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四話:冰解


◆第四話:冰解

  正當桐子控制電動鋼索,使身體往下降,突然間一陣鈐聲響起,這是怎麼回事?

  留美子透過通訊向二人聯絡:「怎麼回事?難道觸動了警鈐?」

  「怎麼會?我們什麼都沒有碰到。」

  桐子在旁邊偷笑:「別緊張,別緊張,是我的大哥大響了。」

  「大哥大?」

  「桐子,你搞什麼鬼?在這個重要時刻,你還將大哥大帶在身上,你的腦袋究竟在考慮些什麼?」

  倒掛的桐子接起手機:「摸西摸西,我是桐子,你是哪一位?」

  「你是伊籐高志啊,很高興你打電話給我。」

  「什麼伊籐高志?那不是江戶時代歷史文物博物館的館主伊籐高志嗎?你竟然將大哥大的號碼給他,有沒有搞錯?你的花癡病是不是又犯了?」

  「伊籐,怎麼呢?有事嗎?」

  「二姐,快掛電話,現在在行動中,很危險!」

  「快切掉,桐子,這樣做很危險!」

  「你們不要吵,伊籐高志是個好男人,現在的東京,很難得遇上這樣好的男人……」

  話還沒有說完,一不注意,手機竟然手中滑出,直往質量發射板上掉落,只要一碰觸到面板,就會立刻發射紫外線,桐子就會瞬間變成烤鴨。在緊要時刻,「碰!」一聲,薰射出一槍,以極準的槍法,射中手機,使手機彈飛,彈出面板之外。

  「我的伊籐高志……,他的電話號碼在那個手機裡面,被你一槍射爛,什麼都沒有了……」

  「你在搞什麼?說什麼三八話,你差一點就變成了烤鴨了。」

  桐子將外殼舉起,細鋼索掛在雪山冰人上面,用電動啟動器將雪山冰人升起。

  「從現在開始侵入博物館的網路,切斷紅外線系統。你們將雪山冰人運出,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後,東京警察就會向這裡集中。」

  「嗶!」一聲,留美子切斷紅外線裝置,薰與桐子迅速將雪山冰人運出博物館,穿過大廳大門,再穿過博物館大門,只花了五分鐘時間,她們的速度很快,當穿過博物館大門的時候,從她們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影。

  「不許動!將槍放下!」

  竟然有人從她們背後埋伏,用槍指著她們。

  「你是誰?」

  「我是朝倉大介刑事,我知道你們是鼠小僧的後輩,你們四處犯案,你們的案子是我負責的。我知道你們一定會來偷雪山冰人,所以我在這裡日夜埋伏,果然你們出現了。」

  「可誤,朝倉大介,又是你,你這個陰魂不散的傢伙!」

  「快將你們的槍放下!」

  「大姐、二姐,你們只剩下四分鐘的時間,四分鐘後,所有東京的警察會向這裡集中,我們逃不掉的!」

  「我知道了……」

  薰、桐子將槍放在地上,朝倉大介原本要銬住她們,在那一瞬間,薰躍了起來,筆直身體在半空中,剎那間握住朝倉大介的槍;朝倉大介一時緊張觸動板機,薰將手一轉,子彈飛向另一個方向,朝雪山冰人飛去,擊撞冰塊,在冰塊中出現一道裂痕,啪啦啪啦的斷成兩截,再轟然一聲,產生劇烈爆炸,另一半的雪山冰人被炸飛,飛得好高好遠,消失在半空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都不知道,都看傻了!

  薰趁這個機會,奪下朝倉大介的槍,一個飛踢踢中他的頭部,朝倉大介立見被踢飛出去,撞在牆上,昏了過去。薰、桐子趁這個機會,將剩下一半的雪山冰人運上車,趕快駕駛廂型車離開。在公路上與大量警車交錯,許多警車開向博物館,這次行動真的有驚無險。

  「雪山冰人沒什麼吧?」

  「原本裡面有兩個人,如今一人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個,沒有受到損壞。」

  「總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都是那個叫做朝倉大介的刑事。只剩下一個人,原本的二十億拿不到,就算打個對折再打個八折,也要算我們八億元。」

  「這一下子我們發了!」

  「大姐、二姐,這些錢必須依照祖先遺訓,劫富濟貧,捐給慈善機關。」

  「知道啦!知道啦!」

  到了第二天,因為前一天的行動,大家睡得很沉。留美子一早醒來,就忙進忙出,當薰、桐子醒來時,見到留美子在忙著。

  「留美子,你在幹什麼?」

  「大姐、二姐,你們看這個!」留美子指著電子顯微鏡,要薰、桐子過來看。

  透過顯微鏡,看到細胞緩緩游動:「細胞而已,那又怎樣?」

  「雪山冰人的歷史價值非常高,所以我也想研究,鑽過冰塊,取出他的細胞組織,卻有重大發現。」

  「那又怎麼樣?」

  「就如你們所看的,細胞雖然動作緩慢,但它們是活的!」

  「活的?」

  「也就是說雪山冰人並不是死後才活埋,而是在活的那一剎那,空氣溫度急速下降,在瞬間被冰封,他們是活人。」

  「那又怎麼樣?冰了那麼久,也該死了吧。」

  「不!他沒有死,他是活人,我們必須將他救活。我看過一本書,介紹使人冰凍的事;人患了絕症,在這個時代也許無藥可救,但是幾百年後,或許就有藥可救。有個研究機構,將人體在死前剎那快速冰封,再經過幾十年後快速解凍,可使人再一次復活,只要用紅外線將冰迅速溶解,再用電擊方式,使感覺神經再次復甦,就有機會復活。」

  「你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能讓他再次復活嗎?」

  「沒有……」

  「你們知不知道,一個活的雪山冰人的價值是多少?」

  桐子搶著回答:「我知道!價值連城!」

  「錯!一個活的雪山冰人,誰又知道他是雪山冰人,所以價值是零,不准你救活他!」

  「不行!我們不能害死活的生命,盜亦有道,不能違背鼠小僧家的精神,一定要救活他!」

  「不行!那樣做,一點價值都沒有,我不能讓你這樣做!」

  薰從背後抱住留美子,阻止她救雪山冰人,留美子力氣沒有薰大,完全被壓制,動彈不得。突然間,酒瓶打向薰的後腦,將薰敲暈,偷襲她的人竟是桐子。

  「二姐,謝謝你救我。」

  「不是,我覺得雪山冰人也蠻帥的,像這樣長得有豪氣的大帥哥,我也希望他能復活。」

  留美子心裡想:「原來二姐的花癡病又犯了……」

  鼠小僧家是神偷世家,她們有許多高科技儀器,將冰塊搬進紅外線裝置,連接醫療電擊器材,啟動紅外線裝置,瞬間冰塊快速溶解,露出雪山冰人肉身,留美子拿起電擊器,往雪山冰人胸口電擊!

  「雪山冰人,快一點醒來,我求求你,快一點醒來!」

  連接心跳儀器沒有反應,一動也不動,沒有任何反應。

  「求求你,快一點醒來!」

  被擊暈的薰醒了,摸摸她的頭,看著桐子與留美子:「桐子、留美子,你們好大膽,竟敢偷襲我!」

  向兩人走過來,留美子見薰走來,心裡緊張,猛力往雪山冰人的身體用力電擊,身體一震,電擊接觸到溶解的水,竟然漏電,留美子觸電彈飛出去,撞在牆上!

  連接心跳儀器,開始有了反應,雪山冰人的心跳再次跳動,再一次復活,口中發出呻吟,慢慢張開眼睛;薰、桐子、留美子都不禁張大眼睛,看著雪山冰人復活的一刻,這是歷史的一刻。

  雪山冰人慢慢動了起來,他站起來,感覺頭好痛,昏昏沉沉的,什麼都想不起來,然後坐在床上,張開眼睛,眼前出現三個黑影,一道強光射進眼裡,覺得好刺眼;經過一段時間,才將眼前事物看清楚,在眼前,是三個美女。

  「這裡是哪裡?我的頭好痛,我究竟到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事?」(中國話)

  「彼,何を话しか?ゎかゃょはひ?(他在說些什麼?你們知道嗎?)」

  「ねのひし……,中国话せそ力ちひ……(不知道……,大概是中國話吧……)」

  「是倭語……,他們說的是倭語,難道這裡是倭國?」

  這個醒過來的就是武林神捕路小西,路小西曾追隨過戚繼光將軍,在東南沿海一帶討伐過倭寇,經常與倭寇交涉,所以對日本語相當精通。

  「ね前の谁せ?(你是誰?)」

  路小西見大家都說倭語,於是也說倭語。

  「我叫做路小西,是大明嘉靖皇帝派到武林臥底的密使,人稱「武林神捕」,這裡是哪裡?難道是倭國?」(以下是日語)

  「什麼大明?嘉靖皇帝?武林神捕?倭國?你在說些什麼?」

  「這裡是東京。」

  「東京……到底是什麼地方?」

  桐子見路小西長得帥,將身體靠近路小西,穿著相當曝露,只穿一件背心,裡面什麼都沒有穿,火辣辣的身材完全露出:「你是路小西啊?你是中國人啊?

  你會說日語?你長得好CUTE……」

  又大又軟的胸部抵住路小西的手臂,路小西嚇一跳,他從來沒有碰過女人這個東西。

  立刻將手抽回:「孔日成仁,孟日取義,讀聖賢書,行聖賢事,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這位姑娘你這樣做不合乎禮儀。」

  「他在說些什麼跟什麼?」

  「別忘了他是幾百年前的古人,想法與用語與現在人不同。」

  「什麼幾百年前?你們在說些什麼?」

  「跟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們家在日本東京,我們是鼠小僧次郎吉的後代;

  大姐叫做鼠小僧薰,二姐叫做鼠小僧桐子,我叫做鼠小僧留美子。你是雪山冰人,是四百多年前的中國人,被冰雪冰凍,是我將你解凍,救了你的性命,現在距離你那個時代有四百多年之久。」

  「四百多年……,哈哈哈,你們不要騙我了,我記得當時跟玄天魔對決,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有的事我都記不起來。我昏迷了多久,對了,雷刃,雷刃究竟到了哪裡?你們是不是與玄天魔同黨,將我運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什麼雷刃啊……?你在說些什麼?我跟你說,你真的來到四百多年後的世界。」

  「我不相信,這怎麼可能?你們在騙我,我怎麼可能會來到四百年之後?」

  薰火大了,見她們怎麼說,路小西都不相信,拿出打火機點火:「你看!

  這叫做打火機可以點火,你們那個時代有打火機嗎?你們可以像這樣點火嗎?」

  「點火是小事,我的身上有個火折子,就可以點火,只不過全身淋濕,點不起,你這個是西洋魔術,休想騙我。」

  薰帶著路小西到電視旁邊,打開電視,跟路小西說:「你們的世界有這種東西嗎?這是電視,你看裡面有人。」

  「你別想騙我,你們將人藏在箱子裡面,想嚇我。」

  「人?你摸摸看,看是不是人?」

  路小西觸摸電視,嚇一跳,覺得電視怎麼跟鏡子一樣光滑,而且畫面一直轉變,還發出聲音,嚇一跳,不禁流汗:「你……不要騙我,這……這……一定是西洋幻術,你們休想騙我……」

  薰拉著路小西挨近窗戶,窗外剛有一架飛機低空飛過,發出轟轟巨大咻聲,指著那架飛機:「你們那個世界有這樣的東西嗎?這就叫做飛機。」」一隻鳥怎麼那麼巨大?這個國家的鳥竟然長得那麼巨大?」

  「什麼鳥?這叫做飛機!」

  在指著窗外飛馳的電車,轟隆轟隆發出聲響,地板跟著震動:「這又是什麼?這叫電車,你們那個時代絕對沒有,你沒有話可說了吧!」

  路小西心裡想:」這麼多怪事?真的來到四百多年後嗎?」