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七章◆懲罰


第七章◆懲罰

  震耳的音樂竭力的嘶吼,瘋狂搖轉的射燈將一片片光怪陸離的色斑投射在眾人身上,映出一個迷幻的世界。

  這裡是大浪淘沙內設的酒吧,也是性交易的接頭地點之一。

  酒吧中間是一個不算大的舞台,舞台上面豎著一根鋼管,一個身上沒幾片布的女人繞著鋼管扭動著身軀,舞台周圍滿是興奮的男人,手裡揚著花花綠綠的鈔票,嘴裡齊聲叫喊著:「脫!脫!脫!」

  曉薇坐在酒吧一角,饒有興趣的看著舞台上的表演,她手裡端著一杯紅酒,輕輕搖動著,酒液紅得像流動的血,沿著玻璃杯內壁畫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圈。曉薇穿著一件黑色的鏤空連衣裙,胸前恰到好處的蕾絲鏤空把性感迷人的乳溝和三分之一個乳房展現在外,更多的風光時隱時現,引人遐思。下身的裙擺短到大腿根部,修長的美腿被一條黑絲襪包裹,絲襪和裙擺之間,則是瑩白如雪。

  這套衣服是曉薇來這裡後買的第一套新衣服,因為花姐說,性感誘人的衣服能讓更多的客人來找曉薇,這樣就可以挑一個能出得起價錢的主了。

  現在曉薇還沒有接到客人,但並非是無人光顧,正相反,她艷麗的容貌,性感的衣著配上那股從骨子裡透出的羞澀和良人氣質,就如最美味的誘餌,對男人散發出無可抵禦的誘惑。已經有很多男人過來搭訕了,但全都被曉婉拒了,因為她想找一個願意帶她「出台」的男人。

  在這裡接客的小姐都是分出台或不出台的。所謂「出台」,是指客人帶小姐出去找地方交易,這種方式有一定的危險性,畢竟誰也沒法保證客人會不會有歹意,所以大多數的小姐都不願意接受這種方式。但出台的客人,會給予更多的小費,比不出台要多上好幾倍。而曉薇需要錢!所以就算有危險,她還是得冒險!當然,她並不知道,能夠來找她的客人,都是經花姐挑選過的,絕對不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太大的損害。

  「美麗的女士,一個人在這裡喝酒嗎?我是否有榮幸請你出去喝一杯?」

  曉薇轉過頭,站在眼前的是一個看上去溫文爾雅的中年男人,穿著合體的襯衫,領口上的徽標低調的表明襯衫的檔次和價位,既沒有讓人生厭的肚腩,看上去也不像酒色過度的樣子。

  合適的對象,曉薇心裡想著。她慢慢把手裡的酒杯放在身前的桌子上,左手緩緩伸出,掌心向下,遞到男人面前。

  男人欣喜的托住曉薇的手,微微躬身,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然後輕輕拉著曉薇站了起來,紳士風度十足。

  「非常榮幸。」曉薇挽住了男人的胳膊,一起走了出去。

  兩人鑽進了停在門口的一輛寶馬,男人自己駕駛著,衝出了大浪淘沙。

  車子一路向著郊外駛去,道路兩邊的行人越來越少。男人看得出曉薇有些害怕,他善解人意的對曉薇說:「曉薇小姐,別害怕,我叫阿文,我不會傷害你的。現在去的是我在郊外的別墅,你看,就在那邊。」

  順著阿文的手,曉薇遠遠看見一片房子模樣的黑影。寶馬一路飛奔,很快就能看清那黑影果然是一座大的出奇的別墅,三層樓高,房頂尖尖的,古典的歐式風格建築。周圍相隔很遠的地方還有幾座同樣的房子,看來這裡是一片別墅區。

  寶馬徑直駛入了車庫,阿文帶著曉薇下了車,進入了別墅,兩人順著樓梯來到二樓,在一間房間前停了下來。

  阿文用鑰匙打開門,把曉薇讓了進去。房間不大,只有四壁上點著小小的壁燈,顯得非常昏暗,但藉著昏暗的光線已經可以看清裡面的擺設了。讓曉薇非常吃驚的是,房間裡連床都沒有,只在房間中央放了一張奇怪的椅子。

  椅子很大,比普通的椅子要大得多,扶手腳踏俱全,而且似乎都是可以活動的。

  曉薇很快就認出了這椅子的來歷,這叫做「合歡椅」,大浪淘沙裡面也有一個。從名字就可以看出,這種椅子製作出來就是為了讓人在上面交合的。椅子的結合處都可以活動,扶手和腳踏上還有可以束縛手腳的皮帶,女人一旦躺上去了,就可以被固定成各種體位,方便男人的插入。

  「曉薇小姐,請吧?」男人向著椅子指了指。

  曉薇點了點頭,一邊向椅子走去,一邊解開衣服上的紐扣。這衣服挺貴的,自己來脫比較保險,萬一男人一時興起,把衣服撕破了就糟糕了。

  曉薇走到椅子前面,衣服也脫的只剩內衣了,她看著阿文,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

  阿文脫掉了她的乳罩和內褲,示意全裸的曉薇用狗爬式趴到椅子上。

  這個姿勢是曉薇最不喜歡的,高高翹起的屁股總是讓她聯想到路邊交合的野狗。而且用這種姿勢,男人的陰莖可以最大程度的進入體內,給她帶來太大的快感。在性交中有快感本來是件好事,不過也要看對象,如果是丈夫,快感越強烈越好,但如果是陌生的男人,太大的快感和由此引發的身體上的一系列反應,在事後都會成為曉薇噁心的原因。

  但曉薇沒有拒絕,現在是交易,交易的原則就是,客人為尊,曉薇是沒有拒絕的權利的。她趴到椅子上,看著阿文用扣帶繫住了她的手腳。阿文按動了幾個按鍵,椅子發出卡卡的聲音,改變著形狀。椅背完全倒了下去,然後一端下沉一端上升,讓曉薇伏得更低,而臀部翹的更高。圓潤白皙的大屁股,像一隻大白桃子一般凸顯出來。椅子的腳踏還在向兩邊分開,連帶著拉開了曉薇的雙腿,女人最隱秘的地方就再沒有任何東西的遮掩或保護,暴露在空氣中。曉薇感覺到涼涼的微風撫摩著陰唇,悄悄的向微微翕合的肉洞中鑽去,身邊男人投射在私處的灼熱目光,讓曉薇不安的輕輕扭動著。

  啪的一聲,房間裡昏暗的燈光也完全熄滅了,阿文隱入了曉薇背後的黑暗之中。

  「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老公。」不容置疑的聲音突兀的響起,讓曉薇驚訝的是,聲音並不是想像的從背後傳來,而似乎是無處不在,四面八方,甚至是頭頂上,都是音源所在,看來這房間是經過特殊的設計,可以把聲音處理到如此程度。

  「是。」曉薇應了一聲。無從判斷來源的聲音讓她有種奇異的感覺,好像是神的旨意。

  「你為何要以如此淫蕩的姿勢趴伏在這裡,猶如最下流的母狗?」好像是阿文的聲音,但似乎又有些不同,聲音顯得更嚴肅,更憤怒些。

  曉薇聽到這個問題,有些吃驚。看來這客人想玩的是角色扮演,曉薇也遇到過這樣的客人,但之前都是讓她扮護士或扮老師,這次扮演的角色卻觸動了她心裡最大的秘密,她開始後悔接這個客人了。

  但不能不回答。「是……是你讓我這樣的。」曉薇有些委屈的說。

  「胡說!我看你是自己發騷,想挨男人肏,所以才把你淫蕩的屁股翹的這麼高對不對?你想讓所有的男人都看到你的淫戶對不對?」

  「嗚……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曉薇搖著頭,神情有些痛苦。

  「你為什麼要當雞?是不是很喜歡被男人肏?」

  「不是!我有苦衷的!」

  男人沉默了。曉薇暗暗有些高興,自己應該是贏了吧?本來就是,我不是淫蕩的女人,我是有苦衷的,我是為了丈夫和兒子,才不得已選擇這樣的道路的!

  男人繼續沉默著。曉薇有些擔心起來,她怕把男人得罪狠了,讓客人不高興的代價就是拿不到足夠的小費。曉薇暗暗決定,待會盡可能的去安撫男人,哪怕因此要表現得更淫蕩些。

  「你真高貴!可你下面為什麼濕透了?!」男人突然大聲的質問。

  這個問題像一柄鋒利的劍一樣刺向了曉薇,在男人的提醒下,曉薇很容易就發現了身體的變化,鼓脹的下體溢滿了淫汁,飽飽的含著,就如含住珍珠的蚌肉一樣。剛剛的得意瞬間就化成了惶恐,曉薇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怎麼變成了這樣!回想起來,應該是從她趴在椅子上的那一刻起,敏感的身體就做好了潤滑的準備。

  「說啊!看你還有什麼理由!」男人的聲音嚴肅中透著憤怒,真的就像親眼看著妻子背叛的丈夫一樣,失望,瘋狂,憤怒。

  「嗚……」曉薇說不出話來,只能把頭埋得更低,不住的嗚咽。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一滴淫汁從股間垂下,藉著黏黏的拉力懸在半空中,慢慢劃著奇異的弧線。

  「哈!這是什麼?濕的都能滴出來了?你還說你不是淫蕩的女人?說!你背著我被多少男人上過?」

  「求求你……不要問了……」曉薇心中滿是羞恥,但身體卻是更加興奮,又是一股新的液體湧出,之前那顆在空中的液滴,早已摔落在地上。

  「騷貨!我看你是根本記不清了吧!」男人咬牙切齒的說。

  「哼……」曉薇說不出話來,身體的快感居然越來越強烈。她的心裡都開始懷疑,難道自己真的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嗎?為何男人越是羞辱,自己卻越是興奮呢?

  「你這個蕩婦,作為你的老公,我要懲罰你!你願意接受懲罰嗎?」

  「……」

  「你願意接受懲罰嗎?」男人逼問道。

  「……願意……」無處不在的聲音讓曉薇感覺,這就是丈夫在質問她,這就是丈夫要懲罰她。對丈夫深深的愧疚讓她選擇接受一切的懲罰。

  隨著曉薇的回答,一聲輕輕的吱呀聲傳來。曉薇藉著窗外的月光,用眼角瞥到房間的門再一次打開了,有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陷入半迷醉狀態的曉薇,下意識的認為進來的是丈夫,但很快她就發現不對,因為走進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五個!

  五個都是男人,赤裸著身子,下身高高昂起的陰莖顯示出五個人都處於最興奮的狀態。

  「他們是誰?怎麼這麼多人?」曉薇慌張的問道。

  「他們是來懲罰你的人!你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淫罪,就要讓你在淫靡中接受懲罰!」

  五個男人魚貫上前,他們並不說什麼,而是默默用嘴巴吸舔著曉薇的身體。

  五張嘴巴像五條水蛭,超大的吸力在曉薇身上遊走。他們默契的避開了曉薇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而是集中在耳後,臂彎,腋窩,肚臍,背溝,腳心等地方。

  曉薇快要瘋狂了,最想得到舔吸的乳房和陰部空落落的,她控制不住的搖晃身體,希望借此吸引火熱的舌片,能夠稍稍撫慰一下最羞人的地方。同時,曉薇也從來沒想到自己身上會有這麼多的敏感帶,每一個被舔吸的地方都不斷的產生酥麻的感覺,這些酥麻在全身傳遞,最後匯聚到乳房和陰部,更加重這兩處的渴望。

  「舒服嗎?」阿文問道。

  「舒服……」曉薇下意識的回答。

  「還想更舒服嗎?」

  「想!還要更多!」這次曉薇回答的非常肯定。陰部早就濕的一塌糊塗,止不住的淫水從肉縫中流出,順著大腿流下。淫水流過的地方像毛毛蟲爬過,瘙癢難耐。曉薇恨不得自己用手狠狠的挖弄幾下,可是手腳都被綁住,完全動彈不得。

  「你要在你老公面前得到快樂?你要在你老公面前被陌生的男人肏?」聲音中充滿了驚訝,但隱隱透出一種背德的誘惑,似乎是在慫恿,答應吧,答應吧,答應就可以享受到快樂了!。

  「……不……不要……」曉薇再次拒絕了,但這次明顯軟弱無力的多。

  這時阿文加入了進來,他用手撫摸著曉薇的大腿內側,就在陰部周圍輕輕繞著,但小心翼翼,避免真正的碰到肉唇。

  曉薇的屁股放肆的搖了起來,她能感覺到只差一寸就能追上那根要命的手指了,可這一寸永遠都是一寸,不論她怎麼努力,手指都是若即若離。曉薇在六個男人的聯手愛撫下,早就達到了高潮的邊緣,但就差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始終都只能處在邊緣,而沒法真正達到。

  「你想要更舒服嗎?」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想,我想!」曉薇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迫切的回答。

  「就算是在你老公面前也要嗎?你要他看著你被男人肏嗎?」

  「……是!我要!……老公對不起,可是我好想要!」曉薇大聲的哭了起來。

  阿文得到想要的答案,向其他男人示意了一下,自己也停下了不斷躲閃的手,任由曉薇把陰部貼了上來,自己搖動屁股摩擦著。其他五個男人終於捧住曉薇沉甸甸的乳房,把腫脹了一圈的乳頭納入了口中,還有人用舌頭舔著曉薇的陰唇。

  曉薇等待了很久的感覺終於來了,一股讓全身顫抖的甜美快感迅猛襲來,讓她張大了嘴巴,大口呼吸著。

  「哈啊……」充滿誘惑的呻吟聲中,一大股淫水沽沽的湧出,淋濕了阿文滿手。

  阿文抽回了手。「想要挨肏嗎?在老公面前,被陌生的男人肏?」

  「……想!」有了第一次的屈服和妥協,第二次的回答就顯得容易了許多。

  男人們嘿嘿笑著,在曉薇背後站成了一排。

  曉薇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出乎意料的,她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把屁股翹的更高,擺出更方便男人進入的角度。

  曉薇並沒有等太久,一根火熱的肉棒頂到了肉洞入口。曉薇想起了一件事,她開口求道:「套子……戴套好嗎?」

  身後的男人說了一句:「放心吧,我們都沒病。」

  曉薇不可察覺的歎息一聲,沒有再繼續堅持。出來玩的男人一般都會選擇戴套,但也有不願意戴的,而不戴的代價就是會多給些小費。這是行業不成文的規矩,而到大浪淘沙的人一般都很守規矩。

  身後的男人身體一頂,肉棒藉著大量淫水的潤滑,輕鬆的頂開重重疊疊的軟肉,重重的捅入陰道,填滿了令人著迷的腔道。

  曉薇感覺身體全部被填滿了,舒服的感覺從陰部傳遍全身。但身體裡的物體並未多做停留,而是快速抽出,騰出位置讓另一根肉棒捅了進來!

  六個男人依次進入,再依次抽出,每一次都是全根插入再全根抽出,每一下都力道十足。雖然節奏並不算快,但六根大小粗細各不相同的肉棒輪流抽插,這種事情想想都會讓人臉紅心跳,而心裡越是羞恥,身體就越是快樂。曉薇的反應就是最好的證明,她從來沒有在一次性愛中達到這麼多次高潮的,而今天,幾乎每隔幾分鐘,曉薇就會迎來一次高潮!

  房間裡充滿了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還有啪啪的肉體撞擊聲。男人漸漸加快了輪換的速度,每一個男人都能準確的站到曉薇背後,扶住勃起的陰莖,對准因為剛剛撥出肉棒,還來不及閉合的肉洞口,猛地捅入,然後快速抽出,把位置讓給下一個人。

  「呼哧……呼哧……」六個男人都到了忍耐的極限,他們似乎有著某種奇妙的默契。一個男人加快速度在曉薇體內連捅幾下,然後插入到最深處開始射精。第二個男人自己用手套弄幾下,等第一個男人抽出後,便再插入進去,直接射精!但第二個男人卻不是全部捅進去的,而是比第一個稍淺的位置。後面的男人都是如此,每一個都比前一個射的淺,最後一個男人射完後,曉薇體內就完整的留存了六個男人的精液!

  這時曉薇還陷於高潮中沒有回過神來。第一個射精的男人從一邊拿過一卷封箱的寬膠帶來,他哧啦一聲扯下一段膠帶,牢牢貼在曉薇的陰戶上,阻止了精液流出來。

     ***    ***    ***

  清洗過身體的曉薇,坐在床上整理著阿文給的小費。錢出乎意料的多,這筆錢裡包括了六個男人的小費,出台費,內射的費用,甚至包括一筆「精液保管費」,而拿到這莫名費用的代價是曉薇直到回家之前,都不得撕開膠帶,讓精液流出來。

  曉薇把整理好的錢仔細的鎖到抽屜裡,加上這筆意外的「巨款」,外欠的高利貸就全部湊齊,只等著花姐幫忙還給債主了。自從聽了花姐的話,每次交易的收穫都遠遠超過了曉薇的預期。收穫總是和付出成正比,曉薇這份看似無本萬利的交易背後,究竟付出了什麼,誰又能說的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