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九章◆撞破


第九章◆撞破

  醫院,病房裡。

  蘇童正艱難的用雙臂撐著身體,慢慢的挪到床邊。他停了停,用手抓住床邊輪椅的扶手,深深呼吸了幾口,積蓄起全部的力氣,猛地撐起身子,落到輪椅上。

  這個簡單的動作卻耗盡了蘇童的體力,他像是做了一場劇烈運動般,急促的喘息著。剩下的事情就比較好辦了,蘇童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用手搬起毫無知覺的雙腿,慢慢放在腳踏上。

  「16床……16床……」年輕的護士喊著床號,推門進了病房。

  「16床!你怎麼又自己上輪椅了?這樣很危險的,萬一摔著怎麼辦?你想上輪椅可以叫我們幫忙啊!」護士瞪著輪椅上的蘇童,嚴厲的批評著。

  「我能行,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想多練練,爭取快點出院回家,可以給我妻子減輕點負擔。」

  護士的臉色柔和起來,「你還想多快?你現在的恢復速度就夠恐怖的,沒人能像你這樣,手術做完沒多久就能做恢復性練習的,你已經是我們院的奇跡了!」

  護士說的沒錯,誰都沒想到蘇童的求生慾望如此強烈。他所做的手術都是風險極高的,但他一次次的挺了過來,而且術後極其配合治療,該補充營養的時候,哪怕毫無胃口也會逼著自己吞下飯菜。這一切都是為了能盡快恢復,醫院是少住一天就省一天的錢。雖然從醫生到護士都不願告訴他治療的費用,但蘇童知道絕對便宜不了。不能把這麼重的擔子都壓在曉薇身上,自己是個男人啊!

  「哦,差點把正事忘了。16床,你是叫蘇童吧?」得到蘇童的肯定後,護士繼續說道:「剛才有個電話讓我轉告你,要你馬上去五樓南區的迴廊,什麼事電話裡沒說,只說你去了就知道了。」

  「找我的電話?誰打過來的?是曉薇嗎?」

  「不是,是個男的,一說完就掛了,看號碼是用醫院裡的公共電話打的。」

  蘇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誰會在醫院裡給自己打電話,還留下這麼一段沒頭沒尾的話。算了,反正也閒著沒事,就當出去散心好了。「好的,我這就過去。」蘇童對護士說。

  「需要我推你去嗎?」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了,順便熟悉下輪椅,以後半輩子就靠它了。」說到這裡,蘇童有些沮喪。

  「別灰心,你已經創造了太多的奇跡了,要相信奇跡。」護士明顯有些言不由衷,「好了,我要下早班了,你自己小心啊!」護士扭頭出了病房,不想讓蘇童看到她微微泛紅的眼眶。

  蘇童本身就是個樂觀的人,很快就從剛才的沮喪中恢復了過來,甚至在搖著輪椅出門的時候,還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高興的心情表露無疑。

  是的,蘇童今天很高興,因為曉薇今天會來看他。

  本來曉薇是每天都會來陪他的,但蘇童知道曉薇這段時間很辛苦,應該是找了好幾份工作,而且應該每天都會工作到很晚。雖然曉薇從來都不和他談論工作,但蘇童看得出來,因為曉薇每次陪他的時候都顯得很累,很明顯是晚上沒有睡好。所以蘇童不再讓曉薇每天來,而是和她約好,一周只過來一次。其實蘇童當然是希望無時無刻見到曉薇的,但為了她的身體著想,只能這樣了。

  蘇童使用的輪椅是曉薇幫他買的,看來很不錯,跑起來又穩又快,不大一會的功夫就到了五樓南區的迴廊,但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五樓是老幹部病區,平時很安靜,蘇童也並不急著離開,搖著輪椅到了欄杆邊,在靜靜的環境中欣賞著窗外的風景。

  咯噠咯噠的聲音在原本安靜的樓梯上響起,兩個人從迴廊的另一邊樓梯走了上來。

  蘇童驚喜的看到,上來的是竟然是曉薇和譚達!蘇童突然興起惡作劇的念頭,他不僅沒有跟曉薇打招呼,反而往角落裡躲了躲。曉薇他們是背對著這邊的,即便蘇童不躲,他們也不會發現。

  曉薇和譚達上到五樓,沿著走廊向前走著。蘇童悄悄的搖著輪椅跟了上去,準備給他們一個驚喜。

  蘇童像是找到了好玩的遊戲,盡量小心的不發出一點聲音,眼看離前面的兩個人不到一百米了,突然蘇童想起來,自己的病房不在五樓啊,那曉薇和譚達為什麼會來這裡?

  還沒等蘇童想明白,前面的兩個人進了一個地方。蘇童的臉瞬間變得慘白,曉薇居然跟著譚達一同進了男廁所!這家醫院的公共廁所是男女分開的,分別在迴廊的南北兩區,所以蘇童很清楚這裡只有一間男廁,而不可能是兩個人分別上廁所!

  曉薇為什麼來五樓?為什麼和譚達一起進廁所?蘇童心裡湧起一個不願意相信的想法!難道他們……?不!不可能的!曉薇怎麼會……?

  可是五樓的老幹部病房每一間都是豪華配置,裡面都有單獨的浴室和廁所,所以五樓的公共廁所基本上只是擺設,一般沒有人來的,他們兩個人挑中這裡,難道就是看中了這裡的安靜和無人打擾?

  蘇童不願相信,但看到的事實讓他不得不去做最壞的猜測。他又想起了那個神秘的電話留言,「到了地方就全明白了」,難道說的就是這件事?

  蘇童搖著輪椅,在廁所門口躊躇良久,終於還是一咬牙,慢慢進去了。凡事總要面對,逃避於事無補,況且蘇童心裡還抱著小小的期望,也許他們只是有事相商?雖然再白癡的人也知道這不可能。

  廁所裡一股消毒藥水的味道,看不見一個人。蘇童的心沉了下去,這只能說明兩個人進了單獨的隔間!

  此時蘇童已經不再有任何幻想,他知道心裡最不願意接受的那件事真真切切的發生了,自己的妻子,正在這間看上去還算乾淨的廁所和另一個男人苟合,而這個男人,還是自己最信任的兄弟!

  蘇童機械的向前行著,在一個個隔間前細細傾聽。果然,在最裡面的一間發現了異樣,從緊閉的門裡傳來男人興奮的急促喘息,女人滿足的呻吟,還有肉體撞擊發出的啪啪響聲,匯成一股淫聲交響曲!

  蘇童就那麼木然的呆在門外,和自己的妻子只隔著一層薄薄的木板,但兩人的心情一在天堂,一在地獄!

  不由自主的,蘇童腦海裡浮現出上個月的一個晚上。那個時候,蘇童的病房只有他這一床病人,曉薇就留在醫院陪護著他。晚上護士查房後,兩個人關了燈,依偎在一張床上,聊著對彼此的思念。

  突然曉薇輕輕的靠進蘇童懷裡,一雙手卻像靈活的魚一樣鑽進了丈夫的內褲。夫妻倆以前經常玩這樣的小激情,不過那時曉薇一握住蘇童的下體,馬上就會刺激得那根棒子迅速堅挺,可現在,那裡始終是軟趴趴的,沒有一反應。

  曉薇知道這是丈夫下半身癱瘓導致的,但她還是倔強的不肯放手,甚至乾脆褪下蘇童的褲子,用口含住了肉腸!

  蘇童吃了一驚,曉薇可從來沒有這麼主動過!看著曉薇手口並用,細心舔舐套動著陽具,蘇童驚異於妻子大膽熱情的舉動,但下體卻沒有絲毫感覺,始終只是一片令人心悸的麻木。

  蘇童嘴角溢出苦澀的歎息,用手輕輕撫摸著曉薇。

  努力了半個小時後,曉薇才不得不放棄,手和口都酸軟不已,可丈夫的身體卻是毫無起色。曉薇臉上依然帶著微笑,只是眼睛深處的一絲痛苦出賣了她心裡的想法。她並非是如此急色,只是想用這種方法喚醒丈夫的生理反應,但不出所料的以失望告終。蘇童心裡也不好過,沒有男人會願意變成這樣一個廢人,沒法滿足妻子最基本的需求。

  蘇童回過神來,但內心依舊起伏不定,猶如一鍋燒開的水!他無疑是極愛曉薇的,絕不願意和妻子分離,可自己已經是個廢人了,真的要這樣一直拖累妻子嗎?難道不是應該愛她所以放手讓她走嗎?之前這樣的念頭一直被壓抑在內心深處,偶爾浮起都會讓蘇童痛徹心扉。但今天妻子的出軌,讓這個念頭就像脫韁的野馬,再也不受控制,在蘇童心裡左衝右突,把本就受傷的心撞得千瘡百孔!

  就在蘇童內心做著激烈的鬥爭時,隔間裡的男女「戰爭」也快進入尾聲。越來越快的衝刺,甚至讓隔間的門都微微顫抖!曉薇無法控制的嬌吟,就像穿雲破霧的雲雀鳴叫,高亢且富有穿透力。

  「啊!不行了!要死了!」

  「等等我,一起來!」

  「不行!你沒戴套!快拔出來!」

  「來不及了……要……到了!」

  「嗚……」

  快速而急促的衝刺變成了緩慢的撞擊,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隔間的門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雖然看不見,但蘇童很清楚的知道,另一個男人正把濃厚的精液灌入妻子的身體,這每一次的撞擊,都像是水泵的運轉,致力於擠出睪丸中的每一滴精液!

  「呼……呼……真舒服!」隔間的震動終於停止了,裡面傳出譚達的聲音。

  「真討厭!你怎麼說話不算數?說好不能射進來的……還這麼多……內褲都弄髒了!」這是曉薇的聲音,聽得出她相當的生氣。

  「嘿嘿,一時忍不住嘛。內褲髒了就別穿了。來,給我,留個紀念!」

  「呸!你真變態!給你給你,我沒地方裝。」

  「嗯……真香!你的騷味兒真好聞!」

  「別噁心了!都是你的髒東西!快點穿衣服吧,我還要去看蘇童呢。」

  蘇童很驚訝自己居然能平靜的在門口聽這麼久,似乎在內心裡衝突的雙方勢均力敵,長久拉鋸戰的結果就是讓自己心力交瘁,只想這麼靜靜的呆著,不動、不想、不聽,不看。

  但蘇童沒法再呆了,裡面已經響起了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他躲入了殘疾人專用檔位,好像出軌的是他一樣,竟然有些心慌,生怕曉薇發現了他。

  蘇童的擔心是多餘的,人在激情當中時,對外面的一切都是不聞不問的。很快兩個人穿好了衣服,打開了隔間的門。

  譚達先出來,看清外面沒人後,再招呼曉薇出來。曉薇出來後,低著頭快步向外走去,譚達緊跟在後面。兩人離去後,蘇童悄無聲息的打開了門,跟了出去。

  在男廁門口,蘇童遠遠的看著兩人的背影。兩個人已經是並排走在一起了,從背後看去,就像是甜蜜的一對戀人,就算有人看見他們一起從廁所裡出來,估計也只會把這當做是年輕人的一次激情和放縱吧。蘇童這個正牌老公卻只能在無人注視的角落忍受萬箭穿心般的痛苦。

  前方迴廊轉角處,譚達突然伸手摟住了曉薇的纖腰,然後兩人身形一轉,消失在蘇童的視線裡。

  蘇童仍然呆滯的看著遠處的轉角,現在那裡已經空無一人。最後譚達的動作深深刺痛了蘇童,讓他感到深深的恐懼,也許真的要失去曉薇了吧?這個念頭就像點燃炸藥的火星,在心裡掀起劇烈爆炸!

  蘇童用牙齒死死咬住嘴唇,壓制著想要怒吼的衝動,他雙手死死抓住輪椅的扶手,指節因用力過大變得發白,看上去相當堅固的扶手都在發出咯吱咯吱的呻吟。

  蘇童身體猛然前傾,圓睜著雙眼,嘴巴大大張開,發出無聲的咆哮!然後他感覺到腦袋裡一陣刺痛,眼前完全黑了下來,就像瞬間進入了黑夜!

  而在蘇童看不見的地方,發生著另外的一幕。

  譚達的手剛剛挨上曉薇的身體,還沒來得及充分享受腰臀的彈性,就被曉薇狠狠一巴掌拍了下去。

  曉薇衝前幾步,飛快的轉身,壓低了聲音怒道:「譚達!你還想幹嘛?我答應陪你三次,現在已經兌現了!希望你也能兌現你的承諾,不要再纏著我了!」

  譚達苦笑著說道:「曉薇,怎麼能叫纏著你呢,我是真的喜歡你啊!不,應該是愛你!蘇童已經是廢人一個了,你幹嘛還要守著他?乾脆跟我在一起好嗎?」

  「呸!不許說他的壞話!就算他癱瘓了,也是我的丈夫,而且是唯一的、永遠的丈夫!」

  「可是……他現在半身癱瘓,根本就不能盡到為人夫的責任了吧?你還這麼的年輕,充滿活力,你能守得了這樣的活寡?」

  「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吧?」曉薇惡狠狠的回應著。

  「我是親自感受過你有多敏感,有多麼需要的,我知道你一定受不了的。而且……剛剛你不是很舒服嗎?」

  「那都是你變態!逼著我在神聖的醫院做這種下流的事情!我不可能接受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被譚達提到剛剛她的反應,曉薇有些惱羞成怒。

  「曉薇……別這樣……你剛才不是也很舒服嗎?」

  譚達急著要曉薇承認,卻不知那只會讓她更難過!兩行清淚從曉薇臉上潰決而下,身子也不住的抽咽。她恨恨瞪了譚達一眼,轉身跑了。

  譚達喊道:「曉薇,我真的愛你!我一定會得到你的!」然後低聲自言自語道:「我不會放過你的!」接著朝向另一個方向走開了。

     ***    ***    ***

  蘇童的病房裡,曉薇正焦急的等著丈夫。她已經找遍了所有蘇童可能去的地方,現在只能在這裡乾等。

  對於等待的人來說,時間總是顯得過於漫長。

  曉薇感覺中,已經過了太久太久,終於看到丈夫駕著輪椅進了病房。不過輪椅走的路線非常奇怪,就像喝醉酒的人一樣,劃出東倒西歪的線條。

  感受到妻子就在面前,蘇童說出了這一天最後的一句話:「我的眼睛……看不見了。另外,我要回家!」然後就緊緊閉上嘴巴,任憑曉薇哭泣哀求,再也不肯多說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