞口,試圖阻擋外來的入侵者。

  趙傑在手上吐了兩口唾沫,胡亂的搓了搓,用左手手指分開肉唇,右手中指藉著唾液的潤滑刺入了曉薇的淫裂。

  趙傑很快就體會到了肉壁的緊握,層層疊疊交纏在手指上,溫暖而濕潤。趙傑不禁想到,這還僅僅是手指,如果是自己的肉棒插進去,那會是多麼的銷魂啊!

  手指深深陷入肉洞,緩緩抽插了幾次,趙傑就抽了出來。不是他不想繼續,而是怕自己一時忍不住,真的上了這個女人。他快速的脫去自己的褲子,赤條條站在曉薇面前,早已勃起的陽具青筋鼓脹,遙遙指向曉薇的臉。

  趙傑快速的用手套動陽具,還不忘招呼部下:「大家都來,讓美女洗個精子浴!」一眾城管都興奮起來,羞辱這麼美麗女人的機會可不多。一時之間,除了要制住曉薇的幾個人外,其餘眾人都圍著女人打起手槍。

  小張覺得自己太幸運了。早就聽說跟著趙局混不但可以吃香喝辣,還有機會玩到女人。只是這種好待遇只有趙局的親信才能享受,他是削尖了腦袋也不得其門而入。沒想到這次跟著趙局行動了一次,回來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觀賞這麼性感女人的身體,還可以把自己的精液射到她的身上!

  之前任何一次的快感都沒有現在來的這麼強烈啊!小張早已噴射了一次,濃稠的精液像鼻涕一樣掛在了女人如花一樣漂亮的臉上,看著搖搖欲墜的精液就在女人臉上晃啊晃的,小張就忍不住又是慾火高漲,陰莖就像不知疲倦一樣,又一次硬挺起來。

  強烈的快感如潮水般再次襲來,小張加快了套弄的速度,發出一聲低吼。這次他把目標對準了女人顫巍巍的一對奶子,就讓精液代替自己去摸一下吧!小張計劃好了,還要再來幾發,這女人的下身,屁股,都不能放過,他要把精液塗滿女人一身!

  ……

  瘋狂的淫宴總會結束,當這群精力充沛的男人將自己精囊中每一滴液體都噴射到曉薇身上後,這對小夫妻的恥辱才終於結束。

  曉薇全身都被濃厚的精液污染,尤以臉蛋為甚,她也早已無力去擦拭,只垂頭乾嘔著。雖然也曾幫丈夫口交過,並不是第一次聞精液的味道了,但這場「精浴」的數量顯然不是她能承受的,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是濃濃的腥臭味道。

  趙傑把三泡濃精射到了曉薇身上,強烈的快感到現在都還留有餘韻。這種快感不光是身體上的,更是心理上的,一群男人對著一個無力反抗的美女射精,強烈的征服感絕對讓人神暈目眩。他看手下都已發洩完畢,對著一個隊長模樣的手下揮了揮手,指著曉薇道:「老徐,用高壓水槍給他們洗洗澡,然後趕出去吧。」

  老徐應了一聲,招呼幾個人行動起來。

  趙傑有些不捨的看了看曉薇,搖搖頭,轉身走出了地牢。

  當蘇童和曉薇被人架著拖出城管局時,已經是繁星滿天了。蘇童赤著上身,曉薇則用蘇童的衣服遮住了動人的胴體,她的衣服早已被趙傑撕破了。

  兩個人渾身透濕,在這個略顯涼意的夏夜,互相攙扶著向家中走去。路燈下他們的影子,很長,很長,就像他們接下來要走的路一樣,漆黑而漫長。

     ***    ***    ***    ***

  「嘟…嘟…嘟…」

  「喂,我是老趙……是,按照計劃,已經放他們走了……沒有,沒上她……是的,推車還在我這裡……好的,再看你的了……再見!」

  昏暗的燈光下,漸漸現出一張胖胖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