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話:賊盜世家


◆第三話:賊盜世家

  兩個長得像松島菜菜子與籐原紀香的大美女,在留美子家中大廳親密愛撫,相互慰藉,用舌頭舔乳暈,充滿萬般刺激,乳暈一經挑逗就硬起,一陣舒服的感覺傳到心坎上。舌頭以圓形滑動,在美麗肌膚上輕輕滑動,情慾被挑起,緊緊擁抱,相互摩擦,四隻腳磨啊磨啊,發出興奮呻吟的聲音。

  留美子從門外進來,看到這種情形,目瞪口呆:「你們……你們……在幹什麼?」

  兩人看到留美子也嚇一跳:「我們……太早回來,太無聊……所以……」

  「窗簾也不放下,你們兩人衣服不穿就在大廳裡玩起來,你們知道嗎?每一天有多少電車會經過這裡?這種舉動,會被多少人瞄到?簡直是脫衣秀!」

  留美子話一說完,趕緊將窗簾放下。

  「有什麼關係,電車速度那麼快,又離得那麼近,究竟有幾個人能看得清楚?就算看到,也看不清我們的面孔。這種感覺,有人在旁邊偷窺才更加刺激。」

  「你們知不知恥?!鼠小僧家的臉都被你們丟光!」

  「你才有沒有搞錯?明明是個么妹,卻教訓你姊姊?」

  原來這兩位是留美子的姊姊;大姐叫做鼠小僧薰,長得像松島菜菜子,身材高挑,二十五歲,大眼睛,雪白肌膚,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氣質,是標準的大美女。但是她的職業很難跟她氣質聯想在一起,她是一個A片導演。

  另一個長得像籐原紀香,她的排行第二,名字叫做鼠小僧桐子,二十二歲,長相美艷、身材火辣,三十七E罩杯、二十三、三十五的魔鬼身材。身邊的男友一個接著一個換,是著名的花癡,職業是新宿歌舞妓町一家酒店的老闆,也就是媽媽桑。

  留美子的本名叫做鼠小僧留美子,長相清純美麗,做人一本正經,長得像深田恭子,像是陶瓷娃娃,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櫻桃小口,皮膚細嫩美白無瑕,就像是白玉一般完美,今年十七歲,就讀御茶文中三年級。

  三人自小父母雙亡,一起扶持長大,或許是大姐、二姐的職業關係,使留美子特別厭惡情色。以上的行業,都是她們的表面工作,他們還有一項副業,不為人知。

  「我不明白,到底誰是姊姊?好像做什麼事,總是被你管;你忘了你只不過是么妹。」

  「如果你們有做姊姊的樣子,還需要說這種話?」

  「留美子,你怎麼想不通,大姐是A片導演,我是酒店老闆,如果你再來個援助交際,那就一門三傑!」

  「什麼一門三傑?有沒有搞錯?」

  「你們這麼早回來,平常不超過午夜兩、三點是看不到你們,是不是有事?」

  「沒錯,新的工作來了。」

  「這次的目標是什麼?」

  「這次目標就是江戶時代歷史文物博物館的雪山冰人。」

  「雪山冰人……」

  「雪山冰人是中國借給日本展覽,總共有兩人,在雪山之中發現的。他們是古代人,大約四百多年前,全身被冰封,衣飾、肌膚、器官完全保留沒有破壞。

  有歷史考察價值,已經有人出價二十億日圓,要我們盜雪山冰人。」

  天啊!薰、桐子、留美子的真正身份竟是盜賊。

  「大姐,我覺得不好,做案那麼多次,總有一天會失手;不如收山,雪山冰人的歷史價值那麼高,萬一落在惡劣收藏家的手中,豈不是太糟蹋。」

  「留美子,你忘了嗎?父親臨死之前,你答應過什麼?我們曾經發過誓,要將鼠小僧家再次發揚光大,因為我們的祖先是鼠小僧次郎吉,因為我們是賊盜世家。」

  鼠小僧次郎吉是日本江戶時代有名的大盜,他盜亦有道,劫富濟貧,只要他指名的東西,一定能偷得到手,沒有人可以抓住他;薰、桐子、留美子是鼠小僧次郎吉的子孫。

  「留美子,只憑我跟大姐的神盜身手,是不夠的,若不加上你聰明頭腦,無法將雪山冰人盜得,因為現在是一個高科技的時代。」

  「我知道,我不會忘記我所發的誓,一定會光大鼠小僧家。」

  「留美子,首先由網路侵入博物館的保全警衛系統,看用什麼方法可以盜得雪山冰人。」

  「雪山冰人是向中國政府借的,保全防禦系統一定十分完善,不是那麼輕易到手的。」

  留美子是個電腦天才、一下子就侵入到博物館的網路,短時間內就破解密碼,並將博物館的警衛保全防禦系統與館內構造用3D圖形畫出。

  「博物館裡面,總共有三層樓,每一層樓都是展示江戶時代文物與建築;每層樓高十公尺,中間有個大廳,直接貫穿三層樓。四面用五十公分厚的透明玻璃隔住,裡面是個密閉空間,雪山冰人就在大廳裡面。

  「唯一可以進入的門,是用辨識視網膜高科技電子銷,只有館主伊籐高志的視網膜才能打開。裡面用紅外線網防盜,一觸碰到紅外線,警鈐就會大響,所有系統自動封閉,變成死閉的空間,一直等到警方來到。

  「在展覽台下,範圍三公尺,是紫外線高熱能的質量發射板,當質量超過一公克的東西掉落在上面,熱能板會自動發出紫外線,摧毀融化所有物體。

  「覆蓋在上面的外殼,是特殊纖維所製造出的防彈玻璃,裡面有低溫震動調節器,一經過震動就會發出警鈴,同樣所有系統會自動封閉,變成死閉空間。

  就算你們能毫不震動搬開它,也不可能將雪山冰人搬離紅外線區,這次的任務成功率是百分之零。」

  「我的好妹妹,我知道你一定有方法,你是那麼聰明。」

  「當然,加上我的計劃,機率就可以提升到百分之五十。可是兩位姊姊不可以像以前那樣自我,一定要聽我的命令行事,否則不能成功。」

  「首先,二姐找機會接近館主伊籐高志,這裡有一副微電腦太陽眼鏡,對準伊籐高志的眼睛,凝視十分鐘,眼鏡裡的微電腦會自動盜取視網膜資料,我們再複製相同視網膜的隱形鏡片。

  「接著夜晚,混進博物館,依照慣例,戴著這副太陽眼鏡與耳機,我在車內透過電腦控制一切,你們要聽我的指揮,經過通訊,我可以聽到、看到你們所說的與所看見的東西。

  「三樓有警衛系統,用麻醉瓦斯迷昏控制室裡面的警衛;再以麻醉槍與萬能電腦自動解鎖器,擊昏警衛進入博物館,用盜來的視網膜隱形鏡片打開電子鎖,進入大廳。

  「你們所戴的眼鏡不是普通的眼鏡,裡面有微電腦,藉此你們可以清楚看見紅外線所在,輕易穿越過紅外線網;到達展示台近區,二姐必須將身體用電動鋼索勾住穿越過高熱能質量發射板,到達展示台正上方;在這時不可以從身上掉出任何東西,否則會觸動發射板而發出紫外線,瞬間會變成烤鴨,到達展覽台上方,要配合大姐的行動。

  「特殊纖維所製造出的防彈玻璃,裡面有個震動警報系統,大姊必須朝警報器開槍,而且連續開兩槍,時間只能相差零點五秒;因為警報器受震動而啟動的時間只有零點五秒;外殼是特殊纖維所製造出來的防彈玻璃,第一槍子彈只能射穿一半,第二槍位置必需擊中同一個地方,才能射穿防彈玻璃,進而破壞警報系統;時間只有零點五秒鐘,子彈的彈道必須一模一樣,如此困難的技術只有大姐超准檢法才可以辦到。

  「二姐在空中將外殼舉起,把鋼索勾黏在雪山冰人,我同時侵入博物館警報防禦網路,將紅外線系統切斷;當系統被切斷時,會直接連線東京警衛廳總部,就會立刻派出大批警力來這裡,只有十分鐘時間,也就是說將雪山冰人運出館外只有十分鐘,要好好的把握這段時間。

  「利用鋼索將雪山冰人運出,我會在外面接應你們,車上有低溫冷藏庫,可使雪山冰人保持低溫,不受到破壞,這樣我們的任務就完成。」

  「這個任務好像很困難,不容易完成。」

  「沒問題!館主伊籐高志就交給我。」

  隔一天,桐子一個人到江戶時代歷史文物博物館,穿著極為曝露,一件低胸的白色背心,再加上一件超短的迷你裙,身材是火辣辣,胸部又大又軟;背心開叉開得很低,深邃的乳溝完全曝露,半截背心,纖細腹部完全展現,肚臍上有個肚臍環。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沒有穿內衣,兩個凸點格外突出,胸部隱約若現,實在是太迷人了;超短的迷你裙,將粉白粉細的大腿展現出來,叫人直流口水,再戴上微電腦太陽眼鏡,成為百分之百的酷妹。

  桐子這一身打扮,一到博物館,果然吸引許多人注意,許多男人看到她不禁心癢癢的,眼睛快看到脫窗。

  這一天參觀的民眾特別多,大家都來看雪山冰人,因為實在是太有名了;不過只能在三公尺外參觀,不可以靠近,桐子看到那雪山冰人,厚厚的一層冰塊,但卻是立息外透明,雪山冰人的五官衣著顯然可見;裡面有兩個人,兩人都看起來非常年輕。

  其中一位滿臉鬍鬚,眉目之間帶著一股邪惡之氣,讓人感到厭惡;另一位長得比較俊俏,眉口口之間有一股豪爽之氣,十分的陽剛,這種氣質在現今的年輕男人看不到了,身上所穿的衣服,與日本傳統服裝不同,那就是四百多年前中國的服飾。

  桐子看到伊籐高志從這裡走過,他戴一副金邊眼鏡,長相斯文成熟,桐子從電腦中見過他的照片,所以認得他。跟在他的後面,伊籐高志走進電梯,桐子也跟了進去,裡面只有他們兩人;桐子故意靠近伊籐高志,火辣辣的身子竟完全曝露在他面前,伊籐受不了桐子的性感,眼睛看得發直,冒出一股熱氣。

  桐子故意彎下身,用紙巾擦她的鞋子,穿的是低胸背心,E罩杯巨大的胸部盡收在伊籐的眼中,胸部不停晃動,兩顆大XXXX好像隨時會碰出來。伊籐眼睛看到脫窗,心跳加快,站立不安;桐子起身,用柔軟巨大的胸部頂住伊籐的胸口,他好像隨時會窒息,抵擋不住桐子的魅力,眼睛發直,看著桐子。

  「喜歡看我嗎?」

  「喜歡……」

  「我要你一直看著我的眼睛。」

  電梯原本到達三樓,伊籐要出去,桐子卻按住開關,不讓伊籐出去,凝視伊籐的眼睛,成功地複製伊籐高志的視網膜。

  兩人走出電梯,桐子原本要快速離開,伊籐卻搭住她的肩膀,桐子還以為被發現。

  「美麗的小姐,可不可以請你喝一杯咖啡?」

  她見伊籐還長得不錯,花癡病又犯了,與伊籐在咖啡店聊了一個下午。

  到了午夜,行動開始,鼠小僧三姊妹一起出動,三人都穿一身緊身黑衣,戴一副雷射反光太陽眼鏡,那是她們的制服;留美子成功複製視網膜相同的隱形鏡片,開著廂型車,裡面有許多電腦儀器,開到江戶時代歷史文物博物館附近,車停在路邊,留美子使博物館3D模擬在電腦顯現。

  「三樓是警衛保安中心,所有監視儀器都在這;一樓這一邊是大門警衛室,裡面有三個警衛,我們三人要同時行動。我發射出麻醉彈至保全中心,你們兩人同時解決大門的三個警衛,再侵入網路中,切斷監視系統。」

  薰、桐子依照計劃,潛到大門附近,廂型車天窗打開,有個小型飛彈發射器,發射出麻醉飛彈,射穿三樓警衛中心玻璃,「砰!」一聲射進裡面,立刻冒出白煙,警衛嚇一跳,原本想按警鈴,卻不到一秒鐘時間,就被迷昏,好幾個人昏倒在地。

  另一方面,薰與桐子潛入警衛室,薰一槍就射中一警衛的胸口,那個警衛被麻醉昏倒在地,兩人同時扭住另兩位警衛的脖子,用麻醉布掩住他們的鼻子,一下子就被迷暈。

  潛到大門,裝上萬能電腦自動解鎖器,成功解開大門電腦鎖,再潛入博物館裡面。到了大廳門口,大廳被五十公分厚透明玻璃所隔住。在門口,桐子摘下太陽眼鏡,裝上複製視網膜隱形眼鏡,對準電腦識別鎖,識別鎖自動讀取視網膜資料,卻出現「FAILURE」(失敗)訊號。

  「怎麼回事?難道說視網膜複製失敗?」

  留美子透過通訊與桐子對談:「二姐,隱形眼鏡沒有戴正,所以讀取失敗,請將隱形眼鏡調正。」

  再次調正隱形眼鏡,對準識別鎖,電腦識別鎖再次讀取資料,出現「SUCCESS」(成功)訊號,大門自動打開,兩人成功進入大廳;打開雷射太陽眼鏡紅外線讀取系統,成功穿越過紅外線防禦網。

  來到下一關,下一關是紫外線高熱能的質量發射板,範圍是半徑三公尺,桐子腰間有細鋼索發射器,射出細鋼索,射向天井,身體冉冉而升,吊在雪山冰人展覽台的正上方,凌空吊著。準備將外殼舉起,此時不可以從身上掉落任何東西,否則會觸動發射板而發出紫外線,瞬間就會變成烤鴨。

  薰拔起槍,對準特殊纖維防彈玻璃裡面的震動警報系統,摒住呼吸,專心一至,完全集中精神,而後停止呼吸,朝警報器連續開兩槍,兩槍發射時間只相差零點五秒。

  第一槍子彈穿入特殊纖維防彈玻璃的一半,無法完全進入;第二槍子彈打在第一顆子彈同一位置,瞬間穿透特殊纖維玻璃,射碎警報系統,薰成功了這一擊。她的槍法極準,卻止不了心中的緊張,心跳加快,不停喘著氣。

  桐子控制身上的電動鋼索,使身體往下降,正要舉起外殼,突然問一陣鈐聲,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觸動警鈐?觸動防禦系統?薰、桐子、留美子這次的行動失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