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一話:雪山之巔


 ◆第一話:雪山之巔

  綿延的大雪山共長數百里。在大雪山之上,終年白雪紛飛,一年四季白雪覆頂,看起來一片雪皚皚的冰雪世界;在大雪山的最高之處,有一個突出的山崖,就是人稱的——「雪山之顛」。

  在雪山之顛有一個人,一直坐在岩石上沉思。他就是最近武林之中崛起的赫赫有名人物,也是朝廷為防止武林人士重大犯罪惡行,潛伏在武林之中的密使武林神捕路小西。路小西坐在岩石之上,好像在等什麼東西,他手中握著一把刀,只見那把刀不停發出泛紫的光芒;這一把刀非常有名,它是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寶刀,名字叫做「雷刃」。

  路小西拿起了一條白布,不停地擦著雷刃,雷刃在日光之下閃著紫色光芒,路小西好像在等著某一個人的到來,他知道今天對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在今天,他要跟他一生之中,有史以來遇過最強的對手交手,今天這一戰,是生是死是活?路小西的心中也不知道,他默默地坐在那裡,等待著強敵的到來,任憑著白雪不停飄落,一顆一顆的白雪覆蓋在他的身上……

  雪山山腳,有一個雪山山莊,山莊的主人叫做華裕關,華裕關有一個女兒,名字叫做華嬪婷,今年今月今日剛滿十八歲,今天正是華嬪婷十八歲的生日。

  兩個奴婢服侍著華嬪婷沐浴更衣。在大木桶的浴池中,倒入熱水,熱水上撒了許多梅花的花瓣,隨著水氣不停散發著一股梅花花香,香氣撲鼻,讓人心情怡悅,華嬪婷素有雪山美人之稱,在她的身上一直散發出無比芬芳的體香,原來那就是梅花的花香,不停的勾人魂魄。

  奴婢阿香與阿花脫起華嬪婷的衣服,露出赤裸裸美麗的背部;華嬪婷長得真是美麗,典型的中國美女,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小小尖挺的鼻子、櫻桃小口;因為住在雪山關係,很少照射到陽光,肌膚非常白晰,如豆腐一般白白嫩嫩的,讓人想一口咬進嘴裡,細細含舔。

  華嬪婷是雪山山莊主人華裕關的掌上明珠,今天滿十八歲,雖然上門求婚者絡繹不絕,但華裕關一直捨不得將華嬪婷嫁出去。

  兩位奴婢脫下了她的衣服,解開她的肚兜,華嬪婷一轉過身來,簡直是艷煞四方,無比美麗;面孔不說,她的身材高挑纖細,無比動人,胸部大小適中,看起來很白很嫩的感覺,還不停晃動,讓人真想把玩一番,大動人了。

  皮膚更加白皙,在白皙之中帶一點紅嫩,赤裸的身體冒出一顆一顆的汗珠,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可以勾人魂魄。

  華嬪婷將左腿抬起,浸入水中,就像是芙蓉入水,動作如此優美;阿花、阿香擦拭她動人的身體,撫摸著她,她們兩人也被華嬪婷的美麗吸引。

  「阿花、阿香,我長得美不美?」

  「小姐的美無人可比,天下男子只要看到小姐,哪個不動心?」

  「真的嗎!我一直在想,我未來夫婿到底是什麼樣子?會不會英俊瀟灑、風度翩翩?」

  突然間一聲巨響,天花板被衝破了大洞,土石滾滾掉落,從屋頂上跳下一個人影,站在三人面前;華嬪婷等人嚇一跳,竟是一個面目猙獰的男子,他滿臉鬍鬚,年紀看起來很輕,有些俏俊。三人一看到他不停尖叫,尤其是華嬪婷,華嬪婷全身赤裸,一絲不掛,正用手遮住重要地方。

  「你是誰?竟敢闖進這裡!」

  那個人不禁奸笑:「我是玄天魔!」

  「玄天魔……」

  三人聽到「玄天魔」,就三魂掉了七魄,全身不停發抖。玄天魔這個人最近在武林中大為轟動,他武藝高強,有一身奸邪武功;可怕的是,他干下許多壞事,連續姦殺九十三位女子,而且都是年滿十八歲的處女。三人一見到玄天魔,嚇壞了,臉色一片蒼白。

  「你……你……想幹什麼?」

  「我……我……想幹你!」

  玄天魔一跨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三人,左右兩掌猛力擊出,擊在阿花與阿香的額頭上,瞬間頭骨被擊得粉碎,大量鮮血隨著腦漿噴出,死狀慘不忍睹,倒在血泊之中。

  華嬪婷看到這情況,整個人嚇傻了,竟一句話都喊不出來。

  玄天魔看見華嬪婷動人的身軀,心癢癢的,不禁伸手撫摸她的胸部。

  「好個柔軟的胸部,就像豆腐般白、棉花般柔軟。」

  「救命啊!救命啊!」

  吼聲一喊出,玄天魔用手點她脖子的穴道,她感覺到身體一麻,竟然連聲音都喊不出,四肢不聽使喚無法移動。

  「你這個可人兒,我要找個地方,好好享受你。」

  將華嬪婷駝在肩上,奪門而出,向外衝去,雪山山莊護院、弟子與華裕關一聽到救命聲,就出外探個究竟;見到玄天魔挾持華嬪婷,立刻向玄天魔衝殺。

  這些小嘍囉豈是玄天魔的對手,玄天魔一掌就擊斃一個,只見一個個的弟子被轟飛,倒在血泊中。

  華裕關是武林名士,他有一套劍法,叫「雪山劍法」;見女兒被挾持,立刻使出雪山劍法攻向玄天魔!

  「落雪紛飛!」

  縱身一躍起,劍法變換多端,像天空落雪,百百千千劍影殺向玄天魔!

  玄天魔武藝高強,在多端劍招中識出破綻,捻指使出絕招反擊!

  「玄天魔指彈!」

  手就像千手觀音,身影變化多端,手指捻指一彈,劍影紛紛被擊破;瞬間飛到華裕關面前,一掌猛擊,擊在華裕關額頭上,額頭當場擊碎,眼珠洴出,頭顱旋轉一百八十度,鮮血大量噴出,死在血泊中。

  華裕關也是武林名士,沒想到竟一招死在玄天魔掌中。華嬪婷見父親救不了自己,反而被玄天魔一掌打死,自己又會變得如何?真不敢想像,不禁落淚,聲音哽咽。

  玄天魔駝著華嬪婷往山上跑,速度很快,一柱香時間就到達雪山之顛。

  月兒高掛,明亮月光照著白雪,滲出一片泛藍;玄天魔將華嬪婷身體放在雪地上,月光反射,使赤裸身體透出一片湛藍,美麗動人。

  玄天魔撫摸著她的身體,從腿慢慢撫摸上來,滑過平坦光滑的肚皮,搓著柔軟的胸部,用手指觸摸光滑的臉,情慾被挑逗起。用嘴與舌頭舔著胸部,舔她的身體,唾液塗滿她全身;就像野狗瞪著獵物。華嬪婷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任由玄天魔擺佈,在這荒郊野外,淚流滿面。

  「瞧你,就像是一隻死豬,讓你發出些許聲音,增加性慾。」

  他解開她的啞穴,華嬪婷將口水吐在玄天魔臉上。

  「淫魔!快放開我,否則你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哈哈哈!有趣有趣,你叫得越大聲,我的慾望就越強烈,就越喜歡搞你!」

  拉住她的右手,使勁一拉,手臂間上下手骨錯骨分離,筋都被拉斷,劇烈疼痛,立即湧上心中,就像殺豬一般慘叫,哀嚎聲音傳遍山谷!

  「啊!痛死了!玄天魔,你這個狗娘養的,不得好死!」

  「哈哈哈!過癮過癮,你叫得那麼淒慘,我開始有反應,開始硬起來,越來越想搞你!」

  玄天魔臉都變形,不停狂笑,口水滴滿華嬪婷的身體,睜大雙眼,面目可增;他欣賞著華嬪婷的痛苦表情,越是痛苦,越是興奮。拉起左手,再使勁一扯,華嬪婷左手骨與筋竟被拉斷,不禁再度狂叫,身體一直發抖,淚流滿面,玄天魔就像是狂人,不停狂笑。

  他不停折磨華嬪婷,接著再拉斷右腳、左腳,華嬪婷痛得苦不堪言,瘋狂大叫;他的手段實在是太殘忍,簡直就不是人,他慢慢折磨華嬪婷,越折磨她心中越痛快,就越興奮!

  「太刺激了,太過癮了,你叫得越大聲,我越興奮;我已經完全興奮,我要搞死你,搞死你!」

  「你變態啊……」

  玄天魔脫掉褲子提起槍,插進華嬪婷的體內,她是一個處女之身,未經過人事,經這樣一插,簡直是要她的人命,不停瘋狂大叫。

  那根東西就好像要將她撕裂一般,苦不堪言;玄天魔用手掐住她的脖子,不停瘋狂地搞她,用力搞,用力抽,越抽越用力,越掐越緊,緊緊掐住她的脖子。

  華嬪婷無法呼吸,腦部缺氧,臉色變青,張開大嘴,無法嘶吼,就快要被玄天魔掐死,快要斷氣。

  玄天魔沉醉在殺人的樂趣中,瘋狂強姦無辜少女;越是違背經倫之事,就感到越興奮,不知道狂抽多久,達到高潮,濃濃一片白色液體狂射出來,猛射在華嬪婷肚子上;她也因為玄天魔的猛掐,斷氣身亡,變成冷冰冰的屍體。

  玄天魔不禁狂笑,好像得到空前的勝利。

  突然間從白雪中衝出人影,那個人就是埋伏已久的路小西,身體飛向半空中,揮著雷刃往玄天魔背後突擊,一刀砍向玄天魔;玄天魔發現已晚,將身體往前一撲,仍被雷刀劈中背部,一條血痕鮮血不停噴出。

  「你是誰?竟敢偷襲我?」

  「我就是武林神捕——路小西,玄天魔,我已經跟蹤你很久,終於讓我等到你了。」

  玄天魔睜大雙眼一看,原來就是一直跟著他死纏爛打的路小西:「原來是你,路小西,你竟敢偷襲我,你好大膽!」

  「玄天魔,你作惡多端,殘殺無辜,連續姦殺處女九十四人,你實在是太可惡,罪不可赦!」

  「我武藝高強,我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所練的是玄天冰火掌,每姦殺一個年滿十八歲的處女,吸取處女陰氣,你的功力就增加一分;超過十人,就增加一層,玄天冰火掌總共有十層,一層功力比一層高出十倍,以等比基數增加。

  「當你強姦滿一百人,功力就會衝破第十層,到那時你就是天下無敵,武林中沒有人是你的對手。現在的你就只差六個年滿十八歲的處女,就可以達到天下無敵之境界。」

  「你對我的事倒是一清二楚,你既然明白,還來行刺我,你認為你能打贏我嗎?」

  「我對你的事查得很清楚,你與女子交合,喜歡在靠近月亮的地方,陰氣最盛,所吸取的處女陰氣才會最滿。我查過了,雪山附近,雪山之顛就是最靠近月亮的地方,我早就料到你會在這裡行交合之事,所以在這裡埋伏;當你射精之時,陽氣一出,也就是身體最虛的時候。」

  「於是在我背後砍一刀……,雖然你傷了我,你以為你會是我的對手嗎?」

  「或許我的功力沒有你高,但是你看我手中這把刀。」

  玄天魔看著那把刀,刀身泛出紫色光芒,無比耀眼:「是雷刃……,你居然連天下第一刀雷刃都到手……」

  「沒錯,為了今天一戰,我早就有準備,就是有這把雷刃,才敢跟你一戰!」

  「哈哈哈!你以為你有雷刃就可以當我的對手嗎?你的功力遠不及我,想打敗我還早的很。」

  路小西從衣襟中拿出一本書:「如果再加上這本書?夠不夠跟你一拼?」

  「《求敗訣》……?你居然連《求敗訣》都到手,你這個人不簡單……」

  玄天魔看見《求敗訣》不禁冒出冷汗。

  「《求敗訣》乃天下第一刀譜,因刀法無敵所以叫做求敗;如今我有天下第一刀。雷刃。與天下第一刀譜《求敗訣》,今日應該可以光明正大與你一戰!」

  「你既然得到《求敗訣》,如果已經練成《求敗訣》的武功,就有資格與我一戰。」

  玄天魔站起,雖然背上有傷,但他一點都不在意;從身上散出一股強大的氣,氣勢磅礡,身邊雪氣不停向四周發散,氣勢浩大,形成驚天駭浪之勢,快速衝向路小西!

  「玄天冰掌!」

  站穩雙腳,一股至冰至寒之氣從掌中擊出,空氣被寒氣凍結,氣流凝聚停滯不流,路小西就好像被蛇盯上,竟一時無法移動,玄天魔的寒氣冰掌往路小西胸口猛力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