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三章◆譚達


第三章◆譚達

  蘇童是在刺眼的陽光下醒來的。看著床上斑駁的痕跡,揉了揉有些酸軟的腰部,蘇童微微笑了起來,昨晚的情景歷歷在目。原本他還擔心曉薇會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但事實證明,曉薇遠遠比他想像的更堅強,也更冷靜。蘇童本來打算不顧一切的去報復那些作惡的人,但曉薇的柔情讓他把這股仇恨埋入了心底。

  仇一定要報,但不是現在,一定要在保證自己和家庭安全的情況下才會付諸行動。

  在巨大的壓力下,夫妻倆放開了所有的矜持,讓男女間最原始最純粹的慾望徹底控制自己。一句句呢喃,一聲聲嬌吟,都像最強烈的春藥,徹底點燃了蘇童的慾望。一次次猛烈的撞擊,很快就讓妻子略顯乾澀的膣道變得泥濘不堪,怒脹的陽具毫無保留的在緊窄的通道內聳動,讓快感來的強烈和迅速。兩人默契的攀向高潮,略事休息後再開始下一輪的征伐,直到耗盡所有的力氣,才相擁著倦倦睡去。

  「懶豬啊,你終於醒了!快起來吃飯吧,都中午了。」曉薇走進房間,甜甜的說。看了一眼床上,曉薇俏臉一紅,拉起了丈夫,然後收拾著凌亂的床單。

  想起昨天晚上的瘋狂,曉薇臉上就有些發燒。但有一件事她不敢告訴丈夫:和蘇童做愛的時候,她一直都不敢閉上眼睛,因為一旦閉上,身上的男人就會變成趙傑和那一群城管的模樣,一個一個的變幻,讓她有種被人輪姦的錯覺。想到這事,曉薇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對於曉薇的心事,蘇童一無所覺,他走到餐桌,摸了摸兒子小寶的頭,挨著他坐了下來。曉薇一大早就去了何嬸的家,接回了小寶,現在正拿著小勺,等著媽媽來開飯呢。

  吃完飯後,曉薇有些猶豫的對蘇童說:「老公,我們的推車被收走了,就沒法擺攤了,這樣可少了一大筆收入。要不……要不我去找找小譚,讓他幫忙去把車子要回來?」

  蘇童沒有回答,他不想去麻煩小譚,這些年來麻煩別人的事太多了,可如今這事,恐怕不找他還真沒辦法了。

  「那好吧,晚上我陪你一起去吧。」蘇童也知道妻子的為難,為了生活,還是先放下面子吧。

  「不用了,我一個人去吧,你晚上不是還有一份工嘛,昨天你都沒去,今天再不去影響不好。」見蘇童答應了,曉薇非常的開心。

  「好吧,那你路上小心點。」蘇童關切的說。

  「嗯,我知道的,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吧!」

  晚飯後,曉薇買了點水果,往小譚家走去。

  小譚,全名叫譚達,原本是山溝溝裡面的窮學生,蘇童夫妻在一次旅遊時,很偶然的遇到了他。當時小譚已經面臨輟學,而夫妻倆生活還不像現在這樣困難,於是資助了他一筆錢。雖然錢不多,但足夠一個山裡的孩子完成學業了。小譚畢業後,蘇童又把他接到城裡,讓他在自己家裡住下,負責他的吃喝,直到他找到工作。

  而小譚也爭氣,憑借自己的努力,高中畢業後考進了警校,進城以後又抓住了警隊招人的機會,進入警局。幾年時間下來,晉陞成了小隊長,在警局裡也算說得上話了。這幾年夫妻倆生活越來越困難,也多虧了小譚,時不時的照應著,包括這擺攤賣盒飯,也是小譚給想的主意。

  曉薇也明白丈夫不願意再給小譚添麻煩,但她也是沒辦法,說不得只好再麻煩別人了。

  小譚家離得並不遠,很快曉薇就到了。這是一間小套房,一房一廳,雖然面積不大,但小譚只是單身一人,也算是夠住了。走到門口,曉薇隱隱聽見裡面有人在說話,好像是兩個男人的聲音。

  「小譚有客人?」曉薇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敲響了房門。

  「小譚,我是曉薇。你方便嗎?找你有點事。」

  「哦,曉薇姐啊,你等等,我來開門。」

  很快的,房門打開了,曉薇從門縫中看到一個人走進了裡間。

  「你有客人啊?」

  「沒事,一個朋友。薇姐,進來坐吧?」

  「不了,我找你有點事,要不,我們出去說吧?」曉薇顧忌裡間的那位客人。

  「也好,那我和朋友交待一聲。」

     ***    ***    ***    ***

  曉薇和譚達在街邊找了一家安靜的茶館,在這個悠閒的城市,喝茶是人們最大的愛好之一。

  曉薇對譚達講述了他們的所有遭遇,包括自己被那群惡人羞辱,也沒有瞞著。

  必須讓小譚知道所有的情況,才能讓他做出正確的判斷。

  「砰!」聽完曉薇的講述,譚達憤怒的重重一拳在砸在桌子上,震得茶杯都乓乓作響。

  茶館裡其它的客人都被嚇了一跳,一起朝這邊望過來。曉薇也被嚇了一跳,忙拉拉小譚,讓他冷靜點。

  譚達壓抑著怒火,沉聲問道:「曉薇姐,你有沒有他們侮辱你的證據?比如……精液什麼的?」

  曉薇臉紅了紅,回答道:「沒有。他們最後用水沖我們,什麼東西都被沖沒了。」

  「這幫王八蛋!看來壞事做的不少,還知道毀滅證據!」

  小譚思考了片刻,對曉薇說:「曉薇姐,這事不是太好辦。畢竟現在沒有證據了,告不倒他們。我們警局和城管,分屬不同的部門,我也沒法命令他們什麼,只能是委屈你了,我陪你一起去給那趙傑道個歉,看看他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把推車還回來。」

  「他們侮辱了我,我還要給他們道歉?」曉薇驚訝的問道。

  小譚滿是歉意的說:「曉薇姐,這也是沒辦法,我們硬的不行,只能來軟的了。畢竟現在要回推車才是最重要的。」

  「那,那好吧,我聽你的。不過這事可千萬別讓你蘇童哥知道,不然他又要生氣了。」曉薇猶豫了好一會,才答應下來。

  「嗯,曉薇姐,要不然我們就現在過去?早一天拿回車子,你們也好早一天出攤。」

  「行!」

     ***    ***    ***    ***

  寬敞明亮的花園洋房中迎來了兩名不速之客。

  保姆為主客雙方端上茶水後已經退了出去,只剩下趙傑頗有些玩味的看著對面沙發上的兩個人:一個小警察,一個美艷的少婦。

  「趙局長,曉薇姐是我的朋友,他們的事我也聽說了,先動手傷了您確實是不對,所以我們過來給您道個歉,希望您能把他們賴以為生的推車還給他們。」

  譚達不卑不亢的說道。

  趙傑有些頭痛。他和這警察確實分屬不同的部門,彼此也沒有約束服從關係,他可以不怕警察,可他手下的那些人呢?誰沒個動手打人,強行掀攤奪貨的時候?

  放在平時自然是沒什麼,但要是這警察故意找茬,那也是很麻煩的事。趙傑已經打算把推車還給他們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要緊東西。但也不能白還,好處還是要一點的,至於能拿到多少,就看自己的運氣了。

  「譚隊長,你這樣插手我們局的事,似乎有些過了吧?而且你也說了,唐曉薇是你朋友,為朋友難道就能以權謀私?他們違章擺攤,我收繳他們的車子那也是理所當然。我看這件事上,譚隊長可是站不住理啊!」

  譚達被趙傑的一陣搶白脹的說不出話來。這胖子一肚子的壞水,偏偏這時候還裝得義正言辭,似乎真是一個秉公無私的清官。但譚達也不是省油的燈,從趙傑最後一句話並不是直接拒絕來看,這事還有得談,估計他是想要點好處。

  「趙局長……」

  譚達正要開口,突然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本想掛掉,但看了看號碼後,還是決定接聽。譚達站起身,小聲對曉薇說:「他就是想要好處,你先探探他口風,我接個電話,一會就回。」說完便走出客廳。

  曉薇吃了一驚,害怕譚達把她一個人留在這裡,不過好在小譚並沒有走遠,就在客廳外面的過道上,隱約傳來的聲音,讓曉薇稍稍安心了點。

  想到譚達剛剛的吩咐,曉薇對坐在對面的趙傑問道:「趙局長,你有什麼要求?只要我們能做到,一定答應。」

  趙傑見譚達居然不在場,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錯過?原本想好的要求迅速被他推翻。他看著曉薇,慢條斯理的說:「我早就告訴過你,我要的就是你!」

  「這不可能!」曉薇的聲音充滿了憤怒。

  「別忙著拒絕嘛。剛才譚隊長也說了,你們家很困難,還有個弱智兒子是吧?

  想必開銷是很大的吧?只要你答應陪我一次,一次就夠了,我就把推車還給你,而且再也不找你們的麻煩。怎麼樣?」趙傑的提議像是惡魔的誘惑。「曉薇,做人不能太自私,你不能光想著自己,也該為你的丈夫和孩子多考慮吧?」

  曉薇猶豫了,她確實想到了丈夫和孩子,特別是小寶,現在正是需要鞏固治療的時候,一旦因為沒錢而停止治療,很有可能就會讓病情反彈。

  「我……我……我真的做不到……」曉薇痛苦的搖著頭。

  「我也不逼你,我給你一個月時間考慮,你要是考慮好了,隨時聯繫我,推車嘛,也可以先還給你,怎麼樣?」

  「好……」一聽到可以先拿回推車,也不用馬上就做出決定,曉薇馬上感覺輕鬆了許多,很容易就答應了下來,但卻沒發覺落入了趙傑的陷阱:如果一個月後她不答應,難道還能把推車再還回來?

  趙傑似乎猜準了曉薇一定會答應,咧嘴一笑,抓起茶几上放著的紙筆,寫下一串號碼。他挨著曉薇坐下,把寫著號碼的紙條塞向曉薇的衣領。

  曉薇嚇得連忙去擋。趙傑說:「這是我的號碼,你不會是想讓譚隊長和你丈夫看到吧?」

  曉薇遮擋的手停了下來,趙傑嘿嘿一笑,手掌順勢探進了領口,隔著胸罩撫摸豐滿的胸部,一張大嘴湊到曉薇面前,含住了她的耳珠,輕輕揉捻著。趙傑在她耳邊輕輕說道:「這些算是利息。」

  曉薇感受著耳朵上傳來的陣陣酥麻,心裡有些茫然。自己的身體還是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如此輕薄,理智告訴她應該反抗,不能再繼續下去,可一旦反抗了,今天的目的就不可能成功了,那家裡將會減少一大筆收入啊!

  趙傑乘著曉薇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抓起她的柔夷,放到自己勃起的陽具上。

  隔著薄薄的短褲,一根堅硬的、充滿熱力的物什跳入了曉薇的手掌。已是人妻的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她想躲閃,但趙傑牢牢的抓住她,讓她無法掙脫。手上傳來的熱量,像火一般燒灼著,曉薇的臉上佈滿紅雲。

  譚達打完了電話,當他走進客廳時,一切似乎和剛才沒有什麼不同。趙傑在對面的沙發上正襟危坐,曉薇垂著頭,兩手交纏,一聲不吭。

  譚達暗歎了一聲,看來還是得自己來談啊。「咳咳,趙局長,那個,剛才我們說到哪了?」

  「譚隊長,不用說了,我賣你這個面子,車子你們可以拿回去。」

  譚達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高興。這胖子轉性了?未免夜長夢多,他趕緊拉著曉薇站起來,說了幾句場面話,拿了趙傑開的條子,告辭離去。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曉薇有些蒼白的臉色。

  在城管局取了推車,譚達和曉薇一起推著車子回家。一路上譚達都有些興奮的討論著為什麼趙胖子這次會如此的好說話。曉薇興致不高,有一句沒一句的應付著。夾在雙乳之間的紙條,有著硬硬的紙稜,略略有點?人。曉薇不是沒想過把紙條從羞人的地方拿出來,但一是沒有機會,二是全身也沒有其他地方可裝它了,只好作罷,回家再處理好了。

  「曉薇姐,剛才我不是接了個電話嘛,那可是個好消息哦,今天我們能算是雙喜臨門,等到家了,和蘇童哥一起說。」

  「哦,好啊。」

  「曉薇姐,你好像不是很高興?」譚達終於發現曉薇有些不對勁。

  「沒……可能是有些累了吧。」曉薇有些慌張的解釋。

  「是嗎?那你休息下,我一個人來推車。」譚達雖然還有些疑惑,但也並未追問。

  當夜色越來越深時,終於快到家了。遠遠就看到蘇童等在門口的路燈下,看見他們馬上迎了過來。

  「你們把推車都要回來了?」蘇童有些吃驚。他以為妻子只是去找小譚商量一下,沒想到直接就把推車要了回來。「來來來,我來推吧,你們趕緊進屋休息一下。」

  待得三人坐定,蘇童仔細詢問了要回推車的經過,他最擔心的還是曉薇再次吃虧,當知道是小譚一起去的,才放下心來。

  譚達顯得比夫妻兩個更高興,他說:「蘇童哥,曉薇姐,今天可是雙喜臨門啊!我們市有一家研究院,是專門針對小寶這種病的,他們可是權威啊!之前我托一位老上級幫我問了一下,剛剛才給了我回復,他們願意接收小寶進去治療!」

  夫妻倆聽到這個消息,互相看了一眼,滿是抑制不住的喜悅。這家研究院他們當然聽說過,絕對是治療小兒腦部疾病的權威機構。不過這家研究院,並不對外接收病人,夫妻倆也去問了好多次,但都被拒絕了,這都不是錢的問題,而且別人根本不收。現在聽說小寶可以去裡面治療,心裡的高興簡直沒法說了。

  「那,他們是怎麼收費的?」曉薇還是比較關心收費問題。

  「他們本身就不是盈利機構,而且我那老上級說話還是管用的,所以小寶進去以後,治療費、看護費這些雜費全免,只收取基本的藥費就好了,他們的藥都是國外進口的,所以會比較貴,第一期的費用大概是5萬元。另外,小寶要住院進行治療,一個星期只能回家一次。」

  「為了治療,住院倒是沒什麼問題,不過這費用……」曉薇有些為難,5萬塊確實不算多,但家裡為了給小寶治病,這些年根本就沒有攢下多少錢,一下子拿出5萬塊,確實很困難。

  「曉薇姐,你放心吧,這第一期的錢,我已經幫你們交上了。應該可以管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中,小寶不需要別的費用了,你們再打工攢後面幾期的錢就可以了。」

  「小譚!這怎麼行?你已經幫我們不少了,怎麼能讓你出這個錢?」蘇童坐不住了,他實在不希望把小譚這個好兄弟拖到這個無底洞裡來。

  「蘇童哥,曉薇姐,你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伸手拉了我一把,改變了我一生的軌跡,這樣的恩情我是無論如何也報答不清的。你們現在還這樣和我客氣干什麼?我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這錢放在銀行也是放著,還不如讓它發揮點作用呢。」

  「好兄弟!哥哥欠你的!」

  「蘇童哥,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好兄弟就別說這些。」

  「好!好!不說這些。兄弟,陪我喝幾杯!今天高興,我們哥倆不醉不歸!」

  蘇童摟住了譚達的肩膀,用力的搖晃著。「曉薇,你去買點夜宵來,我們一起慶祝一下!」

  兒子的病有了希望,曉薇心裡也是無比的高興,她歡快的答應一聲,下樓買來了許多的燒烤,還有一瓶白酒。

  看著蘇童和譚達兩兄弟像孩子一樣笑鬧著,連不勝酒力的曉薇也喝了一杯。

  酒精像一團火一樣衝進喉嚨,辣的曉薇不住咳了起來,眼角都嗆出了淚水。兩顆淚珠像珍珠一般掛在眼角,搖搖欲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