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八章◆逼債


第八章◆逼債

  曉薇站在路邊,正無聊的看著手機,和譚達約好的時間就快到了,他幾乎從不遲到,希望這次也是一樣。今天星期天,是小寶每週回家的日子,平時都是曉薇坐車去研究所接他的,但今天譚達剛好在研究所附近值勤,所以就答應曉薇,順便接小寶回來,省得曉薇自己再跑一趟。

  曉薇又看了一眼手機,顯示屏上標示著一個紅點正不斷向她現在所在的位置移動。這個紅點就是表示譚達現在的位置,他們兩人都打開了手機的GPS定位功能,以便盡快找到對方所在的地點。

  「吱!」一聲刺耳的剎車聲突然響起,一輛麵包車停在曉薇身邊。曉薇有些警覺的把手機扔進包裡,現在飛車搶奪手機的案件時有發生,雖然她並不認為有人會看上自己現在用的這一款便宜貨,但小心些總是沒錯的。

  「勞駕,我們是外地來的,請問這個地方怎麼走?」一個操著濃重外地口音的男人從副駕駛座上探出頭,拿著一張地圖指給曉薇看。

  原來是問路的,曉薇放下心來。地圖文字有點小,曉薇湊過去仔細看著男人手指的位置。

  「哦,這個地方啊,就在前面一點的,你們往前面走,然後左……」話還沒說完,後面有人用一塊濕透的軟布蒙住了曉薇的口鼻。

  猝不及防下,一股刺鼻的味道吸入了曉薇體內,她立刻感覺頭暈目眩,連呼叫的力氣都沒有了,身體也軟化下來,人向後倒去,蒙住她口鼻的男人伸手扶住了她,還有兩個男人正從麵包車廂中鑽出來。這是曉薇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然後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而附近路人所能看到的,只是麵包車開來,麵包車開走,至於那裡是不是曾經站過一個女人,沒人記得清。

  冰冷的液體在臉上蜿蜒流轉,曉薇在這樣的刺激下漸漸清醒過來。睜開眼的第一感覺是刺眼,明晃晃的燈光懸在頭頂,讓久閉的眼睛很不適應,曉薇下意識的伸手想遮一下,這才發現,雙手已經被繩子牢牢綁住,繩子的另一頭繫在身後的鐵柱上,把雙手向後方高高扯起。

  剛剛從麻醉狀態醒過來,曉薇的頭還暈的厲害,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睜著眼睛打量著四周。這裡似乎是一個廢棄的工廠,高高的頂棚足足離地3米,幾盞大大的吊燈用鋼索繫在橫樑上,從上方垂下來,在半空中隨著微風吹拂,跳著節奏難明的舞蹈。四周散亂的擺放著幾張巨大的機床,都是鐵製的,長期廢置不用,上面早就長滿了斑駁的鐵銹。雖然看不到自己身下,但隔著衣服透過來的一股涼意,清楚的告訴曉薇,自己也躺在一張這樣的機床上。

  直到這時,曉薇才漸漸明白雙手被縛的意義,她動了動腳,果然如同想像一樣,雙腳也被綁了起來,而且綁法還是最難看的「M」型,小腿緊緊的靠著大腿,被繩子一圈一圈的纏緊固定,一根長繩從膝蓋後方繞過,向兩邊扯開,把兩隻腿分開到極限,然後綁縛到機床的床腳上,雖然身上還穿著衣服,但手腳不能動彈,曉薇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是不設防的狀態。

  「美女,你醒了啊?」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曉薇支撐著抬起頭,看見身前站著一個臉上有可怕疤痕的男人,四周還圍了幾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拿著地圖找自己問路的。

  綁架!曉薇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但她想不通,自己無權無錢,綁架自己用意何在啊?

  「你們是誰?想幹什麼?」曉薇慌張的問道。

  「你好像欠了我一筆錢啊,是不是已經過了還錢的時間?」疤臉男人點了一根煙,塞到嘴裡狠狠吸了一口。

  「你是疤臉?」曉薇只通過花姐找一個叫做疤臉的黑道人物借過錢,但從沒見過疤臉本人,不過曉薇感覺這個男人的聲音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裡聽到過一樣。

  「沒錯!」

  「大哥,錢我已經湊齊了,只是這幾天沒看見花姐,所以沒法還給你,你再寬限我一天,明天我就把錢給你。」曉薇懇求著。這段時間客人給的小費很可觀,曉薇已經在規定時間裡湊齊了欠款,只是花姐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都沒有在大浪淘沙出現。

  「哦,是這樣啊,行,你明天還錢我吧!」疤臉朝著曉薇吐出一個個煙圈,煙圈逐漸擴大,似乎一個個圈套,把曉薇牢牢的套在裡面。

  曉薇見事情有了轉機,連連答應,「大哥,這都是誤會,那麻煩你放了我吧,明天一定給錢你。」

  「明天收本錢是沒問題,但哥幾個今天不能白出來啊,你陪我們玩一次,就算利息好了!」疤臉把抽了一半的煙頭扔到地上,淫笑著向曉薇走過來,粗糙的鞋底踩在地上還冒著火星的煙頭上,把它碾得破碎散開。

  曉薇心沉了下去,看來這些人今天是不會放過自己了,哀求是沒用的,不如想些辦法脫身。她瞥了一眼旁邊的機床,自己的包就放在上面,現在只希望包裡的手機還在,希望手機的定位功能還在正常運行,那樣譚達就一定能找到自己,只是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而已。

  但曉薇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疤臉步子邁得很大,幾步就站到她面前,望向她的眼光,就像餓狼看著無助掙扎的小羊。

  曉薇再次不甘心的掙扎幾下,但依然無法逃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疤臉一屁股坐在自己身邊。

  疤臉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獵物露出驚恐的樣子,這是他最喜歡看到的表情,每當把這樣可憐無助的女人壓在身下時,就會有一種破壞的快感,就像狠狠的碾碎一朵潔白的花,看著花瓣凋零在骯髒的泥土裡,心中對這個社會的憤恨,就會少了很多。

  「不要!求求你放過我,我願意多給點利息好嗎?或者我現在就回家拿錢給你也行。啊!別碰我!」疤臉緩緩的解著曉薇的衣扣,一顆,兩顆,不急不躁,慢慢的欣賞曉薇求饒時楚楚可憐的樣子。

  五顆扣子逐一解開,衣襟向兩邊敞開,白色的乳罩包裹下的乳房露了出來,隨著急促的呼吸一顫一顫的跳動。

  疤臉笑了起來,扯動得臉上的傷疤更加猙獰。他熟練的解開乳罩背後的掛鉤,從曉薇身上把乳罩解了下來。

  白嫩的乳房上,兩點嫣紅早已硬得像兩粒小石頭,疤臉用指甲在上面輕輕的刮著,指甲殼的硬度不同於指肚,硬硬的感覺正好撓到曉薇的癢處,每刮一下,就從乳頭傳來一陣酥麻。

  「咿……不要弄那裡了!」女人身上的敏感地帶被玩弄,絕對會影響到其他部位,曉薇就感覺到私處癢癢的,似乎有什麼東西想要流出來,而且不受理智控制,自己越是想阻止,那裡就流的越多。

  疤臉把玩了一會曉薇的粉乳,也便轉移了陣地。他掀起曉薇穿的裙子,看到了高高賁起的陰部。

  曉薇穿的內褲實在太薄了,薄到一點點水漬就能把那個部分變成透明的,而曉薇流出的絕不僅僅只是一點水,所以,關鍵部位被濡濕的內褲,貼著身體勾畫出鼓凸的肉褶,並隱隱透出粉紅的肉色。

  疤臉看著眼前勾人的畫面,忍不住伸出手指在濕的最厲害的部位劃了一下,然後兩根手指微一捻揉,在曉薇面前拉出一根細絲。

  「瞧瞧你,都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我看你該改口說不要停了!」

  曉薇沒有反駁,只是閉上了好看的眼睛,剛剛疤臉劃的那一下,讓她的身體再次產生劇烈的反應,又泌出一股汁液。

  疤臉用手挑起濕透的褲底,把薄薄的布料捲成一股,輕輕扯動著。褲底輕易的卡入肉溝之中,兩片肉唇不堪擠壓的從內褲中鑽出來,散發著濕濕的淫蕩氣味。缺少了陰唇的保護,內褲直接在陰蒂上摩擦,雖然布料足夠柔軟,但對於嬌嫩敏感的肉粒來說還是太大的刺激,陰蒂耐不住刺激,從包皮中探出頭來,俏生生的立在淫裂的頂端。

  「呵……呵……哦……」曉薇說不出話來,只能張著嘴大口呼吸。

  疤臉見挑逗工作已經收到意料之外的成效,也就不再繼續,他想更進一步了。

  曉薇的腿被綁住了,內褲沒法脫下來,疤臉就掏出身上的彈簧刀,牽起皺成一股的褲底只輕輕一劃,便將好好的褲子變成了一塊破布。

  疤臉顧不得欣賞露出來的陰部,急匆匆的扒拉自己的褲子。他的陰莖勃起的太高,頂得襠部鼓起一團,褲子都不是很好脫。

  突然,守在窗邊放哨的手下喊道:「老大,不好了!條子來了!」

  眾人側耳細聽,果然有警笛鳴響。

  疤臉恨恨的說:「有多少條子?」

  手下回報:「現在還不清楚,只看到一輛警車,但恐怕條子有槍,我們拼不過啊!」

  其餘手下也勸說道:「老大,女人隨時可以玩,但別為了女人栽到條子手裡啊!」

  疤臉啐了一口,把還沒完全脫掉的褲子又拉了上來。他知道手下說的是對的,但真是不甘心,臨走前又伸手到曉薇股間狠狠摸了一把。

  「啊……」曉薇一聲尖叫,居然迎來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疤臉也沒想到這一把能有如此效果,他呆了一秒,才轉身跟著手下從窗戶中鑽了出去,一邊走一邊嘟囔:「煮熟的鴨子……」

  砰的一聲,大門被一腳踹開,譚達舉著槍,貓著腰,如臨大敵的走了進來,他掃了一眼曉薇,看向了還在微微晃動的半扇窗戶,而外面響起了引擎發動的轟鳴。

  譚達猛然從來路衝了出去,只丟下一句:「小寶!去幫媽媽把繩子解開,叔叔去抓壞人!」

  譚達一離開,露出來原本躲在他身後的小寶。曉薇看見小寶充滿稚氣的臉蛋非常高興,現在小寶的智商恢復的不錯,簡單的解個繩子還是能做到的,畢竟繩子打的是活結。

  「小寶,幫媽媽把繩子解開,看見那個繩子了嗎?拉一下就好了哦。」曉薇指揮著小寶。

  小寶果然晃晃悠悠的朝著曉薇走去,但眼睛一點也沒往曉薇指的繩結看去,而是死死盯著曉薇的身體。

  「小寶,你在看什麼!」曉薇發現了異樣,心裡暗叫不好。

  小寶似乎完全沒聽見曉薇的呵斥,依然走到曉薇身邊,甚至伸手摸著曉薇的屁股!

  「小寶!不要這樣!你在幹什麼?」曉薇氣急敗壞,小寶居然脫掉了自己的褲子,一根堪比成人的陰莖高高的勃起著,上面盤繞的血管鼓脹的像一條條蚯蚓。

  這種詭異的場景誰見過?一個七歲大小,稚氣未脫的孩童卻挺著一根猙獰的陽具,不協調的感覺讓人極不舒服。而現在這孩童還在努力向一張鐵檯子上爬去,這檯子上還綁著一個赤裸的,雙腿大開的美女!

  「小寶,不要啊,我是媽媽啊!你清醒過來啊!」曉薇還在做著徒勞的呼喚。而小寶已經脫光了衣服,趴到了她的身上。

  性愛似乎和進食一樣,是天生的本能,剛出生的嬰兒都知道,吸吮母親的乳頭就能獲得甘甜的乳汁,而一個性成熟的男人,不需要任何教授,也知道該如何獲得性的滿足。小寶雖然還是孩子,還沒有過任何的經驗,但一爬上曉薇的身體,也本能的用手抓住了兩團豐腴的肉團,嘴巴胡亂的在胸乳上亂拱,下身的肉棒也貼近了曉薇的股溝,火熱的棒子一下子就觸到了濕滑的陰部!

  曉薇羞憤交加,腦海中飛速湧動著亂七八糟的畫面,突然一下,腦海中好像有根弦崩的一下斷掉了,所有的畫面全都暗了下去,曉薇徹底的失去了知覺。

  四周全是黑暗,似乎身處濃得化不開的墨水中,黑暗有如實質,伸手就能抓住。突然在遙遠的地方,出現了一點若有若無的光亮,這光亮非常微弱,但在完全的黑暗中卻像熊熊燃燒的火焰。在黑暗中摸索良久的曉薇,猶如看見了指引方向的燈塔,奮力的向光亮處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耗盡了全身的力氣,曉薇才來到光亮的地方。這點光明在近處和遠處看上去都差不多,永遠都是那麼的微小,但永遠都給人希望,甚至給人溫暖的感覺。曉薇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想要捧起光明。突然之間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光明背後一團比其他地方更要濃烈的黑暗湧了出來,化身為一個巨大的怪獸!這時曉薇才看清了那指引她的一點光明,竟然是掛在這怪獸的額頭上!這竟然就是黑暗怪獸指引獵物的方式!怪獸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吞沒了瘦弱的曉薇,把她拋入了更深的黑暗之中!

  「啊!!呼……呼……」曉薇在被怪獸吞下的瞬間驚醒過來。在黑暗中沒有時間概念,她並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看到小寶依然趴在身上聳動。

  小寶畢竟神智不清,陰莖勃起的角度又高,雖然他已經憋紅了臉,但依然找不到進去的入口,堅挺的陰莖一次次重重的撞在曉薇的屁股和大腿上。

  曉薇心疼的看著兒子,小寶的臉紅得像是充滿了鮮血,似乎都快爆出來了,曉薇不知道這樣激動會不會再次影響他的腦子,會不會讓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病情再次惡化。

  曉薇有些想要放棄了,她的腦海中像放電影般一幕幕的浮現小寶的畫面,從他出生到現在!曉薇心裡對兒子是有巨大愧疚的,她一直覺得自己把兒子帶到這個世界,但卻沒有讓兒子享過一天的福!也許,現在是自己該犧牲一些的時候了,也許是該讓兒子快樂一次的時候了!

  曉薇輕輕歎息一聲,悄悄抬高了屁股。胡衝亂撞的陰莖終於找對了角度,在一次猛烈的撞擊中陷入了一片濕滑溫暖的柔膩中!

  小寶興奮的手舞足蹈,雙手死死抓住曉薇的乳房,小屁股繃得緊緊的,一前一後的挺動,久積的慾望終於找到了宣洩口。

  曉薇在兒子進入的瞬間失去了神智,太舒服了!粗長的陰莖直接撞擊在花徑盡頭的軟肉上,就像接通了高壓電一樣,帶來一陣劇烈的酥麻和顫抖。但隨後曉薇就開始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正在上她的不是普通男人,而是她最愛的兒子啊!自己失身於小寶就已經夠對不起丈夫了,怎麼能在兒子面前出現淫蕩的表現呢?

  曉薇不斷扭動著身體,避免陰莖捅得太深,但並不是每次都能奏效,不時的有幾下會頂到子宮口,頂到小寶出生的地方。

  小寶沒有任何技巧,只是憑借本能大開大合的抽插了十多分鐘,曉薇漸漸有些吃不消了,身體越來越敏感,漸漸的逼近了高潮,好幾次她都想徹底放開自己的心防,全情投入到最原始的慾望之中,但母子的禁忌就像一根尖銳的刺一樣,用刺痛提醒著她,但這提醒已經越來越微弱了。

  曉薇希望小寶快點射出來,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恢復神智,也只有這樣,才能結束這場畸戀,雖然這樣一來,自己必將承受小寶在體內射精的後果。

  「小寶……動快點……不然出不來……」曉薇輕聲在小寶耳邊教導,自己也不再阻止,讓肉棒每次都能盡情的長驅直入,甚至曉薇還努力的吸氣提肛,借此鎖緊下體,把陰道變得更緊一些。

  小寶依言加快了速度,一時間猶如雨打芭蕉,插得曉薇不知身在何處。

  「哦……好舒服……再快點……」曉薇終於忍不住呻吟。

  幾十下最高速抽插後,小寶突然發出「荷……荷……」的怪叫,開始射精了,大量灼熱的精液衝擊著子宮口。宮頸猛地一縮,再一放,一股熱流從花徑最深處瀉了出來,曉薇也高潮了。這對看上去最不和諧的男女,卻在高潮上達到了最和諧的統一!

  釋放了慾望的小寶又變回了那個普通的孩子,他從曉薇身上爬起來,啵的一聲拔出了半軟的肉莖,沒有了肉莖的堵塞,肉洞吐出一股一股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形狀也從撐開的圓洞慢慢恢復成狹長的縫隙。

  「小寶……幫媽媽解開繩子好嗎?就在那裡……對,拉一下就好了。」曉薇有氣無力的指揮著小寶。

  脫離了束縛後,曉薇第一件事就是蹲在地上,盡量的排出體內的殘餘精液。

  就在這時,工廠的大門再一次咯吱咯吱的打開了,譚達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看到曉薇的第一眼,譚達就驚呆了,這個美麗的女人經歷了些什麼啊!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滿臉的春潮遲遲不肯褪去,全身赤裸,而下體上沾滿了白濁的精液,完全是一副被男人侮辱的樣子,可自己記得離開的時候她僅僅被脫光了而已啊,現在怎麼會這樣?難道是……?

  譚達的眼睛尋找著另一個小小的身影,而看到那個同樣赤裸的身影後,譚達那看似絕不可能的猜測變成了事實,曉薇居然被她兒子強姦了!而這人間慘劇竟然讓他覺得有些興奮,下身悄悄的起了變化。

  曉薇也發現了譚達,她的心裡充滿了惶恐,如果譚達把看到的一切告訴丈夫怎麼辦?丈夫會怎麼想?會怎麼對待小寶?曉薇不敢想下去了,無論如何,絕不能讓丈夫知道!

  她跪倒在譚達腳下,用手抓住譚達的褲腿,抽泣著懇求道:「小譚,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錯,求求你千萬不要告訴蘇童,否則……否則他一定會傷害小寶的!或者他會傷害到自己的!他們兩個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他們任何一個受到傷害!小譚,你能幫我保守秘密嗎?」

  曉薇沒有等來回答,等來的是越來越粗重的呼吸聲。她抬起頭,看到了譚達的眼睛,譚達的目光完全沒有集中在她的臉上,而是不斷的在她裸露的乳房和屁股上梭尋,同時曉薇也看到譚達眼睛中散發出來的熟悉光芒,這種光芒在大浪淘沙裡曉薇已經見過太多太多,那是一種男人對女人充滿原始慾望時才會出現的光芒,說明眼前的男人心裡已經充滿了慾望,而男人鼓起的襠部也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曉薇歎了一口氣,這是今天的第三個了。

  「小寶,到那邊牆角去玩吧,別看媽媽。」曉薇回頭吩咐了一聲,然後她伸手拉開了譚達的拉鏈,把那根恐怖的慾望之獸釋放了出來。

  曉薇用手握著譚達的陰莖,牽著他來到原先被綁的機床旁,然後自己躺了上去,叉開雙腿,擺出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

  「來吧……」輕輕的兩個字讓譚達放開了一切,他迅速脫光了衣服,撲上了那具雪白的胴體。

  譚達絲毫不顧忌那裡還在流著另一個男人的精液,甚至借助著精液的潤滑,把自己的肉棒狠狠的插入了花徑之中。不少殘留在肉洞深處的精液受到擠壓,紛紛從兩人的結合處飛濺出來,斑斑點點灑在地上……

     ***    ***    ***

  一間寬闊的辦公室。中午強烈的陽光從牆上巨大的窗戶照射進來。窗前坐著一個男人,背對著窗戶,陽光投下的陰影罩住了男人的面容,只能看出他的鬢髮有些斑白。

  男人對面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年輕了許多,穿著一身合體的警服,顯得精明幹練,但臉上卻顯出與警服不符的邪氣還有對面前男人的諂媚。

  「小譚,這段時間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做得很不錯!」窗前的男人開口了,聲音蒼老但不失威嚴。

  「謝謝首長誇獎!都是首長計策得當!」譚達趕緊回答。

  老人擺擺手,說:「畢竟還是你更熟悉他們倆,要不是你提供的信息,我又怎麼能做出安排呢。年輕人不錯,居功不傲啊!而且你的安排也不差,連我都沒想到879研究所的項目,你倒是留意了。」

  「哪裡哪裡,為首長分憂是我應該做的。879的項目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剛好把她的傻兒子送進去。」

  「哈哈哈!」老人突然大笑了起來,「你介紹的這個女人是叫曉薇吧?真是不錯啊,我看到她資料的時候就動心了,現在把她玩成這樣真過癮啊!嘿嘿,居然被自己的兒子給上了,879研究所的這鬼項目副作用還真是大啊!」

  「那是,副作用不大研究所能給這麼高的補償麼?他們已經把那傻子試藥的補償款打到您的臨時賬戶了,這還是第一期,後面還有呢!另外曉薇把第二期的治療費給我了,明天我就轉給您。」

  「不用了,那點小錢我還沒看在眼裡,你自己留著吧,只是注意要用這個治療費的名頭搾乾曉薇的油水,他們沒錢就沒法脫離這個泥潭!我聽小花說,曉薇在大浪淘沙學到的東西也不少,基本可以收網了,你也去準備準備,我有些迫不及待想吃掉這塊肥肉了。」

  「好的,首長請放心!」

  「你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首長,有件事我不是很明白,想請首長指教。」

  「但說無妨。」

  「既然首長想把曉薇變成您的女人,那為什麼又要讓其他的男人上呢?包括我在內,您難道不想獨自享用嗎?」

  「小譚啊,你什麼都好,腦子夠聰明,就是格局太小!對於我來說,女人算什麼?我什麼樣的女人沒玩過!那些人前光鮮的大明星大美女,我還不是要玩哪個玩哪個?原裝貨我玩的也不少吧?玩了這麼多,你知道哪種玩起來最過癮嗎?就是這種良家少婦!而且給她們設下陷阱,看著她們一步一步走進去的過程比真正的插進去更爽!過程越精彩,她們反抗的越強烈,最後弄上了床肏起來就越爽!一邊肏著,一邊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訴她們,看著她們充滿了痛苦,但又忍不住身體的慾望的可愛模樣,那種征服感不是一般的享受啊!等你以後玩的女人多了就懂了,現在對於我來說,普通的玩法已經沒有什麼意思啦!」

  「是是是,首長說的太對了!」譚達諂媚的拍著馬屁,他感覺到老人對於這種話題特別感興趣,在向別人顯示自己的這種「暴力美學」時特別興奮,他決定再問一個能讓老人發揮的問題。

  「首長,那為什麼一開始不讓老趙上了曉薇呢?老趙可是饞了很久啊。」

  「那個時候他們夫妻倆個還沒有經過什麼挫折,可以磨磨他們的銳氣,但不能把他們逼得太死,不然逼過了頭,他們反而會強烈反抗,說不定就拚個魚死網破了。就是得一步一步的打擊他們,他們才會走到我們設計好的路上來。至於趙傑嘛,等我嘗過鮮了,會給他機會的!」

  「高!實在是高!首長您真是考慮得滴水不漏啊!我只盼跟著首長多多學習!」譚達大膽的表露著投靠的意圖。

  「這事簡單,你們局的老潘不是快退休了嘛,等這事辦完了,他也是時候退居二線了,到時候他警察局長的位置就由你頂上去吧。」老人大手一揮,已經給譚達鋪平了上升的仕途。

  「謝謝首長,謝謝首長!」譚達連連道謝,躬身退了出去。警察局長雖然不是什麼大官,但絕對是油水豐厚的位置,自己坐上去以後,絕對可以大撈一筆了。至於蘇童和曉薇,就算是又幫了自己一把,雖然他們肯定並不願意。

  「嘿嘿,蘇童,你放心好了,我絕對會幫你好好『照顧』曉薇,不會讓她寂寞的!」譚達心裡暗暗對自己曾經的恩人這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