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六章◆自瀆


第六章◆自瀆

  曉薇其實很早就恢復了神智。最危急的關頭,她死死咬住舌尖,用尖銳的刺痛阻止高潮的侵襲,她成功了!但只差一線就能享受高潮的肉洞不滿的蠕動著,渴望抓住慢慢軟化的陽具,當男人徹底離開後,敏感的身體竟然感覺到一陣空虛。

  曉薇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強姦了自己的男人,索性裝作還沒恢復的樣子賴在床上了。但不斷的有粘粘稠稠的液體從下體流出,糊在腿上冰冰涼涼的,就像有無數條小蛇盤踞在身上,讓她感覺非常的噁心和難受。

  卡噠一聲,房門關上了。曉薇側耳聽了聽,確定老丁漸行漸遠。她從床上跳下來,用手摀住陰部,赤腳向房間附帶的浴室衝去。

  溫暖的水花像碎裂的珍珠般砸在曉薇充滿彈性的肌膚上,然後分散成更小的碎片,落向四周。曉薇用力的擦洗著身體,直到全身都因摩擦變得發紅,她才略略感到滿意。

  身體外可以擦洗,可身體內呢?就在曉薇清潔身體的過程中,身體深處還在不斷的滑落液體,有些涼涼的,順著膣道流出,堆積到肉溝處,形成粘稠的垂掛。用手指蘸上一點,在鼻端一聞,一股濃烈的腥臭!

  這種噁心的東西自然是要弄乾淨的。曉薇用一根春蔥般的玉指,抵在自己股間,輕輕插了進去,玉指沿著肉壁一刮一轉,掏出了一大坨白濁的濃精!

  「射得真多!」曉薇恨恨的想。她甩掉了手上的穢物,然後如法炮製起來。

  淘洗了半天,曉薇發現這樣確實有效果,不過還是只能清理膣道前端,更深處的位置卻是手指無法達到的,即便是換用最長的中指也是如此。最後即便把自己弄得嬌喘連連,雙腿發軟,也再清理不出什麼,但身體深處那種濕乎乎的感覺依然存在!

  曉薇氣憤的拍打向垂落的水流,水珠四濺,在眼前幻出一片濛濛的霧。她也不擦乾身上的水,就這麼光著身子跑回臥室,雙眼在房間裡尋找著。

  床上那根粉紅色的橡膠棒實在太顯眼,曉薇一眼就看到了它。曉薇遲疑了一下,不過找不到什麼更合適的物品,只好抓上它,又跑回浴室。

  這根橡膠陽具並不能通過電力震動來刺激女人的身體,所以格外在形狀上做文章。棒身並不是直的,而是吻合女性陰道的形狀,有個誘人的弧度,其上還布滿了無數突起的顆粒和軟刺,想必可以最大限度的摩擦四周。

  曉薇看到這惡形惡狀的東西,不免有些害怕,但身體裡的不適感輕易壓過了恐懼感。曉薇想了想,擠出不少沐浴露弄在橡膠棒上。

  彎腰,低頭,手伸到胯下,棒頭壓在肉縫上,手用力一送,棒頭一滑,棒身在肉溝上磨了過去。

  「哼……」棒身正正磨到了躲藏在包皮下的小肉粒上,突如其來的快感立刻讓曉薇濕潤了,陰蒂似乎被驚醒一般,從包皮下緩緩探出頭來。

  曉薇咬咬牙,重新把橡膠棒抵在入口,這次她更加小心,甚至用手指分開兩瓣肉唇,將粉紅的洞口徹底暴露出來。這一次,橡膠棒正確的進入了通道,藉著沐浴露的潤滑,一插到底!

  曉薇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幾乎是歡呼著接納了異物,肉壁交纏著擠壓過去,爭先恐後的與棒身做著最親密的接觸。

  曉薇握著膠棒的尾端,輕輕抽拉了幾下。「唔……」雖然裹著厚厚的沐浴露,但膠棒上遍佈的軟刺還是摩擦在嬌嫩的肉壁上,劇烈的刺激讓曉薇雙腿發軟,再也無力站著了,她順著牆壁跪坐在自己小腿上。

  浴室對面牆上嵌著一面很大的鏡子,淋浴打在上面,避免了霧氣的產生,因此雖然有些扭曲,但還是能清楚的反映出曉薇的身影。

  鏡子中的景象相當淫糜。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跪坐在地板上,滿臉的潮紅,雙腿間夾著一根粗大的棒狀物,仔細看去,可以發現棒子已經深深刺入體內,女人的身體不自然的扭曲著,只是為了讓棒子能更深入一分,那麼粗長的東西,竟然都快全根沒入了。而女人的密處,早已被棒身粗魯的擠開,像小嘴一樣,含著膠棒。

  曉薇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竟像被魘住一樣,繼續擺出令人害羞的姿勢。她稍稍跪直,盡力將膣道伸展的更長,讓膠棒更加深入。幾經努力後,除了一個握柄外,其他部分全部進入體內!曉薇急促的呼吸著,她似乎感覺到棒身已經捅穿了陰道,捅入了肚子裡。僅僅只是插入,就瞬間點燃了曉薇剛熄滅不久的慾火,而且燒得更旺。

  曉薇緩緩拉動著膠棒,在自己體內抽動起來,軟刺溫柔的刮擦肉壁,撩撥著女人的慾望。

  「噢……好舒服……」這次插入的並非是男人的陰莖,所以曉薇更加心安的享受,也更加放肆的呻吟。

  蓮蓬頭噴出的水柱擊打在硬起的乳頭上,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曉薇又發現一處快樂的源泉。她自己捧起左邊的豐乳,用手指快速的繞著乳頭轉起圈來。下身的膠棒抽插的更加快速,白色的泡沫隨著棒身的進出不斷從肉洞中湧出,發出咕唧咕唧的響聲。

  「嗯……好快……好滑……受不了了……」曉薇閉著眼睛享受著,早已忘記最初的目的。

  全身上下猶如觸電般的酥麻,熟悉的感覺很快就來到了。曉薇瀕臨高潮的邊緣。這一次她決定放開身心,好好享受。

  「啊……啊……要到了……啊……來……來了!」

  劇烈的快感讓曉薇產生幻覺,下身的粉紅色膠棒變成了男人火熱的肉棒,而伏在自己身上衝刺的男人,不是丈夫,卻是剛剛強姦了自己的老丁!而自己,正在老丁的胯下迎來了有史以來最為強烈的高潮!這樣羞恥屈辱的幻覺帶來是更加強烈和持久的快感,曉薇死死壓著股間的膠棒,頭向後高高揚起,雙目無神的盯著上方,雙腿則時不時的在高潮的餘韻中抽搐著。

  良久以後,曉薇身體的抖動才漸漸減弱下來。她終於鬆開了壓住膠棒的手。粗長的棒子在肉壁的擠壓下,像一條活過來的長蟲般,從肉洞中鑽了出來,帶出一大股泛著白沫的淫液……

     ***    ***    ***

  對於要不要把大浪淘沙裡遭遇的事情告訴譚達,曉薇猶豫了很久,但最終還是隱瞞了下來。曉薇不知道譚達能不能幫她找到更好的工作,但知道一定不可能有比這裡更能賺錢的工作了,至少正當行業裡不可能找到了。

  老丁那天晚上留下的錢,足有六千之多!一面是恥辱的證明,一面是能讓丈夫多維持幾天的治療費用,曉薇遲疑了很久,還是選擇收好了那筆錢,並且決定繼續這份「工作」!

  另外,曉薇對譚達也有了一絲的懷疑,他身為警察會不知道大浪淘沙裡面的齷齪?如果他真的知道,為何要把自己引到這裡?這究竟算是幫她還是害她?但在這方面,曉薇不願多想,現在譚達是她除了丈夫以外最信任的人,雖然這份信任已經出現了一絲裂紋,但她還是不願相信譚達會害她。

  基於這些原因,曉薇沒有和譚達說什麼。至於丈夫,那是更不可能讓他知道,沒有一個正常的男人會在妻子遭到強姦後還能保持克制和冷靜的,而冷靜,是丈夫目前最需要保持的狀態。

  曉薇第三天又出現在大浪淘沙的時候,花姐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而是走到一塊黑板前,把一塊代表曉薇的牌子掛到了出勤一欄中。然後為曉薇安排了一個客人。

  曉薇已經知道,花姐就是這家洗浴中心的老闆,對於他們這種行業,也可以稱呼為「媽媽」。對花姐安排的客人,曉薇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反對或不滿,她默默的走進房間,躺倒在床上,任由那個陌生的男人脫下衣服,撫摸她的身體。

  沒有反抗,沒有迎合,曉薇就像一根木頭,任由男人糟蹋,只有在男人粗魯的進入時,才微微有些皺眉。在一根木頭上做愛,男人毫無快感可言,草草的沖刺幾下,射了出來。發洩完畢後,他咒罵著爬起身,把一根木頭所值的鈔票砸到曉薇臉上——兩百元。

  一連幾天都是如此,曉薇用冷漠來保護著自己,她完全沒有做好從賢良的人妻向放蕩的妓女轉化的心理準備。

  花姐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她找到曉薇,和她好好的談了一次。

  這次談話讓曉薇重新認識了花姐。花姐也是個苦命的人,丈夫嗜賭如命,輸得傾家蕩產,最後把花姐也輸了出去。

  在喝了一杯茶水以後,花姐失去了知覺。她是被痛醒的,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驚恐的盯著她的下體,半硬的雞巴上沾滿鮮血,這些血都是花姐的,而床上還有著更多的殷紅,她當時已有七個月的身孕!

  最後孩子沒有了,花姐也跟了那個贏了她的男人。

  但那個男人早已有了妻子和孩子,感興趣的也只是她的身體而已。當感覺到花姐帶來的麻煩大過她帶來的享受後,男人把花姐拱手送給了自己的上司,只求一個上位的機會。

  就這樣,花姐成了這些男人手中的貨物和籌碼,自己享受一番後就會拱手送人。可笑的是這些男人,在送走她後還想繼續和她上床。

  直到花姐遇到一個男人,他已不需要靠送女人來得到機會,花姐這才安穩下來,並且死心塌地跟了這個年紀足夠做她爸爸的男人。男人並不限制她的自由,還給了她一筆錢,讓她開了這家大浪淘沙,直到這時,她才終於不再做男人的玩物,反而可以把很多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中。

  花姐說得動情,曉薇聽得入神,心裡暗想,世上苦命人真多,自己還算幸運,畢竟有疼愛自己的丈夫,而花姐遇到的男人全是禽獸!不由深深的同情花姐,對花姐的戒備也少了很多。

  花姐最後對曉薇總結道:「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們女人最重要的是靠自己,要自己有錢才行。你現在這樣其實是很傻的,既然做了這一行,你順從也好,反抗也罷,最後還是要被男人玩的,你讓男人玩的開心,他會給你兩千甚至更多,你讓他不開心,可能只會給你兩百,你想要攢到兩千,還得再被九個男人玩,你說這又是何苦呢?」

  曉薇沒有說話,她不同意花姐對男人的評價,但最後的那個簡單計算,卻狠狠觸動了她。

  花姐似乎並不期望她能馬上想通,也不再多說,起身離開了,走之前留下最後一句話:「如果你想學讓男人開心的方法,可以來找我。」

  第二天,當曉薇站在花姐房間門口時,腦海中還在回想昨天醫院中的情景。

     ***    ***    ***

  白色的房間,白色的衣服,似乎這地方一切都是白色的。曉薇有些恍惚,這些天裡,她白天要照顧丈夫,晚上要趕去大浪淘沙,每天很晚才能睡上幾個小時,真的已經非常疲累了。

  「唐小姐?唐小姐!你怎麼了?你看上去很沒精神。」孫醫生伸出手,在曉薇眼前晃了晃。

  曉薇清醒過來,這是在醫院,在丈夫主治醫生的辦公室裡,孫醫生正在和她說著丈夫的病情。「哦,我沒事,孫醫生,你接著說。」曉薇揉了揉光潔的額頭,打起了精神。

  孫醫生搖了搖頭,沒再多問。「你丈夫恢復情況不錯,傷勢沒什麼大礙了,所以我們想盡快給他動手術,開顱手術。手術越早做,對他的恢復就越好。不過手術費,保守估計也要二十萬,你們,有沒有問題?」

  曉薇現在哪裡有這麼多的錢!但她沒有猶豫,「沒問題,孫醫生,我會盡快把錢籌齊的。」

  孫醫生看著眼前這個女子,雖然看似柔弱,但眼神卻是無比堅強。他知道這對夫妻的情況,根本就沒什麼錢,從他們每天吃的飯菜就能看出來了,但只要涉及到丈夫的治療,曉薇一點都不會含糊。

  孫醫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來的錢,也不想打聽,但他知道,這女子對丈夫的愛絕對是毫無保留的。

  「那好,手術時間就初步定在下周,你也可以準備準備。」

     ***    ***    ***

  曉薇搖了搖頭,把其他的思緒趕出腦海,她敲了敲虛掩的房門,走了進去。房間裡擺著一張桌子,桌後坐著一個女人。曉薇看著房間裡的女人說:「花姐,你……能不能教教我?另外……能不能借我二十萬?」

  房子裡的女人笑了起來。

  花姐傳授的東西很多,大部分曉薇還做不來,但已經不妨礙她試著去嘗試了。

  從那以後,曉薇在床上表現得越來越熱情,她收到的小費也越來越多,但也越來越迷失了自己。第一次和老丁時那可笑的堅持,早就被擊的粉碎,而且曉薇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了,有時男人一句淫穢的粗話或是一個微小的動作,都能讓她濕得一塌糊塗。

     ***    ***    ***

  黑暗的房間裡只有為數不多的幾面屏幕亮著,一個黑影走了進來,看著其中的一面。

  屏幕裡一個女人騎在一個男人身上,雙手按著男人的胸膛,翹挺的屁股上下聳動,每當屁股抬起時,都能看見一根粗黑的東西從股間拉了出來。

  女人上身前傾著,如鐘乳般垂掛的乳房被男人抓在手裡,輕輕拍打著。

  「媽的!真爽!這兩個大奶子,摸起來又大又軟,跟兩個大饅頭一樣!小騷貨,你爽不爽啊?」男人粗魯的說道。

  「……爽」女人的聲音細若蚊蠅。

  「哪裡爽?大聲點說!」

  「下面……下面爽……」

  「為什麼爽?」

  「……你的……太大了……塞滿了……」女人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氣說出這句話。

  「哈哈!真是個騷貨!給老子搖快點!」男人大力的拍向女人的乳房,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女人果然依言加快了動作,屁股像裝了馬達一樣快速起伏。

  「唔……真棒!老子快來了!」男人大吼著。突然女人身體一僵,下身緊緊夾住了男人的陰莖,身子卻軟軟的伏了下去。

  男人正在關鍵時刻,哪會容許女人休息?他用手撐在女人髖部,給兩人身體留出足夠空間,繃緊的屁股快速向上頂著,粗長的肉棒急速進出女人的身體。

  女人達到高潮後,神色就變得哀傷起來,她嘴唇微微翕動,小聲的念誦著兩句話。

  「在世人中間……不願渴死的人,必須……學會從一切杯子裡……痛飲;在世人中間……要保持……清潔的人,必須懂得……用髒水……也可以洗身……」

  話語被男人猛烈的撞擊撕扯得斷斷續續。這兩句是尼采的名言,女人偶然看見,深有感觸,把它們記在自己的日記本的扉頁上,雖然這本日記從女人來大浪淘沙之後,就一篇也沒有寫過,但這兩句話,似乎成了女人面前的燈塔,在茫茫的黑夜裡指引著微微的光明。

  黑暗房間裡的黑影看了看表,夜已經很深了,屏幕裡的女人接的已經是今天的第三個客人了吧?她知道這女人為什麼這麼拼,因為女人通過她找疤臉借了二十萬的高利貸!對女人而言,現在最寶貴的就是時間,如果不盡快還錢,光是高額的利息就足夠在短短的時間裡讓這二十萬翻上幾番!

  屏幕裡的男人快速頂了幾下,就此不動了,兩個光著身子的肉體無力的交疊在一起,就像兩隻肉蟲。黑影盯著不動的畫面看了一會,滿意的笑了笑。她關閉了所有的屏幕,走了出去,房間裡陷入了徹底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