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第十一章◆光明【全文完】


第十一章◆光明

  曉薇相當尷尬的坐在沙發上,她偷偷瞟著兩旁,還有兩個男人和她一樣,沉默的坐著,一言不發,甚至連動都不動,只是筆直的看著前方的電視。

  電視開著,聲音還有點大,甚至可以算是嘈雜了。但三個人都沒有起身或用遙控調整音量的想法,反而有些享受著嘈雜的環境,吵鬧的電視奇妙的填補了三個人之間的沉默,稍稍緩解了屋內的尷尬氣氛。

  曉薇又把視線轉到面前的電視上來。她坐在沙發的正中間,所以是正正的面對著電視,但卻完全不知道電視裡正在放映著什麼。好像是一部港劇?誰知道呢!

  她的思緒完全不在這裡,而是飄回到了早上,飄回到了民政局裡。

  曉薇向蘇童求證了譚達所說的送他治病的事,蘇童的回答和譚達說的一模一樣,曉薇才徹底相信了這個讓她心痛的事實。蘇童甚至親口作出了讓曉薇跟著譚達的安排。這個安排說明了蘇童已經下定了出國的決心,也做好了長期治療的准備,甚至可能都不準備再回來了!這個念頭讓曉薇心痛不已,但她無法拒絕,因為這實際上也是譚達對她的要求,這是蘇童能出國治療,能活下去的前提!她默默點頭同意了,她只能點頭,因為她已經淚流滿面,只要開口必然會是哽咽的聲音!

  在蘇童出發的前一天,也就是今天早上,三個人去了一趟民政局,為的是辦理法律上規定的手續。

  民政局裡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了門口的三個人,他們實在是太顯眼了,不管是來結婚的還是離婚的,全是兩個人,只有他們是一組奇怪的組合。

  終於在眾目睽暌下辦完了手續,曉薇手上多出了兩個小本子,一個是綠色的離婚證,一個是紅色的結婚證。她忘不了周圍人的目光,那裡面充滿了疑惑,因為沒人見過哪個女人是剛剛離婚立刻就結婚的,而當人們發現這女人的前夫是個殘疾人,而且眼睛似乎還有些問題的時候,疑惑變成了深深的鄙夷和不屑。一對剛剛拿到結婚證的新人在走過曉薇身邊時,女孩故意用曉薇能聽到的聲音對自己的丈夫說:「親愛的,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拋棄你的。不會像某些人一樣……」男孩拉著女孩離開,但眼裡流露的是贊同的光芒。

  曉薇欲哭無淚,她不是一個壞女人,但無法解釋,只能選擇快步離開,把眾人的竊竊私語留在身後。

  這段無奈的回憶已經在曉薇腦海裡盤旋幾次了,想到現在鎖在抽屜裡的那綠本和紅本,曉薇又忍不住瞟了瞟身邊的兩個男人。

  坐在沙發右邊的是她的丈夫蘇童,哦不,現在應該算前夫了。蘇童的輪椅折疊了起來,放在門口,而他穩穩的坐在沙發上,面朝電視的方向,一副認真看電視的樣子,雖然曉薇知道,他其實什麼都看不見。

  再看看沙發左邊,是曉薇現在的丈夫譚達。雖然結婚證上已經明明白白的寫明瞭這個事實,但曉薇怎麼也無法認可,在她心裡,「丈夫」的位置,永遠只能屬於蘇童!

  似乎感應到了曉薇的想法,譚達突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沙發的輕微顫動打破了沉默,讓陷入沉思的曉薇嚇了一跳。事實上,就算是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驚醒曉薇,電視的聲音似乎完全無法隔絕這些微小的動靜。

  譚達沖曉薇勾了勾手,示意她站起來。曉薇以為他有話要說,於是小心翼翼的按著沙發起身,盡量不讓蘇童察覺。而蘇童,就像真的沒有發現兩個人的動作一樣,依然直挺挺的坐著,面朝電視,動都不動一下。

  譚達帶著曉薇沿著沙發前的茶几繞了半圈,來到靠近蘇童的這端,然後按著曉薇的肩頭,示意她趴下去。曉薇下意識的照做,用手撐著桌面,伏低了上身。

  譚達站在曉薇身後,突然伸手掀起了她的裙子!

  曉薇在家裡穿的是一套居家服,兩件式,上身T恤,下身布裙,樣式都很普通,裙擺長到膝蓋,這在居家的衣物裡面已經算是保守的了,但在譚達一掀之下,還是輕易飄飛起來,裙裾上綴滿的小花也隨之漫天飛舞,不過這景象不像春天的綻放,倒像是秋天的凋零,充滿了蕭瑟的味道。

  曉薇吃了一驚,立刻壓下飄飛的裙擺,遮住了剛剛露出來的純白色的棉質內褲。

  曉薇回身怒視著譚達,眼裡滿是憤怒和不解。

  譚達笑笑,指了指蘇童,然後豎起手指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譚達的動作讓曉薇從憤怒中驚醒。丈夫就在旁邊吶,這種事可千萬不能讓他知道,否則他會怎麼想啊!

  譚達板住曉薇的肩膀,用力的讓她轉了回去,再次的把她按趴在茶几上,只是這次的力度重了許多。

  曉薇想要掙扎,又不敢動作過大發出聲響,只能無助的在譚達手下再次趴到茶几上,背臀翹出一道誘人的弧線。

  譚達俯身壓到曉薇身上,嘴巴湊到她耳邊輕輕的說:「你是我老婆,讓老公肏是天經地義的!你要敢反抗,我就讓他來說說,到底我能不能肏你!」

  曉薇又羞又急,這個男人確實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可她完全還沒做好準備去接受。但現在能怎麼辦?如果讓蘇童知道了,以他的性格,就算心裡難過的像死一樣,也肯定不會反對譚達的舉動,甚至會勸說曉薇,但如果真到那樣,蘇童心裡會滴血的啊!

  曉薇急急的反駁:「不!不要!不要今天,不要在他面前!明天好嗎?等他走了,你……你想怎麼樣都行!」做出這樣的回答,已經是曉薇能承受的極限了,只要別在丈夫面前,曉薇真的願意答應譚達的一切要求!

  但譚達微微搖頭,粉碎了曉薇所有的希望,他說了一句話:「不!我就是要今天,就是要在他的面前!」然後直起身來。

  曉薇扭頭看著譚達,剛想爬起來,見他作勢欲喊,立刻又乖乖的趴了下去,像一頭受驚的羔羊,不住顫抖。

  在譚達這樣的威脅下,曉薇放棄了抵抗,只希望不要讓蘇童知道,不讓他在離家的最後一天還要受這樣的打擊。

  譚達看著曉薇,露出了譏誚的笑。他太瞭解這對夫妻了,知道他們都拼了全力的為對方好,哪怕自己受到再大的傷害,也要護得對方周全。真是難見的善良啊!而譚達最大的樂趣,就是利用兩人的善良,將他們一步一步的拖下深淵,一個也別想跑!

  曉薇既然已經放棄了抵抗,譚達也就不慌不忙起來,他慢慢解開皮帶,慢慢脫掉長褲、內褲,直到猙獰的陽具彈跳出來。

  陽具早就接近九十度的勃起,曉薇的茫然無助,蘇童的隱忍,像是最猛烈的春藥,點燃了他的熊熊慾火!以譚達的精明,怎麼會看不出蘇童其實早就猜到兩人在做什麼,只是為了不讓氣氛更加尷尬,忍著裝不知道而已。但蘇童緊繃的身體和微微抽動的嘴角出賣了他。

  譚達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就是要在蘇童的面前狠狠的玩弄曉薇!這種在別人丈夫面前淫辱妻子的情形,他還只在色情小說中見過,想不到現在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叫他如何不興奮?

  譚達是興奮的,而曉薇則是惶恐不安。譚達衣物摩擦只是發出微不可聞的細微響聲,卻也讓她非常擔心,深怕蘇童會聽到,只有依舊嘈雜的電視聲讓她覺得滿意,甚至希望音量能更大一些。

  譚達的雙手撫上了曉薇的身體,從臀部到背部,從背部繞到胸前,一把握住了兩團豐腴!

  「好像又變大了點?」譚達對著曉薇低聲說,「被我摸大的吧!」

  「……」曉薇沉默著。

  「回答我!是不是被我摸大的?」譚達稍稍提高了聲音。

  「……是……是的」曉薇沒有辦法,忍著屈辱說出這個男人想聽的答案。

  「這樣摸著不舒服吧?要不要脫光了摸?」

  「不,不要!」看到譚達生氣的表情,曉薇又只能改口,「好吧,我……我脫……」

  「不是你脫,是要你求我幫你脫!」

  「求……求你幫我脫。」

  「我是誰?脫什麼?」

  「……老公……求你幫我脫衣服!」

  「脫多少?」

  「脫光……」

  「騷貨!」,譚達笑了起來,「竟然在他面前求我幫你脫衣服?還要脫光?

  好!我滿足你!」

  譚達一顆一顆解著曉薇的紐扣,他故意把動作放得很慢,讓曉薇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每一步動作。他的指尖靈活的從曉薇的胸前滑到背後,又從背後滑到腰臀,指尖劃過的地方,衣衫紛紛落下,一個如羊脂白玉般美妙的身體漸漸展現出來。

  譚達的手如有魔力,它經過的地方,必然激起曉薇身體的劇烈反應,一片片雞皮疙瘩在手指滑過的時候生成,又在指尖離開的時候消失。曉薇輕輕顫抖著,說不清是害怕還是羞澀,有或是還有別的因素。

  譚達的手停住了,曉薇的身上卻還留下了一條內褲。當譚達從內褲上撫過卻並沒有扯下它時,曉薇鬆了一口氣,但心裡又有些小小的失落。這種感覺不是期望落空,而是自己已經做好了某種準備,但預料的事情卻最終沒有到來,一種計劃被打亂的感覺。

  譚達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著殘忍的光芒,為了這一刻,他已經做了太多的准備,這個女人的一切反應都在他掌握之中。他把曉薇轉了半圈,扯著她的頭髮,把她按到了胯下。

  曉薇知道譚達要的是什麼,她無法拒絕,只能將怒挺在面前的肉棒含進口中,用舌頭溫柔的撫慰著躁動的龜頭。大浪淘沙裡的經歷,早就讓她懂得怎麼做可以討好一個男人。

  曉薇的服侍無疑是相當好的,譚達再如何挑剔,也找不出一點毛病。曉薇小巧的嘴巴嘟成O型套在陰莖上,柔滑的舌頭在棒身上梭巡,一隻纖纖玉手抓住無法進入嘴巴的後半截陰莖,輕輕套弄著。

  曉薇舔舐著嘴裡的陽物,嗅吸著男人下體的淫臭,恍惚間又回到了大浪淘沙,她感受著陰莖越來越硬,也明白當陰莖勃到極限後會進入她的哪裡,下面一陣條件反射般的酥麻,讓她猶如望見梅子的旅客,濕了。

  曉薇夾緊雙腿,不安的扭動著,濕滑的淫液順著股溝流淌到豐臀上,液滴蜿蜿蜒蜒從敏感的肌膚上爬過,帶來的瘙癢感猶如千萬隻小蟲在抓撓。

  「呼……」曉薇歎息一聲,再也忍不住這種煎熬,空著的右手悄悄從股間滑了下去,滑過長滿柔順毛髮的陰阜,觸到那柔軟的唇瓣。

  曉薇感覺自己的私處就像熟透的果實,柔軟、膨脹,輕輕一按就會溢出甘甜的液體。冰涼的手指觸碰到火熱的唇瓣,強烈的刺激讓曉薇差點叫出來,手指毫不猶豫的分開肉唇,在挺立的肉粒上撩撥幾下,立刻就有黏黏的春潮湧出,裹了滿手。

  手指順著肉丘的裂縫滑入,絲毫沒有阻礙,一層層的肉褶擠壓過來,和手指糾纏在一起。手指在肉洞中淘摸著,大大緩解了肉洞淺層的渴求,但手指所不能及處,還是一陣陣的空虛感,在飢渴的呼喚更粗更長的物體。

  譚達把曉薇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包括她的自慰。曉薇現在就像迷途羔羊遊走在危險的深淵邊緣,譚達決定再推她一把!

  譚達附耳說道:「你看看他,正看著你給我舔雞巴呢!」

  曉薇悚然一驚,轉身看向蘇童。果然,現在她和譚達所在的位置,離開蘇童只有幾米,而且正在蘇童的正前方,蘇童本來是看向電視機的目光,就直直落在了他們身上!

  「完了!老公看見我和別的男人……」這是曉薇的第一反應,片刻後她才記起,蘇童早已看不見任何東西,那雙睜開的眼睛,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神采。但自己如此近的在老公面前一邊自慰,一邊舔另一個男人,巨大的羞恥感瞬間包圍了曉薇。說來奇怪,雖然心裡滿是羞恥,身體卻越發敏感,對性的渴求越發強烈,自慰的手指只停了片刻,就重新活動起來,而且肆無忌憚。

  在這份羞恥和快感的夾攻下,很快曉薇就攀上了高潮,她突然一下全身繃直,含著陰莖的嘴巴倏然收緊,把呼之欲出的淫叫化成從鼻端吐出的悶哼,一大股陰精從子宮中湧出,淅淅瀝瀝的滴在地上。

  「給……給我……我要!」曉薇含著肉棒,含糊不清的呢喃。

  「要什麼?說點好聽的我就給你!」

  「要……要你用大雞巴肏我!」曉薇吐出淫語,雖然這些話在大浪淘沙裡已經被逼著說過很多次,但她還是羞不可抑,紅著臉垂頭,連帶著將肉棒吃進去好多。

  曉薇暖暖的呼吸吹拂在譚達陰毛上,淫淫的話語撩撥在譚達心間,他也顧不上繼續調教,匆匆的扯起曉薇,把她按在茶几上,陰莖一挺,從後面貫進了曉薇的身體。

  曉薇就像飢渴的旅客終於迎來天降甘露一般,欣喜的享受著身體全部被填滿的快感。譚達伸手兜住了曉薇晃蕩的美乳,在她身後奮力衝刺,曉薇也挺聳肥臀迎湊。沒有循序漸進的試探,沒有輕抽緩送的前奏,因為那些全都不需要,兩個人追求的都是最極樂的境界。

  譚達一邊在曉薇身後耕耘,一邊看向蘇童。錯不了!蘇童一定已經知道他們在做著什麼,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這一發現讓譚達極度興奮,自己在蘇童的面前肏著他如花似玉的嬌妻,而他只能像個觀眾一樣,坐在旁邊欣賞!這樣的場景給譚達帶來巨大的征服感,竟然讓他有了一絲射意。

  「不!還不夠!」譚達心裡喊著,「這樣的情況這輩子也許就只能遇到這一次,不多堅持一會兒就太虧了!」譚達想要找些東西分散注意力,他看到了曉薇緊緊閉合的,淡褐色的菊肛。

  「真緊啊,一定還沒被開發過!真好,蘇童要了她的前面,那後面就讓我來拿走吧!」譚達心裡想著,用手撐開臀肉,把曉薇流出的淫水塗抹上去。

  曉薇沉浸在慾望中,根本不知道譚達要做什麼,感覺譚達在屁眼上的撫摸後,只輕輕的搖了搖屁股試圖躲避。突然肛門一陣脹痛,曉薇才發現譚達居然想把手指插進來!「這裡是排泄的地方啊!」曉薇羞憤欲死,劇烈的扭腰搖臀,剛剛撐開肛洞的手指立刻被擠了出去。

  譚達見曉薇反應這麼強烈,也就隨她去了,反正這女人已經是他的人,這後門早晚也是他的,現在這樣微妙的場合,如果惹得曉薇呼痛,反而破壞氣氛,於是他的手指不再試圖進入,只按在肛口輕輕揉著。

  曉薇以為自己的反抗會遭到嚴厲的報復,沒想到譚達居然放過了她,所以雖然譚達現在的動作也讓她難堪,但她也不敢再提,反而有些愧疚的把屁股抬高了些,有些討好譚達的意思。

  短暫的插曲過後,譚達的射意越發強烈起來,而且這次感覺是如此的強烈,頗有幾分控制不住的感覺。好在曉薇也到了高潮的邊緣,譚達決定不再忍耐,他默默在心裡計算著還能堅持的時間。

  不多會的功夫,一股劇烈的快感從陽具向全身擴散,射精已經無法避免了,譚達拼盡力氣也只能延緩片刻。一直揉著曉薇屁眼的手指突然用力一按,在曉薇毫無防備之下,終於突破了括約肌的束縛,突入直腸!

  「真緊啊!」譚達感歎著,哪怕是最細的小指也只能進入三分之二的長度就被肛肉緊緊咬合,再也無法寸進。而曉薇則是感覺到從未經人事的後門被異物侵入了,因為有淫水的潤滑,長時間的按摩也讓肌肉放鬆不少,所以進入的過程並不很痛,但卻是曉薇莫大的羞恥,那裡是連丈夫都從未享用過的啊!

  雖然曉薇心裡是排斥的,不過身體卻做出了最誠實的反應,一前一後同時進入身體的兩根棒狀物,就像電池的兩極放出了高壓的電流,一股劇烈的酥麻感擊穿了她,大量的漿液從身體深處湧了出來,帶給她強烈的快感。

  幸好在關鍵時刻,曉薇用最後殘存的理智摀住自己的嘴巴,才沒有失聲叫出來。就在她還沉浸在剛剛的高潮餘韻時,一股衝力十足的精液從捅進陰道深處的肉棒頂端噴射到她的子宮口,滾燙的溫度熨燙著嬌嫩的花心,讓她身體再次顫抖起來。

  高潮後的兩個人,保持著交合的姿勢,靜靜的回復體力。

  不知過了多久,蘇童突然摸索著拿起身邊的遙控器,關掉了喧鬧不停的電視機。

  房間突然陷入沉默,嚇了曉薇一跳,她還沒穿衣服呢!不過蘇童沒有過來的意思,只是沉著聲音說:「時間不早了,我們休息吧……你們是夫妻了,你們睡房裡吧,我,我就在客廳裡睡。」

  曉薇想阻止,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如何說,能休息的地方只有床和沙發,三個人兩個地方,必然有兩個人要睡在一起,怎麼分配都顯得怪異。而且剛剛就在蘇童面前,曉薇上演了一場活春宮,現在情慾減退,對蘇童的愧疚一下子湧上心頭,連面對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哪裡還說的出話來!

  而一旁的譚達卻是不客氣,他朝著曉薇擠了擠眼,居然一口答應了下來,「是啊,時間不早了,那我們就去睡了」,說完,拽著愣神的曉薇,走進了房裡。

     ***    ***    ***    ***

  第二天,曉薇在睡夢中被蘇童叫醒,一向早起的她居然睡過了頭,看著凌亂的床單,聞著房間中濃濃的淫糜味道,不由滿臉通紅。她匆匆穿上睡衣,跑進浴室,打開花灑,讓溫暖的水珠灑在身上,清洗身上的污穢。

  手指劃過還有些紅腫的私處和肛門,回想著昨晚的瘋狂,曉薇心神有些顫抖。

  「昨天我都做了些什麼啊!怎麼……怎麼會做出那麼羞恥的事來!」

  昨天夜裡,譚達帶著曉薇進房後,只略做休息,便又開始新一輪的征伐。譚達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了一瓶嬰兒潤膚油,就用這東西當作潤滑劑,終於如願的破了曉薇後門。

  曉薇清楚的記得,當那根如同燒紅鐵棍似的東西捅進肛門,帶來的撕裂般的疼痛,也記得自己當時叫的有多麼大聲,現在回想起來,雖然隔著房門,但蘇童一定聽見了,不過當時的曉薇,沉浸在疼痛過後的奇異飽脹感和那種肉棒一進一出帶來的猶如排便般的快感中,沒顧上那麼多。

  曉薇沒想到這種排泄的地方也能供男人享用,更沒想到當裡面被塞滿後,同樣能給女人帶來不一樣的快感。

  曉薇記得很清楚,譚達又在她身體裡射了三次,兩次射進了肛門,一次射進陰道。

  曉薇努力清洗著身體,今天是蘇童離開的日子,她希望用一個乾淨的身體送送他,也許這一別,就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了。但無論她怎麼洗,都只能清洗掉身體表面的污垢,那些身體裡面的卻很難洗淨。尤其是肛門,在昨晚的瘋狂中有些受傷了,肛肉被摩擦得腫了起來,像嬰兒嘟起的小嘴,紅通通的在肛門外擠了一圈,稍稍一碰就鑽心的痛,更別說去清洗裡面殘留的精液了。曉薇也沒辦法,只好就這樣了,身子已經髒了,也不是用水能洗乾淨的。

  等到曉薇從浴室出來,蘇童和譚達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坐在輪椅上,一個站在沙發旁,就這麼默默的等著她,氣氛壓抑得像是馬上就有一場滂泊大雨。

  房間裡的兩個男人都已經不再是她能夠看透的了,一個曾經像是自己弟弟的人,昨天晚上把自己壓在了床上;一個曾經那麼恩愛的丈夫,自從那次從醫院回來,就像變了個人,沉默寡言,話都很少說,每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曉薇頓了頓,想說點什麼,喉嚨輕輕咳了一聲,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低著頭走進房裡換衣服。

  隨便套了一件T恤,曉薇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頭髮,走到蘇童背後,輕輕說了句:「我們走了。」,然後踩下制動板,小心的推動了輪椅。

  送蘇童離開的車子會停在中心百貨附近,離開這裡還有幾條街的距離,這幾條街就是曉薇和蘇童最後的溫存時光,所以曉薇推的很慢,譚達也不催促,反而落在兩人的身後,把時間和空間都留給他們。

  現在已經上午十點多鐘,太陽光非常強烈,甚至可以算是毒辣了,它毫不吝嗇的把光和熱播撒在夫妻倆身上,試圖驅散他們心頭的陰雲。

  「我們好久沒這樣靜靜的走了。」蘇童突然開了口。「是啊,真的很久了。」

  曉薇想了想,輕輕回答著。

  「這些天裡苦了你,我心情不好,讓你受委屈了,我,我對不起你!」

  「沒有,我沒事,我都知道的,我不怪你。」曉薇忍著委屈回答,眼淚卻不爭氣的從眼角湧了出來。

  「曉薇,這次我一走,可能,可能就沒有再見的機會了,你要自己小心,照顧好自己,還有小寶,我真的捨不得你們!」

  「捨不得就回來啊,等你的病治好了就回來啊,我們等著你!」

  「那你和譚達怎麼辦呢?」

  曉薇沉默了,她也沒想好這個問題。蘇童輕輕歎息一聲,沒再說話,兩個人默默的,慢慢的走著。

  再長的路也總有走到頭的時候,曉薇看見接蘇童的車子就停在街口,她停住了腳步。「到了嗎?」「嗯。」「我可以再抱抱你嗎?」

  曉薇走到蘇童面前,緊緊抱住丈夫,眼淚大顆大顆的流了出來。

  感受著肩頭的濕潤,蘇童也是心酸不已,但他認為自己的離去才是為曉薇做出的最好選擇,雖然自己將要迎來的是悲慘的命運,殘疾的下半生,但至少自己為曉薇留下了光明的未來!她可以放下自己這個包袱,可以有個人好好愛她,讓她享受作為妻子應該享受的一切!曉薇可以幸福,自己就算死了又如何?

  曉薇抱著丈夫,用哭泣來宣洩心中的委屈。如果不是為了丈夫恢復的這一點點希望,自己何嘗會如此作踐自己!蘇童要走了,她的心也會跟著一起離去,雖然譚達是可以給她身體上的滿足,但心不在了,這種事和強姦有什麼區別?何況還有譚達口中說的那位「老領導」,曉薇不敢想像以後的日子會是多麼黑暗。

  「要徹底淪落為下賤的妓女了麼?」曉薇悲哀的想著,「但只要蘇童能有個好的未來,就算是妓女,我也願意去做!」曉薇暗暗下了決心。

  夫妻倆都心懷對自己黑暗前路的哀歎,但更多的是為對方光明前景的祝福。

  兩個人抬起頭,擦乾淚水面向著高空的太陽,眼前是一片金燦燦的光輝,就像他們曾經憧憬的那樣。只有走在後面的譚達才能看到,金色陽光為他們帶來光明的同時,也在他們身後投下長長的黑暗。眼前愈是光明,身後愈加黑暗。如墨般的陰影就像一張怪獸張開的口,等著將夫妻倆一同吞噬!

  譚達淡淡的笑著,和那怪獸一同等待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