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十章◆謊言


第十章◆謊言

  拗不過蘇童的堅持,在孫醫生用了三天為他做了一個全面檢查後,夫妻倆收拾好東西,辦理了出院手續,回到家中。

  對於提前出院的影響,曉薇悄悄咨詢了醫生。按孫醫生的話來說,現在出院並不是最好的時機,蘇童腦袋中的血塊還有惡化的可能,這次眼睛的突然失明就是因為血塊壓迫到了神經。在醫院裡可以更方便觀察病情的後續發展,及時做出相應措施。

  但實際上,能做的手術已經全部做完了,剩下的只能靠蘇童自己,還有天意了。既然蘇童如此堅持,順著他的意思,回家靜養也可以。如果非要和他爭執,讓他情緒過於激動,造成病情進一步惡化反而得不償失。

  孫醫生的話讓曉薇稍稍放心了點。

  蘇童出院已經將近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裡,兩人的生活有不小的變化。

  蘇童每兩天就要到醫院去做一次康復訓練,而在家的時候,就是一個人靜靜的呆在角落裡發呆,不知道想些什麼。

  曉薇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大浪淘沙畢竟不是正經地方,以前是丈夫需要大量醫藥費,沒辦法才在那裡出賣肉體。而現在丈夫只需要一些恢復性訓練,這個費用就少的多了,兩人節省點還是勉強夠用的。只有小寶需要治療費時,曉薇才會再接幾次客人,反正大浪淘沙的小費和工資都是日結的,做幾天就拿幾天的錢。

  小寶在這期間回家了幾次。自從那次在倉庫裡,母子之間亂了倫常以後,小寶就食髓知味,每次回家就纏著曉薇,苦苦的哀求。曉薇拗不過兒子,只好滿足他,有時甚至是一天幾次!幸好小寶還知道,這事情不能讓蘇童知道,蘇童在家的時候,他才稍稍收斂一點,只瞅著曉薇上廁所的機會,跟進去舒服一下。

  由於曉薇要在家做工,所以沒法陪著丈夫去醫院。於是夫妻倆一合計,在醫院請了一個護工,每次負責推蘇童去醫院訓練,結束後再送他回來。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給了兩個人以機會。一個是小寶,而另一個就是譚達。

  自從醫院一別後,譚達就再沒能見到曉薇,看來這女人是鐵了心要和他斷絕來往,但這可不是譚達願意看到的結果。

  因此,他趁著蘇童不在家的時候,就會去敲曉薇家的門,但每次都只能吃到閉門羹。

  「彭彭彭……彭彭彭……」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曉薇沒有理會,不用問她都知道敲門的是哪個。

  果然,門外響起了譚達的聲音,「曉薇,你開開門,我有話跟你說!」譚達等了等,和他意料的一樣,門內沒人回答。但他不在乎,他知道今天一定能再次見到曉薇,因為他有王牌!

  「我有治好蘇童的方法!難道你不想救他了嗎?」譚達再次對著門喊著。

  「騙人!醫生都沒辦法,你能有什麼辦法?」曉薇終於忍不住說話了,凡是關係到蘇童的事情,就會讓她沉不住氣,她可不願意失去任何微小的希望。

  「國內是沒辦法,可國外呢?國外的醫療水平比國內高多了,你怎麼就肯定蘇童治不好呢?除非你是不想讓他治!」譚達用著激將法。

  「胡說!」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了,一身便裝的曉薇俏生生的站在門口。

  譚達抓住機會就要往裡擠,但被曉薇攔住了。「你說,哪裡能治好蘇童?」曉薇警惕的看著譚達,一副不信任的表情。

  「就不能進去再說嗎?放心啊,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我什麼時候對你用過強?」

  曉薇想了幾秒,終於把譚達讓進了屋。譚達大刺刺的走到桌子旁邊坐下,給自己倒了杯水,然後拖過另一張椅子放在身旁,拍了拍椅子,示意曉薇過來坐下啊。那神情好像自己是這家的主人一樣。

  曉薇沒空計較那麼多,她走過去,把椅子稍稍拖開了點,坐了下來。「現在你可以說了吧?我告訴你,可別騙我!否則……否則……」

  曉薇否則了半天,也想不出能拿什麼來威脅這個男人的。

  譚達笑了笑,沒介意曉薇的話。「我想孫醫生應該跟你說過,蘇童眼睛失明就是因為血塊壓迫了視神經,只要徹底清除了血塊,他就自然能恢復吧?」

  曉薇點點頭,「孫醫生是這麼說過,但他也說了手術是不可能清除乾淨的,而且手術風險非常大,一旦失敗,蘇童就會有生命危險啊!」

  譚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啊,曉薇現在越是著急,等會這個消息就越能產生效果。他不慌不忙的說道:「我剛才也說了,國內確實沒這個技術,但國外已經有了。美國一家醫院,已經把核磁共振技術用到了手術上,針對這種顱內手術有奇效。他們已經成功治癒了好幾個和蘇童類似的病人。你可以看看,這是他們的宣傳資料。」譚達拿出一本彩色印刷的冊子,遞給了曉薇。

  曉薇幾乎是用搶的拿過冊子,翻看了起來。雖然上面全是英文,不過大致意思還是能看明白的。宣傳內容和譚達說的一樣,而且在資料裡特別說明了幾起成功案例,效果確實讓人矚目。不過更讓人矚目的是資料最後標明的價格。價格上0的個數讓第一位數字是1還是9顯得那麼的不重要,反應都是曉薇一輩子都付不起的價錢,何況這還是美元的價格!還是基本手術的費用,後期的持續治療另算!

  曉薇合上了冊子,她已經淚流滿面。不知道還好,可現在知道了丈夫還有治好的希望,卻因為價格的原因不得不放棄,這讓曉薇心中充滿了失望和遺憾。

  「曉薇,你先別哭,我不是那麼無聊的人,明知道你付不起手術費,還非要拿來刺激你……你別這麼看我,我當然也付不起,不過有人能付得起,而且也願意幫你付!」

  「是誰?」驀然出現的希望,讓曉薇激動不已。

  「是我的一個老首長,不過……」譚達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他不是白幫你,他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曉薇也知道別人不可能平白給出這麼一大筆錢,錢數越多,需要的代價就越大,曉薇擔心自己承擔不起。

  「他要你的人!」譚達一口氣說出來,然後定定的看著曉薇。

  曉薇感覺這句話聽起來那麼的刺耳但那麼的熟悉,她歪著頭想了半天,終於想起來,幾個月前,那個叫趙傑的城管局長不就曾經說過好幾次嗎?

  「是趙傑?」曉薇剛問出口,就想到這不可能。

  果然,譚達笑了起來。「趙傑?怎麼可能是他!他一個城管局長,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捨得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來!你別瞎猜了,這個人你不認識,但他確實是個大人物,對他來說,這些錢雖然不是小數目,但也還是付得起。」

  「我先跟你說說他的要求吧,他要你和蘇童離婚,然後和我結婚,但是實際上是他的地下情人,嫁給我只是掩人耳目而已。當然啊,你平時還是和我住在一起,他只是會偶爾過來。」

  「荒唐!」曉薇心裡這麼想著,也很想這樣大聲的斥責出來,並且把眼前這個誇誇其談的男人趕出家門!這些男人究竟在想些什麼?把自己當作貨物一樣,早早的就劃出一道價碼,然後給自己安排下後半生的命運?但曉薇最終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做出行動。畢竟這一聲斥責,贏回的是自己的尊嚴,但斷送的是丈夫的希望!

  譚達見曉薇陷入沉默,知道她心裡正在糾結,正在矛盾之中,於是抓緊機會拋出最後一擊。「前兩天我已經把這個消息告訴蘇童了,當然,我只告訴他有這個機會,但沒有說你需要付出的代價。」

  這個消息果然讓曉薇一下子緊張起來,她身子前傾,緊張的捏著手指,忐忑的問:「他怎麼說?」

  「他同意了,而且很高興的樣子。」

  曉薇像是被抽去了脊骨啊,軟軟的靠到椅背上。她心裡想的是應該為丈夫高興,畢竟他還有活下去的希望,他也選擇了一條充滿希望的道路,而不是死硬的拒絕,這也同樣說明了蘇童是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好起來啊!可是他這樣的選擇,卻將曉薇推上了懸崖,是為了丈夫勇敢的跳下去還是為了自己卑微的退下來?曉薇沒了主意。

  「我……我要等他回來,親自問問他!」曉薇有氣無力的說道。

  譚達微微笑了起來,他太瞭解曉薇了,這樣的回答已經說明了她的選擇,而蘇童那邊,他早就做好了工作。很快這個美麗的女人就是他的了!老頭子的女人多,能力差,在床上不靠吃藥根本硬不起來,估計也就剛到手的時候會玩幾次,時間長了,這女人還不是落到自己手上?想到那時可以完全的佔有曉薇,可以肆意的玩弄這成熟美艷的肉體,譚達下身不自覺的硬了起來。

     ***    ***    ***    ***

  兩天前,醫院裡。

  蘇童結束了康復訓練,謝絕了要送他回家的護工,而給譚達打了一個電話,提出有事要和譚達說。

  譚達等這個電話已經很久了,馬上派了一個警察,到醫院接了蘇童過來。

  蘇童見到譚達後,第一句話就直接了當說道啊:「你和曉薇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出乎蘇童的意料,譚達竟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訝,只是淡淡的說:「你遲早會知道的。」

  蘇童後面想說的話全被堵在了肚子裡,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無名的怒火,自己的妻子因為他做出了背叛丈夫背叛家庭的事情,他居然毫無愧疚,反而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叫蘇童如何不氣?

  「譚達!你這算什麼意思?我待你不薄,雖然並不求你回報,但你不該如此對我吧!你應該知道,曉薇對我有多麼重要!」蘇童壓抑不住怒火,憤怒的朝著譚達吼道。

  沒想到,譚達聽了這番話居然比蘇童更加憤怒,他猛地站了起來,用力之大差點掀翻了桌子。

  「沒錯,我是對不起你!我背著你搶了曉薇!但你呢?你對得起曉薇嗎?」

  蘇童摸不著頭腦,他自問沒有什麼對不起曉薇的地方,不知道譚達這話從何說起。

  「蘇童,你知道你的醫藥費有多貴嗎?你不知道!因為沒有一個醫生和護士和你說過吧?你知道為什麼?那都是曉薇一個一個去求他們瞞著你的!」

  「為……為什麼?」蘇童聲音有些顫抖。

  「為什麼?因為光是手術費就要幾十萬!」

  「不!不可能!這麼多錢簡直就是天文數字,我們家哪裡有這麼多錢?」

  譚達的聲音忽然變得悲傷起來。「呵呵,這就是為什麼曉薇不讓你知道的原因。因為她沒法解釋這麼多的錢是從哪裡來的!蘇童,你個混蛋!就是因為你,因為你需要錢,曉薇不得不出賣自己的身體!她每天都要陪一個一個的禽獸睡覺啊,拚命的攢下每一分錢,都是因為你!因為你拖累了她!」

  「不……不可能的……」

  蘇童喃喃的說著,但他想起了曉薇每天都精神不好,這分明就是晚上沒睡好的原因啊!以前自己認為曉薇是連夜工作,現在想起來,可能……可能就是……蘇童不敢再想,但已經慢慢相信了這個事實。

  「不可能?哼!你總是這麼天真!我查過她在的那個洗浴中心的監控,我是親眼看見她被一個肥的像豬的男人壓在身下蹂躪!我是親眼看見的啊!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我當時就發誓,一定要好好保護這個可憐的女人,一定不能讓她再受一點點的委屈。可是因為你!因為你還在拖累著她,所以我一次次的食言,一次次的看著她走進那個充滿罪惡的地方,爬上骯髒的床,就為了換回你的命!」

  「……曉薇……你……你真傻啊……我不值得你這樣啊……」蘇童已經淚流滿面。

  「你現在已經是廢人一個,可曉薇還是不肯放棄,和我在一起以後,她每天都充滿了愧疚,她的心不安,她過的並不快樂啊!蘇童,算我求求你,放過曉薇吧,放過我們吧!」

  「我……我該怎麼做?」蘇童不知所措。

  「離開她!只有你離開了,曉薇才可能脫掉包袱,真正的過上新的生活!」譚達說的很堅定,似乎早就等著蘇童問這個問題,也早就想好了答案。

  「……我能去哪裡?」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朋友。」

  蘇童這才驚覺,屋子裡還坐著一個人!這人一直沒有出聲,而蘇童情緒激動啊,竟沒有發現。

  「讓我來說吧。」房間裡的第三人有著沙啞的嗓音。「我叫疤臉。我做的呢啊,簡單點說,就是丐幫幫主!」

  疤臉見蘇童一臉茫然,於是接下去解釋道:「每個城市都有很多乞討的人,實際上這些人裡面,很多都不是真的乞丐,而是裝的,我管的就是這些人。你如果願意離開的話,我可以把你送到另一個城市去,你每天就上街乞討,一部分錢可以自己留下來,另一部分上交給我。蘇老弟啊,我也大致知道一點你們的事情啊,作為旁觀者,我勸你一句,還是早做打算的好,何必要拖累別人呢?不如自食其力,大家都好。」

  「原來是要我去討飯……曉薇不會同意的。」

  譚達說道:「當然不能讓她知道!所以我會告訴她,把你送去國外治療了,這樣她才會放心。而且,你在走之前必須要催著她嫁給我,雖然我們早就兩情相悅了,但我怕她一時衝動,萬一她非要等你回來就難辦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捨不得曉薇!」蘇童痛苦的把臉埋進手掌裡,肩旁不住聳動,無聲的痛哭著。

  「蘇童!你怎麼這麼自私?你想拖死曉薇嗎?你現在是個廢人,你已經沒有資格再照顧曉薇了!」

  「蘇老弟,小譚對曉薇那是真好,你可以放心的把曉薇交給他,我敢保證,曉薇和他在一起一定會非常幸福的!」疤臉嘴裡認真的說道,心裡卻想著,你老婆肯定會性福的!老頭子,你親生兒子,譚達,老趙和他那十幾個下屬,我還有幾十個兄弟,都等著嘗嘗你老婆這塊美肉呢!估計她以後最常做的事就是叉開腿躺在床上等著男人輪流肏吧!哈哈!想到這麼香艷的場景,臉上不由露出淫笑,幸好蘇童看不見。

  蘇童不知道最後是怎麼答應的,只知道點頭之後,就像生了一場大病,渾身酸軟。天氣並不熱,但蘇童頭上冒出大量的汗水,混合著臉上的眼淚,一滴滴的摔落在地上,砸開了地上沉積的塵土,然後匯成一個個小水窪。

  譚達和疤臉互相看了一眼,都從對方臉上看到掩飾不住的喜意。兩個人開始輪流上陣,向蘇童灌輸需要對曉薇說的謊言,每一點細節都要反覆強調好幾遍。

  蘇童像是沒了魂魄,只是機械的點著頭,也不知道他到底聽進去了多少。譚達雖急,但也沒有辦法,只能反反覆覆的說。

  直到譚達和疤臉都失去了耐心,蘇童才機械的搖著輪椅,出了房間。送他回去的警察會在門口等著。

  看著蘇童出門以後,疤臉繃不住嚴肅的表情,嗤的笑出聲來。「他可算是答應了!後面就好辦了。但是他這形象出去討飯還是不行啊,雖然他是癱瘓了,但從外表看不出來。現在的人賊精,肯定沒多少人會給錢他。」

  譚達完成了最關鍵的一步,心情大好,想都沒想直接回答:「那就給他鋸了吧、反正留著也沒用!」

  還停在屋外門口的蘇童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這句對他命運的宣判,手一抖,差點從輪椅上摔下來!而那個本該早早在門口等著送他的警察,此刻才匆匆的從遠處的廁所跑出來!

  蘇童想像著自己被鋸斷雙腿的慘狀,又想想曉薇被一個個陌生男人壓在身下的景象,最終只是輕輕歎了一口,默默的由著趕過來的警察推著自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