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五章◆強暴


第五章◆強暴

  「曉薇,你想要的工作我幫你找到了!只是可能有些委屈你。」在醫院門口,譚達有些興奮的對曉薇說。

  「現在還談什麼委不委屈啊,是什麼工作啊?」

  「是一家洗浴中心要招技師,可以晚上上班,工資很高,而且是日結的。如果客人覺得你服務好,還會有小費,小費是不用上交的。」蘇童急急的介紹著。

  「按摩啊?」曉薇有些猶豫起來。

  「是啊,但你放心,是正規的按摩。現在要找符合你要求的工作太難了,我也是到處打聽才找到這麼一個地方的。」譚達解釋道。

  曉薇也知道自己的要求特殊。她白天要陪著丈夫,只能找晚上的工作,而且工資要盡可能的高,除了這類服務行業,確實想不到什麼工作能滿足要求了。

  曉薇想了想,還是決定試試,但她還有一個擔心。「可是我不會按摩啊?」

  「放心吧,他們有培訓的,很簡單,只需要掌握幾個基本的手法就行了。」

  大浪淘沙是一家不算特別有名的洗浴中心,和其他類似的地方一樣,外表低調庸俗,幾個金色的大字掛在門上,也沒什麼有品味的裝飾。唯一特別點的是偶爾進出的車輛,每一輛都是車窗緊閉,單向透光的玻璃讓人看不清裡面坐著何許人也,甚至連車牌號,都用雜七雜八的各種東西遮擋了起來。

  大浪淘沙的主體是一棟七層高的小樓,曉薇再一次站在小樓入口,還是心中忐忑。昨天晚上她已經來過了,只有進到裡面,才能明白這看上去普通的地方實際上是多麼的奢華,到這裡消費的人都是非富即貴,曉薇也理解了為什麼能開給她那麼高的工資。雖然一個自稱為花姐的中年女人已經教給她基本的按摩手法和需要按摩的穴位,但曉薇還是很擔心,怕自己做的不夠好,不能讓這些見過大場面的富人滿意。

  曉薇在準備室裡換上了工作服,端起一盆熱水,向洗浴中心五樓的一間客房走去,她今天要服務的客人就在裡面。

  敲了敲門,曉薇走進了房間。整個房間最醒目的就是正中間的一張大床,此刻上面正躺著一個男人。

  床上的男人雙手抱在腦後,仰躺著,看著走進來的曉薇,滿意的點點頭。

  曉薇看到這個男人倒是被嚇了一跳。男人上身赤裸著,下身只穿著一條子彈型內褲。內褲緊緊窄窄的,剛剛包裹住男根,而此刻內褲更是被充分勃起的陰莖撐起老高的帳篷。

  曉薇心想這人怎麼穿這麼少啊?而且怎麼那裡鼓那麼高?但想想這裡是洗浴的地方,估計是剛蒸完桑拿過來的吧。這麼想著,曉薇也就釋懷了。「先生,是你需要按摩嗎?」曉薇輕聲問道。

  「按摩?」床上的男人明顯楞了一下。「怎麼幾天沒來,你們這裡多了新花樣了?好吧,那就先按摩下,美女準備按我哪裡啊?」

  男人有些輕佻的口吻讓曉薇有些生氣,但他是客人,能忍則忍吧。

  「那先給您做足底按摩吧。」曉薇見這男人幾乎全裸的樣子,做腰背按摩太讓人尷尬了,只好先做足療。

  「怎麼樣,這個力度可以嗎?」曉薇按照昨天花姐教的穴道,認真的在男人的腳上按壓著。

  「噢,舒服,你們這按摩還真有效果啊!」

  曉薇見客人肯定了自己的工作,也暗暗放下心來,更是仔細辨認著穴道,唯恐弄錯了。但她完全沒有發現,隨著她的按摩,男人的下體越發脹大,連內褲上緣都被昂起的龜頭挑起一道大大的縫隙。

     ***    ***    ***    ***

  洗浴中心,七樓的一個房間。

  房間裡沒有點燈,但卻絕不黑暗,幾乎佈滿一整面牆壁的顯示器散發出無數道熒熒的光線,兩個人影站在顯示器組成的牆壁前,饒有興趣的看著其中一片。

  「呵呵,想不到這個蠢女人真的以為是來按摩的,看老丁那樣子,肯定是舒服死了。」左邊的人影發出好聽的女聲。

  「花姐,這穴位真的這麼有用嗎?改天你也給我按按?」右邊是個男人。

  「當然有用啦,按一按包管把你的東西弄粗一圈呢。什麼時候你也試試?」

  花姐發出吃吃的笑聲。

  右邊的男人也跟著笑了幾聲。「花姐,那得你幫我按才行啊!」

  「小鬼,不是前幾天才給你了嗎?怎麼又想要了?」

  「一次怎麼夠?」男人有些誇張的說道。「說正經的,沒想到這老趙饞了好久的美肉先被老丁給吃了。」

  「是啊,算他運氣好。爺吩咐過,給曉薇接的客都要是熟客,而且不能有變態的愛好,我第一個就想到老丁了。」

  「嗯,老丁確實是個好人選。」

     ***    ***    ***    ***

  房間裡,曉薇剛剛按照程序給老丁做完足療,抬起頭想問要不要再按背的時候,突然發現老丁早就拉下了內褲,把那根粗大猙獰的性器露在外面,還用手捋動著。

  曉薇一聲尖叫,猛然站了起來,一時慌張,踩翻了用來泡腳的水盆。

  老丁反應也快,一把就抱住了曉薇,用力把她扔到床上,跟著自己也壓了上去,一張大嘴在曉薇臉上胡亂蹭著。

  「你要幹什麼?放開我!」曉薇大叫著,拚命推著老丁。

  老丁見這女人竟然反抗,不由滿臉憤怒,突然他想到了什麼,憤怒變成了驚喜。

  「你是雛兒?」老丁突然問道。

  「什麼雛兒?」曉薇下意識的反問。

  「媽的,運氣真好,這下連套子都省了!」老丁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也不再多說,手上加緊撕扯著曉薇的衣服。

  曉薇眼中閃過決絕的神色,猛然偏過頭,狠狠一口咬在抓住她胸部的大手上。

  「啊!」老丁痛得大叫。「你個臭婊子!」他狠狠咒罵著,反手一巴掌抽在曉薇臉上。

  這一巴掌打得極重,曉薇一時被打懵了,腦袋裡只剩下嗡嗡的響聲,她驚愕的望著老丁,沒有了任何的動作。

  老丁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他三兩下扯下了曉薇的褲子,把雙腳推起抬高,形成一個「M」形,一個最適合男人插入的姿勢。

  老丁吐了兩口唾沫,抹在曉薇陰部,跟著膨大的龜頭抵住了入口,磨了幾下。

  曉薇突然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不由發出一聲悲鳴。隨著曉薇的聲音,老丁胯部向前一送,粗大的龜頭就藉著唾沫的潤滑捅進了緊窄的陰道!

  「啊……」突如其來的入侵讓曉薇全身僵硬,所有的掙扎反抗都停滯了下來,釘入身體裡的男人的陽具異常火熱,就像一根吸力極強的管道,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氣。曉薇已是心如死灰,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個聲音越來越響:「老公,對不起……我被別的男人插入了……」

  老丁很滿意身下女人的反應,他慢慢享受著女人?道的擠壓蠕動,騰出一隻手來,有些粗暴的扯開了曉薇的上衣和乳罩。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這樣!」曉薇做著最後的努力,雖然她也知道這種努力毫無成功的可能。

  「放鬆點,寶貝,放輕鬆點,我會讓你很舒服的。」老丁一邊安撫曉薇,一邊被眼前的兩團軟肉所吸引。他把手覆蓋上去,逗弄著兩粒小小的突起。

  「不要!」男人的手碰上敏感的乳頭,一陣過電般的酥麻感覺從乳房直通到陰部,曉薇感到私處已經變得濕潤起來,這個發現讓她無比羞愧。

  老丁感受著身下女人的顫抖,帶動著肉洞入口一陣陣緊縮,像是想把入侵者擠出體外。「真舒服啊!這女人真是極品!」老丁翻了翻隨意丟在一旁的衣服,衣服的開襟處綴著女人的名牌。

  「曉薇……不錯的名字!」

  曉薇以為來這裡只是從事正常的按摩技師工作,所以並沒有隱瞞真實姓名,在現在這樣的情形下突然聽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多少有些觸動,心防又放鬆了幾分。老丁看著曉薇神色間的變化,眉頭微微挑動,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

  「寶貝,要進來了哦!」老丁用手扶住曉薇兩腿的膝蓋,用力壓開到極限,幾乎把曉薇的胯部扯成一條直線,鼓脹的恥丘最大限度的挺了出來。粗硬的肉棒擠開層層軟肉,緩慢但堅定的沒入曉薇的身體。

  強烈的充實感讓曉薇有些失神,陰道緊緊包裹住巨大的肉腸,肉壁出於本能,大量分泌出潤滑的液體。

  「嘶……」從龜頭到莖身無處不傳來擠壓感,就像無數小手抓握著陽具,讓老丁這玩了無數女人的老江湖也是舒爽不已,胯部的抽送逐漸加快起來。

  「哼嗯……呼……呼……」曉薇見求饒無效,索性不再說話,緊緊的閉著嘴唇。但無法抑制的甜美哼聲還是從鼻腔瀉出。陰道裡早已是濕滑一片,可惡的東西在裡面肆意抽插,就像一根滾燙的鐵條,不斷的將自己的身體分成兩半。曉薇用手撐在老丁胸口,自己則拚命的吸氣收腹,希望用肌肉的緊縮來給入侵者造成阻擾,但收效不大,反而身上男人的呼吸越加粗重起來。

  看著曉薇按在胸膛的雙手,老丁有些想笑。女人的手軟弱無力,與其說是抵抗,不如看作是一種誘惑,讓男人產生巨大的征服感。老丁沒有變換姿勢,只是採用男上女下的傳統體位,但卻把多年沉澱的經驗發揮得淋漓盡致。肉棒每一次頂入最深處,必然都會在肉洞盡頭的那團軟肉上狠狠的磨上一圈,每到這個時候,曉薇的身體就會明顯的顫抖一次,老丁甚至能夠感受到,曉薇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每次肉棒插入的時候,整條陰道的肌肉就會瞬間縮緊,似乎在等待著最後的那一下摩擦。

  於是老丁故意只插到底,卻不做最後的磨動,久等不到的曉薇用疑惑的眼神望向老丁,肌肉漸漸放鬆。突然那要命的摩擦到來了!猝不及防的曉薇啊的尖叫,強烈的快感瞬間將她吞沒!

  曉薇已經做不到閉緊嘴巴了,她像一尾離水的魚,大大張著嘴,急促的呼吸著,努力往肺裡多壓入一絲空氣。

  從身體裡傳來的快感像海浪般一波波湧來,一浪更比一浪高,曉薇覺得自己就像一條小舟,隨著風浪不斷攀高。

  「不能高潮!不能高潮!」曉薇暗暗告誡自己。被男人插入可以解釋為強姦,被男人奸出快感可以勉強解釋為生理的正常反應,那如果被男人奸到高潮呢?是不是就意味著自己徹底的髒了?從心到身體,徹底背叛了丈夫?

  「噗唧,噗唧」,肉棒翻攪著淫水,發出淫靡的聲響。老丁放開了曉薇的腿,伏低身體,在曉薇耳邊說道:「寶貝,你的水真多!我快忍不住了!」猛然像瘋了一樣快速的抽插,急速的啪啪聲,像暴風雨一般響徹整個房間。

  男人狂暴的抽插讓曉薇也變得瘋狂了,剛剛心裡的堅持已經被徹底遺忘,她自己張著雙腿,微微抬起屁股,承接著老丁最猛烈的衝撞。敏感的她能明顯感覺到身體裡的肉棒又粗大了一圈,這是男人將要射精的特徵!

  突然曉薇想到了什麼,神智恢復了幾分清明。

  「不……不可以……你沒戴套……不可以射在裡面!求求你……快……拔出來……」曉薇奮起最後的力氣,捶打著男人的胸膛。

  老丁絲毫沒有拔出來的意思。「曉薇,我要射給你!我要射到你身體裡!曉薇,準備接受我的精華吧!」

  關鍵時刻,老丁低沉的呼喚著曉薇的名字,讓她有種丈夫來了的錯覺。曉薇腦海中不斷閃過和丈夫有關的片段,兩人第一次相擁……在婚禮上交換戒指……

  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丈夫……孩子剛出生時的喜悅……最後的畫面定格在丈夫躺在病床上,頭上纏滿繃帶!

  曉薇放棄了掙扎,轉而緊緊抱住身上的男人。男人低聲咆哮著,肉棒猛地刺入到身體最深處!然後岩漿爆發!一股、兩股、三股……滾燙的精液熨燙著嬌嫩的肉壁,帶給曉薇最大的一波衝擊!快感如潮……

  老丁劇烈喘息著,陰囊努力的收縮,直到將最後一滴精液都注入曉薇體內,他才有些不捨的抽出肉棒。

  「啵」的一聲,半軟的肉棒滑出身體,帶出一大股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順著曉薇的身體流到了床上。

  老丁翻身坐起,從自己的衣服裡摸出一根煙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煙下的很快,幾口就到頭了。老丁用力的在煙缸中摁熄了煙蒂,只餘一股青煙裊裊盤旋。

  老丁站起身,穿好衣褲,拉開隨身的皮包。一根粗長的橡膠陽具滾了出來。

  這是老丁帶在身邊,準備和女孩前戲時使用的,沒想到今天碰到了一個雛兒,刺激得自己直接捅了進去,也就沒用上這根東西了。

  看著陽具在床上滾了幾圈,慢慢停了下來。老丁想了想,沒有去撿回它,而是繼續從包裡掏出一摞錢來,快速點了點,抽出了一打。他看了看依舊失神般躺在床上的曉薇,遲疑了一下,又點出十張鈔票,一起丟在床邊。然後推開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