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話:雪封冰人


◆第二話:雪封冰人

  「玄天冰掌!」一股至冰至寒之氣往路小西胸口擊去!

  緊要關頭,路小西舉起雷刃擋在胸前,抵擋這一擊;玄天冰掌擊中雷刃,路小西的身體飛起,雙腳在雪地中快速向後滑動,雪勢被掀起,就像波浪般。

  路小西心中感到害怕,他沒有想到玄天魔受了傷,還是那麼厲害,能不能打敗他,還是個未知數?

  「雪中求敗,刀霹靂!」

  將雷刃往雪中一刺,紫色刀光反射,一道霹靂從雪中洴出,強烈刀勁衝向玄天魔,引起雪勢往上衝,好像一道兇猛雪勁衝向玄天魔,霹靂爆炸之聲響起,四周產生爆炸,一陣一陣雪向上衝,包圍著玄天魔,玄天魔情勢危急!

  「玄天風轉!」

  玄天魔將雙腳在雪中打滑,畫出一圓,所劃過的地方雪氣像旋風一般捲起。

  身體冉冉而升,往空中衝去,像是一道強勁的龍捲風。

  路小西所擊的雪霹靂也跟著向上衝,與雪氣不停相撞,引起強烈爆炸,陣陣暴風轉出;從暴風中殺出一道黑影,快速衝向路小西,那是玄天魔,使出快掌打向路小西。快掌極快,要取路小西的生命,掌風隨著風而轉動,路小西以雷刃抵擋;只見兩人在雪地中快速移動,身影變換甚快,在雪山之顛上撲朔迷離,黑夜中閃動。

  「勁刀花落!」

  路小西以雷刃做護身,快速衝向玄天魔,每個刀勁充滿勁力,鋼刀在風中快速震動;躍至玄天魔的頭上,刀影成雙前後夾攻玄天魔,充滿勁力往下砍!

  玄天魔一轉身,兩手左右相彈,將路小西兇猛刀勢反彈,卸去他的刀勁;

  接著身體跟著往上衝,頂住路小西的身體,將他的身體一推,向後彈飛數十尺。

  「玄天火掌!」

  玄天魔反客為主,跳到路小西的頭頂,雙掌往頭頂猛力擊出,一股至熱至炎的炎氣被擊出,噴出熊熊火焰,將路小西團團圍住,強勁的火焰似將他吞噬。

  「赤氣回斬!」

  路小西力使刀氣,在地上劃個大圓,雪氣向上衝,像一柱洪水雪勁,作為防禦網,擋住玄天魔猛力攻擊。

  玄天魔再猛力一擊,強勁的炎氣衝破雪柱,快速衝向路小西近身,一掌猛力打向他的右肩;路小西機警,以雷刃擋住這猛力一擊,身體被打得向後衝,在雪地中滑行數十尺,陣陣白雪激起,形成波浪之勢。

  玄天魔心裡明白,路小西有雷刃護身,雷刃如金剛一般堅硬,憑他強大掌力根本無法擊破,一時無法攻下路小西。兩人在黑夜中快速戰鬥,整整戰鬥一整夜,身影就如虎鷹快速走動,在雪中快速亂竄。

  路小西雖然功力不及玄天魔,但是他知道玄天魔背上的傷就是他的致命傷,時間一拉長,失血過多,玄天魔會失去體力,敗在他的手中。玄天魔也明白這個道理,對路小西要速戰速決,但是路小西有雷刃護身,並不是一時可以攻下,時間拖的越久,就越對玄天魔不利。

  腦筋一轉,他想到了方法化解危機,就是以強大內力逼死路小西,路小西的內力不及玄天魔,比內力他是穩輸的,可在最短時間之內解決路小西!

  「玄天冰火九重天!」

  聚集所有內力,一掌至冰至寒的寒氣,另一掌至熱至陽的炎氣,兩掌噴出強勁冰氣與火氣,空前無比的氣勢從他身上冒出,往天上衝,背後雪氣如大海嘯一般不停往上衝,路小西見氣勢如此之強,立刻舉刀衝向玄天魔!

  「雷霆一劈!」

  天地風雲變色,鳥雲密佈,電雷霹靂猛劈下來,雷刃刀發出雷霆霹靂,快速劈向玄天魔!

  在玄天魔冰火雙掌中充滿著無比的功力,使路小西那一劈,受內力所致停滯不動在兩掌之間,竟劈不下去,玄天魔將雙掌一合就夾住路小西的刀,源源不絕的內力往路小西的體內輸送,路小西感受到兩股無比強大的內力在他體內亂竄;一股是至陰至寒,另一股是至陽至熱,路小西感覺到萬分難受,兩股內力互不相溶,身體就快要爆炸,完全承受不住,立刻運起體內內力抵禦,抵擋這兩道強大內力!

  路小西的功力遠不及玄天魔,要與玄天魔比內力,簡直是苦不堪言,兩股冷熱內力快使路小西的身體崩潰,路小西拚命抵擋,不到一刻鐘,全身汗流浹背,衣服盡濕,滲出一片血水。

  就快承受不住之時,天際之間劃出一線紅光,竟有一顆火焰隕石劃過天際,往兩人所在位署急速掉落,兩人雖看到火焰隕石,因在比試內力,不敢脫離;若脫離內力分岔錯亂,輕則走火入魔失去理智,重則終生癱瘓或是慘死,兩人根本就不敢輕易分開。

  巨大隕石撞在雪山之頂,引起強烈爆炸,聲音轟隆巨大,引起大雪風暴,風暴激起白雪往上衝,比海嘯沖得還高,將近有數百公尺,快速衝向路小西與玄天魔,磅礡洶湧,氣勢如虹,兩人想逃也逃不了,一瞬間被冰雪吞沒,埋沒在皚皚的冰雪之中……

  西元二零零一年的東京,在這個世界消費第一一局的城市,人口總共有一千兩百萬人,是屬於人口爆炸的都會區。其中有許多地區,像銀座、原宿、新宿、池袋、涉谷、橫濱……等人口密集的地方。

  在東京,每個人生活都相當忙碌,上班族穿著西裝,走路像飛一般,快得不得了;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就是捷運,有營團線、都營線、JR線……等。年輕人經常聚集的地方大多是在新宿、原宿、六本木、涉谷等地。年輕一代的日本人與老一輩的日本人想法有一段差距,老一輩的人比較注重傳統與武士道精神,年輕一輩則放縱自己汪重享樂,不喜歡政治,大部分的年輕人都希望能擺脫傳統。

  前陣子暢銷的一本書,A片演員飯島愛的自傳,瘋狂銷售將近一百多萬本,這代表現今新一代日本人的想法,擺脫傳統,過著自我放縱的生活,一種新的文化充斥在這一輩新新人類中,這種文化叫做「全島飯島愛化」。在原宿、新宿、六本木、涉谷等,這些情色都市的年輕人,將近百分之五十都是中輟生。

  原宿廣場上,一眼望去有好幾萬人集中在廣場之中,人潮不停湧進,在這裡聚集的大多是年輕人;年輕人的打扮都是光怪陸離,頭髮染得各種各式的顏色,穿著都非常奇怪,原宿系的穿著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特色,幾乎找不到兩個穿著一模一樣的人,每個人的穿著都是隨心所欲。

  在露天咖啡廳裡坐著三位高中女生,她們打扮得非常新潮,手指塗了各種顏色的指甲油,化上很奇怪的妝,撒了許多亮片;三個女人坐在那裡嘰嘰喳喳,女人在一起,話就是特別多。

  這三位女高中生,一個是留美子,一個是麻美,另一個是綾花。

  「你們看這個,我有個禮物送給你們。」麻美拿出一卷錄影帶。

  「A片錄影帶?麻美,你好了沒?我們沒有這種興趣。」

  「你們不要誤會,看看女主角是誰?」

  「是你啊!麻美,你竟然拍了A片!」

  「恭喜你了,你美夢成真,是不是很過癮?」

  「我們女人的青舂只有一次,如果不留下青舂紀錄,怎麼對得起青春,就是要在最美的時候,留下最美的紀錄。」

  「我好羨慕你,沒想到這個願望竟然被你達成。那種感覺是如何?跟A片男優在一起的感覺是怎麼樣?他們強不強啊?過不過癮?」

  「真的很過癮,簡直欲仙欲死,他們的身材又好,那話兒又強壯,口技又很好,無法形容那種感覺,舒服到了頂點,腦中一片空白,只聽到心臟不停噗通噗通的跳,呼吸急促,簡直到爽死之境界。」

  「天啊,好羨慕你!」

  「麻美、綾花,你們兩人有沒有搞錯?現在說的是拍A片耶,這麼邪惡的事情,還說得那麼津津有味,有沒有搞錯?」

  「留美子,你又來了,你這個人實在是太古板,我們三個人是死黨,是最好的朋友,不知道為什麼你的思想就好像跟我們隔了一代,好像我們媽媽那一代。」

  「不是……,我沒有那樣想,只不過……」

  「留美子,不是我們說你,你的長相是我們三人之中最美的,還是班上的班花,可是你的思想最古板。今年底你就要滿十八歲,到現在你還是一個處女,像隔壁班的那一個很醜的島津春菜,在年初就拋棄她的處女,你知道不知道,學校的同學怎麼笑你?笑你是御茶女中的最後的處女。」

  在日本,有一種觀念,女人在變成成人時,還是一個處女的話,那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

  「我……,我不喜歡那種事……」

  「唉呦,我們真的受不了你,又固執又古板,這張名片給你。」綾花拿一張名片給留美子。」這是什麼?」

  「這是援助交際所得來的名片,這個人不錯,長得英俊技術又高超,你打電話給他,一定有個美妙的初夜。」

  「什麼?你們還玩援助交際?有沒有搞錯?你們兩個人怎麼這麼瘋?」

  「別這麼認真,現在女高中生不援助交際,怎麼夠錢吃喝玩樂?東京物價那麼高,根本不夠花。」

  「我真的服了你們,你們兩人這麼誇張。」

  「你這麼古板,我看你適合去看這一個。」綾花拿出一張廣告給留美子。

  「這是什麼東西?」

  「最近江戶時代文物博物館舉辦雪山冰人展覽;你這個人這麼古板,適合看這種東西。」

  「什麼雪山冰人?」

  「雪山冰人是中國借給日本展覽的,從雪山挖出來的冰人,人體完全埋在冰中,皮膚外觀等完全沒有破壞,具有歷史價值。」

  「好像蠻有意思……」

  往這三人走來兩個年輕男人,兩個男人見到三人就熱情招呼。

  「麻美!綾花!」

  「健二!明志!」

  兩人走到麻美、綾花面前,與兩人熱情擁抱親吻,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手伸進衣內,撫摸xxxx,完全無視其他人存在,為所欲為。

  留美子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他們竟那麼大膽:「喂!喂!我還在這邊,你們當作我是死人嗎?」

  「麻美、綾花,她是誰?長得很漂亮。」」這位是我們的好友兼死黨,留美子。」

  「留美子,我們要走了,你自己先回去。」

  「你們要去哪?」

  健二搶著回答:「我們要去公園嘿咻嘿咻!」

  「什麼是嘿咻嘿咻?」

  「就是在公園內,褲子脫下來,屁股一搖一擺,做愛做的事」

  〔○※#&◎……」

  健二又說:「不如帶你們的朋友留美子,一起到公園嘿咻嘿咻!」

  「你敢!」麻美掐著健二的耳朵離開,四人身影消失在廣場,只留下留美子孤獨的身影。

  留美子獨自一人坐電車回家,她家住在東京郊區北綾瀨附近,上下學坐電車大約要一個小時,那是因為郊區房價比較便宜。留美子心裡想:她跟這個社會越來越格格不入,與其他人的想法差距越來越大,不知道是別人錯了?還是她錯了?

  其實她並不是那麼保守,只是不喜歡有關情色的事,一接觸到這類的東西就十分厭惡。

  電車裡特別多人,人群擁擠;越是漂亮的美女,身邊越多歐吉桑,這些歐吉桑不知道是在搭電車?還是吃豆腐?一有機會就在美女身上磨,真是一些老色狼。

  家住在軌道旁邊,大廳落地窗僅離軌道三十公分,電車一經過就有轟隆轟隆的響聲;在留美子家中,牆壁般大的落地窗望進,窗簾未拉露出透明玻璃,客廳中有兩位女子,她們長得異常漂亮。一個長得像松島菜菜子,大大的眼睛,粉白光滑的肌膚;另一個長得像籐原紀香,美麗的面孔,火辣的身材,E罩杯大的胸部,又大又柔軟。

  兩個女子脫光衣服,露出赤裸的身體,倒在沙發上面,相互依偎,相互撫摸,用舌頭替對方愛撫;滑過之處,寒毛顫慄,無比興奮快感;窗簾未放下,不在乎電車裡的人是否會看到,就愛做的事,演出活生生的脫衣秀。

  留美子一開門,看見這兩位女子,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竟然會出現這個畫面,兩條赤裸裸的肉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