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四章◆變故


第四章◆變故

  過去的三個月,是曉薇最快樂的時光。

  夫妻倆賣盒飯的地方,又有幾棟辦公樓裝修完畢,很多公司入駐了。來他們這買盒飯的人越來越多,每天忙個不停。而且現在不光中午賣,晚上也給加班的職員送餐,雖然沒有中午那麼多,但收入也不錯,至少比原來多一半,加上兩個人省吃儉用,開源節流之下,眼看小寶第二期的治療費用攢的差不多了。

  小寶的病情也越來越好,每個星期回家,都能給他們帶來驚喜。現在小寶已經認得人了,甚至可以幫著爸爸媽媽拿點小東西。據譚達說,堅持治療下去,小寶有希望徹底恢復,變得和正常孩子一樣。

  壓在曉薇心頭的那張紙條,已經被曉薇藏進了櫃子的最深處,再也沒有拿出來過。在最初的時候,曉薇還是忐忑不安的,每次看到紙條,就想起了一月之約。鼓起勇氣打開紙條,卻又始終沒法說服自己拿起電話,於是再疊好紙條,重新塞進櫃子。反覆的打開再折起,紙條變得皺皺巴巴,甚至有碎掉的危險。

  一個月的時間在不安中過去,趙傑居然像消失了一般,完全沒有再打擾曉薇的生活。曉薇心存僥倖,也許趙傑也只是嚇嚇她,應該不敢亂來了吧。

  令人擔憂的事也還是有的,那就是小寶身體的發育。小寶今年是7歲,原本智商上差一些,但生理上一切正常。現在隨著療程的進行,智商快速的提升,可身體發育也像坐了火箭一樣的,發生著明顯的變化。確切的說,是男性性徵明顯變化。

  前兩個月的時間,小寶的陰莖從正常的兒童大小迅速發展為正常成人大小,第三個月速度才有些放緩,但也已經超過了成人男性的平均值,而且還有繼續發育的趨勢。

  曉薇很早就發現了兒子的變化,也找譚達詢問過。譚達詢問專家的結果是,現在的發育是正常現象。因為給小寶制定的治療方案中,利用的就是激素的效果,促進損傷的大腦細胞發育,恢復智力,所以小寶服用的藥物中,含有大量激素,其中自然包含雄性激素,這樣也導致了小寶身體的提前發育。但專家也保證了,這樣的情況對小寶來說,只是把發育的時間提前了,本身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

  得到專家的解釋,曉薇才放下心來。只要對小寶沒壞處,提前就提前吧,甚至曉薇心裡暗暗有些高興,原來兒子的本錢這麼雄厚啊。等以後治好病了,找個漂亮媳婦,本錢足夠也更能拴住媳婦的心啊。

  不過放心歸放心,曉薇卻再也不和兒子一起洗澡了。她是孩子的媽媽,看兒子的身體已經習慣了,倒不會有什麼想法。但兒子不一樣,他年紀小,而且神智不清,但已經對女人的身體有反應了,可能是激素搞的鬼,每次看到曉薇的身體,胯下的雞雞就會翹起老高。

  有一次,曉薇幫小寶洗好,把他放在一旁的小凳子上,然後自己背對他搓洗著私處。誰知道小寶竟然從背後一把抓住她的乳房,下身的肉棒在她屁股上胡亂戳著,把曉薇嚇了一跳。

  從此曉薇心裡,就真正把兒子當一個男人看待,不再毫無顧忌了。不過這些事情,曉薇都沒有告訴丈夫,都是小事而已,何必讓他擔心呢?

     ***    ***    ***    ***

  今天又是週一。每次週一的生意都會特別好,夫妻倆特意多準備了幾十份盒飯,都堆在了推車上。兩人早早出了門,說說笑笑的,往平時賣飯的位置走去。

  才剛剛到中午時分,攤前就排了長長的隊伍,大多數都是附近辦公的白領,也有少部分是剛好經過這裡,順便買點東西填飽肚子。

  隊伍慢慢向前移動著,兩個排在隊伍裡面的人引起了蘇童的注意。這兩個人穿著一模一樣,球鞋,長褲,白T恤,但引人注意的是,這麼熱的天氣,他們還戴著大口罩,架著一副寬邊墨鏡,把整張臉都遮住了。蘇童只是有些好奇,但卻並沒有產生足夠的警覺。

  前面的人都拿著一份份盒飯離去,這兩個人來到攤前,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各自抱起一大摞盒飯,然後下一個動作就是,跑!

  眼看著被人在眼皮底下搶東西,蘇童立刻跳了起來,拔腿就追,把曉薇的呼喊拋在腦後。

  蘇童對自己的速度還是很有信心的,以前在學校裡,他就是田徑隊的主力,雖然已經很多年沒練了,但底子還在。

  果然,蘇童離兩個強盜越來越近,兩人勝在出人意料,而蘇童勝在後勁十足,眼看這場追逐就要告終,跑在前面的兩人突然一個轉彎,消失在一條窄小的巷子裡。

  蘇童忍不住暗笑起來,這兩個傢伙真是狗急跳牆,居然自己跑進了死胡同。

  這個地方蘇童還是很熟悉的,這裡屬於舊城改造的區域,原本的住戶都已談妥了拆遷賠償,搬的都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幾家釘子戶,所以這裡平時很少有人。但蘇童夫妻為了抄近道,每天都會從這裡經過。蘇童百分之百肯定,這兩個傢伙跑不掉了。

  蘇童沒有掉以輕心,畢竟對方是兩個人。他進到巷子,看到兩個人站在巷子最深處,無奈的看著蘇童。

  無奈,是的,蘇童認定他們的表情就是無奈,已經被自己逼到這個份上,他們除了束手就擒之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蘇童慢慢逼近著,已經進到了巷子的中部。突然,面前的人臉部抽了抽,好像……是在笑?可是這種時候,他們怎麼還笑得出來?蘇童疑惑的想著。就在這時,蘇童感覺眼前暗了下來,似乎是巷口的陽光被遮住了。背後有人!這是蘇童下意識的反應,可惜已經晚了,一根堅硬的木棒重重敲在他的腰背上。「喀嚓」,骨頭碎掉的聲音傳來。蘇童感覺像被一頭牛撞了一下,極大的衝擊讓他向前跌去。他不甘心的扭頭向後看去,但沒有成功,因為那根木棒再次揮了下來,這次的目標是他的頭。彭的一下,蘇童就再也沒有知覺了,就這麼歪著頭,倒在了地上。鮮血從頭上汩汩流出,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

     ***    ***    ***    ***

  當曉薇得到消息,趕到醫院的時候,丈夫已經被送進了急救室。旁邊幾個發現蘇童,並報警送他過來的居民,則向曉薇描述著蘇童的傷勢。

  過了不一會,得到消息的譚達也趕了過來,急匆匆的向曉薇詢問蘇童的情況。

  曉薇知道的也不多,丈夫明明只是去追兩個小偷,怎麼卻會引來如此的無妄之災?心急如焚的她,俏臉上早已掛滿淚珠。

  「怎麼辦?怎麼辦?」這已經是曉薇第二十次問譚達了。丈夫已經進去了三個小時,急救室門口的那盞紅燈卻還刺眼的亮著。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曉薇徹底失去了平時的沉穩和冷靜。幸好譚達像個男人一樣挺身而出,為曉薇拿著主意。

  他們分頭回家取錢,湊了近六萬的費用,急救和後續的治療,肯定是很燒錢的,一定要準備好才行。

  現在能做的準備都做了,也只有在這裡等候了。

  譚達伸出手臂,輕輕摟住了曉薇的肩膀。曉薇再也忍不住了,撲在譚達的肩頭大哭起來,淚水很快就打濕一大片衣襟。譚達輕輕拍著曉薇的背,低聲的安慰她。

  就在這時,急救室的燈熄滅了,兩扇大門打開了,幾個護士模樣的人推著病床走了出來。曉薇和譚達趕緊起身過去湊攏去。

  「醫生,我是他妻子,他現在怎麼樣了?」曉薇拉住一個醫生模樣的中年男人,急切的問道。

  「他現在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但情況不容樂觀啊。」醫生搖搖頭,對曉薇說道。

  「那怎麼辦?醫生,你要救救他啊!」

  「這樣吧,你先去交費,然後來辦公室找我,我跟你說說具體的情況。」「哦,對了,我姓孫,孫思明,是你丈夫的主治醫生。」孫醫生補充道。

  看著繳費單,曉薇吸了一口冷氣,3萬多塊啊!手頭的錢一下就去了一半,其中還有給小寶準備的第二期治療費呢。

  不過現在也顧不得其他,先把丈夫救回來再說。

  交完費後,曉薇又不停歇的和譚達找到了孫醫生。

  「孫醫生,我丈夫怎麼樣了?」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他的傷勢很重,下手的人應該是想致他於死命的。現在腰椎骨粉碎性骨折,腰椎神經也受到損傷,估計下半輩子是站不起來了。最嚴重的還是他的頭部,顱內出血,殘留的血塊壓迫到神經。在急救時已經處理了一部分,但後期會不會有什麼問題,誰也說不清楚。」

  孫醫生介紹著丈夫的傷勢,曉薇心裡卻不斷的想著一個問題:是誰?究竟是誰想要丈夫的命?夫妻倆從來都是與人為善,沒有什麼仇家,做生意也是講究誠信,和周圍商家關係也算不錯,是誰會這麼憎恨他們,要如此的傷害丈夫?

  「接下來我們還會安排一次開顱手術,希望盡可能的清理殘餘的血塊,再就是處理背部的骨折。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就可以進行恢復性訓練了,但這些訓練,也只是讓你丈夫習慣下半身癱瘓的感覺,想要站起來估計是不可能了。我說的這些,都是需要大量金錢支持的,你們,要提前做好準備啊。」

  曉薇有些心不在焉。突然腦海裡閃過一道黑影,她想起了一個人!是他!一定是他!那個胖胖的,惡魔一樣的城管局長!

  「曉薇,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譚達見曉薇神色不對,著急的呼呼著她。在曉薇特別柔弱,特別小女人的時候,譚達不自覺的省掉了「姐」字,而是直呼曉薇的名字了。心裡更是湧起一股想要照顧她的衝動。

  「我……我沒事。」曉薇越想越覺得可能,但同時想到的另一個念頭,讓她不寒而慄,甚至不敢深想。「孫醫生,拜託你一定要盡力救我丈夫!錢的話……我會想辦法籌的!」曉薇捏了捏癟下去的錢包,仍然堅定的說。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盡力的。你們現在可以去看看病人了,千萬記住,不要讓他過於激動,否則可能加重腦部的傷勢。」

  看到丈夫纏滿繃帶的頭,鼻中插著的氧氣管,曉薇要拼盡全力才能忍住不哭出來。

  蘇童的麻醉效果剛剛過去,渾身都疼,特別是頭,就像馬上就要炸開來一樣,但最讓蘇童擔心的反而是下半身,似乎全身的疼痛都集中在了上半身,腰部以下一點疼的感覺都沒有。不,不光是沒有疼的感覺,甚至沒有任何感覺!自己這是怎麼了?正在這時,看到曉薇和譚達走進了病房,他掙扎著想要坐起來,用手一撐,腳跟著一用力,應該就能完成這個簡單的動作。可自己就像沒有了腳一樣,完全不能調動那個部位,結果只上身撐起來了一點,然後又重重的摔回床上。

  曉薇和譚達趕緊跑過來,曉薇抱住丈夫的身體,再也忍不住,抽泣起來。

  「曉薇,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腿動不了啊?」

  「老公,你沒事的,你要好好養病,以後就會好起來的。」抽泣變成了大哭。

  「不,曉薇,你瞞不了我的,你老實告訴我,我是不是癱瘓了?」

  「蘇童哥,你別讓曉薇為難了,醫生確實說你現在沒法動,但並不代表以後也不能動啊,你要配合治療,才能快些好起來!」

  從譚達口裡,蘇童知道自己擔心的最壞情況確實發生了,不由心如死灰,他倒並不是因為癱瘓而絕望,而是想到曉薇以後的負擔更重了,家裡兩個病人,所有的重擔都要由妻子柔弱的肩膀來扛,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的住啊!

  曉薇想起醫生的囑咐,不能讓丈夫太過激動,她趕緊抹抹眼淚,強作歡顏的陪丈夫聊起天,希望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時間過得很快,當夜幕降臨時,醫生來查房了。蘇童病得緊急,好多事情都需要曉薇處理,比如小寶,比如想辦法籌錢。於是曉薇也只能先回家再做打算。對於不能陪著丈夫,曉薇感到非常歉疚,幸好蘇童非常理解她,不但不怪她,反而催促著她趕緊回家,以免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在醫院門口,曉薇婉拒了譚達送她回家的要求,和他在醫院門口分開了。就在譚達離開不久,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和曉薇擦肩而過,把一張紙條塞到她手裡。曉薇愣了一下,再想去追的時候,男人已經消失在街角了。

  曉薇攤開紙條,藉著路燈投射的光線看了起來。紙條是普通的打印用紙裁剪而成,上面是打印機的鉛字,文字很簡短,只有一句話:「這是你不守承諾的代價,是你害了他!」

  「是你害了他!」,短短幾個字,卻像一柄重錘,狠狠的敲在曉薇心頭,敲得她撕心裂肺。事情的真相已經很清楚了,原本心中抱有的幻想徹底破滅,丈夫的受傷真的不是一場意外,而是人為!「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曉薇心裡充滿了執念,充滿了對丈夫的愧疚。她暗暗發誓,不論付出怎樣的代價,也要讓丈夫得到最好的治療,這是她欠他的啊!

  曉薇沒有想,也不敢想為了丈夫,自己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這些代價,真的是她能夠接受的嗎?不過明天的事,就留待明天再去解決吧!為了生存,為了自己應盡的責任,很多選擇,其實都是不由自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